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景寒走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岚在四季花园生活了五年,认识她的人肯定有,而且她还是个老师,李林不得不考虑她以后的生活,要是让人知道她和常春的事儿,那和杀了她几乎没什么区别。

    “上车。”

    李林刚到单元门口,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景寒开着本田飞度已经停在了门口。

    正愁不知道怎么出去,景寒突然出现让李林不由的一愣,也顾不上多想赶紧把车门拉开,小心翼翼的抱着姜岚坐在了车子里。

    等姜岚坐好,李林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景寒便是启动车子飞速的从小区里开了出去,他们刚一走,楼上就传来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只见杨峰和王欢两人掐着常春的肩膀硬生生的把他拖了出来,常春刚一挣扎,站在一边的蔡振勇便是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妈的,你这个禽兽,等回去收拾你。”蔡振勇哼了一声,这时人都已经来到了单元门口,他就大声的喝了起来,“收队!”

    随着蔡振勇的一声大喝,四季花园的各个方向几十个刑警武警也是冲了出来,一时间十几辆车的警‘灯’都亮了起来,伴着急促的警笛声浩浩荡荡的车队便是消失在了四季花园。

    看着匆匆而去的警车,四季花园的一众居民都被蒙在了鼓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干脆三三两两就凑到一起议论纷纷起来。

    有人说是谁谁家招了小偷,还有人说是有罪犯潜逃到了四季花园,其中也不乏一些精明的吃瓜群众,说有强奸犯。

    小区突然出了这样的事儿,这些人可能一时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可纸怎么可能包的住火,早晚都会有人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姜岚以后不在出现在这个小区,甚至,离开这座城市。

    回到警局后,蔡振勇便是带人连夜对常春进行突审,开始时,常春还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但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也不得不交代杀害刘菲的现实,让重案组众人兴奋的事儿还不止于此,几年前的那宗妙龄女子被杀的抛尸案竟然也是常春所为。

    原以为会成为悬案的奸杀案随着常春被捕宣布圆满结束,等待常春的将是法律的制裁,李林对法律这个东西了解的不多,他从蔡振勇哪儿得知,接下来就是法院公诉机关上诉,因为常春属于蓄意谋杀,而且性质十分恶略,只要宣判就是立即执行死刑。

    ---------

    黑漆漆的夜晚,两层小别墅亮着,这注定是个无眠的夜晚,别墅前的摇椅上,景寒坐在上边,她注视着远方天际那渐渐暗下来的星芒,似乎在为什么事在出神儿,微风吹过,秀发随风而起,她静若处子,让人难以鄙视……

    李林在她的衣柜里拿了一件毛呢大衣来到她身边为她披上。

    “想好了?”李林叹了口气问道。

    景寒侧过头拉了拉衣服,随后就默默的点了点头,“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的决定,到那里会苦一点,但应该会很快乐,我等你回来。”李林深吸了口气道。

    “这算是表白么?”景寒回过头瞧了李林一眼,脸蛋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笑意,等李林坐下,她就贴在了李林的肩膀上……

    “我向来不是一个会表达的人,如果你说算,那就算了。”李林也是微微一笑道。

    此时,他真的是成就感十足,从认识景寒在到治好她的厌男症,这一路走来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事儿。

    两个不善于言语的人坐在一起注定是寂静沉闷的,仿佛谁说一句话都会打破这种沉寂,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过去,景寒身体稍稍的颤抖了一下,她才站起来,“我累了,回去吧。”

    “好的。”李林应声一声,景寒都快进别墅了,他才张了张嘴,憋了半天道:“明天我好像也没什么事儿,要不,我去送你?”

    景寒停在原地,随后回过头看了李林一眼,“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

    这个时候李林发现他真的不够勇敢。

    也许冲上去抱住景姐姐,不管她挣扎不挣扎就直接亲她,或许,她会突然改变主意留下来也说不定。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李林觉着放景寒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许下一次她回来的时候,就真的彻底的和过去说再见了,那该死的厌男症也彻底的离她远去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有几次李林都想着爬起来到景寒的房间,去和她说说话,哪怕是陪她坐一会儿也未尝不可,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也许是这些天确实有些累了,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便是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林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的八点半了,一想到景寒要走的事,他急急忙忙就离开了房间,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也没见到景寒的影子,屋子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了,这让他着实有些无语,也有点难过。

    就算走也不至于走的这么急吧……

    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餐桌前将景寒留下来的小纸条拿了起来,看着上边不算很好看的字迹,他忍不住微微一笑,红峡谷这三个字便是印在了脑子里。

    吃着景寒早晨起来亲自做的早餐,李林将纸条收了起来,没等他吃完蔡振勇的电话便是打了过来,不用想李林也知道蔡振勇要做什么。

    果然,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便是传来了蔡振勇的笑声,“李林,你这臭小子,打电话怎么还不接,景寒都走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李林笑着回答道。

    “那你还不追去,等她跟别人跑了,有你小子后悔那一天。”蔡振勇没好气的道。“赶紧来局里,大家伙都等着你呢。”

    “二十分钟!”

    李林将电话挂断,又是仔细的吃了起来,他希望这顿饭永远都吃不完,每个人做的饭都不同,就说这点心,也许能做出来同样的形状,但绝对做不出这个味道,不是特别好吃,但却喜欢吃。

    一边吃一边回忆着遇到景寒的点点滴滴,直到最后那一块点心依依不舍的吃光,李林才站起来,又是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一边又一遍的看了许久,直到蔡振勇的电话再次打来时,他才关上别墅的门离开。

    上一次是他离开了这栋别墅,这次是景寒,也不知道下一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李林在路边拦下一辆的士坐了上去,不时的回头看一眼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别墅,心里还真的是五味陈杂。

    “哥们,去哪儿?”司机大哥问道。

    “公安局。”李林回了一句,头靠在车后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司机大哥通过后视镜一直注视着李林,过了一会儿就笑着问了起来,“哥们,失恋了?”

    “没有。”李林睁开眼睛,苦笑着摇头。

    “我说你失恋了就是失恋了,这个你骗不了我。”司机大哥笑呵呵的说着,在李林发火之前,他就拿了一块纸巾向后边丢了过来,“擦擦眼泪,男人嘛,要坚强,怎么能跟个娘们似的,对不对?”

    李林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也是无奈的摇头,他都想不明白,这眼泪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景寒出去支教也不过是暂时的,这咋还弄的根生离死别似的……

    再说了,因为个女人就哭了?李林都忍不住鄙夷他自己一番。

    等他来到代表着神圣的公安局时,公安局的大门口已经停满了车辆,没什么豪车,奥迪,大众,一系列公务用车比比皆是。

    等他进了院子,大楼里一众人便是走了出来,其中有不少人对李林来说都是熟人,江山,秦正义,朱康,还有刘俊一家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的沉重,这不难理解,虽然案子圆满告破,但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沉重的,毕竟,常春的命和刘菲比起来,真的不能划等号。

    看着几人无比的严肃,李林也是严肃起来,脚步就加快了许多,很快就来到了几人的对面。

    “敬礼!”

    李林刚张了张嘴想要和几人打招呼时,秦正义便是沉沉的喝了一声,随后让李林无奈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以江山为首,一众人便是对着他弯下了腰。

    李林心里暗暗苦笑,这个礼不可谓不大,如果是别的事儿不用说他也点赶紧上前拉几人起来,眼前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一个是新晋的市委书记,一个是新晋的市长,还有就是天山县城的一把手。

    他没算上刘俊一家人那是因为他觉着,这个礼应该收,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毕竟,没有他刘菲的案子可能到现在还不能告破……

    “李队长,我代表我们整个刘家感谢你,谢谢你为孩子讨回公道。”刘六根老泪纵横的说道,他上前一步握住了李林的手,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李林身前。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李林着实一阵无语,他赶紧把刘六根拉了起来,“老先生,破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再说,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您这么大岁数跪在我前边,让人家看到对我也不好对不对?”

    军人出身的刘六根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原本就性格耿直,再加上心生感动,他根本就不肯起来,这可把李林给难住了,只好向江山等人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儿。

    “刘老。您快起来吧,李林这小子不会在乎这些的,要是感谢他,以后就多照顾照顾他好了。”江山拉了拉秦正义,两人赶紧上前直接把刘六根给拉了起来。

    “李队长,谢谢你。”刘俊和张敏也走到了李林身边,此时,两人都红着眼圈,显然是刚刚哭过。

    “刘县长,张阿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节哀吧。”李林叹了口气道,他心里酸酸的,换做是谁女儿被人杀害心情肯定是好不了,再一听死的过程,他们没崩溃其实已经算是够坚强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