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回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唉,我就知道你小子点盯着地不放,批地这事这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主的,要县政府开会,能不能批下来还说不准啊。”朱康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就道:“不过问题应该也不算太大,现在县城也需要你们这样的企业家,应该还是会大力支持的嘛……”

    “朱县,我听说西城现在不在政府的规划范围之内,我刚刚有个大胆的想法,你说,要是把整个西城都批给我,怎么样?”李林十分严肃的道。既然要给朱康添麻烦,那不如就填个大麻烦。总之就是两句话的事儿,能批更好,不能批就少批一块好了。

    此时,朱康正坐在车上给李林打电话,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当听到李林的话,他刚刚打着的打火机都忘了点烟了,整个人都不由的一颤,嘴唇也是颤了颤,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你刚说什么?要买整个西城?”朱康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对,就是整个西城,要是政府能卖给我最好。”李林笑呵呵的道。已经说了几十遍购买西城,现在说起来他还是热血沸腾的。

    “你小子要上天啊,知不知道西城多大?”朱康险些没死过去,心里暗暗想着,这小子有两个钱真是不知姓什么了,西城有多大他知道?

    “暂时还不知道,朱县,我没和你开玩笑,要是政府能批给我最好,不能批我也不能勉强啊。”李林认真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建公司那块地我还要去开会商量,还要买西城,要是再等两年你是不是要把县城都买下来?你小子也太看得起我这个县长了……”朱康愤愤的说道。

    李林顿了顿,他也想到朱康会拒绝,毕竟,那是四分之一的天山县城,别说他朱康能不能做决定,就算是政府开会同意,怕是上边也不可能批,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性质的问题。

    这也让李林挺无语的,也就是说,那两个聪明过分的人,竟然也和他一样没脑子,这是什么?有钱烧的!

    “批西城是不可能的,要是多批给一些地倒是没问题……”朱康说道,他也是无奈苦笑,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活宝。

    听朱康这么一说,李林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西城固然是好可也要冒风险,要是能多批点地,只要够建设两三个工厂的也不是坏事,毕竟,平安集团发展的速度很快,小小的天山县城也不一定能满足需求。

    “谢谢朱县。”李林连忙道谢道。

    “谢什么谢,以后你小子给我踏实着点就行了,对了,我也有重要的事和你说。”朱康严肃的道:“前两天左旗的红星村出现了瘟疫,牲畜死了很多,给村里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市里对这次的瘟疫格外的重视,要是需要的话,我想让你去看看……”

    牲畜?

    李林两眼一黑差点就没晕死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道:“牲畜得了瘟疫不应该找兽医么?找我能有用?”

    知道李林肯定是理解错了,朱康就笑骂着道:“你小子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要就是牲畜得了瘟疫我还找你,昨天红星村小学有个八岁的孩子也感染了这种瘟疫,市里已经派专家组下去了,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专家组要是能解决瘟疫最好,要是解决不了的话,我寻思着让你跑一趟……”

    闻言,李林就皱了皱眉,没想到竟是这种情况,但想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毕竟,市里的专家组也不是白叫的,有能力的专家肯定也有,另外,他也确实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

    有一句老话叫无利不起早,光凭朱康两句话就跑去给人家看瘟疫,李林自认他的医术没那么廉价!

    但他也不能一口就拒绝了朱康,毕竟现在还有求于他,至于之后要不要跑去红星村看瘟疫,一是看结果,二是要看朱康的态度,刘备请诸葛亮出山还三顾茅庐呢,至少你点亲自来一趟,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朱县,这是我记下了,要是我手里没什么重要的事做,我就去试试。”李林笑呵呵的道。

    “行,你等我消息。”朱康道。

    又是和朱康寒暄了两句,李林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这时,蔡文雅咯咯的笑声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张远山还是个什么知名的企业家,真是徒有虚名,怎么听风就是雨的。”

    “你不也说要买西城的么?”李林无语的看着蔡文雅道。

    蔡文雅狐媚的一笑道:“我是女人啊。”

    “这和你是女人有什么关系?”李林坐了下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蔡文雅。

    “当然是头发长见识短啊,没想到不是正常?”蔡文雅道。

    知道和这个女人纠缠下去也没什么必要,李林又在平安集团坐了一小会他就直接离开了平安集团,杀人案破获了,城里买地的事朱康肯定要回去开会才能决定,他留在城里也没什么意义,索性直接在路边叫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回平安村。

    一个小时左右,熟悉的平安村的轮廓便是出现在了李林的视线中,坐在车子上,远远的向着平安村看去,李林才发现不管县城多好,每一次回到村里都是无比的舒坦,有种回家的味道。

    车子停在村口,李林结算完车资就向家里走去。

    “林子这些天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啊?”他刚走出去不远,住在村口的赵大娘便是和他打起了招呼。

    “办事。”李林微笑着向赵大娘挥了挥手,他没说破案子的事儿,一旦说了,赵大娘这个活电报用不了一会儿就点让全村人都知道了。

    “看把你这臭小子牛的,说话和以前都不一样了。”赵大娘显然是有点不太满意了,李林这显然是敷衍啊。虽然李林没别的意思,但赵大娘就觉着,这小子现在有钱了,有地位了,有点看不起村里的人了……

    李林也听出来赵大娘这话不是味,他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也不解释,别人什么样他不清楚,他自己什么样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他就从来都没瞧不起平安村的乡亲,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些乡亲当成自己的长辈一样看待。

    当然了,他这么想别人不一定这么想,道理很简单,以前李林没钱时,乡亲们说话都能放得开,现在他有钱了,在乡亲们的潜意识里他的地位就高了起来,或者说是把自己的身份给放低了。

    “林子。怎么走着回来的?没开车啊?”

    李林刚刚绕过山弯,就听到身后有人和他说话,李林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的追了过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寡妇马秀芬,他对着这个马秀芬压根就没什么好感,再加上上次退股的事,他就更讨厌这个女人了。

    但毕竟一个村住着,人家笑着过来,他也不好甩给人家脸色看,就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道:“车在家,我坐计程车回来的,马婶儿有事吗?”

    “你看看这去过城里的人就是不一样,咱们农村人就只知道打车打车的,你看你这计程车,听起来就受听……”马秀芬微微笑着,不断给李林戴着高帽,走到李林身前上下打量着李林道;“你瞧瞧,你瞧瞧,这一看就是大老板的样儿,要是我家那孩子能有你万分之一,我就满足了。”

    马秀芬一撅屁股拉什么颜色的屎李林倒是不清楚,但马秀芬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无比清楚的,他心里暗暗的冷笑一声,这个女人说了这一大堆,无非就是因为上次退股的事。这种人最是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帮助,上次退股要不是因为她和王老四夫妇带头,怕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退股。

    马秀芬要是过来骂他一顿,李林倒还觉的舒坦一点,他最烦的就是这种假惺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马婶儿,有事吧?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李林语气也是沉了下来。

    “可不是嘛,有点事儿倒是有点事儿,你看你刚回来这还没回家,要不这样儿,晚上你来婶儿这里,婶儿给你杀鸡吃。”马秀芬笑着道,她很清楚,要是不做好铺垫,李林要是还对上次的事儿耿耿于怀马上拒绝的话,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晚上给他杀一只鸡,短话常说,套套近乎说不准还有机会。

    李林顿了顿,他刚要拒绝时,马秀芬马上就打断了他,道:“就这么说好了啊,婶儿这就回去杀鸡,过一会儿我让小风过来叫你……”说罢,马秀芬直接就扭着自认风骚的屁股走远了……

    厉害!

    李林一阵无语,暗暗的给马秀芬竖起了大拇指,至于去不去吃鸡,他觉着应该去,上次退股主要是马秀芬和王老四等人带头,有一些人也是被他们蛊惑的,这些人虽然不值得同情,但也是有情可原,要是这些人真心悔过,他还是愿意给这些人一个机会的,特别是朱胜这几个人,李林还记得清楚,他爹娘活着时和朱胜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且,这个朱胜也是老实人,肯定是被马秀芬等人蛊惑才这么做的。

    绕过山弯平安大楼就呈现在李林眼前了,此时,大楼前一片热闹,大伯李志军正在吆喝着乡亲们装车,四五辆大货车已经装的满满的了。还有两辆正准备装车。

    有上次李林给发奖金的事儿,乡亲们就干的更来劲了,见了回头钱和没见到钱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看到这景象,李林甚至怀疑上次自己做错了,如果换位思考的话,怕是自己也会有所担心的啊……

    “李总回来了。”

    李林刚到大货车前边,李志军就笑着走了过来,一脸客气的和李林打招呼。

    “大伯,一家人还叫什么李总,平时怎么称呼还怎么称呼就是了,要是被人听到还不骂我啊。”李林苦笑着道,他也真的有点无语了。

    除了血肉之亲,大伯李志军应该算是最近的亲属了,这样一来真的是外道了,正如他所说,如果让别人看到,背后不免会指指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