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马寡妇的心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红峡谷更像是南方那种苗乡的城寨,有着丰富的习俗,银饰是他们这里最珍贵的东西,也是这里的特产,老老少少都是靠着捞银赚钱为生。

    夜幕下。

    衣服上银饰撞击的声音清脆而悦耳,姑娘们的衣服上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银饰,虽然并不是十分的美观,但却有着几分特殊的情调。

    此时,几十位妙龄姑娘手牵着手唱着村里独特的山歌,而最尊贵的客人景寒就被这里的乡亲们围绕在了中央,此时,她也穿着和这些姑娘们身上穿的衣服差不多,头上戴着一顶闪闪的银冠看上去好看极了。

    这是红峡谷对尊贵客人最高的待遇,景寒头顶上戴着的银冠是这个村里最贵重的东西,是一种神圣的象征。

    坐在这些人中央,景寒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不甜,却美丽动人,再加上这身特别的穿戴,她的美真的不能用字眼来形容,月光下,判若天际云彩上的仙子,笑不露齿,静若幽兰,谈吐间优雅大方。

    来时,景寒不知道她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会不会又是过上那种索然无味的教书生活,一万个不确定的因素在她的脑子里回荡,等来了她才发现,就算有再多的忧愁,也会随之远去,这里只有欢乐……

    突然接到短信,景寒顿了一下就把手机拿了出来,当看到手机上那几个字眼,平日里判若冰山的她,脸蛋上也是泛起了笑意。

    景寒和李林都一样儿,不是那种特别善于表达的人,李林给她发短信,李林犹豫了很久憋出来那几个字,景寒也好不到那儿去,足足五分钟以后,她才回道:“我到共峡谷了,这里很好,已经安顿下来了。”发完了,景寒就转过身回到刚刚坐着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不是小女孩,更不是那种因为别人给发个短信就会尖叫起来的姑娘,心里虽然开心,但也不会表现出来。

    在距离几百里开外的平安村,接到景寒的回信,李林差点没哭出来,这简直太破天荒了,景姐姐竟然回信了,看样子还很开心,琢磨了片刻,也没什么说的了,就给景寒发了个晚安,随后将手机装了起来。

    确定景寒安全到达红峡谷,李林也放心了,没让他久等一会儿功夫马寡妇便是拎着两瓶酒回来了,她脸冻的有些发白,手放在嘴边呼呼的喘着大气。

    “外边冷。”李林道。话一说完,他就有点后悔了,因为,马寡妇竟然把手伸了过来让他摸摸凉不凉。

    看着马寡妇伸过来的手,李林暗暗的皱了皱眉,心里暗暗骂着,这个女人真是够厉害的,真是无孔不入,只是一句话就被她利用上了,好在这是自己对马寡妇没半点儿好感,这要是换成村里的其他老爷们,恐怕没等吃饭有些事儿就已经发生了……

    “马婶儿,这酒是什么地方的?看样子不错啊。”李林赶紧打断冷这个话题,伸手把那瓶包装特别精致的白酒拿了起来,前前后后的看了起来。

    一看李林没伸手过来,马寡妇心里也是暗暗的哼了一声,心里依旧有把握的很,因为她太了解男人了,轻轻一笑道:“这酒是好东西,绵竹百年,是我爹那时候留下来的呢,到现在也有几十年了,就连我家那死鬼都没喝过,现在一想还真是亏了他。”

    马寡妇说着,就把酒杯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不得不承认这马寡妇真是干净,看着已经干干净净的酒杯她足足又是涮了三四遍这才放下。

    她一边开酒,一边笑着道:“婶儿去端菜,一会咱们多喝几杯,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儿,多喝点也没关系。”

    “行,多喝点。”李林笑着应了一声,就在马寡妇转身出去端菜时,他就悄悄的拿了一颗解酒药塞到了嘴里。

    不吃解酒药可能也没事,但小心驶得万年船,李林可是听说过,这马寡妇能喝可是出了名的,就算一堆大老爷们坐在她前边也不一定能喝的过,因为喝酒这事儿曾在村里还闹出过笑料,徐志开始为了勾搭马寡妇,为了和她发生点关系,就把马寡妇请到了家里,本以为给马寡妇灌多了,机会就来了,可徐志做梦都没想到,这马寡妇简直就是千杯不醉,一瓶白酒下肚脸不红气穿不穿的,最后还把他徐志给喝多了。

    至于之后有没有发生点什么,那就没人知道了。

    想到这事,李林还忍不住想笑,这在农村是笑料,也是荤段子,徐志好色村里的人谁都清楚,久而久之他老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马寡妇又是个寡妇,谁见了也会半真半假的开开玩笑。

    特别是马寡妇和徐志在一起时,谁遇到都会开玩笑,被开玩笑,马寡妇也就是笑骂两句也就不当回事了。

    “什么事儿笑的这么开心?”

    就在李林为了这事儿乐不思蜀时,马寡妇端着菜碗走了进来,娇媚的白了李林一眼道:“又没想好事吧?”

    李林笑容戛然而止,就忙不迭的拿起筷子加了块鸡肉放在了碗里,这一吃李林不由的一颤,他没想到马寡妇的手艺竟然如此了得,鸡肉香而柔韧,色泽金黄,这应该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鸡肉,就算是林敏那手艺和这比起来,也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菜做的有差距,人也有差距,两个人都是寡妇,一个小家碧玉从来没有什么绯闻,另一个风情万种,是村里出了名的交际花,说交际花,其实也算是抬举马寡妇了。

    毕竟,她和林敏比起来,真的没什么可比性,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好吃吗?”马寡妇问着,就把鞋子脱了下去,抬腿上了火炕,坐在了李林对面,熟练的把酒杯倒满酒。

    李林吃下一块就又夹了一块,笑着点头道:“马婶儿的手艺真不错,这鸡肉味道真不错。”

    “好吃就对了,你婶儿的手艺一般人可是尝不到的。”马寡妇说着就把酒杯端了起来,“林子,来,婶儿敬你一杯,这么多年你还是头一次来我这里吃饭,以前条件不好,现在好了,记着以后要常来知不知道?”

    “您是长辈,应该我敬您才是。”李林也是把酒杯端了起来和马寡妇碰了一下,脖子一扬一口干烈的白酒便是划着喉咙喝了下去。

    刚好看到孙小凤正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李林就赶紧把酒杯放下,“小风,快上来一起吃,也没外人。”

    “那怎么行,大人吃饭小孩子不能上桌。”马寡妇连忙打断李林,看了眼正在一边眼巴巴看着的孙小风道:“去写作业,大人吃饭小孩子不准上桌知不知道……”

    “这就去……”孙小风低着头蔫不拉几的就走了出去。

    “马婶儿,这也没外人,你看这是干什么,让孩子趁热吃得了。”李林苦笑道。

    他也不知道应该夸夸马寡妇还是应该说马寡妇两句,在农村是有这样不成文的规定,大人吃饭的时候小孩子不准许上桌子,这是封建,也是一种教育方式。

    虽然马寡妇没把自己管好,但对孩子身上管理的倒是有板有眼。

    “锅里给他留着呢,他也不能喝酒,别管他。”马寡妇笑了笑就扭过身子,又把杯子倒满举了起来,“林子,婶儿敬你第二杯,这些年你们兄妹两个人过日子,日子苦。咱们一个村子住着,婶儿理应去帮帮你们,哪怕是洗洗衣服也行,这事儿一直是婶儿的心头刺,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虽然补救已经晚了,婶儿还是希望你能原谅婶儿,这杯酒我干了……”说罢,马寡妇便是举起酒杯咕咚一口喝了下去。

    看着马寡妇这股子豪爽,李林也是暗暗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心里却明白,马寡妇不管怎么绕,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都过去了,咱们现在日子不都好了么,就别提了。”李林迎合着,也不推辞,一杯白酒就下了肚子。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话婶儿点说了,说出来舒坦多了。其实你也知道我家你孙叔走的也早,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马寡妇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嗓音哽咽了起来,过了片刻她就摆了摆手道:“你看我这说着说着就说远了,来,喝酒。”

    李林也是笑着点头,他自己把酒杯倒满,“婶儿,这杯酒我敬你。”

    马寡妇找李林喝酒有目的,李林来喝酒自然也是有目的的,上次退股风波这事他点问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那些跟着退股的人随风倒罪有应得,但其中是不是也有隐情,如果是的话,他打算把那些乡亲们找回来,这样一来,他最初的目标还有实现的可能。

    当然,如果这些人没受到什么蛊惑挑唆之类的,李林以后也不打算在提这个事了,见到有风险就退了,见到甜头了就想回来,天底下没有这等好事。

    马寡妇也不含糊,一看李林敬酒她马上就举起了酒杯,没等李林喝下去,她倒是先干了,三杯白酒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也根本就喝不多,脸却已经红了起来。

    想到一会儿要把李林灌多了,之后会发生什么,马寡妇心里自然有数,现在她要的是关系,和李林的关系越亲近越好。

    马寡妇放下酒杯,转身下地,“小风,去把锅里的菜都撑出来,给你爷爷奶奶送去,你也留在那儿吃,太晚了就别回来了知不知道?”

    孙小风还是个孩子,自然不知道马寡妇想做什么,只知道马上就要有鸡肉吃了,而且还不用被逼着写作业,这等好事平日里求还求不来呢,他心里想着,还是林子哥好,要是他以后能常常来就好了,那样的话他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林子哥。我走了。”孙小风对着李林笑了笑,一股烟的就跑了出去。

    看着孙小风,李林一阵无语,心里想着,这孩子是真他娘的单纯,要是有他娘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心眼,怕也是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马寡妇这显然就是想支走这个电灯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