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内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孙小风一走,马寡妇就把房门反插上,笑着走了回来,“这个臭小子,毛手毛脚的,来吧,吃口菜咱们接着喝。”说着,马寡妇就把拖鞋丢在地上,干脆就把袜子也脱了下去。

    说实话,当李林看到马寡妇的脚,也不由的失神两三秒,因为,她的皮肤真的很白,脚的形状也特别的好看,还打着粉色的指甲油,看上去有点肉肉的,算是在‘美’脚的范畴以内。

    想必这就是村里那些大老爷们对马寡妇如此迷恋的原因之一了,从坐在这桌子上开始喝酒,李林就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儿,这个女人不但风骚,还全身都是戏。

    那些本来就对她垂涎欲滴的男人,经过她这一演,换做是谁怕也是把持不住,这一刻,李林真的有点同情村里的这些叔叔大爷。

    马寡妇把腿放在了炕桌下边,有意无意的在李林的腿上碰了碰,随后就端起酒杯和李林继续喝了起来,大概喝了七八杯左右,马寡妇的动作就更大胆了,脚掌碰在李林的腿上也不拿开了,脚掌还偶尔的在腿上慢慢的滑动着。

    要不是为了知道退股这事,李林现在真的想甩头就走。

    “林子,其实呢,你也是聪明人,应该也知道婶儿今天找你做什么……”马寡妇直直的看着李林,七八杯酒下肚,任她在能喝,脑子也是有点不听使唤了。

    李林也是一笑,他点了点头道:“是为了退股的事儿?”

    既然李林也如此的爽快,马寡妇也不会迟疑,已经提出来了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好了。

    “对,就是退股的事儿。”

    马寡妇苦笑道:“这事儿其实也不能怪别人在中间挑唆,还是我立场不坚定,要怪还是怪婶儿自己,你看我这带了个什么头啊,以前没帮上你们兄妹,现在还给你们拖后腿。”

    “来,这杯酒,婶儿向你赔罪,不管你原谅也好不原谅也罢,婶儿干了。”马寡妇说着又是干了一杯。

    “是谁挑唆的?”李林接着就问了起来。

    “徐志那个王八蛋啊,除了他还能有谁?”马寡妇叹了口气道:“林子,就算是徐志挑唆的,这也不能全怪他,还不是要怪咱自己啊……”

    李林默默点头,眼睛也是眯了起来,马寡妇提起徐志他这真的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徐志是什么人他也清楚,表面上从来都是老好人,背后搞小动作,一肚子的坏事就是他。

    “其他人也都是被他蛊惑的?”李林皱眉问道。

    马寡妇顿了顿,随后就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些人都不值得同情,其实,你看只有我,王老四夫妇,程亚军闹得欢,那些人背后也闹的不可开交,你都不知道,就那个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朱胜,你以为他是个什么好东西?背后里没少使坏,听说公司要破产被封查,他还要报警抓你,告你诈骗呢。”

    “婶儿这人虽然名声不太好,也喜欢钱,你骂我是小人也好不要脸也好,既然来了,咱们就喝个痛快。”马寡妇说着就再次端起了酒杯,“来,干杯。”

    听马寡妇说着,李林也是不由的苦笑,要不是马寡妇这一席话,他还真的把朱胜当好人了,现在想来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用在朱胜的身上确实在合适不过。

    但马寡妇这又是意欲何为,想了想李林也就明白了,很明显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想到这里,李林的嘴角就勾起了一丝弧线,也为自己张这么好用的一颗脑袋感到骄傲无比。

    只要马寡妇敬酒,李林便是来之不拒,一会儿功夫两瓶绵竹大曲便是被喝了个精光,很显然,马寡妇脸蛋虽然喝红了,脑子反应慢了,但却清明的很,每一句话都是细细斟酌之后才说出来的。

    马寡妇再次去拿酒时,她暗暗的皱了皱眉,李林的酒量让她意想不到,心里暗暗的捏了把汗,这要是在喝下去她真心担心自己也喝多了,那样的话这一场好戏就没了,下次再找李林喝酒连个理由都没了。

    “老娘就不信你这个邪了。”马寡妇暗暗的哼了一声,干脆就打开柜子把六十度的天山绿毛拿了出来,就算她酒量再大,喝这个绿毛也是打怵,这酒喝了就和喝枪药没什么区别。

    “婶儿,要不,别喝了,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李林苦笑着说道,关于退股这事儿他也了解了,村里的这些人确实不值得同情,他虽然有点唏嘘,但也要接受这个事实,人家不愿意跟着你致富,你还拉着人家去致富,这不是犯贱又是什么?

    “那怎么行,既然来了就要喝个痛快。”马寡妇身子一晃便是扶住了火炕炕沿,然后拍了拍头道:”你这臭小子真是能喝,婶儿都有点不是对手了……”

    李林也真是有点无语了,这马寡妇还真的是不依不饶啊,虽然对她没什么好感,但是,李林也不想看着她往死里喝,这绿毛来一瓶要是不进医院那也就奇了怪了。

    “婶儿,真不能喝了,我回去还有事。”李林赶紧道,挪了挪腿就想下地离开。

    “不行。这大晚上的你回去有个屁的事,双双在林敏那儿,你家里也没人……”说着,马寡妇声音就压低了下来,笑眯眯的道:“是不是芳芳在你那儿住呢?”

    李林一怔,既没否认也没承认,他把酒杯端了起来,“婶儿,最后一杯,喝完了我点回去,有什么话咱明天说。”

    “行,最后一杯。”

    马寡妇应了一声,就把绿毛打开,然后她再次爬上火炕,这次没坐在李林对面,而是靠到了李林身边儿,凑到李林身边时,她就故意的手一空,身体直接向李林的身上靠去。

    知道马寡妇就是故意的,李林直接闪开,这下马寡妇直接扑了个空,身子直接就倒在了炕上,“哎呦,你这臭小子,老娘就靠一下,你还躲开了,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这样儿以后娶不到老婆啊……”

    怜香惜玉……

    李林翻了翻白眼,这话要是给村里那些大老爷们说说到还合适,都三十七八岁的人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李林顿时感觉身上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喝酒。”

    李林把酒杯满上,也给马寡妇倒满,“最后一杯。”

    “德行,你还怕老娘吃了你不成啊,再说,你马婶儿除了年龄大了一点儿,别的地方哪儿比那些小姑娘差了。”马寡妇嗔怪的白了李林一眼,就突然把衣服扣子解开了,黑色的文胸便是暴露了出来,“你说,婶儿哪儿差了,我跟你说,一点儿都不差……”

    李林的脸都绿了,他发誓他真的是一眼都没看,这种老女人就算是长的和仙女一样他也不感兴趣,赶紧挪了挪屁股,他就把酒杯端了起来,“喝酒。”

    李林想马上离开,马寡妇哪里肯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走,该办的事儿还没办呢,就这走了,老娘废了多少天的心血岂不是付之东流了?

    “林子,你就看婶儿一眼,你说,我就那么差么……”马寡妇道,说着她就又凑到李林的身边,就要往李林的身上扑。

    见马寡妇这个样儿,李林真的就有点无语了,喝酒马寡妇不喝,走她肯定也不让走,想来想去李林也没什么好的办法,索性就用点非常手段,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手指上便是凝聚了一个气弹,手指一弹便是打在了马寡妇的昏睡穴上。

    昏睡穴突然被点,只见马寡妇身子一晃便是躺在了火炕上没了动静,为了确保马寡妇不出什么事儿,李林就挪开眼睛,一点点的帮她把解开的扣子系上,一颗醒酒药塞到她嘴里,确定没什么事之后李林才离开房间。

    这马寡妇是什么人她很清楚,如果她衣服乱七八糟的,奸计又没得逞,她甚至敢反咬一口说强奸她,小心驶得万年船,李林还是觉着谨慎一点的好。

    “哥。你半夜跑人家秀芬婶儿家干什么来了?你怎么越来越不学好……”马寡妇家的大门口,李双双和林敏站在门外,一看到李林出来,李双双马上就喊了起来。

    李林一愣,下意识的就回过头,看到林敏和李双双,他微微的一笑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深更半夜的跑来找我多不安全。”

    “你还知道深更半夜的啊,我说李林,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啊,秀芬婶儿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啊?就不怕让人家说三道四的?就算你不嫌磕碜,我还觉得丢人呢。”李双双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就拉了拉林敏道:“小敏姐,咱们走,离这个脑子进水的家伙远一点儿。”

    “……”

    被李双双连珠炮一般的数落一番,李林嘴巴张的老大,在一听小敏姐这个称呼,李林又是觉着一阵无语,很显然,李双双现在真的是被林敏给买通了。

    林敏在一边微微的笑着,李林来马寡妇家她一点儿也不担心,李林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就马寡妇那长相,那手段对付村里的老爷们还好用一些,对付李林肯定是不行的,图色,李林也不可能看得上马寡妇。

    “刚刚大伯母去别墅找你你没在,刚刚下山时刚好碰到孙小风,他说你在这里呢,我担心你被算计,就赶过来了。”林敏微笑着说道。

    李林默默点头,道:“大伯母找我?有事?”

    “哥。你那脑子一天想什么呢,平姐都要结婚了,胡兰让你去帮着她参谋呢。”李双双没好气的道。至今为止,她还是不能原谅胡兰这个大伯母,显然,这仇恨已经是根深蒂固了,想要让这小丫头原谅,胡兰要是不作出点牺牲怕是很难。

    “平姐要结婚了?”李林一愣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