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该死的黄大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娘,拿两瓶酒,我和林子喝两杯。”李志军说道,被李双双这一顿挖苦,场面也是尴尬不已,李志军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刚刚在马寡妇那儿吃完,李林也就拒绝了,和李志军和胡兰又说了一会话,他就离开向别墅走了回去,原本打算去林敏那里看看,等他回到山上时,林敏住的别墅已经熄灯了,索性也就直接回到了居住的别墅。

    小妹李双双已经放假了,李林打算过完春节就送林敏和李双双到市里,这样一来,上学的事能解决了,还能让小妹离大伯和大伯母远点,既然到市里读书,李林也没打算在让李双双回来,初中,高中,大学,一个姑娘家,到了那时候也要找婆家了。

    想着想着,李林也不由的苦笑,他发现他真的想的有点太长远了,现在他甚至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二十岁的人,即便是,那也是二十岁的身体四十岁的心……

    在别墅外的台阶上,李林坐了下来,点上一根烟塞到嘴里慢吞吞的抽了起来,清澈的目光注视着天上的繁星,不时的露出一些笑容。

    坐了十几分钟后,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就懒散的进了别墅,回到卧室,齐芳还没睡,正靠在床头上翻看着书本。

    “在看什么,这么认真?”李林笑着问道。

    “经济学。”齐芳把书本放在一边道:“学了有些天了,可能是没什么天赋吧,自学还蛮难的。”

    “要不,还是别学了,学点儿别的?”李林咧了咧嘴巴嘿嘿笑着道,他发现每次看到这个女人就无比的冲动。

    齐芳脸蛋一红,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去洗澡,一身酒气。”

    “那你等我。”

    李林怪笑一声飞快的就跑到了浴室,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洗澡,刷牙,短短五分钟不到他就搞定了,等他急匆匆回到卧室时,床头灯已经灭了,他咧嘴一笑就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干嘛……”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不干啥……”

    一声怪笑,扁平的被子顿时就鼓起来一个大包,随后就是一条特别白,特别圆润的大腿在被子里探了出来,在随后就是一声轻轻的闷哼……

    --------

    清晨的阳光总是喜欢叫醒那些不愿意起床的人,直到阳光照在脸上,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李林才恋恋不舍的睁开眼睛,在枕头底下把手机摸了出来,直接接通了电话。

    “李总,是我,你李叔。”电话一接通,李长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李叔,怎么了?”

    听李长生上气不接下气的,李林就皱了皱眉,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穿着衣服问道。

    “你在别墅没?电话上说不清楚,你现在到我这里来。”李长生急道。

    “我马上过去。”

    李林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回过头把被子给齐芳盖上,他就快步离开了别墅,李长生慌慌张张的打来电话,肯定是有急事,而且还是他解决不了的事儿。

    下山后李林一会功夫就来到了李长生的家里,此时,李长生正在院门口来回踱步,一看到李林过来,他就急匆匆的迎了上去。

    “你可算来了,快急死我了,走走,咱们进屋说。”李长生拉着李林急忙进屋。

    “李叔,什么事这么急?”李林皱了皱眉有点不解的问道。

    “杏花村那边的事儿,他妈的,姓陈的那几个王八蛋,‘操’他妈的,说咱们修路影响了他们的植被,说占了他们的地,是,咱们修路是站了他们几块地,可这是政府给修路,就算找他们不也应该去找政府,找咱们做什么,前几天为了这事儿我还特意去了一趟,地毕竟咱们占了,我寻思着给个三两万的补偿款也就算了,可谁知道他们突然就变卦了,说咱们这修路不但是占了他们的地,还影响了杏花村的气运,这不是扯淡嘛……”李长生气呼呼的骂道:“他妈的,姓陈那几个孙子一大早晨就打来电话,也他妈敢张嘴,一口就要一百万,他砸不去抢啊,妈的,这就不是旧社会,不然老子非要一枪毙了他不可。”

    闻言,李林先是皱眉,一听说影响了杏花村的气运他险些没笑出来,就算想敲诈也应该找个好点的理由,如果这也算理由,那每天就不用干别的了,干脆给人家赔钱算了,出去敲诈貌似也能赚不少钱。

    “姓陈的?是什么人?”李林顿了顿问道,虽然杏花村距离平安村不远,他也是陌生的很,这么多年就从来没去过。

    “村里的几个痞子,仗着有几个臭钱,上边有点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些年姓陈的这哥几个就和过去的土地主没什么区别,谁要是放牛放羊跑到杏花村,那就得了,别想着在要回去了。”李长生咬了咬牙道,“刚刚清秋集团那边过来的货车师傅打来电话,说货车被姓陈的这几个家伙挡在了路上,不给钱就不让过来,这简直是土地主没王法了,我找你就是想看看这事怎么处理,是给钱了事,还是想办法解决……”

    李林淡淡一笑,看着李长生道:“李叔,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不明白李林这是什么意思,李长生就暗暗的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道:“给钱显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今天是影响了气运明天谁知道又会影响什么,再说,要是给了钱,这差不多二百里的公路就差不多占了十几个村子,这个也要一百万,那个也要一百万还能有个头?”

    “况且,政府给咱们修路,难道对他们就没有好处?这不是扯淡么,分明就是看到咱们有钱,想要借机抹油敲诈。”

    “他妈的,就是那个黄大仙,你还记不记着那个家伙?”

    “黄大仙?上次祭祖那个?”李林问道,很快,那威风凛凛的黄大仙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现在想起黄大仙站在庙前祈祷时的模样,他还不由的想笑,想来这个家伙这么多年也是没少骗了钱……

    只是李林有点不大明白,说着说着这杏花村的事儿,李长生怎么又扯到了黄大仙的身上去了,难道修路也影响了他的气运,要真是这样的话,李林真的不介意去青云山上找到这个家伙,狠狠的胖揍他一顿。

    见李林苦笑着摇头,李长生就骂了起来,“也不知道姓陈的那几个家伙给了这个王八蛋什么好处,影响气运这事儿就是黄大仙这个混蛋说出来的,你也知道,这个王八蛋的话在咱们这十里八村是很管用的,要不,姓陈的那几个混蛋也不敢公然要钱!”

    “原来是这样啊……”

    李林有些惊讶,随后脸上便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想来这黄大仙肯定也是捞到了好处不然也不会这么做,但罪魁祸首还是姓陈的这几个人,敢公然拦下运货的货车,这简直太嚣张了。

    “乡里知不知道这事儿?”李林沉声问道。

    李长生摇了摇头道:“还什么乡里不乡里的,杏花村本来就不归咱们平安乡管,乡干部去了怕也起不到多大用处,我听说那个叫陈海的,他大舅哥是市里的官,而且这个官还不小,要不这小子就敢这么嚣张了,我看这事儿咱们就私下处理,就算把这事儿闹大闹到市里,咱们也不见得赚到什么便宜……”

    李林点了点头,心里忍不住一笑,市里的官确实是不小,就算找朱康怕也解决不了问题,但他还真没放在心上,实在不行就去找江山,要知道江山现在可是市里的一把手,要是江山还不能解决,找林桐总是可以的。

    不过,李林并不打算这么做,归根结底这只是个小事,总不能有点事儿就去找人家帮忙,毕竟,欠情这个东西很难还得清。

    就在两人说话时,李长生的电话就又响了起来,李长生迟疑了片刻将电话接通,电话那边马上就传来了厚重的声音,货车司机不悦的说道:“李村长,你们平安集团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货到底还运不运了?车都停了快一个小时了,不想运了我们就回去了,这都怎么回事……”

    “运运运,当然要运货啊,不然这么多的货总不能背着送出去吧,牛师傅,让大家稍安勿躁,我和李总马上就过去。”李长生连忙赔笑道。

    “那你们快点,我们也为了运货赚钱,人工就算了,这么大的车停在这儿,耽误一车货多少钱……”牛师傅哼了哼,将电话挂断。

    “又来催了,怎么办?”李长生为难道。

    “过去看看。”

    李林面色微沉,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站起来直接向门外走去,李长生紧跟着追了出去,“林子,就咱俩去?要不在叫点人?”

    上次去杏花村,李长生可是记着那阵仗,要不是他说好话,他现在可能就不是坐在家里和李林说话了,弄不好现在正在医院里躺着呢。

    这一会儿过去不免会发生口角,李林肯定不会给钱息事宁人,姓陈的那几个家伙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最后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李长生想想就脚底下发软,这些年他最怕的就是打架,平日咋咋呼呼的他还在行,真要打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怂……

    “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看出李长生的意思,李林也是觉着一阵好笑,等李长生开着桑塔纳出来他就拉开副驾驶车门站了进去,车子还没等出村口,李林的电话也是响了起来,看到电话号码,李林忍不住一笑也是头疼不已,那个伶牙俐齿的冷小姐还真是个急性子,这边一出事,电话马上就打过来了。

    知道冷清秋肯定是为了货车被拦截这事打电话,索性,李林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等事情处理完了再给她打回去也不迟。

    他这么想可冷清秋不这么想,市区清秋集团的办公室里,连续打了两个电话李林都没接,这可把冷清秋给气坏了,手机扬起来便是再次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混蛋,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挂我电话。”冷清秋咆哮着,嫩白嫩白的手掌在办公桌上拍的啪啪直响。

    一时气不过,她又拿起放在身前的笔筒砰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一时间整个办公室便是成了战场,只要能砸的东西,几乎都没逃过冷清秋的魔爪,如果让李林看到这个景象一定会大跌眼镜,因为,这个女人外表文文静静的,她骨子里竟然如此的狂躁,竟然是个暴力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