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玩了命的敲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什么,一点小事。”李林深吸了口气,将今天这事就丢到了一边,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要去面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几个村霸他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双双呢?”李林向楼上看了一眼问道。

    “玩了一天,累了就睡了,不然知道你过来,这个鬼精灵早就下来了。”林敏轻轻的微笑道。

    李林笑了笑,过了片刻,他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林敏姐,我有个事儿想求你……”

    “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双双的事儿?”林敏美眸转了转,随后就叹了口气道:“归根结底我也是个外人,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说浅了不行,说深了还不好……”

    “不过你放心,你林敏姐虽然没什么文化,也不会把孩子教坏了,我寻思着过完春节马上就到市里,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还有,我也不想在这村子里呆了……”

    李林感激的看着林敏,随后他就点了点头道:“林敏姐,那我就把双双交给你了,市里的房子我已经安排好了,一过春节你马上就带她过去,至于服装店只要有钱随时都可以开起来。”

    “行。你安排就好了。”林敏轻轻点头道。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如果能和李林好最好,不能在一起虽然会有些遗憾,但也应该满足才是,如果不是李林,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现在的日子……

    又在林敏这里坐了一小会儿,李林就离开回到了别墅,齐芳回山下去了,洗漱了一番,李林就拿着一瓶可乐站在了窗子前,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想着刚刚林敏的话,特别是想到那句“她终究是个外人”时,李林也是不由的苦笑。

    铛铛铛……

    就在李林为此思绪飘飞时,急促的敲门声便是响了起来,李林先是愣了一下,把喝剩下一半的可乐就放在了窗台上,然后下楼开门。

    “李叔?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看到李长生,李林一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李长生连忙搓了搓手,呼了几口大气就拉着李林的胳膊坐在了沙发上,“麻烦了,今天发生这事儿麻烦了……”

    李林坐在李长生一边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心里也是暗自苦笑,他就觉得肯定是有事,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平静,他顿了顿问道:“李叔别急,你慢点说,怎么回事?”

    “妈的。我就知道这事儿不能罢了,刚刚陈海那个王八蛋给我打电话,也不说占地影响气运了,直接说你打人这事儿,问我怎么处理,是公了还是私了……”李长生握着拳头在茶几上砸了砸道:“这些混蛋咋就和狗皮膏药一样,粘上就甩不掉了呢。”

    闻言,李林便是苦笑了起来,今天他想到了这种可能,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种可能,不管怎么说,打人自然是不对的,这就等于把小辫子留给了陈海,人家只要抓住了,就点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主要这不是简简单单打架斗殴那么简单,三四个人的胳膊被打断,这已经造成了重伤害,故意伤人罪这个罪行可是不小,如果陈海死揪着不放,这就不是麻烦这么简单了,而是天大的麻烦。

    至于后者,私了说起来就简单了,无非就是钱,至于多少,不用想就算换成他自己也会狮子大开口,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他也不会选择后者。

    “林子,这怎么办?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咱们这集团可就完了啊,再说你还年纪轻轻的,因为这事儿进去会毁了你的前程的。”李长生急道。在家里他想了一万遍对策,甚至都想过替李林去顶罪。

    “李叔,你觉着他更希望公了还是私了?”李林微笑着问道。

    李长生干脆的道:“当然是私了,就断了几条胳膊,要是能敲诈个几百万,那不是赚大了。公了抓了你对他有什么好处。”

    “所以说,他用不了一会儿还会打电话来,还是我和他说好了。”李林眯了眯眼睛,拳头便是攥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眸子深邃而冰冷,如同一只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

    饶是李长生看到李林的神色也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李林这个表情,用可怕两个字很难形容。

    “林子,你怎么打算的?”李长生忍不住问道。

    “李叔。你说现在一条人命能值多少钱?”李林在冰箱里拿出来两罐啤酒递给李长生,说杀人时很平淡,就像开玩笑一般。

    “一条人命……”李长生喝了口啤酒,手不自觉的就抖了起来,过了片刻他就咬了咬牙道:“林子,要是你决定好了,这事儿交给李叔来做,我去找人,保证干净利落……”

    见李长生无比认真的模样,李林就忍不住苦笑出声了,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和你开玩笑的,办集团千难万难咱们都办下来了,这么点事就动刀动枪的杀人不值当……”

    “你这臭小子就拿李叔开涮。”李长生没好气的道:“杀什么人啊,或许以前咱不敢惹那姓陈的,现在还用怕他个蛋,我就不信他还能把天戳出来一个窟窿……”

    李长生开始还说的豪气万丈像是在给自己打气,越说声音就越小了,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林子,这事儿不像咱们开公司建设集团,要真是把你抓进去就完了,我想过了,李叔岁数也大了,实在不行我替你去顶罪,咱们有钱,蹲个一年半年的你就把我保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李长生说着,李林心里一片感动,他能感觉到李长生完全是发自真心的而不是为了讨好装出来的,虽然还没去顶罪,但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真的足够证明他这个人怎么样了……

    “放心吧李叔,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说了,那个姓陈的不过是臭咸鱼一条?臭咸鱼还能把天戳出来窟窿?”李林耸了耸肩便是举起了易拉罐,道:“李叔,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李长生激动的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茶几上便是剩下一大堆空空的易拉罐瓶子,李长生喝的嘿嘿直笑,躺在沙发上脏话不断。李林则是拿着易拉罐慢悠悠的喝着,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十分轻松惬意。

    铃铃铃……

    就在这时,李长生跨在腰上的古老诺基亚响了起来,各怀心事的两人突然就都是神色一变,李长生忙活半天才从腰上把手机抽了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他就对着李林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把手机便是交到了李林的手里。

    李林迟疑了片刻将电话接通,那边很快就传来了陈海的声音,“李村长,我等你回复等了很久了,怎么?你们李总是怎么决定的?公了还是私了?”说话时陈海还阴阳怪气的,一副胜券在握的感觉。

    听着陈海的声音,李林的嘴角便是微微一翘道:“要是我两个都不选,你会怎么样?”

    听着声音不对,陈海便是一愣,随后便是想到了这个接电话的人是谁了,稍稍迟疑片刻就笑了起来,“李总,听说你年纪轻轻的就自己开了平安集团,陈某真是佩服你啊------”

    “陈书记,大半夜打电话不是为了夸我的吧?”李林笑眯眯的道。

    陈海又是顿了顿,随后就笑着道:“李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说话不兜弯子,我就直说好了。李总,我家老三拦路这事儿确实不对,这事儿我点先给你道歉……”

    “道歉?”李林嘴角一翘道:“你的道歉很值钱?我需要你的道歉?”

    电话那边,陈海的脸色顿时一阵难看,这时候他应该占据上风才是,可电话里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生硬,当下,他就冷笑起来,“小子,我就实话跟你说了,陈三拦路挡车是他不对,你看他不爽你可以报警,但你就这么把我们的人给打了,这事儿就不好说了吧?”

    “那又怎么样?”李林冷笑道。

    “其实也不想怎么样,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呢,公事公办,陈三拦路固然不对,但你把他们打成重伤,到了法庭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吧?重伤害而且还非常严重,至少也要判个三五年的吧?”

    “然后呢?”李林道。

    “当然了,我也不希望把这事儿闹大,毕竟是陈三不对在先,私了嘛,我们也不多要,只要你平安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想李总也是聪明人,不会为了这点钱做出不理智的选择吧?”

    百分之二十……

    李林直接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止住,他脸色便是渐渐的沉了下来,那种令人恐惧的神色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过了片刻,他就一字一顿的道:“我好像让陈三给你带过话,和我李林作对,你没什么好下场!”说罢,李林便是直接将电话挂断。

    “妈的,这个王八蛋,果然是狮子大开口,百分之二十他也好意思张口,老子一把火烧了他老窝,烧死这个混蛋。”李长生大骂道。

    “林子,现在该怎么办?”李长生道。

    李林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也没回答李长生的话,等李长生回去,李林便又是来到了窗子前,他注视着远方,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心中的杀意也更是浓了起来。

    开始时这也就算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是他陈海往死路上走,在这修炼一途很漫长,不免会多出来很多绊脚石,处理这些绊脚石不一定都是把它们搬走,有时一些非常手段还是要用的,杀个个把人李林完全不会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