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放长线钓大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李林也不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这时他脑子里也出现了个计划,既然狗想咬你,不管他咬没咬到也不能就此就便宜了他,贪婪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杏花村这个富裕的小村,李林虽然不了解,但听李长生说过两遍,他大致的也清楚了一些,距离石桌子很近,如果将工厂继续扩大的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李林的嘴角再次弯出了一丝弧线,易拉罐丢在窗台上他便是席地坐了下来,以前他一直是选择清晨修炼,因为玄圣心经能够吸收清晨的紫气,而且,空气中灵力相对于其他时间也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玄圣心经不断在蜕变,他的实力也在不断的增强,对灵力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大,晚上天上布满繁星之时也是一个完美的选择,星辰之力完全不亚于清晨的紫气,甚至要比清晨的紫气还要更为精纯。

    自从突破到玄圣心经的第六层,李林已经在这个瓶颈期停了很久,他没去刻意的突破,因为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已经摸透了突破的要诀,那就是一切都顺其自然,既然已经到了瓶颈,有可能随时都会突破。

    还有就是,经过这一段时间修炼,李林渐渐的有了一些自己的领悟,那就是靠着药物去修炼并非是一种好的选择,看似突破的很快,但是被凝聚在丹田的灵力并不精纯,现在实力低微还看不出什么,但随着实力不断增强就会越来越明显。

    最后他的在修炼的层次可能非常高,但很有可能也会成为一只纸老虎,只能吓唬人,真正遇到了高手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承受的。

    所以说,之前所修炼的东西并不实质,也是走进了一个大大的误区!

    空寂的房间内,天际的繁星化作点点斑斓照进房间,李林盘膝而坐,双手展开按在膝盖的位置,随着他缓缓的闭上眼睛,双臂便是缓缓的展开,自他的指尖上,金灿灿的光芒不断闪烁着,他的脸色也不在变换着。

    吸收星辰之力虽然要慢一些,但这种感觉却让李林十分的舒坦,吸收进体内的灵气也是飞速的进入小腹丹田之中,那原本有些稍稍暗淡的光团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光芒并不璀璨,但李林也是能清楚的感觉到,丹田里的光团里,灵气愈加的浓郁起来,像是浇了水的白面,轻轻揉捏便是渐渐的汇聚在了一起。

    这一坐李林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村里的大公鸡喔喔喔的叫了起来,他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双目刚一睁开,一道精光便是闪烁起来,李林的脸上也是泛起了喜色,修炼了这一晚竟然突破了……

    灵气期的第七层……

    “这……”

    李林惊讶的展开手掌看了看,随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次突破竟然没半点痛楚,这让他又意外又惊喜,不自觉的玄圣心经便是再次运转了起来,直到确定确实是突破了,空荡荡的房间里便是再次响起了嘿嘿的怪笑声……

    看了眼时间是早晨四点多,外边的天还黑着,李林便是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回到了卧室,自从成为修炼者,随着实力不断增强,睡眠对他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重要了,睡七八个小时也可以,睡一两个小时也不会觉得疲惫。

    只是这张床宽大的双人床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想着想着,李林便是咧嘴笑了起来,笑的像个两百多斤的淫贼……

    早晨八点,杏花村的村部,村支书陈海早早的就来到了村部,没一会功夫火爆脾气的陈江也是赶了过来。

    “哥。怎么样了?那小子同意了没?”陈江笑眯眯的问道,昨天还是一副杀神的模样儿,今天好像就换了一个人一般,笑起来的模样让人觉得他突然多长了几个心眼一样……

    当然,这都是钱支配的,昨天他原本是打算开车到平安村找李林拼命的,被陈海喊回去之后,听完陈海的话,一听说能分一两千万,陈江顿时就不那么生气了,毕竟,没人和钱过不去,为了这事儿昨天晚上他也是一晚上没睡,刚吃完早饭便是急匆匆的跑到了村部听消息。

    陈海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双目微微眯成一条缝隙,道:“电话打了,这小子比我想象中更难对付。”

    “怎么说?不同意?他妈的他想坐牢啊?”陈江皱了皱眉,扯着大嗓门就是喝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三兄弟可是无往不利,这附近的企业家也是没少给他们上炮,唯独平安村这个家伙不上道……这是找死啊。

    “他会同意的,没人愿意去蹲监狱……”

    陈海冷笑着道:“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真以为老子是在吓唬他玩呢,我马上给杨军打电话,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了。”

    “嘿。要是杨军能去,这事儿十有**是妥了,他妈的,有了钱以后咱也过点消停日子。”陈江嘿嘿笑着道,他在天山县城的名声虽然十分响亮,号称天山三江之一,可是,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另外两人人家混的要比陈江好得多,人家有的是的钱,有了钱谁还愿意亲自出去打架?这不是扯淡么!

    “先别想的太乐观,等钱拿到手再说。”陈海眯了眯眼睛便是把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拿了起来,随着嘟嘟两声,陈海的脸上就是露出了笑容。

    “杨军,请问是哪位?”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洪亮的声音。

    “杨哥啊,您真是人忙多忘事啊,是我,陈海啊,您不会把我都忘了吧?”陈海笑呵呵的道。

    电话那边的人先是顿了顿,随后就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呢,是陈老弟啊,咋子了?你这么大个村支书都闲下来给我打电话了?”

    “杨哥,你这不是寒掺我呢嘛我,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大队书记跟你怎么能比的了……”陈海笑了笑,随后脸色就严肃起来,咳嗽两声道:“杨哥,其实兄弟我这也是无事登三宝殿,是有事要求您啊,现在是不是上班点?要不来村里待一会儿咱兄弟唠唠?”

    “这……”杨军又是稍许迟疑,过了片刻就笑着道;“那行,刚好手里也没什么事儿,也有段时间没看到兄弟了,过去讨杯茶喝,半个小时准时到。”

    说着,两人便又是寒暄了几句,陈海便是将电话挂断了。

    “哥,怎么样?杨哥能帮咱们这个忙?”陈江急忙问道。

    陈海耸了耸肩,就把眼镜摘了下来吹了吹道:“你见过狗不喜欢骨头的?”

    “嘿。我就知道哥你肯定有办法能搞定,十万八万让杨峰替咱们跑一趟,到时什么都解决了。”陈江得意的道,在这片地界上,他走路可从来都是挺着脖子走路的,不但拳头硬,身后还有各种势力保护。

    这个杨军就是四安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多年来也是没少打了交道,大事小事儿他没少帮了忙,当然,钱也不少拿,不多说至少也有个三五十万了。

    陈海摆了摆手,随后就笑着道:“不是十万八万,这次我给他五十万,拿了钱他还能不办事?”

    “五十万?”陈江一怔道:“就一个副所长咱们就给五十万,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啊,就是十万八万他也点乖乖给咱办事。”

    “你懂个屁,十万八万你也要看对付的是什么人,还有,以后咱就不用人办事了?我和你说,要是咱能弄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只要咱们能入主平安集团,早晚有一天咱们要把他整个集团都给吃掉,到时谁还能和咱们兄弟比?”

    陈江恍然,拍了拍脑门自嘲道:“哥,你说我咋就没想到呢,这叫放长线钓大鱼,他们现在风风火火的最后还不是都给咱们干了,娘的,一想就痛快。”

    “就是老三这事儿,你说被打了,还滚着回来的,以后要是让人知道了,他还怎么混……”

    “混混混,一天到晚混字就离不开嘴了,怎么就见不得人了?有了钱谁敢不高看你一眼,回去告诉老三,这段时间让他给我消停着点,别再关键时刻给我惹了幺蛾子,还有去查查那个李林到底是什么来历。”陈海没好气的呵斥了陈江两句,随后就摆了摆手道;“去吧,一定要给我问仔细了,问好了回来告诉我。”

    “好嘞,你就听好消息好了。”陈江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就走了出去,走起路来都觉得飘飘的,仿佛在他的眼前有一座大山,大山是用钱堆出来的一般。

    平安村。

    如同往日一样儿,大货车早早的便是来到了工厂的外边,生产车间内员工们有条不紊的工作着,二十几个身材壮硕的汉子扛着一箱一箱的药品正不断往车上装着,一眼看去每个人都是忙的不可开交,要说最闲的应该就是李林了,在集团里转了一圈他就向大伯李志军家里赶去。

    明天就是初六也就是叔姐李欣平出嫁的日子,一大早大伯李志军大伯母胡兰都没来上班,他要过去看看有什么能用得着他的地方没有。

    等他来到院子门口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就停在门口,知道是叔姐李欣平回来了,李林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别看以前大伯大伯母不怎么样,但李欣平待他还是非常不错的。

    结果,李林前脚刚迈进院子,屋子里便是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声音很熟悉,有一个是叔哥李富的,另一个就是大伯李志军的,父子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吵得不可开交。

    “爸。人家史家比咱们强多少你又不是不清楚?你以为你是嫁的姑娘就想趾高气扬啊?你也点看看自己吧?人家只派两辆车过来接亲,你还不知道是啥意思?还让李林和李双双去,你想什么呢?李林是有两个钱了,你想显摆显摆,有什么好显摆的你说说。”李富大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