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小人李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让李富心里好一阵不爽,可又不敢发火,就算发火也要等拿到钱之后再说,当下,他便是掏出一盒中华,烟盒打开抽出一根给李林递了过去,“小弟,来抽根烟,这是喜烟,你那姐夫给咱买的,趁着这个时候不炸他,什么时候炸他,你说对不对?”

    李林顿了顿,就一笑道:“我不抽烟……”

    李林这么一说,李富就灿灿的一笑,心里顿时就骂成了一片,小子你他妈不就有两个钱吗?你装你妈什么玩意……

    见到这个情况,胡兰和李志军就对视了一眼,胡兰给李志军使了个眼色,李志军就站起来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他就喊了一声:“李富,来,帮我去抓小鸡……”

    出去时李志军也不由的叹了口气,虽然对李林现在的成就感到骄傲,可是,毕竟李林不是他的儿子,而他的儿子竟然是这幅模样,曾几何时李富考上大学时,那可是他的骄傲,这种落差还是让他难以接受。

    “老弟,你先坐着,哥去杀鸡,一会儿咱们哥们可要多喝两杯。”李富灿灿的笑着走了出去,心里直痒痒,那五十万要是装在自己的兜里该多好……

    胡兰在厨房忙活着,一直在琢磨着明天去送亲这事儿,无论如何她都要带上李林,另外,不但要带上李林还要带上林敏,林敏和李林是什么关系她不敢确定,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以后李林和林敏的关系肯定浅不了,让林敏去,不是为了给林敏面子,而是要给李林看的,毕竟,林敏是半个人,她这么做就会把她显得特别的伟大。

    “林敏那身份能行么?”李志军低声道。

    “有什么不行的,咱们是嫁闺女,不是娶媳妇,没什么不吉利的,就这么决定了,一会我去山上找林敏去。”胡兰轻轻一笑,就拉着李志军的衣服领子,然后凑到李志军的耳边道:“其实,你看林敏也不错啊,你看她哪儿像个妇女,那和大姑娘有什么区别,也就是比林子大了四五岁而已……”

    “你是说林子和林敏?不可能吧?”李志军险些没栽倒在地上,一脸不信道。

    “有什么不信的,前天晚上你没听双双叫林敏什么啊,小敏姐啊。”胡兰笑了笑道:“这个林敏也真是够有心计的,她知道她出身不好,先套住双双,有双双拉线,林子还能跑得了?”

    “你还别说,林敏和林子除了差了几岁之外,还真不差……”李志军微微一笑就瞪了胡兰一眼,骂道:“好好抄你的菜,天天就知道拉老婆舌头……”

    李林在屋子里和李欣平说了一会儿话,他就直接离开了,走时李志军和胡兰是千叮咛万嘱咐,今晚上一定要早点到家里,明天一早就出发到开鲁县城去,李林本想着拒绝了,毕竟,两辆车确实装不下这些人,送亲这事他还不能亲自开车。但李志军和胡兰最后都急眼了,没办法他也只好应了下来。

    回到别墅后,李林也不闲着,虽然修炼用不上药材了,但是,这些药丸他还是要炼制出来以备不时之需,还有,研发新的药品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儿,那种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

    特别是有了千秋鼎之后,炼起药来也是如虎添翼。

    “呼……”

    一个小时过去,李林便是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冒着浓烟的千秋鼎,他不由的一阵无语,这是得到传承以来炼制药丸第一次失败,而且炼制的药丸还不是很难……

    按理说确实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才是……

    又连续试了几次,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李林就发现了个问题,每每到了关键时刻,他都会变得心绪不宁,和昨天不一样儿,今天这种感觉更为强烈,仿佛有什么事情正不断的向他靠近着。

    “他妈的,不管那么多了。”

    李林忍不住爆粗,索性就把千秋鼎收了起来,洗漱了一下他就来到了小院子里,站在那棵足有腰粗的舍罗果树前仔细的看了起来,四季常青的舍罗果树即便到了冬天依旧显得格外新鲜,树上挂了几十颗黑漆漆的舍罗果。

    李林驻足了片刻便是伸手摘下来一颗又是仔细的看了起来,他对这舍罗果一直是寄予厚望,毕竟,它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且是一种拥有灵气的果实,这是绝对少见的。

    可以说,用舍罗果无论做什么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这些天蔡文雅也在考察面膜市场,原本是想用中药制剂来制作面膜的。

    那时李林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将这舍罗果大面积种植,面膜的主要原料就用舍罗果的皮,果肉可以做成罐头,可以加入到酒中,这样一来,这两种不同的产品自然也就成了极品中的极品。

    现在李林最担心的就是,这舍罗果适不适合大面积种植,而且,舍罗果本来就稀有,要是种了一大片不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还有就是给舍罗果制作的面膜,药酒定价是个问题,这一颗舍罗果拿出去至少能值几万甚至几十万,面膜本来就不可能卖上天价,如果成本过高的话,根本就不划算。

    咔嚓……

    蹲在树下边李林一边想便是吃了起来,新鲜的果肉入口便是化作一股暖流飞快的涌入身体之中,充沛的灵力让李林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连续吃了五六个果子,李林便是拍拍手站了起来,把电话拿了出来找到了于健的电话。

    “李总,是我,于健。”电话刚一接通,于健就笑着说道。刚和秦晓举办完婚礼,他这个新郎官还在喜悦中呢。

    “也没什么大事。清河畔那边最近怎么样?”李林尴尬的问道。他答应去参加于健的婚礼,结果,刘菲的案子忙活来忙活去也就没空出来时间。

    “这边还行,就是那个胡云峰来闹了两三次了,好在有唐村长压了下来,其他倒也没什么。”于健叹了口气道:“这个胡云峰就是个混蛋啊,已经和不少村民打过架了,说咱们弄药材基地影响他那块地的质量了。”

    闻言,李林默默点头,胡云峰说的确实没错,清河畔药材基地布下了聚灵大阵,别说胡云峰的地紧挨着,就是方圆十里之内的灵气都会被聚灵大阵吸收,不用太久,来年开耕时就能看出来,没有灵气的土地自然是生长不出农作物的,也就是说胡云峰那三四百亩地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土。

    “还说其他的没有?”李林笑着问道,心里默默想着,这胡云峰还真不是个傻子啊……

    “其他倒是没说,我觉着这小子肯定不能善罢甘休,这小子现在正在气头上,我倒是不怕他找我麻烦,我最怕的是他弄点儿什么事儿,咱们那么大的集团在清河畔,一旦出点什么问题就麻烦了。”于健叹了口气道:“李总,要我说这事儿还是早解决早好,以免夜长梦多。”

    “行,我知道了。”

    李林皱了皱眉便是将电话给挂断了,对这个胡云峰他也是一直在给面子,毕竟都是清河畔的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把事儿做的太绝了也不好,可要是就被这么一条臭鱼搅得满锅腥,还真的应该重视起来才是。

    想了想,李林就有了决定,等李欣平的婚礼举办完了,没什么事了就去清河畔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马上临近春节,他可是答应兰正茂过完春节之后就到省大去读书的,留下一堆烂摊子,他想走也是走不掉。

    晚上七点半。

    李林换完衣服来到别墅外时,林敏带着不情愿的李双双也走了出来,看到两人,李林就愣了一下,忍不住问了起来,“大晚上的你们做什么去?”

    “去李叔家,同路。”林敏微微一笑,露出洁白齐整的牙齿,特别好看……

    听林敏说去大伯家,李林更是一愣,“是大伯来请的?”

    “不是,是胡兰婶来请的,还让我和双双明天一起去送亲的。”林敏自嘲的笑了笑道:“你不会不明白怎么回事吧?”

    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胡兰能亲自来请,而且还是请的林敏,他要是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是傻子了,叹了口气便是走在了最前边。

    此时,李志军的家里并不热闹,除了几个直系亲属之外也就没别人了,李林林敏李双双三人过去后也是帮着忙活了起来,忙活的主要是林敏,她要给李欣平化妆,李双双干脆就躲到一边瘪茄子去了,要不是林敏给她上了几天课,她还真懒得过来,要说最清闲的也就是李林了,他在椅子上一坐,不是李志军上来倒一杯茶就是胡兰来倒茶,这让他着实尴尬的很。

    “老弟。你和林敏啥关系?不会是……”李富贼兮兮的凑到了李林身边,看着林敏的倩影眼神中冒着贼光,贪婪之色不言而喻。

    “朋友关系。”李林一脸嫌弃的看了李富一眼,当即眼睛就挪到了一边儿。

    一看李林没搭理他的意思,李富就识趣的走到了一边,眼珠子不自觉的向林敏抛去,以前没读大学那会儿,他也是喜欢林敏,好几次想向林敏身边凑凑,毕竟,她是个寡妇,寡妇还是非常容易勾搭上的。

    可是李富没想到的是,一向自命不凡的他竟然没入林敏的法眼,人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后来又悄悄的借机套了几次近乎被无视了后,他索性也就放弃了,可现在一看,那时候就十分漂亮的林敏,好像一下子又年轻了好几岁,就连皮肤都比以前白嫩了很多,而且这穿着也确实会穿了,心里的小火苗就悄悄的燃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