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深夜里的不速之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林在一边看着李富心中就是冷笑起来,要是这种货色林敏也能看得上的话就真成了咄咄怪事,李富就算惦记也是白惦记。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话不是瞎说的,又有几个癞蛤蟆能吃到天鹅肉呢?

    看着大家伙忙忙活活的,李林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家里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什么喜事了。

    就在这时,县城通往平安村的公路上,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警车飞奔而来,车子里坐着两三个人,其中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正叼着香烟慢吞吞的抽着,他小眼睛不大看上去大概四十多不到五十的样子,那双小眼睛里闪烁着精光,叼着香烟的嘴角不时的发出滋滋的响声。

    坐在后边的两个民警都是二十来岁,这俩人笑的更开心,能和副所长一起出来办案,副所长还给他们一人两万块,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杨所。那个李总是什么人啊?一个人打了十几个人,简直太夸张了吧?”年轻警官暗暗的擦了把汗,下午他们可是去给陈三等人做了伤情鉴定,三个人手臂骨折,两个人肋部各自断了三四根肋骨,一听都是用拳头打的,他们着实是有点不敢相信。

    “管他什么人,打了人就是犯法,故意伤害造成严重后果,够这小子喝一壶的了。”坐在前边,杨军笑眯眯的道:“一会到了什么都别问,直接拿证据说话,带人到派出所。”

    “杨所你就把心装在肚子里,这事儿我们保证给你办好了,再牛逼他还敢打警察是怎么的。”年轻警察嘿嘿一笑,开心的不得了,杨军给了两万块,这事儿办成了还有好处,他们已经期待起来了。

    要是能给个五六万可是比一年的工资都要多啊。

    “杨所,来在抽一根。”年轻警官献着殷勤,又是点上一根烟给杨军送了过去。

    “嗯。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办事,只要我在四安一天,你们两个就有好日子过!”杨军得意的道。

    几人说着话,飞驰的警车在公路上飞快的奔跑着,车大灯如同两只大大的眼睛划破漆黑的夜幕,树林,山弯,大概二十几分钟,警车便是进了平安村,车子绕过两道山弯便是来到了平安集团的大楼前。

    看到平安大楼,杨军和身后那两个年轻警察都不由的一怔,都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在向山上看去就看到了那两栋别墅……

    这完全超出了杨军的预料,心里也是泛起了嘀咕,这个平安集团的老总到底是个什么人,光是这大楼至少就价值几千万,还有山顶上的几栋别墅,再加上还在工作的工厂……

    一眼看去至少也点有个几亿的财产啊,几个亿的财产,这人可能没一点地位么?

    “杨所,好像真不一般啊,咱们要抓的真是人家的老板?”年轻警官咽了口口水,心里多少有些怯意。

    “是啊,杨所,咱们不会被人当枪用了吧……”

    听两人说着,杨军也是不断在皱眉,想着陈海能大大方方的给他五十万再加上这两人的话,他心里也是没了底,但有一点他很清楚,这个老板绝非等闲之辈……

    “哼,管他是谁,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按我说的去办。”杨军哼了一声道。

    黑漆漆的小山村突然来了警车就算不想让人看到也是很难的,何况这时平安集团的厂房里还全都是员工,见到突如其来的警车,大家伙也就没当回事,还以为又是蔡振勇来了呢。

    “李村。来警车了,应该又是那个蔡队长吧?是不是找林子的?”丁艳艳指了指外边的警车对着李长生说道。

    “警车?”

    李长生身子一颤,条件反射似的就向平安大楼门口看去,一看到三个警察走了过来,李长生的眉头便是皱了起来,这几人十分陌生,还在那儿指指点点的,当下李长生便是想到了什么,小声道:“是找林子的,你们在这儿看着,我去通知林子,一会儿他们要是问林子去哪儿了,就说不知道,知不知道?”

    “知道了,李村,这警察是来干啥的?”丁艳艳一头的雾水。

    “抓林子的。记着别说,我马上去通知。”

    李长生说了一声便是急匆匆的顺着车间的后门溜了出去,一溜烟的向着李志军的家里赶去,心里也是骂成了一片,这个陈海确实他妈该天杀啊,人家李家人嫁姑娘喜庆事,你趁着这时候来抓人,这他妈不该死就没有比这个该死的了。

    很快,李长生便是来到了李志军的家里,也顾不上喊人了,直接就进了院子,听到外边传来狗叫声,李志军和胡兰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一看是李长生来了,两人便是对视一眼,多少有点尴尬,嫁闺女都没给人家个信儿。

    “长生来了,快进来吧,正好大家都在呢。”胡兰笑着上前道。

    “老李大嫂子,我就不进屋了,林子在没在?快让他出来,出大事了。”李长生急道。

    胡兰和李志军都是一愣,又是对视一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但也不敢怠慢,胡兰急匆匆的就进了屋子。

    “长生,出啥事了,进屋喝杯茶。”李志军道。

    “大哥。我还哪里有心思喝茶啊,警察来了……”李长生慌慌张张的给李志军解释起来。

    这一听李志军顿时脸色大变,拳头便是握了起来,“他妈的,这帮混蛋真会找时间,不行,不能让林子回去……”

    “我说也是啊,还是躲一躲,等平丫头结完婚,这事儿咱们再商量对策,他妈的,你说说这他妈叫什么事儿,深更半夜的来抓人,这不是存心过不去么。”

    “我去和他们说,就算抓人现在也不是时候。”李志军气势汹汹的就拎起了放在院子墙边的铁锹准备出去找警察理论。

    “大哥,这不行这绝对不行啊,法不容情,你可不能对人家动手,还是等林子出来,看看他怎么说。”李长生叹了口气道;“这么晚来,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希望别出什么事吧。”

    “李叔,跟我回去。”

    就在李长生和李志军说话时,李林在屋子里走了出来,此时,他的脸上布满了寒霜,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冷芒,拳头也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林子。要不先躲一躲?现在回去明天平丫头的婚礼怎么办?”李长生连忙道。

    提到李欣平的婚礼,李林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对陈海的恨意更是烧了起来,他稍稍顿了片刻就歉意的向李志军和胡兰看去,“大伯,我先去看看,尽可能明天早晨之前赶回来。”

    “参不参加婚礼不重要,林子,你这去了不是自投罗网嘛……”胡兰紧张的道,一听到警察来抓人,她的腿就直哆嗦。

    “我和你回去。”林敏也是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哥。出什么事了,谁要抓你啊……”李双双道。

    “小弟。不会有什么事吧,姐这里没事儿,你处理你的事儿。”李欣平担心的道。

    “哼,我说赚那么多钱,原来都不是好道来的,我早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富在一边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小声地说道。

    李富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逃不过李林的耳朵,只见他眉毛猛地竖了起来,凌厉的目光锁定李富,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的直响。

    被李林冷冷的盯着,李富不自觉的就后退了两步,头也是低了下来,后背上惊出来一声冷汗。

    “没事儿。我自己去就可以,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你们该准备婚礼就准备,我明早之前会回来。”李林深吸了口气,迈开步子便是直接向平安大楼走了过去。

    李林走在前边,身后便是呼呼啦啦的跟上来一片人,等他们到车间时,杨军带着那两个警官正在询问丁艳艳等人李林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李总已经好几天不在了。”丁艳艳摇头道。

    “走了好几天了?”杨军皱了皱眉,沉声道:“他是个罪犯,知不知道你这是包庇他,这是犯法知不知道?”

    “警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看到就是犯法啊?”丁艳艳哼了一声道:“天底下那么多罪犯,我看不到的多了,难道也是包庇,也是犯法了?”

    被丁艳艳呛的一阵语塞,杨军就看向了正在扛药品的铁根喊了一声,“乡亲,你知不知道李林去哪儿了?”

    铁根笑了笑,随后就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不知道,愿意找自己去找,我只是个工人,我眼里只有这箱子……”

    杨军也是个老干警了,他自然是能够看出来这些人俨然是不打算配合,像是事先串通好的,但他又没办法,毕竟,人家没犯什么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也不能怎么样。

    “杨所,那个家伙不会是知道事不好逃走了吧?”年轻警官道。

    “逃走?逃走了不是更好?”杨军冷笑一声道:“恶意伤人,戴罪潜逃,够他受的!”

    “谁说我逃走了?”

    就在杨军和两名年轻警官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清澈的声音自远处传了过来,李林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三个陌生的警察,冷笑道:“几位,辛苦了,深更半夜还来村里找我,真是用心良苦啊。”

    看到李林,那两名年轻警察身子不自觉的就是一抖,想着陈三等人的伤情,他们真的有点害怕眼前这尊瘟神发了火,那真的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但转念一想,李林在牛他也不过是个平民而已,难道他还敢打人,当下其中一名年轻警车就上前一步,手铐也是从腰上摘了下来,“李总,有人告你蓄意伤人,请你随我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小子,你要是敢反抗,可别怪我们不客气。”另一个年轻警察喝道。

    李林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看着眼前这三人道:“反抗?我为什么要反抗?既然人民警察说我有罪,那我不应该做到一个公民应做的义务,协助警方办案不是应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