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无比的配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乡镇派出所没有特别准备的审讯室,李林被带进去之后就关在了一个小屋子里边,坐在木头凳子上,李林也真的是无语的很,几天前他还坐在审讯室里审问别人,这才短短几天时间身份就调了过来。

    世事无常啊……

    为此李林也是长叹了口气,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担心,嘴角微微的动了动,灵力注入双手,轻轻一用力结实的手铐便是被他给弄断了,捡起手铐放在一边儿,像是变戏法一样一盒香烟便是出现在了手里,抽出一根熟练的点上。

    没让李林久等,一会功夫派出所的长廊里便是传来了脚步声,杨军带着其中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年轻警察手里拿着审讯笔录,脸上挂着笑容,在这个审讯室里,他可是没少收拾了嫌疑人,身为警察,打人可是白打的。

    吱……

    小屋的门推开,杨军就在墙壁上摸了摸,咔的一声小屋子的灯便是亮了起来,杨军和年轻警察看到了李林时,就都是一愣,因为李林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香烟吧嗒吧嗒抽着,那样子简直就赛过了活神仙……

    “谁给他的烟?”杨军回头看向年轻警察沉声问道。

    年轻警察连忙摇头道:“不是我,也不是秦朗。”

    “那烟是怎么来的?”杨军瞪着年轻警察道。

    “这……”年轻警察直结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行了,你别为难他了,烟是我自己的。”李林吐了个漂亮的烟圈道。

    “你自己的?”

    杨军一怔,下意识的就向李林的手看去,结果就发现铐在李林手上的手铐竟然不见了,在一看手铐丢在地上,这可把他着实给吓了一跳,有点不明白这好端端的手铐怎么就摘了下来。

    “还说不是你们干的?这手铐是怎么回事?”杨军大喝了起来。

    “所长,这这这,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和他又不认识,我没理由给他解开手铐啊。”

    看着丢在地上的手铐,年轻警察就真的有点傻了,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心里暗暗想着,难道刚刚有人来过?可转念一想这可能性真的是小之又小,因为整个所里现在就剩下他和杨军还有秦朗……刚刚这两人又都在他身边……

    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莫非,这屋子里有鬼……

    想到这里年轻警察便是倒吸了口冷气,下意识的在屋子里看了起来,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经历过最邪乎的事儿。

    “烟是我自己点的,手铐也是我自己解开的,这东西戴在手上不舒服。”李林笑了笑就把烟头弹飞了出去,随手捡起地上的手铐把玩起来……

    “小子,你给我老实一点儿。”年轻警察怒气冲冲的瞪着李林道,说话时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是你自己解开的?”杨军皱眉道。

    “不然呢?是你给我解开的?”李林耸了耸肩膀,看着杨军笑着道:“警官,不是要做笔录么?快一点儿,一会儿我还要回村子呢。”

    “回去?”杨军冷哼了一声道:“恶意伤人,你觉得你还能回去?马麟,做好笔录。”

    “是。”年轻警察应了一声,他坐在椅子上悄悄的向后退了一些,天知道眼前这爷一会会干出点什么来。

    杨军把帽子摘下来放在桌子上,就冷冷的扫了李林一眼,道:“坐好了,接下来你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把那天的事儿都给我仔细交代了,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我知道。”李林笑道。

    见李林泰然自若的模样,杨军冷哼道:“你知道就好。姓名?”

    “李林!”

    “年龄?”

    “二十!”

    “性别?”

    “男。”

    “家庭住址?”

    “平安村……”

    杨军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沉声问了起来,“知不知道为什么抓你?”

    “当然知道,打人,致人重伤。”李林很轻松的说道。

    “说说当时的情况。”杨军再次问道,心里更是嘀咕了起来,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配合的犯人,杨军心里默默想着,难道这小子是想开了,直接认给钱私了了?

    李林也不迟疑,当下就把当天的情况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等李林讲完,杨军便是冷笑了起来,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李林是恶意伤人,再加上刚刚陈江这事儿,别说三五年就是十年八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你在看看,如果没什么异议在上边签字。”马麟把审讯笔录给李林丢了过去,拳头便是握了起来,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每当这个时候就是该轮到他发挥的时候了,打一个犯人可不会出什么大事,何况是这种犯人。

    开始时李林很轻松,可提到这个审讯记录他就谨慎了起来,这个杨军明显是被陈海给买通了,要是在审讯结果上做点手脚,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仔细的看了看,和他说的一模一样,李林便是不在迟疑了,直接在审讯记录上签上了他的名字。

    “画押!”年轻警官冷笑道。

    李林笑着点头也不迟疑直接就在名字上按了下去。

    杨军又是把审讯结果拿了起来,便是冷冷的扫了李林一眼,“李林,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什么事儿都能摆平,就这个东西就足以让你坐牢十年二十年的。”

    “继续说。”李林笑看着杨军道。

    很显然杨军现在没一点儿想搭理李林的想法,他拿着审讯结果就走了出去,有了这个东西他那剩余的五十万也就到手了,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那就是要看李林是怎么选择了,公了的话自然是去法院被判个十年二十年的,私了就找陈海,至于多少钱那不是他杨军关心的。

    等杨军一走,年轻警官便是冷笑起来,他站起来来到门口,啪的一声将屋子里的灯关掉,霎时明亮的屋子里便是暗了下来。

    “听说你很能打对不对?”年轻警察双手按在桌子上,脸便是向李林凑了过去,戏谑的笑道:“你再能打,你敢打警察么?”

    知道这个马麟要动手,李林也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道:“你猜……”

    “我猜你妈我猜,你他妈打老子一下,老子就毙了你!”马麟哼了一声,下一刻他便是伸手向李林的头发抓了过去,速度很快,显然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看着抓过来的手掌,李林便是冷笑了一声,等马麟的手距离他咫尺之遥时,他就突然动手了,右手直接向前抓去。

    马麟哪能想得到李林会突然动手,根本来不及反应脖子上的领带便是被李林给抓住了,只见李林手腕一拧,脚在桌子上一踹,他自己向后退了差不多两步远,手臂向下突然用力,马麟的上半身便是上了审讯桌,他脸朝天,脸部涨红,悬空的脚也是弹了起来。

    “小子,你你你敢袭警……”马麟嘞着嗓子道。

    李林一只手拉着领带,空出来的手便是向兜里摸去,很快香烟便是拿了出来,抽出来两根点燃,下一刻便是向马麟的鼻子孔塞了进去……

    “反正都这样了,倒不如弄死个警察,这样儿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对不对?”李林笑眯眯的看着马麟,直接对着马麟的两只胳膊一边来了一拳,马麟顿时就动弹不得了,鼻子一动浓烟便是抽了进去,随后又是猛地一阵咳嗽,再抽,在咳嗽,一会功夫便是翻起了白眼……

    “小小小……小子,我我……”马麟嗷嗷的吼着,想起来也是做不到。

    这一刻马麟真的是怕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生猛,再这样下去他肯定是要没命的,可想说话也是说不出来,因为他一说话浓烟便是被鼻子吸进去……

    李林一直在看着马麟,看着也差不多了,抓着领带的手便是松开了,随后一脚再次踹在审讯桌上,马麟就向坐了滑板车一样砰的一声撞在了门上,身子翻倒在地上,他掐着脖子便是大声的咳嗽起来。

    这时,李林就站了起来走到马麟身边儿蹲了下来,马麟吓得连连后退,眼神中被恐惧之色占满,要是能在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不会留在这间小屋子,因为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别杀我,我不告你袭警行不行……”马麟惊恐道。

    “你确定?”李林笑眯眯的道:“我的手机呢?该给我了吧?”

    “这……”马麟一阵为难。

    “给不给?”李林笑眯眯的道,手就再次塞进了兜里,香烟就再次抽了出来。

    一看这情况,马麟哪儿还敢有半点儿脾气,别说李林要他自己的手机,就算要他的手机,马麟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

    他摸了摸就把李林的手机从兜里拿了出来给李林递了过去,李林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不由的就苦笑了起来,几十个未接电话,有张远山的,有洪九的,卫中华的,还有蔡振勇的……

    知道这时平安村和天山县城都乱成了一片,一看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这些人肯定已经赶了过来,他就再次苦笑了起来,他自己的计划还没完成,要是这些人来了肯定就会被搅乱的。

    “手机给你了,我现在能走了吗?”马麟黑着脸道。

    “走?去哪儿?”

    李林嘴角突然一弯,在马麟惊恐的目光中,他一拳便是向着马麟的脸砸了过去,力道不大,却准确的砸在了马麟的昏睡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