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罪有应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错,刚刚还坐在那儿的人竟然凭空不见了……

    “杨哥,身后……”

    陈海整个人都傻了,刚刚杨军开枪时他可是一直盯着李林的,可是,当李林是怎么消失的他竟然都没看清,等他在看到李林时,李林已经出现在了杨军的身后……

    这到底是人是鬼?

    陈海抖了起来,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实在想不明白为何突然出现这种事情。

    要不是亲眼所见,陈海打死都不会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顾上多想,他叫了一声便是向门口冲去,遇到鬼了枪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啪……

    陈海刚要夺门而出,李林嘴角微微一动,一枚气弹便是凝聚在指尖之上,对着陈海的脸便是射了过去,凝聚了灵气的气弹力道惊人,当气弹打在陈海的脸上时,陈海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随后身体便是没了重心,砰的一声便是砸在了另一边的办公桌上,肥胖的身体顿时将办公桌砸的粉碎,闷哼了两声,陈海便是趴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

    暂时收拾了陈海,李林也不停,他距离杨军只有两步之遥,嗖的一下便是冲到杨军身后,重重的一拳向着杨军的腰部砸了下去,这一拳势大力沉,含着李林的怒火,即便是杨军有防备还是直接被击飞了出去,肥胖的身体扑在结实的办公桌上直接向前扑去……

    啊……

    后腰遭到重创,杨军顿时惨叫一声,手枪脱手,双手捂着腰才地上滚了起来。

    “小子,你敢袭警,你不想活了。”杨军怒吼道。

    “你也配叫警察。”

    冷冷的扫了眼躺在地上来回翻滚的杨军一眼,李林便是随手捡起地上被砸碎的木棍向杨军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此时,他的脸色阴沉万分,抓着木棍的手也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看着李林一步步逼近,杨军连忙抬头去寻找手枪,手枪距离他只有不到两步距离,他强忍着腰上传来的剧痛直接蹿了过去,结果,他的手刚抓到枪托,一只大脚便是踩在了他的手上。

    “身为警察,你收受贿赂,残害无辜,你真该死!”李林沉声道,脚掌便是开始发力碾了起来。

    啊……

    手指抓着枪托被踩在地上来回碾了起来,杨军顿时就惨嚎起来,在寂静的房间里,赫然能够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很快,杨军的手掌便是血肉模糊起来,他想去用右手去抓李林的腿,直接被木棍狠狠的抽在了手上,右手瞬时便是耷拉了下去,显然是断了……

    废了杨军的双手,李林也没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今天他能这么做,可想而知往日他做了多少坏事,这种人可恨,甚至要比陈海还可恨,这是借用职权残害无辜!

    越想越来气,李林便是用手里木棍狠狠的向着杨军的脸砸了下去,一下比一下重,眨眼间杨军的脸便是被他打的血肉模糊起来……

    “李总饶命,李总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杨军求饶道,用胳膊挡着脸在地上来回翻滚着。

    “这就不敢了?你不是很牛吗?不是想杀我么?”

    “李总,我是一时利欲熏心,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杨军一边惨叫一边求饶。

    又是狠狠的对着杨军的头踹了几脚,李林也懒得打了,这种人不用他收拾,送到警局这些年他所做的坏事就够他喝一壶的,再加上这次的敲诈案,别说乌纱帽不保,蹲个几十年大牢也不是不可能的。

    搞定了杨军,李林就走到了陈海这个罪魁祸首身前,见陈海像一头死猪一样趴在地上不动,李林嘴角一翘随手捡起地上那根被打断的锋利木刺,下一刻他便是狠狠的向着陈海的大腿上狠狠的刺了下去。

    嗷……

    锋利的木刺直接洞穿了陈海大腿内侧的肌肉,陈海顿时发出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身子一挺便是坐了起来,惨叫了两声再次躺在了地上滚了起来。

    “我说过,得罪我的人都没好下场,可你不听,竟然还狮子大开口!”

    冷冷的笑了笑,对陈海这种卑鄙无耻的人,李林向来都不会有任何怜悯之意,更何况他刚刚还和杨军想要了自己的命,这种人即便不杀,也要弄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总,我知错了我知错了,是我无耻,是我不要脸,求你别杀我。”陈海顾不上腿上的剧痛,连爬带滚的就爬到了李林身前,砰砰的叩起了头。

    “你这种人不配我杀,杀你脏了我的手。”李林冰冷的说道。

    紧接着他便是一脚踹在陈海的头上,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将陈海踢出去老远,蜷缩在地上熬熬的叫了起来,李林随手拎着木头板凳便是对着陈海砸去。

    砰!

    咔嚓!

    下下到肉,下下断骨,足足打了三四分钟李林才停下来,陈海也是被打的没了人样儿,四肢全断,鼻骨塌陷,嘴里不断的向外喷着血沫子。

    “李总,我我,别杀我啊。”陈海呜呜的道。

    李林也懒得和陈海在墨迹了,因为这时外边已经传来了车喇叭声,而且还不止是一辆车,他知道一定是张远山等人赶了过来。

    四安乡派出所外,四五辆豪车飞速的赶了过来,最前边那辆赫然就是张远山的古斯特,此时,车子里坐着两三个人,卫中华,洪九都在其中。

    “他娘的,这帮混蛋,一个小小的乡镇派出所就敢深更半夜抓我兄弟,真是他妈不想活了。”洪九瞪着眼睛,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

    “老张,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子怎么突然被抓了?”卫中华问道。

    “我接到小刘的电话就过去接你们,还没来得及问。”张远山皱了皱眉道;“这深更半夜的抓来,肯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不管怎么样,就算砸了这派出所,咱们也点把林子抢回来。”

    跟在张远山后边的那辆奥迪a6里,车子里同样坐着三个人,一个是蔡振勇,一个是杨峰,其中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脸色惨白正不断的发抖,他就是这四安乡派出所的所长张伟年。

    前半个小时他还躺在家里和小老婆玩的开开心心的,突然就接到了蔡振勇的电话,当得知了情况他真的是吓了一跳,连忙跑了出来,要是那个被抓的小子出了什么事儿,那他这个所长也就不用当了,没准还要受到连带责任。

    “蔡副局长。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我知道我还能不说吗……”张伟年擦着脑门上的汗珠子道。心里也是没底,他给杨军打了十几个电话了,结果杨军都没接。

    “放屁。我问你,你这个所长怎么当的?我就问你你是怎么当的?你手下的人胡作非为胡乱抓人你不知道?”蔡振勇拍了拍扶手箱,继续骂道:“你知不知道你们抓的是什么人?李林,知不知道李林是谁?别说他打人了,他就是打死人了,那也是白打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蔡局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负责。”张伟年咬着牙道,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暗暗骂着,自己这他妈是招谁惹谁了。

    前边那几个人穿的油光水滑开着豪车的人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这辆车上又是新任的蔡副局长,这他妈和捅了老虎窝简直没什么区别,现在他恨不得将杨军碎尸万段。

    “你知道个屁,我就实话和你说张伟年,要是李林有个三长两短,别说你乌纱帽不保,就你这条命也没人保得住!”蔡振勇怒气冲冲的道。

    他这话还真不是危言耸听,虽然张伟年不会进监狱也不会被判死刑,但是前边车上那几位一个个的都是牛逼的不像人,这几个人谁跺一跺脚天山县城不点颤三颤,别说张伟年一个小小的四安乡派出所的所长,就是县城公安局的局长都要掂量掂量。

    毕竟,在县城暗杀这种事还是发生过的。

    “蔡局。李林老弟应该能应付的来,他知道轻重。”杨峰说道。自蔡振勇被提上副局长的职位,杨峰也就接替了蔡振勇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的之职务。

    “嗯。希望这小子没事儿。妈的,杏花村那几个混蛋,明天统统给我抓起来。”蔡振勇握了握拳头道。

    跟在最后边的车子就是李林那辆路虎了,开车的人就是刘柔柔,此时,刘柔柔俏脸冷峻,一双漂亮的眸子泛着冷意,她一边开车一边给李林打电话,打了一路李林也没接,这可把她给急坏了。

    “刘经理,怎么样儿?还是不接?”林敏紧咬着贝齿,手指抓的没了血色。

    刘柔柔摇了摇头,侧过头看去就看到了四安乡的派出所,当下她便是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只听车子马达一声咆哮眨眼间便是冲到了最前边,飞速的进了派出所的院子里。

    车子停下,刘柔柔和林敏就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顾不上多想两人便是匆匆冲进了派出所里边。

    “这……”

    卫中华错愕的看着进去的两个女人,不由的就是苦笑出声了,同情的看了张远山一眼道:“老张,我看也不是林子有意挖你的角,是人家小刘自愿的啊……”

    “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东西。”张远山没好气的说道;“李林这小子看上去挺纯的,其实就是个骚包,看了没,这么多女人,一个个的都拼了命是的……”

    “老张,你说实话,小刘给你当了几年秘书,你就没干点啥?”洪九笑着问道。

    “干个屁。老子是那种人?”

    张远山没好气的瞪了洪九一眼,车子直接停在路虎后边,“走,快进去。”

    很快后边那两辆车也跟了上来,呼呼啦啦的一片人便是进了不大的四安乡派出所内,当众人来到关押李林那个小屋时,看到屋子里的场景就都傻了,两个身材肥胖的家伙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而李林则坐在他们对面就和没事人一样,这一看李林倒是不像是犯人,而是杨军和陈海成了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