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待客之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刚真的是难受死了,你还无耻……”林敏揉了揉肩膀,没好气的瞪了李林一眼,话说到一半她赶紧又收了回去,脸蛋霎时变得通红……

    李林一阵尴尬,张了张嘴巴道:“我也挺难受的……”

    林敏又是嗔怪的白了李林一眼便是拿起杯子喝了一点儿水,嘴角在杯子上轻轻抿了一下,很随意,又很大方,一点也看不出像是个农村女人的模样儿。

    一张十人桌只做了李林和林敏李双双三人,像是被晾在了中间,他们都是娘家人是新亲,理应被热情招待才是,不说别的,至少要有两个老亲坐下来陪着说说话才是……

    “欣平这个婆家也真是的。”林敏叹道。

    “管那么多,咱们就是来喝酒的,喝完酒走就好了。”李林苦笑着道。“人家不来,你总不能去拉着人家过来吧?”

    “谁说我要拉人去了,我就觉得这真的有点过分了,刚刚欣平那公婆见了咱们还撇嘴呢,你没看到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儿娶媳妇的,就是我那会儿,也比这个强啊。”林敏撇了撇嘴道:“以后我要是在嫁人,别说两辆车,没有八抬大轿我都不嫁!”

    李林笑着点头,端起茶杯便是喝了一口水,饶有兴致的向着主席台看去,此时,主席台上张灯结彩的,大家伙的脸上都是挂着笑容,大伯李志军大伯母胡兰自然也就被代为上宾坐在了最里边。

    刚刚林敏说的话也许是声音高了一点儿,刚刚在她身边路过的中年妇女便是眉头一皱,她就是史雪松的母亲林红,听到林敏的话,她先是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白了林敏一眼,随后就走到了桌子前。

    “姑娘,是平安村来的吧?我是雪松的母亲。”林红微笑着道:“你看这么多客人,我也没来得及过来陪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啊。”

    林红突然过来,李林和林敏就赶紧站了起来,李林微笑着道:“阿姨,您见外了,我们也不是外人,自己坐就好了,还有很多客人等着您招呼,您先去忙。”

    “没事儿。让雪松他爸先招呼招呼,你看刚刚就管着招呼别人了,还不知道两位和欣平是什么关系。”林红说道,便是拿起茶壶给李林和林敏倒水。

    “我是平姐的小弟李林,阿姨就叫我林子好了。”李林微笑着看了林敏道:“这位是林敏姐,也是平安村的。”

    听李林自我介绍完,林红便是上下打量了李林和林敏两眼,特别是看到李双双正把着果盘吃的不亦乐乎时,她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嫌弃的味道。

    “原来都是村里来的,怪不得刚刚那桌的人说你们是农村来的,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林红说着,眼神里的鄙夷之色就更浓了,特别是笑起来的模样让人十分不舒服。

    林敏美眸一竖,俏脸顿时变的难看了起来,这么多年她也是没少糟了人家的白眼,对这样的话也是特别的敏感,就要发作时就看到李林向她摇头,这口气才算是咽了下去。

    “行了,你们坐着吧,咱们这桌儿一共是十个人,十二道菜,我看也没别人过来和你们坐,菜也应该够吃了,要是不够的话,我去找厨房在给你们加两道。”林红冷笑着说道,说话也是越来越难听。

    即便李林已经十分的忍着了,但听到这样的话他也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还叫招待客人么,这比抽嘴巴子还要让人难受。

    但是,李林还是没发作出来,闹起来是能解气,到时场面不免会尴尬起来,出来送亲也不过是走个过场,不管林红的嘴巴多尖酸刻薄,把她当做空气便是了。

    “乡巴佬,还八抬大轿,你看你那样儿,两辆车接你们我都嫌多呢。”林红撇了撇嘴,脸上也没笑容了,转身便是向里边走去开始招呼其他客人了。

    李林倒是无所谓,他只把这个女人当做空气,一笑了之就过去了,林敏就不愿意了,她紧咬着贝齿,气呼呼的道:“这是什么玩意,就这样的人家平子是怎么看上的,怪不得胡兰婶儿不高兴,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不就住个县城么,她有什么好牛的,老娘过几天还要去市里住别墅也没见到和她这样……”

    林敏显然是被气的不轻,这还是李林第一次从她口里听到‘老娘’这两个字。

    不过李林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林敏生气时真的蛮漂亮的,特别是那双大大的眼睛竖起来时的样子。

    本以为自己息事宁人喝完酒这事也就算了,让李林没想到的是,没过一会儿功夫,林红便是带着几个穿的油光水滑的客人走了过来。

    “红子,这不是有客人么,我们去边上那桌坐着就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笑着道。

    “二伯,你就坐这里就行了,这是中央,一会儿雪松还要带着您孙媳妇走红毯呢,您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嘛,就坐这儿。这三个人都是农村来的,这么重要的位置他们怎么能坐对不对?”林红说着,还不忘鄙夷的瞪了李林和林敏一眼,心里暗暗骂着,真是一堆乡巴佬,特别是看李林时,谁家参加婚礼还穿个破运动服。

    “两位,这里来客人了,你们先让让,那边有桌儿,你们去那边儿坐。”林红看了两人一眼笑着道:“一会儿都上一样的菜,那边刚巧没什么人,你们也可以放开了吃,不会有人看到的。”

    李林有一颗宽人之心,却奈何他人蹬鼻子上脸,这时,他的脸色便也是沉了下来,冷冷的扫了林红一眼,道:“我们就坐这儿,哪儿也不去。”

    林红没想到李林会拒绝,当下,她脸色便是难看起来,哼了一声道:“你们就三个人,站这么大一个桌子,你们好意思吗?再说,你们一个农村来的,你们不害臊,我还害臊呢,今个是我儿子喜事,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在这里算什么玩意?”

    啪!

    林敏黛眉皱着,纤细的手掌便是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一双美眸泛着冷意,“我们农村人怎么了?我们农村人行的正走得正,我们农村人给谁丢脸了?倒是你,三番两次出口不逊,你倒是城里人,城里人怎么了?城里人的嘴巴都和你一样脏?”

    被林敏连珠炮一样一顿呛,林红的脸都扭曲了,气的直跺脚腰板也是掐了起来,一只手指着林敏道:“不是你怎么说话呢?是我请你来的是怎么的?”

    “亲家,亲家,你们给我过来。看看你们这都是带来的是什么人,简直混蛋混蛋啊!”林红对着坐在最前边的李志军和胡兰便是喊了起来,那语气真的是没有半点儿尊敬的意思。一边说她还一边直跺脚。

    这边突然闹了起来,不少人便是把目光投了过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看李林和林敏时,脸上都是不经意的露出一些鄙夷,生在城里,他们都有这种天然的优越感……

    坐在最前边,李志军和胡兰自然也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两人脸色都是难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闹了起来,两人都很清楚李林的脾气,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惹是生非,在一听林红左一个农村人右一个乡巴佬的,李志军就真的有点气不过了,这就不是简简单单的瞧不起那么简单,这是根本就没把人当人。

    “妈的。老子过去看看,大不了咱们一起走。”李志军啪的一下把水杯拍在了桌子上。

    “老李,别去。”

    胡兰一把便是把李志军给拉住了,沉重的摇了摇头,小声道:“你去了事儿就大了,要是咱们不想跟他史家人过了,咱们走也就是了,咱们那个败类的东西能干吗,消停着点儿,林子受点委屈,一会儿回去咱们给他道歉就是。”

    李志军是个暴脾气却也明白胡兰的话,拳头便是攥了起来,咬着牙道:“草他个妈的,这辈子怎么就养了这两个没用的东西,这时候都能丢脸,就史雪松那个窝囊废哪儿好,我看他妈的也就是挂着个男人的名号,要是老子非要抽他个婊子养的……”

    “行了行了,你小声点儿。”胡兰瞪了李志军一眼,不由的也是叹了口气,她也是为难的很,不去吧不行,去了吧还不能帮林红说话,要是站在李林那边儿了,那婚礼城恐怕马上就要炸锅了!

    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还是在家的闺女不争气啊。

    “红子,别闹了别闹了,在哪儿坐着还不一样儿,人家先坐在这里的,我们去边上坐着也行。”头发花白的老头连忙说道。

    “就是啊,你可别闹了,今个是雪松的大日子,一会儿我们也能看到,坐在那儿还不是坐,再说了人家也是客人,大老远来喝喜酒的。”一个长得和林红有些相似的女人连忙上前劝道。

    林红气的喘着粗气,又是对着李林和林敏指了指,还想骂人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便是快步走了过来,他就是新郎官史雪松的父亲史俊强,他穿着一身西装,国字脸,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体面的人。

    他先是对着李林和林敏歉意的笑了笑,就连忙拉着林红走到了一边儿,眉毛一竖道:“都是亲家那边的亲戚,人家一共才来了几个人,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不是诚心让人家下不来台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