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我相信奇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欣平追出去不久,史雪松便是敲了敲门,小声道:“爸,妈,欣平下去了。”

    史雪松的话刚说完,小屋子的门便是打开了,史俊强便是把史雪松拉了进去,此时,林红正坐在椅子上,看模样浑然无事,在看地上那些丢着的东西,显然都是史俊强和她演出来的。

    “妈的。这下可怎么办啊,欣平能不能搞定你那个丈母娘?”史俊强咬了咬牙道。

    “我不知道。”史雪松摇了摇头,随后便是拿出来一张银行卡,赫然就是李林给李欣平那张,“爸。妈。你们真别瞧不起那个看上去穷酸的小子,他真的有钱得很,我听欣平说至少有十几个亿,这不,欣平结婚他随手就给了五十万……”

    史俊强和林红同时一怔,随后史俊强便是叹了口气,瞪了林红一眼道:“你说你,放着好好的亲戚你不当,还嫌弃人家是农村人,看了没?要是你好好接待人家,十几个亿啊,还和林总是好朋友,咱想干点活儿还用犯愁?”

    这时林红也是蔫了,在骨子里她就瞧不起农村人,刚刚胡兰说李林有钱她也是心里不爽就发起了牢骚,归根结底她还是想以城里人的身份压胡兰一头。

    亲家这个东西,处好了他是亲戚,处不好那就是仇人,显然,这两家人根本就没什么感情,说是仇人更为贴切一些。

    ------

    君越酒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伙也就都散了,因为没有开车,李林也不好让林青远送,就在路边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当那司机一听到要去天山县城时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忙忙活活的一天也没拉一趟大活,想不到这个时候倒是遇上了。

    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出租车就到了平安村,此时,村里也是一片热闹,集团门口的大货车也是缓缓的向村子外开着。

    送林敏和李双双回到别墅后,李林就向后边那栋别墅走去,一边走着他就一边叹气,原本是一桩喜事竟然闹成了这样儿。

    在门口坐了一小会儿抽了一根烟,直到日落时李林才推门进了房间,屋子里空荡荡的,齐芳还是没回来,索性他直接就向楼上走去,来到浴室飞快的洗漱了一番便是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原本想好好的睡一觉,可是越是想睡时却没了睡意,他摆出个大字,眼睛瞪的圆圆的,一直注视着房顶上的圆灯,半天眼睛也不眨一下。

    “还有二十几天就到春节了吧。”

    李林默默念叨着,心中真的是五味陈杂,这个春节注定会和以往不同,以前每当过春节时就是最难过时,因为家里穷,别人都有的家里都没有,还有个年幼的小妹,长兄如父,父母走得早,每当想起小妹可怜巴巴的模样儿,李林心里都是酸酸的,像是什么东西触动了神经,眼角便是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就在李林准备捂上被子痛哭五分钟时,电话就十分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随后在枕边把电话拿起来,李林便是呼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神中泛起了狂喜之色,没想到这时朱康竟然把电话打了过来。

    “朱县。是不是那块地给我批下来了?我等你电话等好几天了。”李林急忙问道。

    朱康稍稍顿了顿,随后就咳嗽两声道:“地还没消息,不过已经在开会商议了,用不了几天就能有结果,不出问题的话是不会有问题的……”

    还以为是地有信了,这一听李林就失望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朱县。那就麻烦你了,刚好我这边还有很多事儿要做,再等几天倒也来得及。”

    一看李林要挂电话,朱康顿时就喊住了他,“李林,还记着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不?”

    既然不是地的事,李林就已经猜到朱康打电话要做什么了,他说很忙,也就是为了堵住朱康的嘴。

    李林苦笑着摇头道:“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朱县,你上次说的什么事来着,我给忘了,真不好意思……”

    朱康顿了顿,随后便是笑了起来,他自然能听出来李林就是在装疯卖傻,“你小子,行了忘了就忘了吧,明天我去平安村和你说去,这次是真的遇到了麻烦。”

    “朱县再见。”

    笑了笑,李林就把电话挂断直接丢到了一边,也不得不佩服起朱康来,明天来肯定是说红星村那边瘟疫的事儿,想起朱康说的那个瘟疫,在想到市里派下去的专家组,李林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现在庸医很多,医疗骗子更是比比皆是,但也不能否定,有一些医生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譬如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马前进,市人民医院的张主任,这些人的医术都很不错。

    能让市里如此重视的疫病派下去的专家组自然也就不会太差,只是,这眼瞅着都五六天过去了,疫病竟然没能看好,是专家组医生的水平不够,还是疫病真的很难解除。

    想到这里,李林心里多少也是有点没底,传承虽然博大精深,但凡是无绝对,谁能保证没有一点儿疏忽的地方,若真是这样儿,即便他去了,可能也是于事无补。

    “唉,管他那么多。”

    李林叹了口气便是再次躺在了床上,看着房顶的圆灯愣神儿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凌晨时,李林就感觉身上仿佛被什么压住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传进了鼻孔,香味很熟悉,特别是他的腿上也是传来了滑滑的感觉,紧接着那滑滑的略有些沉重的东西就缓缓的搭在了他的腿上……

    特别是四角裤被拉开,一只修长的手缓缓伸进去时,李林便是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勾出来一丝弧度,嘿嘿一笑便是将身子翻了过去……

    “轻点儿……”齐芳嗔怪的道。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寂寞……”

    “……”

    不得不说齐芳真的是个特别善良姑娘,即便是深夜了她也会为李林着想,房间里星光斑斓,轻轻的闷哼声不断的传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酣畅淋漓过后,两人便是十分有默契的看起了房顶。

    “你说我要不要去?”

    “会不会有危险?”

    “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李林看着房顶道:“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决定?”齐芳轻声道,就靠在了李林的臂弯里。

    李林默默的点头,确实,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如果是简简单单的疫病他可以袖手旁观,要是一些大老爷们妇女的得了疫病他或许也会考虑,毕竟,这个世界太大了,每天都会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也会有各种不同的疫病爆发,生老病死本就是一种生存法则。

    但是,如果得了疫病的是一些孩子,先不说这疫情恐怖恐怖,有没有危险,即便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去走一遭,毕竟,那都是一些幼小的鲜活生命,属于他们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李林怎么忍心让他们折煞在美丽的憧憬之中?

    “我听朱康说这次的疫病很恐怖,被感染的还是孩子……”李林叹气道。

    “孩子?”齐芳顿了顿,纤细的手指便是不自觉的抓紧了一些。

    “你喜不喜欢孩子?”李林问道。

    “当然。他们天真烂漫,他们只知道快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和好奇,好比双双,她那双眼睛,真的太可爱了……”说着,齐芳就散出了那种母性光环,眼神中满是向往……

    “要不……咱们要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李林笑眯眯的就爬了起来,然后身子一翻就再次把齐芳压在了身子下边……

    齐芳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晕死过去,感情说了这么多都是有所图谋的,但她还是配合的分开了腿……

    “笨蛋,我还是安全……”齐芳轻声道。

    “也许会有奇迹……我相信奇迹……”

    清早,李林如同往日一样早早的就爬了起来,穿上外套走到窗子前向外看了看,外边刮着轻风,门口的倒过的水已经结冰了,稍稍敞开一点儿窗子,一阵寒冷的风刃便是吹了进来,他连忙把窗子再次关上,回过头看了眼还在熟睡中的姑娘,他便是微微一笑就向别墅外走去,先是来到云彩山后边,朝霞刚出,紫气东起,盘坐在那块大石头上修炼了一会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就急匆匆的走了回来,先是到药材基地施展了几次超级古园术,马上就要去红星村了,这一去还不知道几时能回来,药材基地的药材绝对不能断了,不然的话药品就真的彻底的断了。

    李林站在镜子前刮下巴上密密麻麻的胡茬时,齐芳披着睡衣在楼上走了下来。

    “今天就走吗?”

    “还不清楚,不出意外应该会走。”李林微笑着说道。

    和齐芳在别墅里坐了一会,直到朱康的电话再次打来,李林便是下了山直接向平安大楼走去,平安大楼的门口此时停着一辆奥迪车,朱康在车子里边坐着,见李林在山上下来,他就推开了车门直接下车。

    “朱县,什么大事儿,您还亲自来了,找我您直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李林笑着和朱康打招呼。

    “诸葛亮还三顾茅庐,求人办事不亲自来,怕是请不动啊,何况咱还是李神医呢,对不对?”朱康也是笑了起来,直接揭穿了李林的把戏。

    “朱县真是抬举我了,神医我可不敢当。”李林无语道。每次被人叫神医他都觉得全身不自在。

    朱康笑了笑,就回到了车里,他拿着一个公文夹就在李林眼前晃了晃就交到了李林手里,看到这个李林脸色顿时一变,他不是三岁的孩子,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便是看到土地承包合同书这几个大字……

    不过合同这东西他还是看不太懂的,条条框框都要万分的仔细,哪怕一个标点符号错了那都是要修改的。

    “先仔细看看,要是资金够,就在上边签字,至于什么时候动土,我给开发办打电话协商一下,应该不会耽误你们的工期。”朱康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叹了口气道;“咱们县城现在就是缺你这样的年轻人,你说要整个西城,县里也是开会商议过,都觉得不太妥当,而且,还要上边审批,通过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是十万平,先把工厂建起来,先创出来业绩,政府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怎么能亏待你这样的企业家……”

    “谢谢。”

    李林感激的看着朱康道。

    “谢什么谢。我这还有事要求你。”朱康笑了笑,随后就叹了口气道:“红星那边的疫情越来越严重,这已经是第八天了,开始时只有一个孩子感染这种疫病,经过专家组治疗,这孩子有了好转,可谁知道这疫病就像瘟神一样,才好了一天就反复了,而且病情越来越重,这一次竟然又是查出来八人感染了这种疫病,情况不妙啊……”

    “来,上车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听朱康说起疫病,李林脸色略显沉重,当得知治好了又反复时,他的脸色也是一阵难看,这种顽固的疫病是最难治疗的,就和某些病症,急性病往往会好治疗一些,虽然当时会有些危险,却能除根,而这反复的病情更像是慢性病,不但顽固,还难以除根,它就像一颗种子在身体里慢慢的滋生发芽,一旦到成熟之时便会井喷式的爆发出来,到了那时,就算是神仙来了怕也是无力回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