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夜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下,李林就伸手出去,宽大的手掌按在了袁迪光洁的额头上,弄的袁迪也是一愣,不明白李林这是干什么。

    “这也没发烧啊。怎么满嘴的胡话……”

    “去,你才发烧,我说的都是认真的。”袁迪白了李林一眼道:“与其平庸的活着,倒不如趁着余生做一些轰轰烈烈的事情,至少,当你闭上双眼时,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对不对?”

    “我没读过大学,不懂这些理论。”李林耸了耸肩道。“要是想去,那就抓紧准备,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不然赶到红星村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袁迪轻轻一笑也就不搭言了,快步向楼上走去,穿着铅笔裤的腿真的是特别的长,超过一米七的身高看上去曲线玲珑的,即便是李林已经看了很多次,却怎么也看不够……

    同学的关系是很特殊的,有时候会很尴尬,有时候又能无话不谈,但真的到了某些时候,熟人就不好动手了。

    打个最简单的比喻,当你到夜店叫了个按摩的妹子,等你见到她时,突然发现这个姑娘竟然是你的高中同学,你还好意思躺在那儿跟个神仙似的让她给你按摩?

    接下来,让李林无语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袁迪大一包小一包的收拾出来一大堆,看她那样子好像还没停下来的意思……

    “拿这么多东西干嘛……”李林眼睛瞪的老大,无语的问道。

    “当然是去看病了。”袁迪轻轻的笑了笑道:“都说你们男人都是粗心,我现在也看出来了还真是,你看,这被子总要拿上吧?难不成你还要去人家那里找被子?还有毛巾,你也要几个人用一条,还有这些衣服,难道衣服脏了就不换了……”

    听袁迪这一番说辞,李林还真觉着有道理,心里也是忍不住点头,带个女人确实没什么不好,这要是他自己去的话,怕真是会麻烦的很,光是自己用这一套就没准备。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左右,袁迪总算是收拾完了,李林又是当起了大自然的搬运工,大包小包就开始往车上塞,索性车子够大,不然这些东西还真的很难装开。

    天山县城距离红星村并不近,又加上是中午上下班的高峰期,李林就发现比他先前预定好的时间要晚了很多,出了人员密集的天山县城就足足用了二十几分钟,让他更无语的是,前往红星村并没有公路,只能在颠颠簸簸的土路上前进,这样一来,时间就会大打折扣,原本半个小时就能赶到的路程,算下来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才能赶到,而且,李林还得到了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距离红星村四十五公里的地方正在修路,车辆根本是无法通过的。

    “好久没出来了,外边真好。”袁迪四处看着,俏丽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像一只常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终于得到了自由雀跃的很。

    李林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语认真的开起车子来,因为灵石无法使用,所以车子也只能是龟速前进了,就这样一路颠颠簸簸的前行着,直到挂在天际的太阳渐渐的西垂,薄薄的云层变成令人昏沉的火烧云时,李林才无语的发现,这一路颠簸也不过走出来七八十公里,再往前便是更加坑洼的路段,在道路的前方,还摆着修路禁止通行的标识……

    “完了,车子过不去了。”

    被迫将车子停下来,李林便是沮丧的拍了拍方向盘,连忙拉开车门下车四处看去,看看有没有小路捷径,不然还有四十五公里的路就只能不行通过了。可是,这一看他就真的有点无语了,前方这不远九十里的路竟然都是山路,大山连绵,别说是车子了,就算步行过去也是苦难的很。

    这还不是让李林最为头疼的,最头疼的是,这个环境使用御风之术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前方肯定都是戒严岗哨,别说飞过去两个人,就算一只鸟飞过去没准都要挨了子弹,一旦被岗哨盯上,在千米的高空上被子弹洞穿了,即便是有这一身的传承,那结果肯定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他可能摔不死,袁迪可能就完了,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人。

    “过不去了?”袁迪下车问道。

    “应该是。”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道:“看来只能步行了。”

    袁迪轻轻点头,就向前边看去,“步行倒是可以,那车子怎么办?还有车上的东西咱们两个也拿不了啊……”

    “我有办法。”

    李林得意的一笑便是把手举了起来,戴在手指上黑漆漆的古朴戒指便是出现在了袁迪的眼前,“信不信我能直接把车子变没了?”

    袁迪一愣,随后便是瞥了李林道:“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你以为你是魔术师,这么大个车子你给我变没了?”

    “闭上眼睛!”

    “我就不信你还真给我变没了。”袁迪轻轻笑了笑,权当李林是在开玩笑,毕竟,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能开开玩笑也是一件很有情调的事情。

    袁迪刚闭上眼睛,李林的嘴角就微微的动了起来,古朴的戒指霎时泛起了幽光,像是张开了巨口一般直接将车子吸了进去,下一刻车子便是凭空消失了。

    袁迪睁开眼睛发现刚刚还在的车子竟然凭空消失不见,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嘴巴长的老大一脸不可思的问道:“车子怎么没了?”

    “你不说我是魔术师,那应该就是了。”李林笑着道。

    “胡说,魔术师再厉害,那也是假的,可车子真没了。”袁迪惊讶不已,随后她美眸一竖,直勾勾的瞪着李林道:“说。车子哪儿去了?”

    知道这种超自然的现象肯定是瞒不住的袁迪的,李林也不想瞒着她,当下便是再次把手举了起来,手指晃了晃道:“都在这枚戒指里边,它叫空间戒指,可以存放很多东西,一辆车不是什么难事……”

    说罢,李林手指便是一甩,沉声喝道:“出来。”

    李林的声音刚刚一落,让袁迪震撼的一幕就发生了,凭空消失的车竟然再一次出现了……

    “这这这……李林,你到底是怎么了?这都什么东西啊,简直太神奇了……”袁迪小嘴张大,美眸里满是错愕,这完全超出了常规,那么大个戒指,怎么可能装得下一辆车子……

    “我不是说了,这是空间戒指。”李林耸了耸肩就上前一步走到袁迪身边,贴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修炼者这几个字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袁迪显然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李林表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足以让她震惊的了,现在她甚至怀疑,李林到底是人是鬼……

    确切是说,应该是修炼者到底属于人类范畴,还是鬼!

    不过,她也没在问下去,有些事儿还是不问的好,况且现在这样不也是挺好的么。

    “管你是什么修炼者,不一样还要步行,走吧,一会天都要黑了。”袁迪轻轻的笑了笑便是大步向前走去。

    修炼者只是会走着?

    李林有些无语,要不是怕把袁迪吓着,他还真想施展一下御风之术让这个女人看一看修炼者到底有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不堪。

    崎岖蜿蜒的山路行走起来十分的困难,李林也不能走太快,偶尔要停下来照顾一下袁迪,就这样儿两人差不多走了一个多小时,距离红星村七十里左右的地方就出现了第一道岗哨,路边搭上了禁止通行标识,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笔直的站在军用帐篷前,一看到李林和袁迪靠近,两个军人便是大喝出声。

    “站住!”

    军人喝了一声,浓眉大眼散着一股子军魂之气,“干什么的?这里不准许通行。”

    看着这两个气势汹汹的军人,袁迪就吓了一跳,特别是看着那黑黝黝的枪口时,她脸蛋吓得惨白,有点担心这军大哥一不小心就开了枪,还没等到村里就死了,那可真是够冤的。

    李林微微一笑,先是对着袁迪摇了摇头,伸手入怀一张纸就拿了出来,“军大哥,我们是来红星村看病的,我们有通关文件,你可以看一看。”

    军大哥军人气质十足,其中一人用枪口死死对着李林和袁迪,另外一人便是接过了文件看了看,看这文件上的照片,然就又和李林详细的对比了一番,确定没事之后,他就把文件交到了李林的手里,对着提着枪十分谨慎的军人摆了摆手,“放行。”

    面色威严的军哥马上放下手里的枪,十分麻利的把设立的关卡给打开,随后两人便是站在了一起,抬头挺胸收腹,紧接着便是打了个十分标准的军礼。

    看这两个军哥,李林心里也是一片热血,条件反射似的举起了手也是回了个他自认为十分标准的军礼,随后便是拉着袁迪继续向红星村的方向进发。

    扑哧……

    距离岗哨远了,袁迪突然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还用手掩着嘴,最后还用小手指勾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李林愣住了,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是抽的哪门子风,“有什么开心的事儿?能笑成这样儿?”

    “你刚刚是诚心敬礼的?”袁迪勾掉眼角的眼泪,忍着笑意问道。

    “当然,发自肺腑。”李林无比严肃的说道,如果说在这世界上什么人最值得尊重,在他看来应该就是这守卫疆土的军哥了,这冰寒的天气,能够一丝不苟的站在那儿,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扑哧……

    袁迪又是忍不住一笑。

    这下李林就被笑的有点儿毛了,要不是这冰天地冻的,他真的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按倒在地上对她胡作非为一番,因为她笑的实在让人不爽……

    “难道是我军礼打的不标准?”李林摇了摇头道:“你也知道,我就一个农民,敬礼不标准也是正常的,只要是我有诚意。”

    “诚意?”袁迪又是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你刚才是怎么敬礼的,你在试一下我看看……”

    李林就真的有点不明白了,心里想着不就敬个礼么,不标准也正常啊,这个女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下他就举起了手,打了个自认十分漂亮的军礼,抬头挺胸收腹一气呵成,那股子利落劲儿就别提了。

    “唉。这就是诚意,还第一次见到敬礼用左手的……”袁迪叹了口气道:“要我是那两个军哥,刚刚就一枪崩了你了。”

    “……”

    听完袁迪的话,李林就像哈尔滨的冰雕一般站在那儿再也动不了了,他有种想哭出来的冲动,农村人可以没文化,可以没学问,但这最基本的敬礼,自己竟然用了左手,还言之凿凿的表达着对军魂的尊敬……

    “走了,小心那两个军哥过来崩了你……”袁迪白了李林一眼道,她发现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傻的可爱。

    “确实是右手……”

    李林喃喃自语了两句便是忍不住一笑,继续向红星村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人就因为敬礼这事笑声不断。

    要是李林现在在回到先前经过的那个岗哨就一定会发现,那两个一丝不苟无比严肃的军哥正在一遍一遍的举起左手右手,显然是被李林给带顺拐了。

    原本计划着天黑前赶到红星村,结果,天是黑了两人也不过走出去二十几公里而已,前边至少还有一半的路程要走,漆黑的夜里没有一点儿星光,整座大山都是黑漆漆的,偶尔还要穿过树叶凋零的树林,踩在树叶上哗啦啦的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