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意见分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让一个满腔热血的男人生更半夜搂着一个女人睡觉,你还不能动,这种滋味有多难过是可想而知的,只要不是个太监都想做点儿什么。

    结果袁迪说了一句话,顿时就让李林蔫了下来,心里想着,为什么女人就这么麻烦,那个不来就不行?要是她们也和男人一样儿,那就真是太好了……

    夜宿树林,树叶哗啦啦的作响,袁迪美丽的眸子紧闭着,脸蛋上泛起淡淡的笑意,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看。

    李林的眼睛瞪着,几次都想翻过身,管她什么这个姨妈那个姨妈的,但最终也就放弃了,这个时候对人家一个女人胡作非为,那绝非是正人君子所为。

    几番挣扎之后过后,李林便是缓缓的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刚巧袁迪转过身子,他的脸刚好埋在了袁迪的胸口,味道很香,在睡梦中他还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有童年的记忆。

    夜渐渐的深了,温度急剧下降,微微寒风摔打在帐篷上,让帐篷里的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各自取暖……

    清晨的暖阳并未如约而来,天上挂上了一层薄薄的云,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刮了起来,细细密密的雪花从天而落,很快萧条的树枝上便是挂上了一层白色的雪花……

    “要不,别起来了,外边好像很冷。”头埋在深深的沟壑中,李林恋恋不舍的说着,头不自觉的向里边伸了伸,恨不得用鼻子顶破那层衣服,用牙齿咬掉她的文胸,然后来个零距离接触。

    被这个流氓顶着胸口,袁迪黛眉轻轻皱起,轻笑着道:“不起来了?”

    “……外边好像很冷。”李林道。

    “那就别走了,反正那些孩子也不重要。”

    “这……”

    李林顿了顿,随后有点不舍的把头抬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早晨八点了,拉开帐篷向外看去,只见皑皑的雪花铺天盖地的落着,看着雪白的世界,李林心头邪恶的念头顿时全无。同时,他心中也是一喜,下雪对疫情爆发有很大的好处,可以减缓疫病的传染。

    “现在应该是在红星村的正东,再走十几公里应该差不多快到了。”李林一边收拾着帐篷,嘴里叼着一块面包吃着。

    袁迪轻笑着点头,也是忙活起来,一会儿功夫就把拿出来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这下就又是轮到李林表演那神乎其技的手段,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一大堆东西很快就收入了戒指之中。

    随后两人便是再次上路,直奔红星村的方向走去,由于下起了大雪,两人的速度并不快,只有十几公里的路程两人足足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看到不远处的小山村,此时,在小山村的村边上站满了岗哨,一位位军哥纹丝不动的站在雪地上,任由雪花打在身上,铁血军魂表现的淋漓尽致……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李林就变得聪明了很多,遇到这些军哥先是把通关文件拿出来,随后便是每一个岗哨都打一个他自认十分标准的军礼。

    进入红星村的外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红星村的标志情人峰,一眼望去情人峰高不见顶,天际飘落的雪花在情人峰上萦绕,仿佛一座仙山一般。

    相传这座山上曾经有过多段铭心刻骨的爱情故事,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年轻人会到这座大山上许下爱情的誓言。

    大山下边是合抱粗细的大树,在村口的那棵大树上挂着诸多红色的布条,大树的下边放着一个祭台,每逢十月初十红星村的村民都会赶到这里祭拜,寻求这棵几百年的树神保佑一年风调雨顺,保佑村中父老平安。

    两排大树的中间便是一条羊肠小路直入红星村,李林和袁迪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一座古老的寺庙便是呈现在了两人的眼中,这寺庙看上去不大,但一眼便是能看出来,寺庙已经有些年头了,至少超过百年。

    当然了,最为显眼的不是这些,而是红星村村中心烧起来的冲天滚滚浓烟,烧焦的肉味融入空气中沿着风向远播着。

    “站住!”

    当两人就要进入村落时,村口那到关卡的两名军哥迎了上来,其中一人打量着李林和袁迪,问道:“干什么的?”

    再次见到军哥,李林和刚刚一样也是无比的配合,微微一笑道:“我们是来瞧病的。”说罢,李林便是将手里的通关文件给军哥递了过去。

    “瞧病的?”

    军大哥皱了皱眉,随后便是把文件拿了过去,和先前那几个军哥一样儿,先是用照片和李林对照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他就把文件交到了李林的手里。

    不过,这次显然和上次不一样,虽然看到了通关文件军哥却没放行的意思,他和另外一个军哥对视一眼,“你们先在这儿等着,等我去通知周主任,很快就回来。”

    李林笑着点头,等军大哥向村子里边跑去,他就和袁迪四处看了起来,诺大的红星村,多条小路上竟然没有人影走动,除了偶尔两声狗叫,驴叫之外也就没什么声音了。

    砰!

    就在李林和袁迪四处张望时,自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砰砰的两声。听到枪响,李林和袁迪都是不由的一颤,直接向声源望去。

    “军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李林忍不住问道。

    李林问起,军大哥好像浑然未觉一般,他面色肃穆,腰板挺的笔直,显然是没有回答李林的意思。

    “大哥。这是哪儿来的枪响?”李林皱了皱眉再次问道。心里默默想着,这哥们真是个好兵,可这脑子是不是也生锈了……

    “别问了。人家是军人,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袁迪轻轻拉了拉李林衣服袖子,上前一步帮李林擦了擦眉毛和头顶上的雪花。

    李林无语的耸了耸肩便是再次向远处看去,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期待,要是能够早一点儿见到患者,也能尽快有个结论。

    红星村村部。

    自打市区的医疗专家组赶到,村部就已经被占领了,此时村部里乱成了一片,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村部的长廊里来回穿梭着,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严肃,如临大敌一般。

    确实,这时候他们确实是笑不出来,专家组已经来到红星村第九天了,经过诊断,大家一致认为村里发生的疫病为鼠疫,可是,按照治疗鼠疫的方式去治疗,开始时还真的有了点儿起色,大家伙也都是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大功告成,可还没到一天的时间,那个小男孩的病情便是突然恶化了,算上今天早晨这一次已经是第四次昏厥。

    现在小男孩的情况很糟糕,如果在拖延下去就会有生命之忧。

    一大早专家组的众位专家便是开起了紧急会议,每一位专家也都是提出了不同的见解,但是提起治疗之策时,众人的脸色就是黯淡了下来,说的一大堆根本就和没说没什么区别,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坐在众人中央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便是专家组的主任周强,是从省里派下来的医学高才,毕业于普林斯顿医学系,在专家组里他的话绝对权威,先前断定是鼠疫也是他提出来的。

    周强看上去很是英俊,长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可能是打了发蜡的缘由,他的头发特别的亮眼,而且还特别的时尚。

    此时,他正严肃的注视着在市里调配下来的这些权威专家,脸色十分的难看。

    “怎么?还是没办法?”

    “周主任。办法咱们都想过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鼠疫,这应该是一种新型的感染病,传播感染性极强……”一个戴着眼镜中年医生说道。他叫黄百文也是一位医学专家,在传染病上有着极高的造诣,是市里炙手可热的专家之一。

    “黄医生说的没错,应该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患者上呼吸道有明显的感染迹象,肺部也出现了衰竭的现象,两天之内要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患者会出现肺部积水,心脏衰竭的症状……”另一名专家说道。

    “两天之内我们不可能研制出育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给患者打抗生素,死马当活马医了。”

    听着几名专家议论纷纷的,周强脸色就更难看了,他手里拿着圆珠笔敲打着桌子,凌厉的目光注视着几人道:“说完了?”

    “周主任,请恕我们才疏学浅,知道的只有这些……”一个岁数稍稍大一点的老专家叹了口气道。

    “才疏学浅?”

    周强眉毛突然竖了起来,手里的圆珠笔啪嚓一下就摔在了桌子上,“你们看看,一个个的平日自命不凡,到了关键时刻你们看看,你们都有什么用?只用一句才疏学浅就把责任给推掉了?让你们来是干什么的?推脱责任的?”

    “马建群。你不是市里最厉害的专家吗?你给我说说,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周强喝了一声,目光便是锁定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看上去长相也不错,他叫马建群同样也是市里为数不多的顶级医疗专家之一,在周强没来之前,他就是这里的头头,众人也都是听他的。

    周强这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博士后来了,而且还是省里特派下来的,硬条件就足足压了他好几头,而且上边还明确的给周强定了身份,他就是这次传染病的头,不管任何人都要听周强的。

    开始时,两人还因为谁来带头发生过口角甚至大打出手,后来因为这事马建群还被处罚,心里虽然不服气,但表面上也点过去。

    马建群低着头,听周强问起,话还不好听,他当下就皱了皱眉,抬起头注视着周强,冷笑道;“我是市里的专家不假,可谁又规定我必须就有破解病毒的把握?你还是那个什么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后呢,你还不是把这病看成了鼠疫?结果呢?人不但没治好,还让患者的病情加重,周强,你凭什么在我眼前吆五喝六的?”

    “我问你,你这个专家组的主任,你这个高材生,现在你有什么见解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