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败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伙子。你觉得这个办法是否可行?”梁老看向李林问道。

    李林笑着点头道:“怎么安排随你。”

    梁老心中一阵冷笑,随后他就仔细的看起赵兴来,过了片刻他就点了点头,道:“张嘴。”

    赵兴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也是配合的张开了嘴。

    “伸舌头。”梁老继续命令道。

    赵兴继续按照梁老说的去做,问完了,梁老便是伸出了手,手指搭在了赵兴的手腕上诊脉起来,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轻松写意,大概过了三四分钟,他便是收回了手,接过小护士递过来的纸笔飞快的写了起来。

    众人看着梁老挥挥洒洒的模样儿,心里便是一阵得意,同时鄙夷的看向李林,找梁老比试就等于鸡蛋碰石头,这是自取灭亡。

    “小子。看到了没?一会儿你就等着哭吧。”王维文冷笑着说道。

    “梁老都几年没从事中医了,想不到还是宝刀未老啊……”洪霆笑着道。

    “唉。人要是不服老真是不幸啊,你们就说这眼睛,以前只要看一眼我就知道这个病人的大致情况,现在还要切脉啊。”梁老谦虚的摇了摇头,就看向了李林道:“小伙子,该你了。”说罢,他就将自己的诊断书翻过来压在了桌子上。

    “别大意。”袁迪小声道。

    “没问题,他不是我的对手。”李林微微一笑,随后便是对着小护士道:“纸笔给我!”

    小护士一怔,不明白李林要做什么,见周强点头她便是将纸笔交到了李林的手里,接下来李林做的事儿不不止是小护士愣住了,所有人都不明白李林这是要做什么,因为,他不但没上前看病,也没去切脉,而是直接坐下来在那张纸上飞快的写的了起来,只用了几十秒钟,白纸上便是了几行密密麻麻的字迹。

    看李林泰然自诺的模样儿,众人就再次对视一眼,其中有几个人都忍不住想笑了,难道这随便一写,一会就直接来个认输就完了,特别是王维文,他嘴角弯出来一丝弧线,已经想好了一会儿该怎么收拾李林了,让那些军哥把李林抓起来先狠狠的收拾他一顿,要是上边不怪罪下来这事儿就算了,要是一旦问了起来,那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大不了就说专家组这边搞错了,上边就是想责怪也不能说什么。

    再者说,就算要责怪也和他王维文没什么关系,譬如这次疫情,如果成功解决,专家组的荣誉是集体的,但最为出风头的肯定还是周强,根本就不可能轮到他们身上。如果这疫情没能成功攻克,专家组虽然会迎来很多麻烦,但更多的责任也是在周强的身上,所以说,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周强来顶着,自己只要在一边看好戏便是。

    “可以了。”

    李林淡淡一笑,手中的圆珠笔便是放在了桌子上,那张写上了病情的白纸就丢到了梁老写的那张纸旁边。

    “小伙子。你这是……”梁老皱了皱眉头问道。

    “比试完了,大家拿过去看一看。”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洪霆皱了皱眉便是走上前,他先是拿着梁老写下来的病情看了看,随后脸上便是露出了笑意,“梁老,看来您这真是宝刀未老啊,还是这么全面……”

    “洪院长过奖,老头子我虽然医术不怎么样儿,但一点儿小毛病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梁老笑着道。

    “您总是这么谦虚。”洪霆笑了笑梁老那张诊断书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便是把李林的写的诊断书拿了起来,本来以为李林肯定是胡乱写一气,结果他一看便是愣住了,因为李林的诊断结果和梁老的竟然如出一辙,而且上边写的更为详细……

    “这……”洪霆张了张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如果李林也和梁老一样儿切脉,仔细的瞧一瞧能写出这个倒也不是十分的奇怪,可他既没让赵兴张嘴仔细的看,也没去切脉,而且还能写的如此详细,这就能够说明问题了。

    “洪院长,怎么样?这小子是不是胡乱写的?”王维文笑着问道。

    “哼,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滥竽充数,还说是什么中医,乳臭未干就敢自称是中医,真是可笑至极。”

    “唉,要我说啊,咱们和这种人比试个什么玩意,咱们应该继续讨论疫情,和这种人在这里比试,不就是浪费时间么,周主任一会儿你给上边打电话问一问到底是不是派下来这么一个人,要是没有的话,他耽误咱们宝贵的时间,这样的人一定要处理的。”

    “徐医生,这事儿我清楚,咱们是有任务来的,要是真有人敢滥竽充数,咱们也不能让他随随便便就走了,我一定会尽快给上边打电话的。”周强笑了笑,就看向洪霆问道:“洪副院长,结果怎么样?”

    洪霆叹了口气,随后就各自看了梁老和李林一眼,道:“我虽然不是中医出身,但是诊断结果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梁老的诊断很到位,应该是十分准确的。”

    听洪霆这儿一说,梁老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胸也挺的更高了一些,嘴角还发出滋滋的声音,旁边的几位专家就纷纷的奉承起来。

    “梁老。我们就知道,你的医术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说别的,就在咱们赤峰市至少也要前三的吧?”

    “什么叫前三啊,梁老敢说自己第二,谁敢说第一啊,梁老可是中西医结合的第一人,别说在咱们市里,就是去了省城,去了咱们的华夏首都,梁老的医术那也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梁老,我看您就是不喜欢当官,以你的能力还在医院当个专家,就算是当个院长也是很合格的嘛。”

    听着这一片奉承之声,梁老便是笑着摆了摆手道:“大家真是太抬举我老头子了,这点儿小病要是看不出来,那我还当个什么医生对不对?”

    “洪院长。说说这个小伙子的诊断吧,老头子我一大把岁数跟人家这年轻人比本来就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赢了咱也不算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听梁老这一说,大家的目光便是再一次落在了洪霆身上,只见洪霆脸色有些难看,过了片刻道:“梁老,你这诊断虽然准确,但是,和这位小兄弟的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啊,你看上边写的都是脾虚引起的胃病,但这小伙子却写的十分详细,还有,梁老,这小伙子写了胆囊炎症和痛风之症,你这上边也都没有啊。”

    “恕我直言,如果你们诊断的都是正确的话,这次瞧病确实是这位小哥的要准确一些。”

    嘶……

    洪霆刚一说完,在场的众人便是倒吸了口冷气,大家伙就都傻眼了,没想到竟然是这番结果……

    梁老也是身体一颤,随后便是两步上前拿过李林那份诊断书看了起来,越看他脸色就是越难看,身为中医,还是个老中医,他一眼便是能够看出来这诊断书的好与赖。相对比之下,李林这份诊断书确实要比他的详细了很多,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李林没切脉怎么可能看的如此详细,难道只是凭着肉眼看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得了什么病?

    想到这里,梁老便是赶紧摇头,从医几十年他还没见过如此看病的,如果真的是,那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就是神了!

    还有这个胆囊炎症和痛风之症,按理说诊脉时应该诊断出来才是……

    “小伙子。你是怎么做到的?”梁老脸色一阵难看,看着李林问道。“这胆囊炎和痛风病应该是不存在的吧?不然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李林一直看着梁老,听梁老问了起来,他便是耸了耸肩,道:“看出来的!至于胆囊炎和痛风也是看出来的,为什么我能看出来,而你看不出来,这并不难回答,因为,你的医术不如我!”

    狂妄!

    无比的狂妄!

    要是李林刚刚说出这样的话可能会被人喷死,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虽然心里不屑,但也不能多说,省的一会打脸啪啪啪的响。

    梁老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一双老目眯成一条缝隙死死的盯着李林,冷笑道:“胆囊炎和痛风也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凭什么说有这两种病?”

    早就料到梁老不会轻而易举的认输,李林就耸了耸肩道:“我不是说了,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你的医术不行,至于我为什么能看出来,自然有我的道理。”

    说罢,李林便是看向了赵兴,语气也是缓和了下来,微笑着问道:“赵村长,这胆囊炎至少也有六七年了吧?是不是时常感觉右腹肋下疼痛?更多的是绞痛,发病时疼痛难忍,肩胛骨的缝隙也会十分疼痛,严重时肩膀都难以抬起来,特别是到了春秋耕种时会严重一些?”

    听李林一问,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赵兴的身上,一看赵兴连连点头,众人便是倒吸了口冷气,看李林时的眼色就有点不大一样了,切脉能看出来病情也不算什么太难的事儿,老中医还是能够做到的,又没问又没切脉就能轻松诊断出结果,可想而知这是什么能力,就算医术在精湛的老中医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甚至有的人怀疑,李林和赵兴早就认识,可转念一想人是周强找来的,而且李林还来自几百里以外的天山县城,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赵村长,你这个痛风病应该得了不太久,应该在两年零四个月到五个月左右对吧?”李林十分自信的问道。

    “神医啊。小伙子你真是神医啊,我这痛风确实是两年前得的,那时地里缺水,我连续几天浇灌田地,睡在地头边上,时间一久了就得了这个病,一到下雨阴天的这腰和腿就疼的受不了。”赵兴叹了口气道:“找过几次大夫了,这毛病烙下了就治不好了,去城里看病咱也看不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