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恬不知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着李林和赵兴的对话,屋子里的人真的就傻眼了,王维文和周强等人脸色一阵难看,原本想着借机收拾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一顿,可没想到竟然是这番结果。梁老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他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用一个个大嘴巴子抽了一般,脸疼是小事儿,主要是这个人实在是丢不起……

    “哼。不就是看对症了一个病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准就是瞎猫碰死耗子给碰上了,中医本来就有很多不确定性,梁老刚刚状态不好没看出来也是很正常的。”王维文哼了哼道:“要我看咱们也不能一局定胜负,至少要三局两胜,要是这小子真的能赢两局,那咱们就把他留在专家组。”

    “周主任,你看这样行不行?”

    听王维文说出口,李林便是眯了眯眼睛,嘴角弯出来一丝弧度,“就你这种人还能当副院长,你这种人连个垃圾都不如,更是给祖宗丢脸!”

    王维文咬了咬牙也不管李林骂不骂他了,反正脸也丢了倒不如在试一试,今个不管怎么样也要把李林赶出去,要是有好机会的话,让那些军哥用子弹伺候眼前这个王八蛋一下也是他喜闻乐见的。

    “我给祖宗丢脸又能怎么样儿?总比你这种江湖骗子强吧,我是为了红星村这上千的百姓着想,要是你弄出点儿事来,谁来负责。”王维文哼了一声就看向周强道:“周主任,这事儿绝对不能含糊,咱们比试输赢都是小事,主要还有红星村这么多人呢,一旦出现问题,他一个江湖骗子拍拍屁股走人了,到时这个责任谁来扛??”

    “对。王副院长说的没错,对这事儿咱们绝对不能懈怠,原本他就是个中医,咱们一定要严格考察才是。”

    周强顿了顿,随后便是点了点头,“李医生。大家的意思你也看到了,这里的疫病情况你应该也清楚,身为专家组的主任,我必须认真负责才成,王副院长说的没错,中医确实有很多的不定性,你敢不敢在和梁老比试一下?”

    “要是不敢的话,我们也不为难你,这样儿,你原路返回去就当没来过好了!”

    看着这些医学界的败类,李林眉毛竖了起来,“不敢?不敢这两个字是什么玩意?在我这里就从来没有过不敢两个字。”

    “梁老,接下来你想比试什么?”

    此时,梁老面色沉重,他已经隐隐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了,但被这么多人抬了起来他一不能退缩,沉吟了片刻,道:“中医讲求望闻问切,刚刚咱们已经比试过第一轮了是我老头子输了,现在咱们比试针灸,要是你还能赢我老头子,我拜你为师……”

    哗……

    办公室内顿时一片哗然,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梁老竟然要拜眼前这个年轻人为师,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不但这些人一愣,就连李林也是愣了足足两三秒,随后他便是摆了摆手,道:“想当我徒弟,就你这样的怕是还不够资格,在学个三五十年也许我会考虑一下。”

    “既然要比试针灸,这样儿,咱们就给赵村长治病,先治疗这痛风病,还和刚才一样儿,我让你这个手下败将先来。”

    再次遭到嘲讽,梁老都有死的心了,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反驳丢脸,反驳更丢脸,索性就干脆不说话了,倒不如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针灸之上,也许能够搬回来一些颜面也说不定。

    可接下来梁老便是难住了,痛风病是慢性病,即便是针灸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能治好的,这至少需要几个疗程,而且能不能治的少还说不定。

    当下他便是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旁边的人也是跟着应和,生怕梁老再次败北。

    “你看不好不代表别人看不好,只有无能的人才能找出这么荒唐的理由!”李林冷声道:“中医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传承了几千年,真正的精髓岂是你这样的人能懂的?”

    梁老老脸一红,拳头直接攥了起来,结巴了半天才挤出来个“你”字。

    “你什么你?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李林冷笑道:“你给我看好了,什么才叫中医,什么才叫精髓所在,中医并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不堪!”

    言毕,李林便是在兜里将银色的长条盒子拿了出来,对着小护士道:“麻烦一下,给我拿消毒酒精和棉球。”

    “嗯。我就去。”

    小护士应了一声,慌忙的走了出去,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奇异色彩,刚刚李林的表现实在太牛了,他年纪轻轻的竟然一人斗这么多专家,简直就是神一般的男人啊。

    特别是他的眼睛,只要看你一下,身体里的荷尔蒙好像就会躁动起来,如果被他看得久了,可能都会**……

    袁迪站在李林身后,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刚刚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这一刻她才发现,这个曾经暗恋她的男同学竟然如此的高大,他身材虽然单薄却无比的伟岸,站在他身后很踏实,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当然了,李林是不知道屋子里这两个女人的想法的,此时,他手里捏着银针,指甲在银针上轻轻的弹着,银针发出嗡嗡的鸣声。

    那副宠辱不惊,如沐春风的自信看在众位专家的眼中简直厌恶极了,特别是那笑容看上去就更讨厌了,恨不得上来打爆他的脸部神经,让你再给老子笑一个看看!

    没让李林久等,小护士一会儿功夫就把消毒酒精和棉签送了过来。

    “麻烦给银针消毒。”李林微微一笑转过身看向赵信道:“赵村长,那些城里的医生都是酒囊饭袋,一个个的死不要脸的还往死了要钱。我是农村来的,我看病不要钱。今天你的病我给你包了。”

    “小子,骂谁不要脸呢?”王维文不干了,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的直响。

    “你猜我骂谁呢?”

    李林耸了耸肩就鄙夷的瞪了王维文一眼道:“拜托,别什么事都往自己的头上扣,我说的是城里的医生不要脸,你算医生么?”

    “你……”

    “我没时间搭理你,你要是愿意看就看一会儿,不愿意看就给我滚蛋。”李林又是鄙夷的说道。

    “王副院长……”周强皱了皱眉喝住了王维文。

    这时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只等着李林瞧病,要是看不好的话,那这事儿就不能善了,就算在这里让那些军哥毙了李林也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他在上报的报告中多给李林“美言”几句,李林就点做个冤死鬼!

    至于袁迪,那办法就多了,在这里他说了算,如果对袁迪做点儿什么,想必别人也不敢多说。

    “哼。你要是看不好,今个你就别想走出去这道门。”王维文哼了一声道。

    这时李林也懒得理会这不要脸的医学败类了,他看向了赵兴道:“赵村长,你先把上衣脱下来,我先给你治疗胆囊炎,一会在给你治疗痛风。”

    赵兴是个老实人不假,但他不是傻子,来了也有一会了,自然是能够看出眼前这阵势是怎么回事,很显然这些人就是冲着李林来的。

    相比这些道貌岸然的专家,李林的态度就让他十分的喜欢了,得知李林也是个农村人时,仿佛这层关系顿时亲切了许多。

    “小伙子,这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在我们村我也经常给乡亲们瞧病。”李林笑了笑便是把银针拿在了手里,等赵兴脱掉上衣,他就站在了赵兴的身后,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银针便是飞快向着赵兴的肩膀几处穴位刺去,一下轻一下重,时而缓时而急,深深浅浅一连便是十几针刺了下去。

    手指仿佛在钢琴键上跳动的精灵一般,仿佛有了生命,看的众人眼花缭乱的。

    “天啊,这是什么针法?中医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这这这……这是鬼门七针……”

    梁老满脸的不可置信,整个人都已经呆住了,看李林时更是满脸的骇然。

    “鬼门七针是什么?很厉害吗?”王维文问道。

    “何止是厉害……”

    梁老深吸了口气道:“相传这套针法在一千年以前出现过,是一位中医的鼻祖创造出来的针法,阎王门,针夺魂,七针下,把魂归……”

    “真是想不到,他竟然会这套霸道的针法,真是想不到啊……”梁老咬着牙道。心里也是苦笑不已,刚刚他因为失败而沮丧,现在想想也就释然了,鬼门七针的传人能够轻松胜过他,他不应该沮丧,应该高兴才是。

    “哼。老土的东西竟然被人吹上了天。”周强心里暗暗的骂着,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直响。

    这时几人的话李林全然未听,这鬼门七针十分的霸道,即便他现在已经到了灵气期的实力,但是使用起来也要格外的小心,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的经脉。

    呼……

    两三分钟左右,李林便是长长的吸了口气,最后一枚银针在赵兴的肩膀上拔了下来,“赵村长,你起来活动活动肩膀,按压一下腹部,看看是不是好多了……”

    “这就好了?”

    “对。活动活动,一会咱们看痛风。”李林信心十足的道。

    赵兴也不怠慢,急匆匆站了起来,胳膊动了动他就有些沉重感的胳膊竟然没有痛感了,在按压按压腹部真的就一点儿也不疼了,而且胆囊部位的气体像是也被疏散开了,正一点点的沿着肠道向外走着,没一会儿功夫他便是放了两个又响又亮的臭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