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骑虎难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兴顿时咧咧嘴,扫了众人一眼不由的有些尴尬。

    “按一按肚子,是不是感觉舒服多了?”李林微笑着问道。

    赵兴也不迟疑,当下就又是按了按肚子,紧接着他眼睛就亮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道:“一点儿都不疼了,好像真不疼了啊,小伙子你是怎么做到的?比城里那些医生可真是强太多了……”

    赵兴不说还好,这话一说顿时让在场的人一阵尴尬,心里有火也是发不出来,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这时候上前反驳的话,无疑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好了就行了,赵村长,你弯下腰,我给你治疗痛风。”李林满意的点头道。鬼门七针是什么样的存在没人比他更清楚,这点儿小病根本就不在话下,只用神乎其技来形容这套针法也是显得太浅薄了一些。

    “小伙子。你用的可是鬼门七针?”梁老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

    “你眼睛还算好使。”

    嘲讽的扫了梁老一眼,李林也就不在迟疑了,再次吩咐小护士给银针消毒之后,他就开始给赵兴治疗痛风之症,经脉堵塞导致的病情并不难治疗,只要将经络疏通,病情就会自然而然的痊愈,至于赵兴脾虚这个毛病,针灸起到的作用就不大了,应该用中药五味汤配上刺五加来治疗,长久以来留下来的毛病不是一朝一夕便是能够治好的,最少也要半个月左右才能成功!

    看着李林不停顿飞快的下针,站在一边的一众专家也是屏住呼吸,认真无比的看了起来,以前瞧不起中医,那是因为从来没见过中医的独到之处,而李林这针灸的手法,就像是在变魔术一般,不但效果极佳,还具有一定观赏性,特别是他修长的手指仿佛精灵一般跳动的样子,简直完美到了极限。

    小护士已经看呆了,那个少女不怀春,特别是李林那张看上去风轻云淡,略带几分笑容的脸颊,这一刻她才发现,男人竟然也可以美到这种地步……

    “呼……好了。”

    下针拔针一连整整十八针之后,李林便是轻轻的吁了口气将银针收了起来,所有动作做得特别连贯,有种浑然天成之感,旁边的人看着,仿佛觉着,针灸就应该这样针灸才对。

    一听好了,赵兴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腿脚,刚刚还酸软无力的腰椎,膝盖,脚腕,像是什么东西被疏通了一般,感觉舒服极了。

    “唉。老头子我遇到了鬼门七针的传人,输了不丢人,也不用比了,是老头子败了。”梁老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一边摇头嘴里一边嘟囔着走了出去。

    “王副院长。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是不是再来个五局三胜?”李林用灼灼目光看向了王维文,嘴角弯出了一丝弧线。

    王维文脸色难看极了,本以为梁老会让李林难堪,却想不到是这个结果,他憋的脸色一阵涨红,却没说出来什么。、

    “李医生。虽然你是上边派下来的,不过,身为专家组的主任也是这里的带头人,在我没接到通知之前,还是不能让你进入专家组,这样吧,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好了!”周强站了出来,眼睛里泛起了得意之色,不管李林的医术有多高,在这专家组,他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似乎早就料到周强会来这一出,李林不怒反笑,捏着那根圆珠笔在桌子上轻轻的敲打着,用那种令人讨厌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周强的身上,“我觉着你们这些人不该当医生,这身儿皮穿在你们身上都侮辱了医生两个字,特别是你,更不配当什么主任,如果非要给你个称号,我觉着你都不算个人,因为,只要是个人就不会干出这种事!”

    “还有你,身为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这个时候不去想疫情怎么控制,还在这里窝里反,我觉着你不但丢医生的脸,更是丢了你祖宗的脸,因为,你连人这两个字都不配称呼!”

    李林像是连珠炮一样对着周强和王维文一顿喷,众人就愣住了,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其中有两个对周强这做法反感的专家就默默点头,心里想着,这个年轻人真是犀利的很啊……

    不过,这时他们也也是李林担心起来,周强是什么人他们再清楚不过,怕是这事不会轻而易举的罢了了。这年轻人是很犀利有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但还是嫩了一点儿……

    周强阴冷的注视着李林,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小子,你说完了?”

    看着周强的表情,李林就淡淡的一笑道:“怎么?想咬人了?”

    “你……”

    周强气的一跺脚就对着站在门外的军哥吼了一声,“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等我询问仔细了在放他也不迟!”

    接到周强的命令,两位军哥便是再次展现出铁血军魂的一面,好不拖沓也不管是谁,他们只知道服从命令,就算周强让他们马上开枪毙了李林,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的。

    突然变成了这样儿,袁迪就没那么淡定了,她上前一步就挡在了李林身前,娇声斥道:“我看你们谁敢,我们是来看病的,你们不但不配合,还要抓人,信不信我们去上边告你们!”

    “告我?”

    周强嘴角一翘便是冷笑出声,“随便你去告。我就不信上边还能把我周强怎么样儿。”

    “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把人给我带走,关押到后仓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许放他们出来。”

    “站住!”

    那两个军哥黑着脸要上前抓捕李林时,赵兴便是上前一步挡在了两人身前,“你们要做什么?李医生是来瞧病的,你们凭什么要抓他?”

    “周主任,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比试不是这位小兄弟的对手,就想着以势压人,有你们这么做的吗?他说的有什么错?你们这些人能称得上人这两个字?”

    “我赵兴人穷志不穷,你们专家组来我欢迎你们,我们村里有什么就给你们什么,这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们尽快把疫病给治好了吗?可你们呢?这都是在干一些什么玩意?今个谁要是敢动这小兄弟一根汗毛,就别怪我赵兴不客气。”

    赵兴说罢便是将一边的板凳拿了起来,一股子倔劲上来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哼。你以为你是谁?你挡在前边就有用了?”周强冷笑道:“给我抓起来,谁敢挡着,就地枪决,出了什么事儿我来承担便是。”

    “你……我和你拼了。”

    赵兴拿着板凳就要上去招呼周强,李林就在后边拉了他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一个周强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这两尊瘟神,李林毫不怀疑他们在接到命令后会开枪,这样一来赵兴可能会被当场打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种事李林自然不会去做,现在他已经猜到了周强的计划,关在后边的仓库,等他的命令在开门放人,可能那个时候他和袁迪就要冻死在里边了。

    当然,李林倒是不在乎这个,别说关在仓库就算是关在冰窖里,他和袁迪也不会被冻死,他最担心的是,一旦专家组无法将疫病控制,疫病全面爆发,到时周强会不会把所有的责任扣在他的头上,那才是真正的麻烦,毕竟,疫病关乎着太多条人命,即便是他也扛不起这个责任。

    这么一想,李林也是不由的一阵后怕,如果换成别人可能做出来,但眼前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这么好的替罪羊不用,那就不是他们了。

    可李林也是清楚,现在这个局面也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抓,另外一个就是直接将这两个军哥干翻在地,后者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毕竟,刀枪无眼,这一屋子人无论子弹打到谁身上,后果都将是不堪设想……

    李林脑子飞快的琢磨着,想着最好的解决方法,片刻之后,他的嘴角便是弯了起来,双目也是挂上了一丝冷色,等那两个军哥距离他只有两步远时,他敲打在桌子上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便是向两位军哥冲去,眨眼间便是来到了两位军哥的身前。

    不得不说这两个军哥都是好手,李林刚一有动静,两人的枪便是举了起来,可是,他们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哐的一声李林的拳头便是狠狠的砸在了他们的枪口上,黝黑的手枪顿时传来一阵破碎之声,两把枪直接被砸变了形,其中一个军哥倒退了两步噗通一声便是坐在了地上。

    李林也没伤害这两个军哥的意思,将枪打废他便是停了下来,这一连串动作实在是太快,在场的众人只看到李林突然动手,却没料到竟是这种结局。

    每个人的嘴巴都是张的大大的,甚至能够塞进去几个鸡蛋,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李林竟然这个时候动手了,而且还是打了两个军哥,众人虽然惊愕,但也有人叹了口气,打军人意味着什么?就算不被执行死刑,怕是下半辈子也要在监牢里度过了,这小子就是个匹夫有勇无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