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一道美妙的弧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像是听懂了李林道话了一般,千秋鼎就发出来一声嗡响,紧接着鼎身之上那些玄秘的符咒便是缓缓的亮了起来,鼎内那游龙也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缓缓的动了起来,自鼎上发着阵阵低沉的龙啸声……

    李林身体一颤,不由的就狠狠的瞪了千秋鼎一眼,一道灵力便是向着千秋鼎的鼎身打去,灵力打在鼎身上,千秋鼎内的龙吟之声便是更大了,这可把李林着实给吓了一跳,连忙催动灵力,直接在十米以内设立一个结界以防声音外泄,要是村里的人听到这龙吟之声,怕是明天就又会有新的新闻了。

    各种奇奇怪怪的新闻也会出来,什么村里有龙保佑。

    红星村出现神龙怕也会有人说出来。

    李林虽然已经设下了结界,但显然还是为时已晚,不少正在梦乡中的乡亲也是被刚刚那道龙吟之声从睡梦中叫醒了过来,有不少人已经到了院子外边仰着脖子在天上四处看了起来。

    “老头子,刚刚那是不是龙吟声……”葛凤莲披着棉袄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她皱了皱眉道:“难道是我听错了?”

    “没错没错,肯定没错,就是龙吟声,难道真的有龙存在,还记不记着爹以前说过,咱们红星村是有神兽保佑的,难道出了厄疹,神龙出来帮忙了……”赵兴拉着一个比他长相还要老的中年人问道。

    那中年人沉吟片刻,随后就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爹确实说过,当时咱们还当笑料,看来神龙真的要显灵了……只是,这么多年要真是有神龙的话,咱们村为什么还这么穷……”

    不止是赵兴等人出来,整个村里的人差不多都出来了,如果此时李林能听到他们说的话肯定又是一阵无语,不过,这时他正面色严肃的站在千秋鼎前,一株一株的草药不断的向千秋鼎内丢着,有需要分割的他就停下来仔细分割,然后在继续配制。

    足有大缸缸口那么大的千秋鼎里此时泛着白色的火焰,火焰中一条如同气浪的游龙正在鼎内游动着,只要有一株药材进去便是瞬间化作粉末和药汤,只是一会儿时间,千秋鼎内便是出现了黑色的药汤,这就是李林炼制的破厄丹。

    直到将所有的药材按照顺序丢进去后,李林就站在鼎前向鼎内打着各种不同的符印,每一道灵力注入进去后,沸腾的液体便是翻腾起来,打过十几道法印,黑漆漆的药汤便是逐渐变成了乳白色,随着时间不短推移,乳白色在化作清澈的水色,就这样儿李林足足打了几十个法印,药汤的颜色也是变了几次之后,李林才算是收住了双手。

    “收!”

    李林低沉的喝了一声,千秋鼎便是飞快的变小,很快就变成了手掌那么大落在了他的掌心之内,李林把里边的药丸取出来,和传承中的仔细的比对一番,他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药丸和传承中描述的破厄丹一样儿,而且,有千秋鼎的辅助,这破厄丹明显要比传承里描述的好很多。

    因为传承里描述的药丸是略有些若白色的,而他炼制的破厄丹如同水晶一般,药丸上还有点点晶光……

    看着这破厄丹,李林就满意的点了点头,甚至怀疑他炼制的破厄丹能够彻底的控制厄疹,但很快李林就否定了这愚蠢的想法。

    破厄丹虽然精纯了许多,但药理是相同的,能够提高治愈的几率有可能,却绝对不能除根,想要破解厄疹还要有新的丹药才可以。

    将几十颗破厄丹分开,李林便是再次炼制起来,这一次千秋鼎也没在变大,直接落在李林的双掌中间,悬浮在他的眼前,当鼎内再次燃起森森的火焰时,李林便是将手里的药丸拿出来一粒丢进去,然后在选出来一株采药丢进去,不同的草药加入进去,破厄丹的形态,颜色,药香味也是不一样起来,李林毫不怀疑,这新出来的药丸很有可能就是一粒毒药。

    每过去十来分钟,李林便是停下来,将空间戒指打开,一个针管便是拿了出来,针管里是红通通的鲜血,也就是专家组在那些孩子身上取下来的血样,厄疹是病毒也生存在血液中,只要将这些药丸和血液相融,最后在用银针放入血液中,也算是做了个试验……

    李林也是一时脑洞大开想到的这个办法,他能确定这绝对是前无古人,至于后无来者他就不敢确定了!

    就这样李林一遍一遍的试验着,周而复始不知过了多久,他便是失望的将千秋鼎收了起来,开始时他料到了会有所难度,却没想到难到这种地步,上百种对厄疹有一定制约的药材根本无法和破厄丹融合最终起到控制厄疹的效果……

    “娘的。该死的厄疹。”

    李林握了握拳头,终于是忍不住开始骂娘了,在大山下边驻足了一小会儿,李林便是向回走去,失败虽然很难让人开心起来,不过李林也没就此气馁放弃,中医博大精深,药理更是有千种万种,光是这一天就放弃的话,也未免有点太过果断了。

    况且现在还没到必须炼制出药丸的时候,厄疹固然恐怖却也不会一时半会儿就要了患者的命,按他推算的时间至少还有六天到七天时间厄疹才会大爆发,对他来说,这七天时间也是可以炼制出上万种不同的药丸,说不准就找到办法了。

    这么一想,李林心里那点阴霾顿时一扫而光,脸上也是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如果不是凌晨四五点了,他还真想在这大山上逛一逛,毕竟,下了雪的乡村,环境还是非常不错的,特别是这情人峰,他想看看到底有多么的神圣……

    “轻点儿,真是讨厌死了,大半夜的也找人家出来……”

    “嘿嘿,我这不是想你了么,腿在直一点儿,翘起来,我不够高……”

    李林在一个房框子经过时,突然就听到了这声音,李林一怔,随后眼睛就瞪大了,眼珠子也是不由的向四周看去,冰天雪地,至少零下二十几度开外,竟然,竟然,竟然还有这种事儿……

    这红星村的乡亲真的是不走寻常路啊……

    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可能都会无比的好奇,李林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他蹑手蹑脚的就向着破旧的房子凑了过去,很快,眼前的一幕就让李林惊呆了,虽然看不到是什么人,但有一样儿东西李林却看得特别清楚,那就是白花花的屁股……

    最他娘的让李林理解不透的是,那屁股为啥子还一前一后的晃动着……

    为了让这两人长点记性,也是担心他们冻着,李林便是悄悄的弯下了腰,在地上划拉了几下,一个豆包大小的雪弹便是攥了起来,精确制导之后,雪弹便是对着两人飞去,目标直指那个小个子不高的胖子……

    雪弹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嗖的一声就飞了过去,不出李林的意外,那雪弹便是啪的一声就砸在了白花花的屁股上……

    “靠!打歪了……”

    李林一怔随后看也不敢看了,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现场,他刚冲出去二十米不到,那破旧的房子里便是传来了一声尖叫。

    紧接着这两人便是闪电一般分开,一会儿功夫两人便是冲出了破旧房子,各自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跑的贼快就像是被狗追了一般……

    -------

    回到家里,李林脱了衣服就急匆匆的钻进了被窝,看着躺在一边儿慵懒的姑娘,李林心头好一阵痒痒,要不是隔壁有人,他真的想对这个姑娘胡作非为一番。

    “去哪儿了?”袁迪缓缓睁开眼睛,修长的手臂便是搭在了李林的肩膀上。

    李林一怔,声音就压低了许多,脸上便是泛起了贱贱的笑容将刚刚发生的事儿和袁迪说了一遍,听的袁迪纤细的手指捂着嘴险些没笑出来。

    “缺德。”袁迪白了李林一眼,随后耳朵便是竖了起来,听着隔壁如同龙钟一般的呼噜声,她的手臂就收的更紧了一些,脸蛋也凑到了李林的脸前……

    李林一怔,还没等说话便是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一条滑滑的腿便是压在了他的身上……

    “李林,你温柔点儿,我有点儿害怕……”袁迪轻声道,美眸中带着几分羞意。

    李林眼睛顿时就直了,这时候他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就真是成傻子了,当下一翻身便是把美丽的姑娘压在了身下,随后还带着棉花味道的新鲜被子便是拉上了……

    寂静的房间里,打鼾的声音也是压制住了轻轻的闷哼声。

    有人说,同学关系处好了会比亲兄弟还要亲……

    这一刻李林才明白古人说的真对,同学关系确实很亲,还能亲嘴呢……

    而且这一对比也确实是这样的,你亲过你的女同学,你亲过你大哥么……

    随着袁迪缓缓的睁开眼睛,两人就大汗淋漓的分开了,袁迪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在想着什么,而李林则像是个没有品位的嫖客,没错,他这时也是打起了呼噜,而且声音还非常的大……

    冬季的清晨冰冷刺骨,东方升起的暖阳似乎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直到外边传来说话的声音,李林才努力的睁开眼睛,抬头向外看去,只见赵兴和葛凤莲已经走了回来。

    他连忙翻身想要叫袁迪起床,人家主人都回来了,客人还不起床就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可他这一看去就发现旁边空空的,除了枕头上的那一根长发之外什么都没有……

    抬头一看才发现袁迪正坐在头顶的位置正笑看着他。

    “还不起?”

    “起起。”

    李林灿灿的笑了笑,就赶紧在被窝里翻腾一番,激情过后总会留下很多弊病,譬如这个四角裤,他要不是把被子都掀起来还真的不容易找到……

    赵兴的家在红星村还算富裕的户子,主要是娶了杨娟这个儿媳妇也没花什么钱,几乎和白来的没什么区别,这样一来,家里的伙食也算不错,葛凤莲炒了几个菜,赵兴拎着两瓶杜康便是放在了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