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刘松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大哥。我真的还能见到我母亲,能活着出去?”王小飞灼灼目光注视着李林问道。、

    说实话,李林最怕就是这些孩子的眼神儿,曾几何时在木伦河的河畔,那种生死死别的景象还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他很清楚和明知将死却又不得不和亲人分别的滋味。

    这种痛锥心刺骨,因为,总是会有太多的放不下,太多的牵挂,亲人们渴望的眼神儿,似乎像是一把锋锐的尖刀,刺痛着你的心。

    “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

    李林勉强的笑了笑,手指便是搭在了王小飞的手腕上,很快王小飞的大致情况便是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结果不算好也不算坏,厄疹还在悄然的生长着,像是泥土里的嫩芽,正在一点点的滋生着。

    诊脉结束之后,李林就打开了随身的小药瓶,这是他昨晚上在情人峰下刻意炼制的一种药丸,比不上破厄丹,但对厄疹有着一定的制约作用,可以尽量拖延病情发作的时间,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断的尝试去配制药丸,最后找到破解厄疹的方法。

    “嗯。李大哥。我相信你。”王小飞很认真的道。

    看完王小飞,李林就相继把二十多个患者都看了一遍,其中有一个略有些严重的,他便是如法炮制再次用灵力将厄疹退去,分发给这些孩子一些止痛药之后,他才回到办公室。

    “看完了?严不严重?”

    “还可以。”

    李林点了点头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头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起来,让浑浑噩噩的脑子清明一些。

    就在这时,村部后仓库的某个角落里,一个狼狈至极的年轻人正打着电话,不是别人正是刘柏涛,他一边说一边哭着,刚一发火,声音大了一点他就赶紧收住,生怕被人听到。

    原本有些英俊的脸颊有些惨不忍睹,白白净净的脸更是沾满了尘土,嘴角上还挂着丝丝血迹,特别是眼角的部位已经肿了起来,相信用不了几个小时,他就会变成熊猫眼。

    “儿子。怎么回事?你慢慢说。”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急促。

    “那个,那个叫李林的混蛋,他命令那些军人打我,要不是委曲求全差点就被他们活活打死……”刘柏涛咬着牙道,像是一个被欺负了的孩子见到了亲人一般,眼泪如同决堤的湖水滴答滴答的掉着,“这么多年你和我爸都没舍得打过我一下,那个混蛋他竟然敢打我,娘,你们一定要给我撑腰,要是你们也不管我,我就不活了。”

    “胡闹。”

    就在刘柏涛苦诉时,电话那边便是传来一道威严冰冷的声音,“你给我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为什么要打你?”

    刘柏涛顿了顿,当下便是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这期间他也没忘了添油加醋,特别是说到李林时,简直就把李林形容成了一个穷凶极恶之徒,那是要多可恨就有多可恨。

    “混蛋。妈的,专家组这些混蛋,竟然敢如此的放肆!简直没王法了。”电话另一边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看上去有几分威严的中年人脸色阴森的很,手掌在桌子上啪啪啪的拍着。他就是刘柏涛的父亲刘松仁,在省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更是高官。

    “爸。那个王八蛋有市委书记江山给撑腰,这事儿不好办啊。”刘柏涛试探着说道,他老爹是什么官职没人比他更清楚,一个市委书记应该还不在话下。

    只要搞定了江山,那这事儿就好办了,就算弄死李林,那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江山?”

    刘松仁愣了愣,紧接着便是冷笑出声了,“他江山好威风,都敢欺负到我刘家人的头上来了,我看他是好日子过够了,这样儿,你在忍一忍,等我电话。”

    “爸。一定要弄死那个混蛋,我要让他死,这不但是丢了我的脸,更是丢了您的脸,咱们丢不起这个人啊。”刘柏涛说道。

    挂断了电话,刘柏涛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丝丝冷笑,李林刚刚那样对他,等等他要十倍偿还回来,就算不要了他的命,至少也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好让他变成废人才好!

    “袁迪……啧啧……”

    想着跟在李林身边俏生生的姑娘,刘柏涛的脸上便是泛起了阴森森的笑容,刘楠不跟他没关系,眼前就有一个比刘楠还要漂亮不知道多少倍的女人,要是把李林给弄起来,他就不信袁迪不来求他!

    到了那时,想怎么办就看他心情,就算提出一些无礼的要求,想必袁迪也不敢不答应!

    刘柏涛恨李林,他也恨周强,还有那些自认医术高明道貌岸然的专家,还有那几个小护士,想到这些人,刘柏涛的笑意就更浓了,恨不得刘松仁的电话马上就打过来。

    虽然很狼狈,刘柏涛还是挺起了胸膛,脸上挂着笑容向村部里走了进去,在办公室经过时,他的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锁定在李林身上,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的直响,下一刻,目光一转就落在了正在专心致志看书的袁迪身上,眼神中的淫邪之色不言而喻。

    “请让开一点儿。”

    就在刘柏涛目不转睛的盯着袁迪时,一名小护士便是推着小车在他的身边经过,过去时还不忘鄙夷的扫了刘柏涛一眼。

    “贱人。你给老子等着。”刘柏涛恶狠狠的瞪了小护士一眼,背着手便是向另一间没人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如果刘柏涛能够坐下来仔细的想一想的话,或许他会想明白一些,专家组的人虽然不多,却也有三四十人,唯独他一个人被孤立起来,一个人看不上你,可能还不是你的问题,两个人看不上你,也不一定是你的错,可三四十人都远离你,敬而远之,那就能说明还是你自己自身的问题。

    当然,刘柏涛从小就是这种孤傲的性格,在他眼里,即便是周强这种普林斯顿的博士后对他来说也不过如此,更别说李林这个农民。

    一转眼一上午便是匆匆过去,李林除了研究如何配制破解厄疹的药丸之外,几乎都是在偷瞄袁迪中度过,劳逸结合一点儿也不觉这累。

    正准备起身回赵兴那里时,李林的电话便是响了起来,一看是江山的电话,李林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目光就向门外看去。

    “江书记。你找我。”李林笑着问道。

    江山顿了顿,随后就叹了口气道:“李林,你小子惹祸了,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打人,还要杀人啊?你知不知道那是谁?那可是省里三把手刘松仁的儿子啊……”

    李林早就猜到江山打电话的来意,也早就想好该怎么说了,只是,他想到刘柏涛有背景,却没想到如此的硬,省里的三把手,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作为一个医生,他能提出焚烧活人这种残忍的手段,就算我不是这里的负责人,我觉着我也应该收拾他,三把手的儿子怎么了?就算是一把手的儿子来了,只要我觉着是我应该做的,那我也要收拾他!”

    “唉。李林啊,我知道这事肯定有曲折,肯定也不像是刘松仁说的那样儿,可你这么做真的是太鲁莽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一时意气用事,这会毁了你的前程的。”

    “还有那个刘松仁他是出了名的护犊子,你打了他儿子,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这不,刘松仁那个老东西刚给我打电话,问我这事怎么办呢!”

    “你说我这一个市委书记,在市里说句话倒也好用,可人家官职可是高了咱不止是一头,我想帮你怕也是不成啊。”

    李林笑着点头,知道江山肯定也是为难了,不然他也不可能是这个语气,当下,他就耸了耸肩道:“江书记,这事儿我自己有分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怎么着他还能弄死我是怎么着……”

    江山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事你先别忙,我给你想想办法,不管怎么说咱们也不能把你丢出去。”

    “谢谢江书记。”

    “谢什么谢,你小子下次别这么冲动就行了,要是那个老东西不买我的账,你小子这次就有大麻烦。”江山哼了两声,语气就变得缓和了一些,“我听洪副院长打来电话,说现在已经确定了病情,是不是叫厄疹?听说还很有难度是不是?”

    “是很严重!”李林深吸了口气苦笑道:“对这个厄疹我也是没把握……”

    “唉,我就知道你小子遇到了难题,不然这疫病不早就给解决了,现在是多事之秋你小子脑子灵活着点儿,还有,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厄疹给我攻克了,红星村那可是上千条人命,要是出了事儿别说是你,就是我这个市委书记也点儿下课。”

    “行了。先说到这儿,你小子给我安生着点儿,我去给你小子擦屁股!”

    又是和江山寒暄了两句,李林便是把电话给挂断了,坐在椅子上面色也是沉重了起来,省里的三把手绝非等闲之辈,要是真找来,确实会有些麻烦!

    李林先是想到了林桐帮忙,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这种事去找林桐显然是不大合适的,毕竟人家是省委书记,手里的事儿也是一大堆,先不说麻不麻烦,李林主要是不想欠这个人情。

    “怎么了?遇到麻烦了?”袁迪紧张的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儿。”

    李林摇了摇头,手指就在桌子上敲打了起来,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索性也就不再想了,就算刘松仁亲自前来了也没办法,毕竟事情已经做了,泼出去的水也是收不回来。

    李林这么想,事态也就如此巧合的发生着,挂断电话之后,江山便是再次把电话给刘松仁打了过去,就说到了焚烧患者这事儿,原本想给刘松仁讲讲道理,结果刘松仁根本就不听他那套。

    “江书记。这就是你挑选出来的负责人?在专家组殴打医生,你不觉得这太过分太放肆了么?”刘松仁沉声质问道。、

    “刘副省长您也知道,咱们派去那些专家都不成啊,只有这个李林的医术还不错,我看他还是很有可能控制疫病的,这时候我觉着不应该责怪他吧?”江山没什么底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