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别为难他们冲我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孙队长个头不高,一头短短的寸发,一双眼睛特别的有神儿,他看上去很平凡却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利剑那般锋锐,接到刘松仁的命令,他二话不说便是走到了两位军哥前边。

    紧接着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孙队长便是把其中一位军哥手中的枪拿了过去,来到两人身后,他二话不说便是狠狠的向着两人的后背砸去……

    砰!

    只听一声闷响,两位军哥便是直接向前扑去,脚下一个不稳便是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两人都是闷哼了一声,随后便是再次站了起来,仿佛刚刚挨打的不是他们一样儿,依旧原地站着不动。孙队长也是不含糊,手里的枪再次在向两人招呼。

    “穿着这么厚的衣服怎么能打的疼,孙队长,你点儿让他们长点记性,我看这两个军痞还敢不敢欺负人。”刘松仁笑眯眯的道。“再给我上两个人,往死里给我打……”

    眨眼功夫两名军哥的上衣便是被扒了下去,两人露着**裸满是疤痕的膀子依旧站在原地不动,而孙队长和另外几个军人便是对这两个军哥殴打了起来,只一会儿功夫这两名军哥的背部,脸上,胳膊上便是沾满了血迹,看上去凄惨无比。

    四周站着的人也都是忍不住低下了头,因为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们虽然满腔的怒火,却也是敢怒不敢言,谁敢上前说不准下一个挨打的就是自己。

    “刘副省长。做人留一线。没必要这样吧。”梁老终于看不下去了,甩开洪霆拉着的他的手,直接上前了一步。

    看着梁老上前,刘松仁就眯了眯眼睛道:“我是在教育他们,什么叫军人,军人应该是锄强扶弱,而不是欺负弱小,老先生,有些话咱该说就说,不该说最好就别说,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梁老皱了皱眉便是在向前一步,声音也是高亢了起来,“老头子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刘副省长,以高官姿态欺负两个军哥,还有,你凭什么带人包围村部,军队是你刘家人开的?个人恩怨也能劳师动众的,你刘副省长也是好样的嘛。”

    “还有,老头子我有两句话憋在心里不说闷得慌,现在也该和你刘副省长说说。”梁老说着便是看向了刘柏涛道:“身为一个医生,在如此危难之际想不出好的办法救治患者,而是想出焚烧活人这种麻木不仁的方法,老头子我认为这种人根本不配医生这两个字,换句话说他这就是扰乱军心,这种人难道不该收拾?”

    “难道就因为有个副省长的爹,就可以为所欲为?而你这个副省长还要兴师动众的带人来抓人,你想想你配得上副省长这个职位么?”

    “老头子我虽然没当过官,却也知道当官的应该为了百姓解忧,而你却因为私人恩怨致红星村的百姓而不顾,要我看你们父子就是蛇鼠一窝,有什么样的儿子也就有什么样的爹。”

    梁老这一席话高亢有力,在村部四周回荡不绝,在场的众人也不由的暗暗的给梁老竖起了大拇指,因为梁老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在他们心中梁老便是英雄!

    但是大家伙也是替梁老担心起来,那两个军人被打尚且还很吃力,要是梁老被打后果恐怕将不堪设想,毕竟是一把老骨头了,他能挨得住几下。

    “梁老,少说两句……”洪霆急道。

    “梁老。他们找的不是你,你何必出这个头。”另一名专家低声说道。

    “放你娘了个屁。我找我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梁老对着那专家骂了一声,随后便是再次上前几步,已经站在了刘松仁的身前,“刘副省长,老头子该说的话说完了,你给老头子说说,你想把老头子怎么样儿,枪毙还是怎么着?”

    此时,刘松仁的脸色阴森森的,被梁老这一顿骂他脸上也是挂不住火,可梁老说的又是句句在理,最主要的是,梁老确实没犯什么罪过,想收拾他都没个理由。

    倒是站在一边的刘柏涛,他原本就看梁老不爽,又被梁老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有了靠山这口气自然就不能忍了,只见他上前一步一脚便是直接对着梁老的胸口踹了下去。

    梁老一把岁数,再加上没什么防备,这一脚便是没什么意外的就踹在了他的胸口上,梁老闷哼了一声便是倒飞了出去,噗通一声便是躺在了地上。

    梁老突然被打,众人则是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把梁老扶了起来,胸口被踹了一脚,梁老脸色顿时苍白无比,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脚都是抖了起来……

    “刘柏涛,你做什么?你敢打梁老!”刘楠脸蛋煞白,怒视着刘柏涛道。

    “哼。我打他怎么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儿?”刘柏涛对着刘楠冷笑道:“刘楠,你这个婊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勾当,老子看上你算是瞎了眼了,告诉你,你少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的,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还有你们。不都是自认医术高明么,不都是圣人么?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啊?说话啊!”刘柏涛像是疯了一样咆哮着,随后他便是指向了梁老,“梁剑锋。你侮辱我和我父亲,这一脚是轻的!你以为你倚老卖老我就不敢收拾你这把贱骨头?”

    梁老又是吸了几口大气才算是缓过来,一双老目灼灼的看着一边没曾作声的刘松仁,过了片刻他便是笑了起来:“刘副省长,你真是好样的,也只有你这样的人能生出这样的孽子!老头子我替你感到悲哀……”

    刘松仁一直皱着眉,他也没想到刘柏涛会突然对梁老突然下手,刚刚他还真的吓了一跳,要是梁老出了个好歹,今个他肯定是惹了大祸了,不过,这事倒也容易摆平,他来红星村也是出师有名,因为李林叫人殴打刘柏涛,而刘柏涛是专家组的医生,光凭这个就没人敢把他怎么样儿,一旦梁老出事,到时就给他扣上个横加阻挠的罪名便是。

    “老东西。你找死!”刘柏涛喝了一声便是大步上前准备在收拾梁老一番,他也是看出来了,有这么个副省长的爹站在身后,他完全可以为所欲为,就算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打一遍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百涛!”

    刘松仁爆喝了一声,直接将刘柏涛喝住,他摆了摆手示意刘柏涛退后而他自己则是走到了梁老身前,“老先生。你说的没错,刘谋不才,养出来这么个孽子,刘谋也不配当这个省长……”

    “不过,咱话说回来,这和老先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觉着你管的太宽了,想当英雄?告诉你,现在不实行这个,你也别给我来什么道德绑架,刘谋来是办公事的,不是徇私的。”

    说罢,刘松仁便是站起来,威严的目光再次从众人的身上扫过,目光停在一名军人身上时便是停了下来,“去看看,人怎么还没过来!”

    那军人不敢怠慢便是快步向外走去,他刚走出去几步就看到远处两人走了过来,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李林和赵兴,当下他眉头便是一皱,心里也是替李林担心起来,昨晚上李林在他身边经过时还给了他一颗药丸,用了之后今天这一天站在这儿都是暖烘烘的,心里也是对李林有了好感。

    因为这里的专家一个个的看上去都是高高在上,唯独李林总是面带笑容,对他们这些军哥也从来没冷着脸过。

    现在他最希望的是李林直接逃走,虽然这很丢脸,但总比丢了命强的多。

    “还不快去。”刘松仁喝道。

    军哥咬了咬牙,心里虽然不落忍,可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军人的眼里只有至高无上的军令,私人感情在军令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当下军哥便是快步向李林和赵兴皱了过去,短短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变得铁血无情死板着脸,上去直接将李林缉拿,可到了李林身边时,他就怎么也下不去手了,深吸了口气道:“李医生,我来带你过去。”

    看着军哥扭曲的脸颊,李林自然也不会为难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向村部的门口看去,看着十几辆奥迪车还有那些气势汹汹的军人,李林的面色就冷了下来。

    走的近了一些,李林就看到了那两个还在被殴打的军哥,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李林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刘柏涛刘松仁父子身上。

    看到李林,刘松仁便是一怔,来时他也是调查过李林,知道李林是个年轻人却没想到竟然年轻到这种地步,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儿。

    “爸。他就是那个王八蛋。”刘柏涛指着李林喝道。

    刘松仁笑着点头,只见他一挥手站在门口那些军人便是呼呼啦啦直接冲了上来直接把李林围在了中央,紧接着他便是在一名军人的手里夺过一把枪向着李林走了过去。

    站在刘松仁前边的两名军人赶紧让出来一道口子,刘松仁便是站在了李林面前,紧接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刘松仁便是二话不说就抡起了枪把直接向着李林的头砸了下去,这一下力道极大,只听咔嚓的一声坚硬无比的枪托便是砸在了李林头上。

    被枪托砸在头上,鲜血瞬时间便是沿着李林的眼角处流了下来,看的众人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也是没想到刘松仁竟然身为副省长竟然放下身份直接对李林下手。

    让大家更是想不到的是,李林挨了这一下竟然没倒下,除了脸上沾满了血迹之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李林……”

    赵兴大喝了一声便是要向前却被两名军人死死的抓住了肩膀根本动弹不得。

    “刘副省长,我就一个农民,为了收拾我,您何必动这么大的阵势?”清澈的声音自李林的嘴角缝隙渗透了出来,随后他便是缓缓的抬起了头,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注视着刘松仁,道:“别为难他们两个,他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他们的责任,想要报复,你冲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