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结下梁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冲你来?你以为你跑得掉?”

    刘松仁忍不住冷笑起来,“冲你来?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信不信我一枪就毙了你!”刘松仁说着,脸色顿变,黑黝黝的枪口下一刻便是顶在了李林的头上。

    嘶……

    一看到这情形,众人顿时抽了口冷气,周强向前迈了一步沉声道:“刘副省长,红星村上千百姓都在等着李林救命,你要是毙了他,这上前百姓的生命可就不保了,身为专家组的负责人,到时我可以把这件事汇报上去,你虽然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想必到时你这个副省长也不会好过的吧?”

    “况且。你有什么理由毙了李林,就凭你是副省长就可以乱杀无辜?”

    刘松仁猛地回头,阴森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周强的身上,“年轻人。你是在威胁我?”

    “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是了。”周强毫不退缩一点也不畏惧在刘松仁。

    “好个专家组的负责人,年轻人,你很不错。”刘松仁冷笑道:“我刘松仁想做的事儿没人能阻拦,他明知专家组正是用人之际却在搞内讧,还打了刘柏涛,这就是置红星村百姓的生命于不顾,就算我现在一枪毙了他,就算上边调查下来又能把我怎么样儿?”

    周强咬了咬牙,他真想现在就上前一拳打爆这对无耻父子的头,刘柏涛不是什么好货,刘松仁更是,竟然能说出如此无耻的理由。

    不过周强也是明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刘松仁就算真的一枪毙了李林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最多上边问下来也就是责怪他一番罢了,弄不好经过刘松仁一番操作,没准他不但不会受到惩处,甚至还会受到嘉奖也说不定。

    “刘副省长。你不能动李林,我们村里的人还等着李林给我们救命,你要是杀了他,我我我,我赵兴就带着村里上千百姓告到省里,省里不行我就往上在告,到时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你!”赵兴扯着脖子大喝道。

    刚刚周强说那一番话,刘松仁确实是不以为意,但赵兴这话他就不得不考虑一下了,如果真的是上千的群众到省里告状吗,黑压压的一片人坐在政府门口,可想而知有多震撼,到时候他这个副省长恐怕就真的当到头了,毕竟,现在政府可是拿农村人当成宝一样儿对待,他们的话分量还是非常的重的。

    “对。还有我们,刘副省长,你要是杀了李林,我们就去省里告状!”洪霆等人也是站了出来。

    刘松仁脸色一阵难看,但很快他便是冷笑了起来,对着刘柏涛道:“刘医生。谁打了你,你现在还回来便是,只要不弄出人命,你想怎么样都成……”

    刘柏涛自然是明白刘松仁这话是什么意思,二话不说便是上前一步,接过刘松仁手里的枪,只见他冷笑一声,枪托便是狠狠的对着李林的头砸了下去。

    不过,就在枪托距离李林头只有咫尺之遥时,李林猛地抬起了头,反手就是重重的一拳向着刘柏涛的胸口砸去,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力道之大令人震撼,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刘柏涛便是向后飞去,还砸到了几个军人。

    倒在地上他顿时两眼一番,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就惨叫了起来。

    李林动手实在是太突然了,就连刘松仁也是愣了足足几秒才反应过来,又是将另一把枪拿了起来,黑黝黝的枪口直接顶住了李林的头,咆哮道:“小子。我毙了你!”

    刘松仁说着,手指便是准备去扣动扳机。

    “我觉着你不敢!”

    李林的嘴角动了动,就像变戏法一样儿,刘六根给他的那个小小的证件便是拿了出来,一看到这证件,刘松仁脸色又是一变,随后眼睛便是收缩起来,上边的官职他倒是不在乎,他最在乎的是,证件后边,刘六根这三个字。

    刘六根是什么人,刘松仁很清楚,因为早年他也是从军队出身,那时刘六根就已经是师长级别了,至于现在,那身份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副省长能比的。

    而且,李林手里的这个证件绝非一般人可以拥有,只有华夏为数不多的几个大人物才能够签署,而刘六根便是那其中之一!

    刘松仁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农民竟然能和刘六根拉上关系,这简直太难以想象了……

    “你和刘六根是什么关系?”刘松仁皱眉道。

    “你想知道?”李林笑眯眯的道。

    他表面上谈笑自诺,心里却也是惊涛骇浪,只知道刘六根身份不一般,就连江山见到刘六根都要客客气气的,可现在看到刘松仁这个表情,他知道眼前这个副省长也是对那老头子畏惧的很。

    能让一个副省长都如此忌惮的人,他的身份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恐怖!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刘松仁咬了咬牙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林冷冷的注视着刘松仁,双目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指了指他头上的伤口道:“刘松仁是不是?今天这个仇我李林记下了,日后定然让你父子偿还!”

    “你……”刘松仁双目收缩,手指在扳机上扣动着,几次想直接扣动扳机,一动杀机,刘六根那张威严的脸庞便是在他脑海中出现。

    可以说刘六根只要动一动手指,别说他这个副省长不用当了,甚至还会丢了命。

    “爸。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刘柏涛怒喝道。

    他在地上翻腾了两下就是爬了起来,就要向李林扑去。

    “住手!”

    “爸。就这么放了这个王八蛋?您是副省长,还用怕这个王八蛋?”刘柏涛眼目欲裂,原本以为可以狠狠的收拾李林一番,然后在把那个漂亮的姑娘夺过来,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一项做事狠辣的刘松仁竟然让他收手。

    刘松仁的目光一直停在李林身上,特别是看着李林的笑容时,他就觉着后背直冒凉风,李林的目光虽然清澈无比,却冰冷万分,仿佛能够洞穿别人的心灵一般。

    刘松仁自认阅人无数,什么人都能一眼看穿,唯独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不但看不穿,甚至还觉着有压力!

    “刘副省长。我觉着你要是没什么事也应该走了。要是耽误专家组给乡亲们治病,到时候乡亲们会不会去告你,我可不能确定!”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刘松仁道。

    “小子。我也有同样的话送给你,今天这个仇我刘松仁记下了。”刘松仁冷哼着,目光扫向围着的军人喝道:“我们走!”说罢,他转身便是向外走去,一众军人也是哗啦啦的撤退。

    看着这来势汹汹的一群人撤走,专家组的一种专家总算是松了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也是放了下来,总算是把这些人给送走了,不过,还没等他们多吸两口气,便是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

    “刘副省长千里迢迢来了,不留点东西就走,未免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吧?”李林冷笑着道。

    刘松仁刚走出去两步,突然听到李林的话,他下一刻眉毛便是竖了起来,回过头冷笑道:“小伙子。别以为有刘老给你当靠山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儿,蹬鼻子上脸是不是?”

    “你要这么觉着我也没办法。”

    李林耸了耸肩,紧接着他的眼睛便是眯成了一条缝隙,凌厉的目光将那个个头不高的孙队长锁定,一步步向着孙队长走了过去。

    孙队长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李林身上的恐怖气息,身体一颤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站在那儿别动!把上衣脱了!”李林冷声道。

    孙队长脸色顿时难看,也是明白李林要做什么了,当下他便是回头看向刘松仁。

    “李林。你凭什么命令他?他是我刘松仁带来的人!”刘松仁哼道。

    李林把手里的证件拿出来在刘松仁的眼前晃了晃道:“就凭这个,刘副省长,你觉得你能管得着么?这是军方的事情,貌似和你这个副省长没什么关系吧?”

    “况且,我是他的上级,我有权利命令他不对么?”

    刘松仁咬了咬牙,没想到李林竟然如此的难缠,确实,这事儿即便他是副省长他也插不上手,“要是我以副省长的身份命令你呢?”

    “你凭什么命令我?你是我长辈还是我领导?副省长很牛么?”

    李林嘴角一翘已经来到了孙队长身前,上下打量孙队长两眼,低沉的喝道:“站直了!把枪给我!”

    孙队长不敢怠慢,脱掉上衣,身板站直,手里的枪便是交到了李林的手里,作为军人他必须服从长官的命令,如果抗命的话,就算李林现在毙了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掂量着沉重的枪,李林便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下,他便是将枪抡了起来,枪托刚好对准孙队长的后背,眨眼之间便是砸在了孙队长的后背上。

    咔嚓!

    钢铁铸造的枪应声断成了两截,孙队长应声闷哼了一声飞了出去,在他的后背上赫然可见一道鲜红的口子,鲜血顺着后背就流淌了下来,用枪身能把皮肤打破,可想而知李林的力道有多大,不过,他拿捏的特别的好,这一下力道虽大也只是让孙队长伤筋动骨,不会要了孙队长的命。

    李林这一下不但是在打孙队长,也是给刘松仁看的,既然这层脸皮已经撕破了,以后那就是仇人,对待仇人还用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拿上你的枪,现在可以走了!”

    李林把枪丢在地上,抖了抖手就转身向回走去,孙队长在地上挣扎了片刻总算是爬了起来,自始至终他也没叫一声,只是,这时他看李林时也是满目的凶光。

    “李林,你给我等着!”刘松仁道。

    “随时恭候。”

    李林淡淡一笑就看向了刘柏涛道:“既然刘副省长走了就带上这个废物,我们专家组不需要官二代,更不需要一个败类。”

    刘柏涛眼睛一蹬,“小子,你他妈说谁败类呢?”

    啪!

    刘柏涛话音未落,一道气弹便是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只感觉眼前一黑直接被打翻在地,在地上滚了四五米之后才算停下来。

    这下不但刘柏涛傻了,所有人都傻了,不明白这刘柏涛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飞了出去,下一刻众人便是下意识的向李林看去,可是,李林距离刘柏涛足有十几米远,而且刚刚他也确实没动手……

    “谁他妈打我?”

    刘柏涛捂着脸四下张望,扯着脖子吼道。

    “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