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收保护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相比李林这做面手段,蔡文雅更香看到的是一会儿面做出来味道是什么样的,毕竟,花招再多也不过是摆设,最主要的是还面的味道。

    “他是个农民,一个很特殊的农民。”蔡文雅轻笑道。

    “是很特殊。二叔我这做了二十几年的面,还没遇到过这样的高手。”中年人说着便是在一边坐了下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林的手段,对他来说,先别管面好不好吃,光是这揉面技巧就够他学习的,要是能学到一些,到时候不管面好不好吃,自然也都会拉过来许多客人的。

    就在众人无比惊讶时,李林将手里的面嗖的一下便是丢进了热腾腾的锅里,同时,趁着众人不注意,他嘴角微微一动灵力便是射在了锅底的火焰上,一时间火焰大盛,温度骤然升起……

    没让大家等太久,只用了不到三十秒,锅里的面便是被李林给捞了出来,流利的将各种调料放进去后,一碗香喷喷的霸王面便是出锅了,面色金黄,似乎还有一点点光晕,无论是味道还是色泽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好了?”蔡文雅问道。

    “好了。”

    李林笑着回答道。

    “老板。我要吃这个面,不管好不好吃我也要吃。”

    “我也要吃。”

    “这么好看的面,要是不吃一下岂不是遗憾了,老板,我也要来一碗……”

    “行行,每个人都有一碗,这面免费送给大家吃……”中年人笑着便是飞快的给众人每人都来了一碗,很快这一大锅面便是被分了个精光。

    这下蔡文雅就傻了,她等了半天想尝一尝,结果及那个人连一根面也没捞着,不过,她一点儿也不担心,要是好吃的话,以后还用担心吃不到面?毕竟,大厨都是属于她的。

    中年人夫妇眼巴巴的看着这些食客,开始时这些人还抱着试探的心态吃一小口,紧接着令人无语的一幕就出现了,这些人就像是老辈子没吃过饭一样儿,只消片刻一碗面便是被吃了个精光……

    “老板。这小兄弟是在哪儿请来的?他做的面实在是太好吃了,能不能再给我做一碗……”

    “老板。再来一碗我出双倍的价钱……”

    “这……”

    中年人真的有点懵了,随手把那个食客剩下来的两根面条放在嘴里,面条刚入口,他眼前便是一亮,紧接着便是面露惊讶,在这条小小的步行街,他可是有着面王的美称,可是,吃了李林的面,他才明白什么叫做差距。

    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那也绝对不为过。

    只是他就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莫不是在娘胎里就会做面,不然这个年龄怎么可能把面做的如此之好……

    “小伙子。你这面简直绝了。唉,我现在算是明白我家丫头为啥子跟你好了。”中年人笑着道。“你做的面是我这么多年来吃过最好吃的面,世上绝无仅有……”

    “是么?”

    李林咧咧嘴巴,心里却是一阵无语,没想到一碗面竟然也能被夸成这样儿,不过,这在做下去他就没什么兴趣了,毕竟时间也是很宝贵的,一碗面来来回回至少也要十来分钟。就算他在做怕也是满足不了这些食客,想要治标治本,那就是把这门手艺传给这个中年人。

    换做其他人李林绝对不会这么做,但眼前这个中年人不同,或者说这条街道里的人不同,因为他们和蔡文雅都有着特殊的情谊,不看其他就看蔡文雅他也觉着应该这么做。

    当然制作霸王面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领悟到的,至于这中年人他能够领悟多少,那就看他的运气好不好,当下,李林便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啥?你愿意把这绝技教我?”

    “不想学?”

    “怎么会,只是,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啊……”中年人道。

    “二叔。一遍不会两遍不会几十遍几百遍总是能学会的,反正李林也没什么事儿,你想怎么学就怎么学……”蔡文雅咯咯笑着,随后她的手便是放在了李林的腰上,那意思很简单,你要是不给老娘面子,老娘就给你好看!

    李林一阵无语,也不敢得罪这个女人,宁可得罪上山虎不可得罪母老虎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不然会不会被这个女人折磨致死就只有天知道了,他现在都有点后悔露这一手。

    “真的?”

    “真的!”

    李林黑着脸说了一句,随后便是像个老师一般开始给中年人讲解这揉面之道,让他无语的是,这个中年人真的是笨的要命,光是揉面就足足教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不过,李林倒是也能理解,毕竟这东西不同一般,能在半个小时内就学会揉面,虽然手法还有些笨重,但也算是掌握了其中的妙处。

    不过,有一点李林也是能够确定,就算他将这霸王面的制作方法悉数传给这个中年人,他也不可能把面做到自己做的那么好吃,因为他不是修炼者,没有灵力还是很难做到的,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只要按照他的方法做下去,面就不会太难吃。

    又是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直到晚上九点时,这中年人总算是学差不多了,开始给食客们做第一顿霸王面,虽然没有李林做的那么好吃,但还是吃的食客们满头大汗,吵嚷不断,一会儿功夫这小小的活动板房便是被挤爆了,这下李林和蔡文雅也就没了落脚的地儿,只好离开去其他的店面。

    这一次李林就长了心眼,不管是谁,哪怕是蔡文雅的亲爹亲娘来了,他也绝对不会在去露一手。

    在一个小摊前坐下来,李林和蔡文雅就各自点了一份葱花饼吃了起来,在两人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忍不住悄悄的瞄蔡文雅一眼,这让李林着实有些无语,心里暗暗想道:“人长得漂亮也要遭罪,那一双双眼神真是无耻之极。”

    砰!

    就在李林津津有味的吃着葱花饼时,一声脆响突然从不远处响了起来,李林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去,只见一家小店门口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仔细看去这些人都是二十岁左右,一个个头发都是染的花红柳绿的,其中还有两个染着黄头发的潮男竟然在这冷冬数九的天还穿着皮坎肩……

    不用想李林也是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转过头向其他摊位看去,小摊的摊主们都是不断叹气。

    “丫头。快吃,吃完了快走。这帮流氓又来了。”葱花饼小店的老太太急忙说道。

    蔡文雅皱了皱黛眉,手里的葱花饼就放了下来,“大娘,这都是些什么人?”

    魏大娘愤愤的骂道:“还能是什么人,都是一些地痞无赖,最近这些日子就一直到步行街来打家劫舍的,还说收什么占地费,这分明就是抢劫敲诈,我们在这里做生意城管都不管,他们有什么权利要占地费……”

    闻言,两人豁然,这说是收占地费,其实也就是收保护费,这种事在小小的天山县城还真的是屡见不鲜,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闻,只要在道上混两天就敢跑出来收保护费。

    “那这事儿没人管么?”李林问道。

    “管,谁敢管啊,这些人都是混黑社会的,我听他们说好像是个大愣子的手下,黑白两道都有人不是咱们这些平民百姓能惹得起的,好在这里的生意还不错,给他们一点钱也就给点了。那不,杨二前几天就和这些人闹的不可开交,被打到医院不说,连摊位都给占了。”魏大娘愤愤的说道。

    听魏大娘说着,李林便是向那堆年轻人看去,只见几个年轻人正和一个中年人大声的吵吵着,那中年人也是戴着个围裙,正对着两个黄毛吼着。

    “张六。别给你脸你不要脸,我们来找你要点占地费怎么了?你要是不想在这里开,趁早给老子滚蛋!”一个穿的十分时尚的黄毛叼着香烟得意看着中年人,那副模样是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张老六。七哥说话了,我们这是给你机会要是你自己不好好把握,一会儿可别怪哥几个不客气,一个月才收你两千块不多吧?”另一个黄毛说道。

    话音一落,那黄毛便是在腰上抽出一把砍刀,对着旁边的一众商户大喝道:“他妈的,都不嫌事儿多是不是?信不信老子连你们一起收拾了?”

    果然,被这个年轻人一喝,站在门口的众人就没了底气赶紧把头缩了回去,不是他们不团结,而是这伙人是真的不讲道理,上次为了帮助杨二,他们还有几个人受了伤,这一来二去的自然也就不敢在上了,毕竟,在这里开小摊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谁敢拿自己的命去赌注。

    “我早就和你们说了。我这小店生意本来就不景气,一个月也不过赚三四千块,你们一张嘴就要两千,你们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张六大声喝道。

    “操。你他妈不是还赚了三四千?不就拿出来两千块么?张老六,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给,可别怪咱们的家伙不认人。”被称为七哥的年轻人冷笑道。随后便是将一把砍刀拿在了手里。

    “你们……”

    张六气的牙根直痒,却也没什么办法,知道这些人不好对付,当下他便是为难起来,这个钱要是给了以后就没完没了了,到时候赚的钱还不够给这些爷上供的,可要是不给,后果是什么样的他也清楚,他可是亲眼看到杨二被这些人砍进了医院,到最后事情还弄个不了了之。

    “操。你就别在这儿装好汉子了,钱快拿出来,别耽误老子收钱。”七哥冷笑一声便是用砍刀指了指那个摆地摊卖大枣的中年妇女喝道:“看他妈什么看?还不把钱给我拿出来?别以为你是个女人老子就不敢收拾你了。”

    “七哥。钱不是才收完两三天么,这怎么又来收了,我这里也没钱啊。”中年妇女低着头没什么底气的说道。“你们在这么收下去,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你们的日子也会不好过的。”

    哈哈哈……

    听中年妇女这么一说,十几个小混混便是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七哥直接上前一步一脚便是将摆在中年妇女身前的枣篮子一脚给掀飞了出去,旁边几人也开始砸了起来,转眼间中年妇女那点儿东西就被砸的乱七八糟,眼看着是不可能再卖出去了,中年妇女也是挨了两脚蜷缩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