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回家过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蔡文雅黛眉皱了皱道:“那怎么办?”

    “当然是把东西取出来。”

    李林不由的一阵无语,这个女人看上去挺聪明的,竟然能够问出如此无知的问题。

    “怎么取出来?”蔡文雅再次问道。

    李林愣住了,蔡文雅这个问题果然是一针见血,确实有东西,但取出来是个问题。

    “要不,去宠物医院,做剖腹手术?”

    蔡文雅当下便是摇了摇头道:“不行,喵喵这么好看,做了手术肯定会留下痕迹的,还是你来想办法!我知道你肯定能行的。”

    李林无语的看着蔡文雅道:“你真是太高看我了,这并不容易……”

    “想回去睡?还是睡马路?”蔡文雅灼灼的看着李林说道。那模样儿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试试。”李林黑着脸道。

    “不是试试,是必须成功!”蔡文雅说道。

    “宠物店的喵喵不是很多?何必和这只色猫较劲?”李林苦笑道。

    “你不懂。”

    “……”

    李林错愕的看着蔡文雅,心里想着,我懂你个锤子,这特么是能保证了的事么?

    不过,为了半夜不露宿街头,李林也只能忍了这个女人,就算不小心治死,大不了就露宿街头。

    取出硬币一类的东西用手术的方式最为合适,对李林来说,做手术这种巧活他是干不了的,何况这个女人还下了死命令,不允许做手术,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按压和药物治疗,促进肠道蠕动,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即便针灸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他在兜里翻了翻,找了一点滑肠扩张肠道的药物出来,按照咪咪的体型大致的调好剂量就坐了下来。

    “麻烦帮我抓住它。”李林说道。

    蔡文雅也不怠慢,赶紧就把咪咪接到了手里,活动活动咪咪的爪子,等李林把药粉放在一张纸上准备好,她就把咪咪按在了桌子上。

    瞄……

    瞄……

    瞄……

    房间内猫叫声不绝于耳,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蔡文雅对这只色猫做了些什么,一直灌了两三次白色的粉末才算灌进咪咪的嘴里,这药粉有滑肠和促进肠道蠕动的作用,还有止痛的效果。

    等药粉给喵喵吃下,李林便是将喵喵接到手中,手指在喵喵的腹部轻轻的滑动起来,蔡文雅坐在一边儿紧张的看着,这两人的表情就好像在给自家的孩子瞧病一样儿……

    轻轻给喵喵揉着肚子,李林就不自觉的瞧了蔡文雅一眼,很巧,蔡文雅也正看他,吓得李林赶紧收回眼神,继续轻柔了起来。、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是怕个什么玩意,不故一切跑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

    要是一会儿蔡文雅真要对他做点什么,要不要拒绝?要是她不做,自己要不要主动一些,总之,李林现在真的是矛盾的很。

    就这样儿大概过了十几分钟。

    瞄……

    原本躺在那没什么动静的喵喵身体突然绷直,一枚硬币便是在它的肚子里滑了出来,硬币掉在地上发出铛啷啷的声音。

    “没事了。下次小心一点。”李林如释重负的说道。、

    看着掉在地上的硬币,蔡文雅咯咯一笑便是将喵喵抱了起来直接向卧室走了进去,“今晚你睡沙发,半夜不允许打呼噜,不能趁着我睡着时偷看我,不然……”蔡文雅说完便是瞄了李林的裤裆一眼,那意思很简单,你要敢对老娘有什么非分之想,老娘就让你当太监。

    直到房门砰的一声,李林这才反过神儿来,“喂,我说我帮你给喵喵治病,你就让我住沙发?这不太好吧?”

    结果蔡文雅根本就没理会他的意思,这让李林着实有点无语,放着好好的家不住,跑到这里睡沙发。

    李林大致给自己做了个总结。

    一个字,贱。

    两个字,很贱。

    三个字,非常贱。

    要多贱有多贱。

    躺在松软的大沙发上,李林强忍着委屈,悄悄的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李林梦见他不知什么时候就进了蔡文雅的房间,然后躺在了她身边,胳膊压在了她胸前,把玩着男人最喜欢的玩具,还给她捏的千变万化的,就像小孩子手里的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空荡荡的房间内,李林嘿嘿的笑声不绝于耳,不知什么时候四角裤竟然也是支起了帐篷。

    光阴飞逝,转眼间几天时间便是匆匆而过,距离春节也还剩下两天时间,这两天时间李林除了修炼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和蔡文雅在一起,偶尔也会去工地看看,随着时间一点点向前推进,年味更是十足起来。

    平安大厦楼顶。

    李林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几次想站起来和蔡文雅道别回到平安村去,可又觉着不妥,以前不知道蔡文雅的情况也就罢了,确切的说,如果不认识,就算蔡文雅到天桥底下过年,他也不会管那么多。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主要是这个女人连个家都没有。

    蔡文雅将最后一个订单签字,将接下来几天的日程大致的安排完,看着李林的表情,她就猜到了李林在想些什么,“有话说?”

    “没有。”李林回答道。

    “你说谎!”

    “没有!”

    “你说谎!”

    “这……”

    被这个女人盯着,李林有种无处藏身的感觉,过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道:“春节有去的地方了么?”

    “没有怎么样儿?有怎么样?”蔡文雅灼灼的看着他问道。

    “要不……一起回平安村?”李林迟疑了片刻道。

    “真心的?”

    “当然。”李林挺了挺胸膛道:“其实,春节也没什么,不过是个特殊的日子而已……”

    “在我们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女孩子随着男方回家过年,那一定要有个身份,你想给姐姐一个什么身份?”蔡文雅美眸转了转道:“是未过门的媳妇,还是女朋友?”

    “要不就女朋友?”李林咧咧嘴巴道。

    扑哧……

    听李林这么一说,蔡文雅便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白了他一眼道:“想得美。姐姐我看不上你这样的,想吃姐姐,你这点儿魅力还不够……”

    “确定不去?”李林问道。

    “去你个头。”

    蔡文雅又是白了他一眼道:“我去姑姑那儿过春节,要是没什么事我应该走了,年后再见。”说罢,蔡文雅便开始收拾起来。

    李林恍然这才算想起林青远夫妇,要不是他们,他和蔡文雅的关系可能还不会太近,既然蔡文雅有地方过春节,他也就不用担心了,当下便是站起来和蔡文雅道别。

    “年后见。”

    “年后见。”

    和蔡文雅又说了两句话,李林离开平安大厦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往青山院取车向平安村赶了回去。

    他刚走一会儿,还在收拾东西的蔡文雅便是将大一袋子小一袋子东西丢在沙发上,打开冰箱拿了一瓶青岛啤酒坐在沙发上慢吞吞的喝了起来。

    和往年的春节一样,她还是一个人过,刚刚说林青远那也不过是为了搪塞李林一下而已。

    嘴唇轻轻抿了口啤酒,撩了撩秀发,漂亮的脸蛋上便是浮现出一丝苦笑。

    ------

    平安村如同往日一般热闹非凡,腊月二十八工厂也停了下来,平安大楼张灯结彩,工厂车间也是挂上了大大福字。

    此时,平安村的乡亲们更像是一家人,只是,有人喜有人愁,没曾退股的乡亲们脸上都挂着笑容,这个春节对他们来说注定是喜庆的,而那些退了股的乡亲们,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是不一样的一年,想要高兴起来恐怕是有些难度,就连笑容也很难在他们脸上看到。

    这其中要属马秀芬最惨,先是想要套住李林,结果李林根本就不吃她那套,浪费了酒水不说,还丢了面子。更让她气愤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李长生这个王八蛋,灯泡没修好不说,提起裤子就走人,气的马秀芬差点追到李长生的家里,直接把他当晚的恶行说出来。

    让他们最难过的还不是退股,而是,刘柔柔那边已经放出风声,腊月二十九,也就是除夕的前一天,为了让乡亲们过好年,李林承诺的年底分红要开始了,听说最少的一家还能分上一百多万,多的甚至有三四百万的。

    “王老四。这个年你说怎么过?好好的股份说退了就退,你没看现在铁根和丁婆子多牛,还有那个朱春阳,走起路来还昂首挺胸的。”张久芬一边刷锅一边愤愤的说着,越说越来气,刷锅也是没了心情,砰的一声便是将抹布丢在了地上,趴在锅台上哇哇大哭起来。

    王老四叼着香烟也是怎么抽怎么没滋味,过了片刻他叹了口气道:“说什么也晚了,这样儿,一会儿你去买一些东西,咱们去看看李林那个小王八蛋,面子不面子的也不重要了……”

    “面子?”

    张久芬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冷笑道:“王老四。你面子还值几个钱?人家李林就为了你的面子给你几百万?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今个哪儿你也不准去。穷死也是你自己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