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除夕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铁根叔,李林忍不住一笑道:“铁根叔,这身衣服不错,不便宜吧?”

    “嘿。算你小子有眼光,不瞒你说,这是老子这辈子穿过最贵的衣服……”铁根叔说着就拍了拍西服,“上衣一千八,裤子一千二,瞧瞧咱这皮鞋,鳄鳄鳄皮的,也一千来块,你铁根叔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这么阔绰,你都不知道,我去买衣服时,那个娘们脸都扭到一边,根本就不尿我,结果你猜猜怎么着,咱几万块一砸,那娘们笑的和抹了蜜一样儿,还说要跟你铁根叔我处对象……”

    “要不是有咱家那老婆子,根叔我还真想和她处处,那娘们长的就叫一个白,还低胸装嘞。”

    李林又是忍不住一笑,知道铁根叔也就是耍耍嘴皮子,要真的动了真格的,别说和人家处处,估计人家两句话就点吓得他满街跑,还有机会在这儿大言不惭?

    李林也不打算拆穿铁根叔,直接应和道:“那是铁根叔有魅力,以后肯定还能有机会的。”

    铁根叔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这话我就是爱听,对对,以后咱还有机会,你还别说城里的娘们长的就是他娘的白。咋子?你这是去老李那里?”

    “嗯。过去看一眼。”李林点头道。

    “快去吧。一会儿回来,铁根叔还点和你小子喝两杯,这一年咱可真是没少忙活了,钱也没少赚了,好不容易歇这么几天,咱们点过个痛快对不对……”

    和铁根叔说了几句话,李林就直奔李志军的家里走去。大门口李富那辆黑色小轿车就停在门口,李富正一只脚踏在院子的土墙上叼着香烟优哉游哉的抽着,小西服,将军肚,黝黑锃亮的皮鞋,看上去活脱脱的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前两天家里又分到了钱,这一次一下子就分了三百多万,李志军和胡兰老两口要这个钱也没什么用,自然是进了他的口袋,没费一点力气,就轻轻松松的拿到了几百万,当上了百万富翁,确实没什么事比这种事让他更爽。

    他刚转身准备回屋子,刚好看到李林进来,一双眼睛不由的就眯了起来,虽然这些钱都是李林给的,但他还是怎么看李林就觉着怎么不爽,恨不得冲上去一拳打爆李林的鼻梁。

    要是前两天他见到李林可能还会笑脸相迎,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身价几百万,他完全可以不把李林放在心上。

    老子有了几百万,就算你腰缠万贯,老子求不到你身上,还算个什么东西?

    李志军正在园子里叨草,见到李林过来,他就急匆匆的从园子里跳了出来,拍打拍打身上的尘土,抬了抬棉帽子笑着道:“我刚给驴叨草。快进屋坐吧,你大伯母在屋里呢。”

    李志军说着,刚好看到李富进屋,还回头瞥了李林一眼,李志军当下便是皱了皱眉,喝了一声道:“李富,你小弟来了,你没看到?还不让你小弟进屋?”

    李志军看到李富撇嘴,李林不是瞎子自然也能看得到,对此他也全然当做没看到,因为,在他心里李富的所有作为都很难起到波澜,李富就和空气没什么区别。

    一个人如果被人讨厌到这种地步其实也是很悲哀的。

    “大伯。我这两天忙就没过来,我过来是有事问你,就先不进屋了。”李林看也没看李富一眼,直接走到了李志军旁边,小声道:“大伯,平姐怎么样了?”

    听李林提起李欣平,李志军神色顿时一片黯然,过了片刻后他才深吸了口气道:“儿大不由爷,要死要活的闹,那孩子都两个来月了,我寻思着他怎么也是生命,药我也没敢给她吃,我怕打掉孩子那个死牛筋真的撞南墙。前天史家人来人把她接回去了,唉,这事儿我看咱们也就别管了,享福受罪怪不得咱们,毕竟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咱也不落埋怨。”

    李林先是皱眉,他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过,李志军说的也没错,该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她过的好坏确实也怪不得别人。

    “既然这样儿,以后咱们也不用管了,大伯,我也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李林说道。

    “不进屋坐会儿?”

    “回去还有事。”

    李林微微一笑便是举步离开了院子,回去的路上,李林不断的琢磨着李欣平是图个什么玩意,那个史雪松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鸟,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会步履维艰,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跟了过去。

    想来想去李林也想不明白该怎么解释。

    可能这就是爱吧……

    喃喃自语了几句,心头的阴霾也算是散去了,一直压在心口的石头也算是放了下来。

    不过,这史家人肯定不会因为李欣平回去就把这事作罢,因为他们的资金问题还不能解决,这事林青远是和他说过的,既然要整,就往死里整。

    李林毫不怀疑林青远的实力,如果他想弄垮一个人绝对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是史俊强这等小喽啰。

    回到别墅,李林先是洗漱了一番就回到房间坐了下来,修炼每时每刻他都不会放下,炼制药丸也是同样,黝黑古朴的戒指就像一个无底洞,里边装着的宝贝有数千种,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药材,开始时他还担心这些药材在戒指中会烂掉,经过这段时间不断观察,他才发现这些药材不但没有坏掉,反而更加新鲜,药力也是更加浓郁。

    更让李林无语的是,这枚戒指竟然一直在吸取他身上的灵力,每次吸收都会把他体内的灵力吸收殆尽,这还不是最让李林无奈的,最无奈的是,这枚戒指真的像是无底洞一般,无论吸收多少灵力,它都没任何的变化。

    要不是师父的话,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将这枚戒指丢掉,这简直就是个祸害!

    该死的家伙!

    李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总之师父觉得有用的东西,那肯定是宝贝,师父是什么存在他现在还摸不清楚,但光是十方天之主这几个字就绝对够唬人的。

    李林脑子里也一直有个大大的问号,十方天在往上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十八重天到底存不存在这都是他脑子里想的事。

    和李欣平那事如出一辙,李林怎么想也是没有头绪,索性也就不再想下去,干脆将千秋鼎召唤出来炼制药丸,累了他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在继续修炼,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窗外开始响起炮仗的响声,他才算停下来。

    这次没等古朴戒指吸收他身体里的灵力,他主动将身体内的灵力悉数注入到戒指中,结果和以往都是一样的,这戒指根本就没半点反应,要不是他及时停下来,还不准会吸到什么时候。

    铛铛铛……

    李林正准备出门时,房门响了起来,宁丰叼着大烟袋出现在了门口。

    一看到李林,老爷子就有点不高兴了,一家人都齐聚在一起看春晚,唯独李林没了人影儿,“林林。你咋子还不过去?大家伙都等你半天了。”

    “可能这两天太累了一点儿,我刚睡着了……”李林打了个马虎眼,不然这老爷子肯定又是问个底儿朝上没完没了的。

    “唉。我就说,年纪轻轻非要把自己弄的这么累做什么,过年了也不闲着。”宁丰没好气的道:“走吧,家里人都等着你呢,老头子我到是没什么,不管怎么说林敏和你舅妈都是外人,咱别失了礼数才对。”

    知道这老爷子把礼数看的特别重,李林也只好应上一声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后边别墅时可谓是一片欢腾,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特别是外婆一直拉着林敏问个没完没了,看样子亲密无间的。

    确实,林敏天生就长着耐人肉,想不让人喜欢都有些难。

    “林子。快来快来。舅舅有事问你。”

    李林刚一进屋就被宁良涛神秘兮兮的拉到了一边,刘艳也是凑了过来,一看这两人的表情,李林就猜到他们想说点什么,这也让他着实一阵无语。

    果然,正如李林所想,李林刚一坐下,宁良涛就问了起来,“林子,这姑娘是不是你女朋友?这也太漂亮了吧?”

    “是啊。这丫头我一眼就喜欢,和那个秦晓一点都不一样,林子,你快说是不是?”刘艳像是审问犯人一般看着李林。

    看着这两人,李林真的是有点无语了,苦笑着道:“舅舅,舅妈,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儿……”

    “屁。你小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舅舅还不知道?”宁良涛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就和我那个姐姐一个样一个样的,就说当时你娘跟你爹,谁都不知道,她悄悄的就给你领回来了,当时差点把你外公给气死。”

    “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是什么年代,把对象领回家可是犯大忌的,能有你,你也点感谢你舅舅我。”宁良涛说着就掀了掀头发,指了指太阳穴稍微向上一点地方那块伤疤道:“当时你外公真是气炸了,一茶杯就冲你妈打了过去,要不是你舅舅我舍身救人,还有你这臭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