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损失惨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于。怎么会突然起火的?你不是一直在看着么?”魏星星也是急匆匆的从家里赶了过来,一看这火焰他也是倒吸了口冷气。

    于健直皱眉,自从清河畔平安集团建设起来,一直是由他负责看着,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他才在集团离开,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会不会是烟花点燃的?”唐大忠说道。

    “现在还不清楚,唐村长,让乡亲们赶紧撤开一些别伤着,李总应该马上就到了。”于健面色严肃的道。

    集团突然失火,损失肯定是无法避免了,而他是负责看守集团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集团突然起火,他都逃脱不了干系,现在于健也满是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和李林解释这件事,别说李林会不会原谅他,就是他自己也不能原谅他自己!

    “老唐。这火势太大,咱们这些家伙事儿根本不管用。”杨俊文被熏得满脸黝黑跑了回来,向着清河畔的村口看去,也是急得直跺脚,“娘的,这都快半个小时了,火警怎么还不过来,在不来咱们这些东西可就烧光了啊。”

    轰……

    就在七八十人扑火时,诺大的工厂里突然传来一声爆响,一些带着火的东西也是炸飞了出来,吓得众人脸色惨白急忙后退,即便如此,还是有两个乡亲被火焰烧伤了胳膊。没等众人缓过神来,接近五米高的大墙轰然倒塌,紧接着便是整个工厂都轰然倒塌,一时间火焰更盛。

    看到这情形,于健等人脸色顿时一阵惨白,刚刚他们还报着一丝幻想也被打破了,伴着工厂轰然倒塌,十几条生产线自然也会毁之一旦……

    “都退后都退后。别伤着。”于健沉声喝道。略有些英俊的脸颊也是变的扭曲起来。

    “唉。怎么会突然起火啊?这可怎么办?咱们才刚刚见到钱啊。”

    “工厂这下没了。李总怕是也不会在咱们清河畔了吧?”

    “于经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起火的?这下李总要是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就是,于经理你说这大过年的,咱们的饭碗都给砸了,这事儿你该怎么给我们个交代?”

    看着凶凶的火势,乡亲们也都绝望无比,矛头第一时间便是指向了于健,被这些乡亲们质问,向来很有章程的于健也是没了办法,也不知该怎么和乡亲们解释,确实,集团失火虽然不是他所为,却也和他失职有着直接关系。

    唐大忠脸色也是难看的要命,但嘴上却没说什么。倒是魏星星一看乡亲们都指向了于健,在一看于健脸色惨白惨白的,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扯着大嗓门喝道:“现在是扑火要紧还是责怪于经理要紧?据我所知,李总也没亏待你们,于经理对你们也不错,出了事谁都难过,现在是责怪别人的时候吗?”

    “况且,现在不是还不清楚怎么的起的火?你们谁敢保证不是你们家的烟花掉到了集团?”

    被魏星星一顿大吼,几个想闹事的乡亲也不敢吱声了,他们也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确切的说是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于健身上,一会儿李林肯定要过来,集团毁了总要有个说法,毕竟,自己也是平安集团的股东之一。有权利过问这些。

    轰……

    轰……

    一声声炸响在清河畔回荡不绝,偶尔也会飞出来一些被炸出来的废墟,迫使乡亲们不得不向后退。

    就在这时,新修的公路上,清河畔的村口,李林的路虎风驰电掣一般冲了过来,距离近了,几丈高的火焰也是映入了李林的眼帘,看着凶凶的火光,李林眉头瞬时间便是皱了起来,只一眼他就能看个差不多,诺大的工厂已经被火焰笼罩,工厂的墙壁坍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妈的。该死!”

    李林紧锁着眉头也是忍不住爆粗,顾不上多想,车速稍稍降下来一些,空余出来的一只手便是飞快的结出来一道法印。

    “超级古园术。”

    低沉的声音自李林的嘴角渗透出来,原本就冰冷的天气温度瞬时间降低,等车子快要到工厂前时,原本还是星光璀璨的晴天突然变得阴了起来,只消片刻之后一阵瓢泼大雨便是从天而降。

    天上突然降下来大雨,乡亲们显然是没想到,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之色,都不明白这大晴天的为何下起了大雨,其中也不乏一些眼尖之人,远远的就看到了车灯照了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来到了众人的身前。

    “是李总来了。”唐大忠喝了一声,小跑着向车子跑了过去,“李总。你总算是来了。快过去看看。”

    于健也是紧随其后,一看李林脸色阴沉的很,他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来什么,紧接着在众人并不是十分惊讶的目光中,于健双膝一弯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地上。“李总,都怪我。是我失职。我负全部责任。”

    李林冰冷的扫了于健一眼道:“负责?你拿什么负责?你付得起这个责任?”说罢,李林便是直接向已经被大雨浇灭的废墟工厂走了进去。

    于健支吾了半天也是没说出话来,也只好跟在李林身后向里边走去。唐大忠等人也是紧跟其后,每个人都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头都快扎在了地里边。特别是一看到李林冰冷的眼神时,几人就更不敢上前搭话了。生怕一会李林暴怒把火撒在自己的头上。

    虽然大火已经被扑灭,工厂却已经坍塌了,一眼看去接近两万平米的工厂根本就没什么好的地方,只一会功夫李林就看完了,他很清楚现在工厂肯定已经是废了,之所以进来瞧一眼也只是为了确定是什么原因起火。

    首先他在电路开关上仔细的大致的看了一眼,开关虽然被烧的没了样子,但有一点能确定,在着火之前,开关都是关闭着的,这样一来几乎就能排除电路起火这个可能。

    “李总。电路肯定是没问题。我走之前都仔细检查过的,不可能有问题。”于健低着头道。

    “我问你了吗?”

    李林猛地转过身对着于健爆喝了一声,拳头也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唐村长。通知乡亲们到村部去,我有话要说,还有,谁在集团附近放炮仗了,马上去给我问清楚!”

    “行。我这就去。这就去。”唐大忠连忙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向外走去,他知道这次问题真的大了,在清河畔的集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因为在集团建设起来之前,大家伙也是签订了协议,协议上写的很明白,赚钱是大家的,赔钱也是大家的,前者李林做的非常好,一到年底大家伙都是分了不少钱,现在差不多的人家都成了百万元户,即便穷的也有几十万开外。

    可平安集团被烧毁,无疑会面对很多问题,但说这些大型的生产机器就是几千万开外,还有库房里的药品也至少有上亿,全部加载一起差不多就有三四亿,这还不算之后违约的钱,所有损失加在一起,光是那几十万几百万的分红钱根本就不可能够。

    在清河畔生活了大半辈子,街坊邻居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更清楚,钱既然进了手里,在想让他们吐出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事儿,到时候不免会大动干戈。

    这样一来就把他夹在了中间,李林能来清河畔是他带进来的,之前的事李林做的也绝对没任何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光是年底分红,每一家每一户差不多就多分了十几万。

    要是乡亲们同意赔偿损失还好,不同意他就会难办很多。

    看着眼前这一片废墟,李林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则怪谁,而是如何补救,没了这十几条生产线,药品想要生产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石桌子那边第一时间投入生产,也不可能补上货物短缺的问题。

    “李总。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责任。”于健低着头没什么底气的说道。

    魏星星也是急忙上前道:“李总。集团被烧,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就算小于有责任,现在也不是处罚他的时候,我们应该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是。”

    李林面色阴冷的看着这两人,嘴角也是弯出了一丝弧线,“补救?怎么补救?于健,你清不清楚清河畔这边出事儿会有多大问题?过春节每件事都很好,唯独你这里,败兴!”

    “正月初六公司正常运转,于健,身为平安集团的部门经理,你应该很清楚断货意味着什么对不对?十几个亿的订单,就算赔上我们所有的家当恐怕都不够。就因为你一时疏忽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光是一句你负责就能解决问题吗?”

    “李总,我……”

    看着于健脸色苍白如纸,李林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于健这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在心底李林却不怎么责怪他,因为他已经做得够好了,出现这种情况即便是换成任何人来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