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有阴谋
    心里虽然明白该怎么处理这事,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错了就是错了,等确定起火的原因之后在处罚于健也不是不可以。。

    “李总。我刚看了。大火之后基本上没留下什么东西,就算重建十天半个月也不可能完成,另外,这些机器都是德国进口过来的,想要短时间弄到也不容易。”魏星星脸上直冒冷汗,后背更是湿了一大片。

    他虽然对这些医疗生产机器不是十分清楚,却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十几条生产线被毁,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李林先是皱眉,随后就默默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春节出这样的事儿。麻烦你们了,这两天可能要辛苦你们一下,清河畔这边的工厂也没重建的必要,石桌子那边明天开工,赶在发货之前必须把预定出去的货全部给我补上……”

    魏星星张了张嘴想说时间短暂,想生产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话到了嘴边他又憋了回去,他很清楚李林是什么脾气。

    况且,在这个时候说完不成真的和泼凉水没什么区别,就算完不成也要硬着头皮去做。

    “行。明天一早我和小于就去石桌子,知道咱们这边的情况,想必那边的老百姓应该也会帮忙的。”魏星星道。

    “这事交给你。你自己去!”李林冰冷的扫了魏星星和于健一眼,大步向外边走去。

    此时,集团的外边已经站满了清河畔的乡亲,大家伙都是窃窃私语着。

    “这下完了。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这一把火就给烧光了。要是李林把集团迁走,咱们以后还怎么赚钱啊!”周奔一脸懊恼的说道。

    “要我看也不一定。虽然着了火,李林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把集团挪走,再说,咱们那药材基地怎么办?咱们没钱拿了,药材基地可不能白给李林用的吧?”

    “唉。话是这么说,也是这么个道理,可这着火也不能怪人家李林,再说了,咱们家家户户也都没少拿了钱,这时候要是把地收回来,那不是落井下石么,咱们可不能这么做。”魏河在一边沉声道:“要我说,咱们现在该想想该怎么度过这个难关,你们都忘了?当时李林来清河畔时咱们可是签订了合同的,有钱一起赚,赔钱也算大家的。集团被烧毁,至少损失几个亿,这笔钱李林会自己出么?”

    果然,听魏河这么一说,众人脸色顿时一阵难看,一个个面面相觑。

    “什么叫有钱一起赚,赔钱一起赔?这火是我们点的是怎么的?要是这也和咱们要钱,我‘操’他个姥姥的,打死我也不给!”胡俊生忍不住喝了起来。“你要是做生意赔了,咱亏多少咱也认。这个钱谁愿意给谁给,我是不给。”

    “没错。胡哥说的没错。咱这不是做生意赔的钱,集团被火烧,咱们应该查清楚原因才是,这样稀里糊涂的赔钱,爱谁干谁干,反正老子是不干!”

    “大家都别说了,什么钱不钱的,集团现在已经被烧了,咱们应该想办法度过这个难关才是,让平安集团留在咱们清河畔,哪怕是赔一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大家伙都拿到了钱。难道不清楚平安集团对咱们有多重要?”林桃在一边说道。

    听林桃这么一说,刚巧又看到李林出来,正为赔钱这事吵嚷的不亦乐乎的几人顿时就闭上了嘴巴,生怕惹的李林不高兴。

    平安集团留在清河畔最好,实在留不下李林不找大家伙赔钱也可以接受,毕竟,手里有一二百万,一个农村日子这绝对是富豪中的富豪,就算去城里,这些钱只要不乱花,开个店,做点生意那也是可以的。

    当然,大家也清楚,着一切都取决李林的想法,要是他真的拉下脸来要钱,这个钱恐怕不给也是不成的。

    “李总。咱们的集团都没了,以后该怎么办啊?”胡俊生上前一步问道。

    “李总,集团怎么会突然失火的?是不是有人故意放火?”周奔愤愤的道:“要是有人敢放火,老子就剁了他个王八蛋,这不是害了咱们全村的人嘛!”

    李林面色冷峻,灼灼目光看着众人,确实,换做是谁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笑出来,能笑出来的除非是脑子有问题,在不就是富得流油,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不当成一回事的。

    当然。李林也很清楚这些人的想法,至于赔钱的事他还没想过,确切的说是根本就没这个打算,带乡亲们致富是他的初衷,集团失火现在原因还不是很清楚,而且于健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刚刚还很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李林也觉着这事他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要不是疏忽大意,肯定也不会发生。

    “到村部在说。”

    看了众人一眼,李林便是举步向前走去,魏星星和于健紧随其后,两人都是低着头,他们还从来没见过李林发火,可现在一看李林的脸色,他们也清楚李林现在肯定正在气头上。

    “魏哥。这下该怎么办?咱们的货都被烧了,石桌子那边就算再快也不可能跟得上的啊!”于健低着头丧气的说道。

    魏星星苦笑着摇头道:“办法总是会有的,相信李总应该可以处理好的。”

    “唉。这事都怪我,要是我在晚回去那么一会,这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于健道。

    “这事你有错。也不能全怪你。放心吧,李总不是那种不懂事理的人,现在还在气头上呢,换做是谁大过年的集团焙烧能不生气?要我说,李总刚刚没动手打你那都是好的了,别放在心上,接下来肯定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的。”魏星星拍了拍于健的肩膀说道。

    “魏哥。刚刚你看了没,好像有人在集团里放炮仗,你说会不会是……”于健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不说脑子里有个问号,这一说出来好像真的有点问题。

    炮仗皮子虽然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但确实是存在的,而且,这些灰烬所在的位置也有点奇怪,他走时集团是封闭着的,根本就不可能有炮仗存在,这样一来也就说明了问题。

    “对啊。我怎么也没注意到,难道真的是有人故意放炮仗点的火?”魏星星深吸了口气就向前边看去,目光落在李林身上。“不知道李总发现了没有!”

    于健皱眉道:“李总不是寻常人,刚刚他还踢了踢那些炮仗灰,我想他应该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然也不会急匆匆的把乡亲们召集到村部的吧?”

    “魏哥。要是有人故意想点火烧掉集团,这个人会是谁?”

    “胡云峰?”

    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出声。

    在整个清河畔,除了胡云峰之外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其他人,因为整个清河畔除了胡云峰之外全部都入股了平安集团,谁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放着大好的钱程不好好珍惜?

    “有这个可能,说不定一会就能查出来了。”于健深吸了口气道。要真是胡云峰恶意放火,那他的责任也就小了很多。

    两人说这话时浩浩荡荡的乡亲们就都到了村部,村部门口此时也是聚满了人,虽然是大过年的,可这些人却怎么也是笑不出来。

    唐大忠站在正中央,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一点威严的,他目光直直的看着众人,拳头攥得咯吱咯吱直响,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一看李林过来,他赶紧给李林让出来位置,然后就对着众人喝道:“李总有话要问,咱们清河畔出了这么大的事,谁要是敢说谎,到时候别怪我唐大忠不念同村之情。”

    “都想什么呢?听到了没有?”唐大忠一张老脸都快拧出水来了。出这样的事他是最为难的一个。

    “听到了。”乡亲们齐声河道。

    “李总。有什么话你尽管问。你是咱们清河畔的恩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和你共同进退!”唐大忠咬着牙道。

    李林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站在了唐大忠身边,阴沉的脸色已经变的自然了许多,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是寻常人,自我调节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事儿才是,而不是在这里对着乡亲们发淫威!

    “集团出了这样的事。首先有我的责任,其次,于健于经理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过春节把大家都叫过来,我先向大家伙道歉。”李林没什么感情的看着众人,声音不高,听起来好像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不过,他越是这样,众人心里也就是没底,要是他们和李林换个位置,现在可能都没心情说这些话,就算是张口骂人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儿。毕竟,整整一个集团都被烧毁了,这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说实话,李林说的这几句话,还是让很多人对他更佩服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能如此真的是特别的难得!

    “林子。你有啥话就说吧,大家伙也都知道你难过,刚刚唐大哥也说了,不管怎么样三姨都支持你,前两天分红我分了两百多万,要是你急着用钱,三姨把这个钱也拿出来给你。”刘芸沉声道。

    刘芸不说还好,话刚一出口顿时就遭到了不少人的白眼,到了嘴里的钱还要拿出来,哪有这样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