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都吓坏了
    其中就有不少人心里已经骂成了一片,要不是李林站在前边,大骂出口可能的都是轻的,甚至会打成一片也说不定。

    李林注视着眼前这一众乡亲,嘴角也是渐渐的弯出来一丝弧线,虽然话还没挑明了,但这些人的想法他是知道的,以前他一直是想带着这些人致富,让他们从困苦中脱离出来。

    可现在看来真的是天真的不行,这些人嘴上虽然没说,但真的恼了,恐怕和平安村的老百姓也是没什么区别。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的时候愿意在一起,出了大事就像把自己脱出来,天底下岂有这样的好事?

    既然这样儿,那又何必去带他们去致富。

    开始时李林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在清河畔重新建设平安集团,可一看这些人的嘴脸,他就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然了,还是那句老话,好人坏人是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对待的,刘芸能提出来把拿到的钱都拿出来,证明她还是心系集团的,这样的人绝对是不能亏待的才是。

    李林对着刘芸点了点头,然后就向众人看去,声音依旧不高,“其实叫大家过来也只是为了了解一点事儿,仓库,车间着火不是电路起火,其他的也不大可能,我想知道一个小时以前,谁在平安集团附近放过炮仗,或者说,谁在平安集团放了炮仗,我想放没放过自己都应该很清楚是不是?”说罢,李林的脸色就冷冽起来。

    先前唐大忠就问过谁在平安集团附近放过炮仗,当时大家伙也没当回事,而且距离远的也不担心,距离集团三四里路就算放炮仗也不可能掉到平安集团才是。

    不过,其中就有两户人家距离平安集团只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听李林以闻起来,原本就悬在嗓子眼的心忽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李凤和就是其中之一,听李林问了起来,他一个踉跄差点没倒在地上,说来也是巧合,他放炮仗那会儿正是一个小时以前,和着火的时间几乎是吻合的,再加上有那么一点小风,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因为他集团才着火的。

    另一个则是江津,相比李凤和他就淡定多了,他放炮仗那会儿集团已经起火了,还是他第一个发现着火去找于健的。

    “李总。是我。我在家里放炮仗来着,是不是我把集团弄着火的,要是我的话,我愿意承担责任。”李凤和咬着牙走上前,脸色惨白惨白的,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李凤和这一站出来,顿时就引来众人的侧目,其中有些人更是竖起了眼睛。

    “李凤和。你是怎么搞的?不知道自己家距离集团多近?这下弄着火了,让你说,这么大的损失该怎么办?你承担得起吗?”

    “就是。你放炮仗是乐呵了,过年了,集团烧了,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办?要我说,你就是害群之马,就是咱清河畔的罪人,今天这事你要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咱们就没完!”

    “哼。我看你李凤和就是故意的,我们的损失你说你怎么还?反正你也是烂命一条,这样儿,前几天你不是分了三百多万么?都拿出来,赔给我们损失。”

    看着乡亲们矛头都是对准了自己,李凤和也是直结巴,憋了半天愣是没说出话来,倒是他老婆徐兰不太高兴了,只见她上前一步,先是扫了这几个人一眼,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李总。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要真是我们烧的集团,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没意见,就算你告我们去法院都可以。”

    “我家是分了三百多万。虽然这些钱远远不够损失的,我们也愿意拿出来,法院让我们去蹲监狱,我们也认。错了就是错了,别的还想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赔上一条命。你要是觉着一条不够,我们一家三口的命都是你的!”

    周奔一直没说话,听徐兰话不好听,他也是在一边接过了话,“哟。这倒是挺洒脱的,还一条命不够三条命,徐兰,要我看你们一家三口的命也不够平安集团的损失,还有,你们那几条命谁稀罕?要我说,你就干脆回去把三百万拿出来,至于李总怎么处理,李总自己肯定清楚。”

    说罢,周奔就看向了李林,灿灿的笑道:“李总。对这种人你绝对不能心软,大忠叔三令五申,一定不能在集团附近放炮仗,可他们呢?这是赚了钱高兴了,现在就是烧了公司,要是公司里有人,说的不好听一点他们就是草菅人命。”

    周奔的话刚一落,李凤和脸色就更是难看起来,拳头攥得咯吱咯吱直响,脖子上的青筋也是喷涨了起来,怒视着周奔喝道:“周奔你个王八羔子。老子怎么就草菅人命了?你个王八蛋,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李凤和,你快给我玩勺子去,少在这里给我充长辈,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都把村里人害成什么样了,还有脸在这儿义正言辞的?我要是你,现在早就撒泡尿淹死了。”周奔冷笑道。

    “你……”

    李凤和两眼一瞪,身子顿时踉跄起来,紧接着在徐兰的惊呼声中噗通一声便是倒在了地上,他双目瞪大,太阳穴周边的血管都是怒涨了起来,看模样不是很乐观。

    李凤和突然倒在地上,顿时让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特别是周奔,吓的连连后退,要是李凤和突然暴毙,那他也就麻烦了,至少也要去蹲大牢的。

    站在最中央,李林一直紧锁着眉毛,见李凤和倒在地上,他顾不上多想,赶紧上前一步走到了李凤和身前。

    “李总。怎么办啊?不会出事吧?”徐兰说话时嘴唇都是颤抖了起来。

    李林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李凤和,他先是皱了皱眉,随后便是马上伸出了手,手指搭在李凤和的手腕上,在众人紧张的眼神里差不多过了一分钟,他才收回了手指。

    “没什么大事。急火攻心死了过去。”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兜里拿出来一个土灰色的瓷瓶在里边选出来两颗药丸给徐兰递了过去。“给李大叔吃了,不会有什么事的,集团着火和你们没关系。”

    “唐村长。找两个年轻的把李大叔送回去。”

    唐大忠一愣,不太明白李林是什么意思,只有李凤和还有江津放过鞭炮,江津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时间段根本就不符合,可李林又说不是李凤和,难道还是还有其他人?

    心里虽然一大堆问号,但唐大忠也是不敢直接问出来,他倒是希望有一个人出来,所有的责任都让一个人扛起来,虽然这个想法有些自私,可是身为村长他自认这个想法是好的,舍小家为大家,也许李林还会继续在清河畔发展下去也说不定!

    “林子。我替你凤和叔谢谢你。以后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你尽管吱声,我们责无旁贷。”徐兰擦了把眼泪道。她原本以为这下完了,好不容易才过起来的日子一下子就什么都没了,可没想到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她们一家人时,李林却站了出来。

    “回去好好休息。李叔用不了一会就能醒过来,这边没什么事就别过来了。”李林深吸了口气,冰冷的目光就在周奔的身上一扫而过,吓的周奔顿时向后退了两步赶紧躲到了人群里边。

    “除了李凤和还有江津之外,没有人在集团附近经过了吗?”李林沉声道:“现在我在问,谁经过了最好自己站出来,到时让我查出来,别怪我不念感情。”

    “都别装哑巴,李总这是给你们机会,谁经过谁没经过不知道吗?”

    “李总。唐村。我们是真没去过。再说这大过年的,好不容易才闲下来,谁深更半夜没什么事跑出去溜达啊。”胡俊生连忙道。

    “李总。我们真没去。”

    “哼。一个个都说没去,那怎么起的火?我看你们都是嘴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唐大忠也是气坏了,回过头看着李林道:“李总,我看这样,咱们就算问怕是也问不出来,咱们干脆就报警算了,我就不信警察来了这些人还敢嘴硬。”

    唐大忠说完,众人的目光便很快就落在了李林身上,看李林怎么说,大家伙心里都是不希望报警,不管怎么说,这大过年的来了警察也是不吉利。

    李林目光一直在众人身上不断游走着,听完唐大忠的话,他就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乡亲们不会说谎,我想大家要是知道的话也一定会说出来,这样儿,既然都不好说,就都先散了,今晚我就在村部住,要是谁知道可以到村部去找我,没什么事大家就先散了吧。”

    李林话音一落,清河畔的乡亲们稍稍迟疑了一小会就都匆匆的走开了,三三两两议论纷纷,在他们的脸上很难看到一点笑容。

    “李总。会有人来举报?”大家伙刚散去,魏星星就走到了李林身边。“刚刚我和小于琢磨了一下,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放火,那鞭炮的灰烬……”

    没等魏星星说完,李林便是点了点头,魏星星和于健都发现了问题,他自然也是看到了,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谁会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