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困境
    “李总,你说会不会是那个胡云峰?”于健有点不敢看李林的眼睛,低声说道。

    “不能,绝对不是胡云峰做的,着火时我也怀疑是他,我第一时间就到他家看了,那家伙喝了酒正趴在炕头睡觉呢。”没等李林说话,唐大忠已经站了出来,十分肯定的说道。

    李林一开始也觉着很有可能就是胡云峰,毕竟那个家伙前几天才放完狠话,可一看唐大忠如此肯定,他的眉头也就皱的更紧了一些,原本就空白的脑子里更是变成了一片浆糊。

    难道故意放火的人不是清河畔的人?

    “唐村长。你确定?”于健也问了起来。

    “肯定没错,我和你们的想法其实都是一样的,也是以为胡云峰那混蛋干的,他都喝的动弹不得了,不可能去放鞭炮的。”唐大忠叹了口气道:“林子。让你来清河畔是大叔的意思,大叔身为一村之长也是有责任的,今天太晚了,明个一早我就进城把我分的那些钱都拿回来给你。”

    知道唐大忠不是在做表面工作,李林就苦笑着摆了摆手。“唐大叔。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有什么发现赶紧来村部通知我就行。”

    “那怎么行,出这么大事我这个村长怎么能回去,就算回去我也睡不着,这样儿,咱们一起在村部等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点的火,老子今个非要弄死他不可!”唐大忠愤愤的骂道。

    “唐村。你还是回去吧。李总还有事要安排。”魏星星在一边说道。

    “有事安排?”唐大忠看了李林一眼,见李林点头,他才不得不走开,临走前他还试探着问了两句,“林子。大叔有两句话想说,不知道说得说不得……”

    李林很清楚唐大忠要说什么,当下他就是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大叔。之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把谁放的火查出来要紧,没什么事我先回村部,还有事要安排。”

    “唉。那行。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别忘了给大叔打电话。”唐大忠叹了口气,表情落寞的向家里走去。

    他虽然忠厚老实,但绝对不是傻子,李林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怕是平安集团要彻底从清河畔搬出去了,他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乡亲们手里的钱倒是够用了,可又有谁嫌钱多扎手?

    唐大忠离开,刚刚还人声沸腾的村部顿时安静了下来,李林安排于健魏星星去废墟哪儿继续检查,他自己就来到了村部。

    村部里也是空荡荡的,他也没去开灯,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一声长叹显得格外的刺耳,随后他便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坐在椅子上,李林颓废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捂着脸捂了好一会才坐正了身体,又是一声长叹之后,他把手机拿了出来,紧接着便是在通讯录里找了起来,很快一个号码便是出现在了屏幕上,犹豫了片刻才打过去。

    这个号码是冷清秋的,在集团彻底停下来时清秋集团曾订过一批药品,虽然只有几个亿的药品,但李林也不得不打电话给她,如果短时间内没卖出去,或者说还没订单的话,暂时拿回来还能解解燃眉之急,为石桌子那边生产拖延出一些时间来。

    不过,对此李林也是不抱多大希望,养灵液和减肥药有多火爆他是很清楚的,冷清秋恨不得每天都要催一次货,恐怕她那边的订单也不会少,说不准还在等着这边抓紧生产。

    没让李林久等,电话刚打过去十几秒钟,冷清秋那独特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

    “冷小姐。是我。”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道。

    “不好意思,你是谁?”冷清秋故意道。显然还在为上次的事耿耿于怀。

    李林不是傻子,自然是能听出来冷清秋是故意的,心里也不由的叹了口气,这能怪谁?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你不去调侃人家,人家还能反过来收拾你?

    “是我。李林。”李林无比的尴尬。要不是时间紧迫,他真想给冷清秋为上次的事儿道歉。

    电话那边,冷清秋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李林突然打电话来,她也是没想到,当下便是调侃了起来,趁着这时不打击一下那个混蛋更待何时?

    “呦,原来是李总,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就没想起来呢?”冷清秋咯咯笑道:“莫不是给别人打电话打错了吧?这不像李总的风格……”说罢,冷清秋就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李林的脸都绿了,要不是有事求这个女人,他真是想把这个女人按倒在地上对她胡作非为一番。

    “冷小姐。我是有事求你……”李林黑着脸道。

    “有事求我?”冷清秋顿了顿道:“李总还有求人的时候?真是少见,说吧,什么事求我,大事我办不了,小事可能也够呛……”

    “……”

    李林一阵无语,勉强的挤出来一些笑容道:“冷小姐,公司出了点事。前几天送到清秋集团的养灵液和减肥药还有没有?”

    冷清秋原本还想在调侃调侃李林,听李林说公司出了事,她满是笑意的脸蛋也是渐渐的严肃起来。“公司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李林也不犹豫,当下便是把清河畔着火这事大致的和冷清秋说了一遍,同时也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说了个大概。

    冷清秋表面上像是没长大的姑娘,偶尔还会耍一耍公主的脾气,但到了大是大非时,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怎么突然着火的?是不是有人恶意放的火?”

    “还不清楚。”

    李林深吸了口气道:“冷小姐。清秋集团现在有没有货?”

    “前几天刚刚运来的货还没等到公司就已经分放一空了,怎么可能还有货,我正想着找你要货呢!”冷清秋沉声道:“再说,光是清秋集团这一点怕是也不够用的吧?”

    李林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冷清秋说货他一点也没觉着意外,苦笑道:“那我在想想其他办法,冷小姐,打扰你了,没什么事我先挂了,这边还有很多事等着处理。”

    “行。需要我做什么,随时打电话给我。”冷清秋说道。

    “再见。”

    又是和冷清秋说了两句,李林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把手机丢在一边,他的脸色也是更难看了起来,十几个亿的订单,赔偿至少要有两百个亿开外,别说他现在没这个钱,更重要的是,这会严重影响平安集团的声誉,带来的不良影响远远会比赔偿更为严重。

    “妈的,真是该死!”

    手掌在椅子的把手上狠狠的拍了一下,李林也是忍不住爆粗,冷清秋那边没货,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有点不敢想象。

    就在他为此一筹莫展之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魏星星和于健去废墟那里检查赶了回来。

    “有线索吗?”李林看着两人问道。

    魏星星和于健同时摇了摇头,“除了那些灰烬,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李总。这事怪我。你怎么惩罚我都接受。”于健低着头道。

    看着于健,李林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于哥。这事你有责任,但也不能全怪你,有人想放火,就算你一直在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于健一愣,没想到李林会如此的大度,要是李林责怪他一番还好,反倒是原谅了他,这反而让他更是自责了起来。

    “李总,我……”

    李林笑着摇了摇头,就再次拍了拍于健的肩膀道:“没事。这事我不怪你。魏哥,你们来坐下,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于健擦了擦湿润的眼角,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林子。你就是我于健的贵人,这辈子遇到你我也值了,就算你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于健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

    “秦晓才是你的贵人,这话还是留给她说的好。”李林苦笑着摆了摆手,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等两人坐在身边,他才问道:“魏哥。于哥。石桌子和平安村加快生产,时间到底能不能来得及?”

    于健和魏星星对视一眼,过了片刻两人就都是沉重的摇头,“石桌子那边虽然还没正式投产,但我们接的订单就有石桌子那边过几天生产出来的药品。平安村那边也几乎没什么可能,只有三条生产线。可以加人手,不管多少人咱们都能弄来,可机器生产的速度有限,就算二十小时不停的生产也绝对不可能短短几天内完成的。”

    李林再次苦笑点头,他这才发现,自己还当回事找人家商量,其实和废话没什么区别,生产线不够,人再多也只能是干等着。

    李林点上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两口,“真的没办法了?”

    两人再次摇头,主要是平安集团生产的减肥药,养灵液,壮阳药实在太特殊,就算找其他公司帮忙生产都是不可能的事。

    “李总。要不给蔡姐打个电话,她在这方面是高手,或许能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事已至此,咱们能想到的办法也实在是有限。”于健认真的说道。

    他见过蔡文雅,蔡文雅的能力是什么样的他也是略有些了解,除了蔡文雅之外,他真想不到谁还能解决眼前这个问题。

    “我一会打电话给她。你们先回去吧。”

    李林把抽了半截子的烟捻灭在桌子上,再次捂着脸靠在了椅子背上,刚刚他就想到了蔡文雅,可犹豫了很久他还是没把电话打出去,如果蔡文雅知道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要是不发飙才怪。

    见李林不说话了,于健和魏星星再次对视一眼,两人就识趣的走了出去。

    随着两人离开,屋子里就再次安静了下来,李林也是在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子前向外看去,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阴冷万分,脑子也是飞快的转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李林准备躺在床上休息时,门外就再次传来了脚步声,听到脚步声,李林眼前顿时一亮,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铛铛铛……

    “林子。在不在?是三姨。”刘芸站在门口低声道。

    见刘芸小心翼翼的,李林多少也是有点无语,却也能理解,很显然刘芸就是通风报信的,她的到来很有可能把放火的人找出来,不管是谁,要是得知是她通风报信,那对她肯定也是没什么好处。

    “门没关。进来吧。”

    咳咳咳……

    刘芸刚进屋就是猛地一阵咳嗽,赶紧在鼻孔前扇了扇,道:“林子。你这是抽了多少烟,可少抽点,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李林笑着点头,连忙把窗子打开,“三姨。你先坐,我给你倒水。”

    “唉。还倒什么水,我也不长待,说两句话就走。”

    “那我就不倒了?”

    “别倒了别倒了。我说完就走。”刘芸拉着李林的胳膊让他坐下,随后几快步走到门口向外边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人之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贴在李林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听刘芸说完,李林也是一愣,眉毛便是竖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刘芸道:“三姨,你不会是弄错了吧?怎么可能是他?”

    “那还能错的了,着火前几分钟我刚好到门口倒泔水,听到炮仗声我还特意的看了看,他往回走时我们还说了两句话呢!”刘芸很肯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