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水落石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林又是点上一根烟,要不是刘芸说的有板有眼,他还是不敢相信,毕竟,那是个才刚刚不到十岁的孩子。

    他为什么会向集团内丢炮仗?

    小孩子的天性,一时手欠?还是这其中有什么事情?

    “该说的我都说了,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我先回去,不然被人看到不好。”刘芸也是叹了口气道:“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也不敢相信,田田绝对是个好孩子,秀梅教育的也非常不错,你看一下弄出来这么大的祸……”

    “林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李林坐在椅子上又是狠狠的抽了几口闷烟,确实,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儿竟然是个孩子所为,主要是他出于什么目的。

    至于如何处理田田这个孩子,李林一时间也是没了主见,在刘芸来的前一刻他还在想着,要是找到这个人一定要让他好过,就算杀个个把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现在就不一样了,田田这孩子他是知道的,以前来清河畔时还会经常到殷秀梅的家里,殷秀梅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林也是清楚的很。

    “我在想想。三姨,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今天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李林深吸了口气,头就再一次靠在了椅子背上,双目看着顶棚上的灯泡,一时间失神起来。

    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心慈手软,唯独是这么个孩子,别说烧了清河畔的工厂,就算是把所有平安集团都烧掉,他也下不去那个死手。

    “林子。要我看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去看看,田田这孩子突然做这样的事,怕不是空穴来风,会不会是被人指使的?”刘芸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从小就没个爹,日子本来过的就不怎么样,秀梅年纪轻轻的也是落了一身病,这两年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田田是秀梅的支柱,要是你真的把田田怎么样了,怕是秀梅也就不用活了。”刘芸叹了口气道:“要三姨看,这孩子要真是被人指使的,你也就别为难他了,他们娘两个的日子真是不太好过。教训教训是应该的,可是……”

    “可怜?”

    李林的嘴角翘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睛也是眯成了一条缝隙,冷笑道:“就因为可怜就可以肆意妄为?他这一把火给平安集团带来多少损失,他们不知道?”

    刘芸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现在对李林说这样的话确实是有点过分,可一想到田田那孩子,刘芸又是于心不忍。

    “林子。你不是三岁孩子,该怎么做你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三姨就不打扰你了。”刘芸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跑来给李林通风报信,要是李林真的对那孩子做点什么,怕是她这辈子都会活在自责中。

    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让这事儿压下去,刘芸又觉着对李林有点太不公平,现在她只希望这件事能以最好的方式解决,这样一来她也不用太自责。

    刘芸离开,李林又是连续抽了两根烟,足足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才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眸子也是变得狠厉了起来。

    正如刘芸所说,田田要是没被人指使,这事他也只能当做全然没发生,打碎了的牙只能往肚子里咽,要是有人指使田田做的这事,无论如何他都要让这个人付出代价。

    而且,李林隐隐的觉着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因为,殷秀梅的家距离平安集团虽然不远,却也不近,至少有两三里的路。

    如果只是为了放个炮仗,他完全没理由跑这么远来,这么一想,李林的拳头攥的就更紧了,指骨也是咯吱咯吱的直响。

    如果真是这样,那背后放火这个人更可恨。

    清河畔的夜空被蓝色的浓烟笼罩着,李林在村部出来,一股子浓浓的烧焦味道扑面而来,工厂失火,也是给清河畔的乡亲们带来了几分阴霾,原本应该是欢庆的除夕夜,乡亲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自集团着火之后,村子里的炮仗声也是戛然而止,整个小村都是肃静无比。

    他刚走出去不远,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就响了起来,几辆姗姗来迟的消防车飞快的进了村子。

    看到消防车,李林也是忍不住苦笑,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原本应该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赶到却足足用了三四个小时,就这样的出警速度,简直就配不上警察这两个字,确切的说,这些人都配不上肩膀上挂着的警‘徽’。

    李林也懒得搭理这些人,烟头抛出来一道美妙的抛物线后,他举步向村西边走去。

    殷秀梅的家在清河畔最西边,距离村部差不多有三四里的路,在王俊居住的那两间小屋子门口经过时,李林又是忍不住向小院子看去。心头也是唏嘘不已,特别是想到王俊临死时的景象,曾几何时,他在梦里也是经常梦到。

    凄凉,无奈,可悲。

    这几个字用在王俊的身上确实太贴切了,如果说他是个痴情的男子,李林到觉得王俊有些愚蠢,因为,他的痴心葬送了他的一切,而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怕是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死讯。

    就算知道他死了,恐怕,也不会为他感到难过,说不准那个姑娘还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门口稍稍的停了片刻,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继续向殷秀梅的家里走去,差不多十几分钟左右,三间熟悉的小屋子就出现在了李林的视线当中。

    几年前李林曾来过殷秀梅的家,那时候就是这三间土屋,家里更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时光匆匆而去,家家户户早已是物是人非,而殷秀梅的家却没什么变化,原本就破旧的土屋显得更破旧了许多。

    走得近了,大门口两边的墙垛上的一副对联也是映入了李林的脑海中,看到这春联,李林也是忍不住叹气,青涩的笔锋,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女人之手。

    连对联都要亲自去写,可想而知殷秀梅的家现在是什么样的,想到这里,李林也是不由的有些自责,平安集团进入清河畔那会儿,他把殷秀梅确实给忘在了一边。当时要是想起殷秀梅,或许也不会酿成今天这样的惨剧。

    “唉……”

    长叹了一声,李林也不在犹豫,走到院子门外敲了敲黑漆漆的铁大门。

    没让他久等,院子里很快就传来了开门和脚步的声音,殷秀梅那熟悉的声音也是传了出来。

    “谁啊?”

    “是我。李林。”李林沉声道。

    院子里正急匆匆向外走的殷秀梅一听到李林的声音也是不由的一怔,刚刚集团失火她是知道的,只是她也有点想不明白,这个时候李林会突然赶过来。

    难道有什么事儿?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殷秀梅还是赶紧打开了大门,大门一开她便是看到了站在门口面色阴沉的李林,折把她也是吓了一跳。“林子。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有事啊?”

    看着殷秀梅,李林一肚子火顿时就没了,因为,殷秀梅穿的这身衣服实在是太差了,春节过年,她竟然还穿着打着补丁的红色棉袄,这件棉袄在几年前他就曾见殷秀梅穿过,没想到几年后她竟然还穿着这身衣服……

    “秀梅姐。田田在不在?”李林问道。原本应该很冷厉的语气也是变得柔和了许多。

    殷秀梅一怔,就回头向院子里看去,然后就惶恐的问道:“林子。田田是不是惹祸了?”

    李林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集团着火,是田田去放的鞭炮,秀梅姐。这事你知不知道?”

    闻言,殷秀梅顿时眼前一黑,脚下也是踉跄了几步,幸好李林拉了她一把,不然肯定会摔倒在地上。

    “林子。你是说田田放的鞭炮?”殷秀梅脸色惨白,嘴唇也是忍不住抖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李林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有把握,不可能空穴来风就跑来说是孩子放的鞭炮。

    看着殷秀梅,李林也是苦笑着点头,也不知道是应该安慰她两句,还是应该安慰自己两句,从殷秀梅的表情上他能看出来,殷秀梅对这事肯定是不知情的。

    “林子。你不会是弄错了吧?我们家已经很多年没买炮仗了,田田怎么可能去集团放炮仗啊?”殷秀梅擦了擦眼泪道:“你进来吧,我问问田田是不是他。”

    李林点了点头,随着殷秀梅向屋子里走了进去,来到窗下时李林向屋子里看去,屋子里昏暗无比,一根白蜡散着微弱的烛光,在一台**十年代的上海缝纫机前,一个身体单薄的小男孩背对着窗子正吃着东西,他不是别人,正是殷秀梅的儿子田田,也是李林要找的人!

    听到门外传来动静,有人进屋,田田就下意识的回过头,一看是李林,一张俊俏的笑脸顿时大变,刚刚塞到嘴里的馒头也是没咽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