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准备逃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用多想,一看田田这表情,李林和殷秀梅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殷秀梅的眼泪也是忍不住哗的一下又是落了下来。

    她二话不说便是走到田田身前,挥起巴掌狠狠的向着田田的脸抽了下去,原本寂静的房间这一巴掌显得格外的刺耳。

    一巴掌打完,没等田田反应过来,殷秀梅又是连着两巴掌,每一下都是无比的重。

    “你个败家的东西,我是怎么教育你的?说,平安集团那炮仗是不是你放的?”殷秀梅一边打一边问道。

    “妈。别打了。别打了。”田田捂着脸一边哭一边喊着。

    李林站在一边也没上前去阻拦,孩子都是教育出来的,自小就有这么大的胆子,能做出来这样的事,要是不给一点教训以后还不点上了天。

    看着殷秀梅足足打了四五分钟,田田也求饶了起来,李林才上前拉住了殷秀梅,“秀梅姐,别打了。我有话要问他。”

    被李林拉着,殷秀梅也是没停下来的意思,她一边打一边哭着,“这个家都成什么样了,田田,娘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说,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一看殷秀梅还要打,田田就点了点头,哭着道:“娘,是我去放的炮仗……”

    听田田亲口承认,殷秀梅脚下又是踉跄了两步,“你这个畜生,你知不知道你放炮仗惹了多大的祸,看我不打死你!”

    “秀梅姐。别打了。等我问完话。”

    李林皱了皱眉,上前一步就再次拉住了殷秀梅,随后目光就落在了田田的脸上。“田田,刚刚我听你妈说你家没有炮仗,你这炮仗哪里来的?还是谁送给你的?”

    田田怯生生的看着李林,一听殷秀梅还要打,他连忙点头道:“炮仗是胡大爷给我的,他说让我去集团放炮仗,只要我去,他就给我一百块钱……”

    “娘。咱们家太穷了。别人过年都能买一件新衣服,你这衣服都穿了好几年了,我不想在让你穿这个,有一百块就能给你换一件新衣服,你也不用在被别人笑了。”

    李林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从田田的口中说出来,他的脸色还是忍不住一变,听着眼前这个只有**岁男孩的话,他也是不由的有些动容,曾几何时,这个男孩和他是何等的相似。

    “是哪个胡大爷?”李林追问道。

    “胡云峰胡大爷。叔叔,你能不能不告诉胡大爷是我告诉你的,能不能替我保密?”田田恳求道。

    “胡云峰!”

    李林的拳头再次攥了起来,没想到胡云峰如此的阴险,他故意喝醉做了不在场的假象,这种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跪下。”

    殷秀梅上前一步一把将田田拉在了地上,她自己也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林子。是秀梅姐对不起你,你想怎么样都成,秀梅姐求你,别伤害孩子行不行?”说着,殷秀梅便是弯下了腰,给李林重重的叩起了头。

    看着这对母子,李林是又恨又气,可以说他们是被人利用的,可不管怎么样,集团着火都和田田有着直接关系,就算他有一颗圣人般的心,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原谅这孩子。

    因为这一把火给平安集团带来的损失真的是无法预测的,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赶紧给你林子叔叩头。”殷秀梅急声道。

    田田根本就没意识到他放鞭炮引来的严重后果,但他是个听话的孩子,听殷秀梅一说,他也马上就开始给李林叩头。

    就这样儿,两人足足跪了两三分钟,不知道叩了多少个头,殷秀梅的脑门都已经被坚硬的地面碰破了,血和土黏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好好教育孩子吧。这事就当没发生,就当我没来过。你们起来吧。”李林叹了口气道。

    刚刚那一刻,他真的动了杀意,但想起师父的教诲,他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就算接下来在难,恐怕也没有眼前这对母子难,除夕的夜,饺子都没有,一个**岁的小男孩还要吃馒头。

    想着刚刚田田的话,李林有些心酸,也有些感动。

    “林子。姐对不起你。”殷秀梅哭着道。

    李林摇了摇头,也不多废话,转身就向外边走去,走到门口时他又停了下来,“这事不能怪孩子,他也是个好孩子,错都在胡云峰的身上。”

    “秀美姐。今晚我没来过你这里,这事也和田田没任何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殷秀梅不是傻子,李林的意思她自然明白,听着那低沉的声音,她也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得罪了李林,恐怕胡云峰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同时,殷秀梅也在暗自庆幸,庆幸李林没对田田怎么样,就算他真的对田田怎么样了,自己又能说什么?毕竟,田田惹下的可是弥天大祸,价值几个亿的集团毁之一旦,这对李林的影响有多大,她根本就不敢往后想。

    “林子。你放心。秀梅姐知道该怎么做,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殷秀梅沉声道。相比李林,她更是恨胡云峰,在背后蛊惑孩子去放火,这种人真的应该把他千刀万剐!但她一个弱女子又能把胡云峰怎么样?就算去找胡云峰,恐怕胡云峰也不会承认,弄不好还会反咬一口也是说不定。

    李林站在门口稍稍的迟疑片刻,殷秀梅的家实在是太穷苦了,他想伸伸援手帮她们过上好日子,可转念一想,他还是放弃了则个想法,现在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就算想帮她们也不是现在,至少要等度过这个难关才可以。

    “看好孩子。”

    李林说了一句便是快步出了院子,速度之快甚至拉出来一道残影,殷秀梅跪在地上,也只是看到窗下掠过一道黑影,根本就没看到李林是怎么离开的。

    等李林走了,殷秀梅就赶紧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

    “儿子。你林子叔叔来咱们家这事不准和任何人提起知不知道?就算有人问起来你也说没来过知不知道?”殷秀梅严肃的看着田田说道。

    “娘。为什么啊?”田田不解的问道。

    “没为什么。记住娘的话,不管是谁,就算是警察来问你,你也说不知道,知道了吗?”殷秀梅面色严肃的道。

    “娘。我知道了。”田田点了点头就把手放进了兜子里,一张折叠的皱皱巴巴百元大钞就拿了出来,“娘,这是胡大爷给我的钱,过两天你也去城里买一件衣服穿行不行……”

    看着皱巴巴的百元大钞,殷秀梅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心头更是五味陈杂,这一百块钱酿成了天大的祸事,想想李林刚刚那眼神,殷秀梅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她也对李林另眼相看起来,换成任何人恐怕都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田田,即便他只是个孩子,他是被人利用的也不成,毕竟,那是几个亿的集团,一夜之间化作灰烬,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田田。这个钱不是胡云峰给你的,不要和任何人说胡云峰给过你钱知道么?”殷秀梅沉声道。

    虽然不知道殷秀梅是什么意思,田田还是点了点头,这时他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寂静的夜晚,除夕夜没有往年那样让人开心,家家户户早早的就熄灭了白炽灯,没了新年的年味,多了几分阴霾,大家都在等着,等着天亮,他们也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一条僻静的胡同里,一道身材单薄的影子悄然而至,他来的很突然,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仿佛从天而降一般,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殷秀梅那里出来的李林。

    他来的地方也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胡云峰的家。此时,三间大瓦房都是亮着灯,屋子里偶尔传出说话的声音。

    “他爹。你说不会出什么事吧?我怎么心绪不宁的,要是李林找到田田,田田肯定会把你说出来的……要不,要不咱们明天就搬家离开这里。”

    “李林那小子以前还不怎么样,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而且,我听说那个小王八蛋做事可是十分狠辣的,我担心他对咱们不利啊!”黄春燕担忧的道。

    胡云峰正坐在坐在热炕头,饶有兴致的喝着小酒,听黄春燕这么一说,他就冷哼了一声。“就算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他那只眼睛看到我胡云峰去放火了,没有证据的事,吓死他也不敢往老子的头上按,他要是真敢找来更好,老子就告他污蔑,不但让他集团没了,还要让他进牢里坐上十天半月,我看他还敢不敢得罪我胡云峰。”

    “他妈的,不就是看老子不顺眼么?老子三番五次去求他,他还不答应,真是给脸不要脸,这下老子到是要看看,他还怎么翻身,最好是破产,要是能自尽就最好了,也能下去陪宁慧贤那个臭婊子。让他们一家人团聚。”

    黄春燕皱了皱眉道:“他爹。要是田田说你指使他的,那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