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杀你全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愚蠢。愚蠢至极,要我说你就是老娘们妇人之见。”胡云峰端着酒杯嘴角滋滋直响,“凡是都要有证据,田田的话能有用?就算他说是我干的,那又怎么样?光凭两句话法院就能给我胡云峰定罪?”

    黄春燕豁然,过了片刻她就叹了口气道:“定罪是不能定罪,他爹,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李林报复咱们,那小子认识的人可是多了,你这一下烧了他的工厂,恐怕他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你啊。”

    胡云峰又是抿了两口小酒,端着酒杯沉吟了一小会,“你说的没错,这小子现在咱们惹不得,这样儿,明天一早你就给春梅打电话,让她在那边给咱们找个房,最好能找个打工的地儿,咱们到了南方,天涯海角的就算那个小王八蛋有天大的能耐怕是也不能找到咱们。”

    “这清河畔我也真是呆够了。”胡云峰揉了揉眼睛,苦笑道:“老婆子,说一千道一万,当时咱都不该当这个出头鸟,要是咱们也在平安集团,咱们也成有钱的户子了,恐怕也不会到今天这步田地。”

    黄春燕顿了顿,她还想责备胡云峰两句,但话到了嘴边她又是憋了回去,“事儿都发生了,说什么也都晚了,你也不用太自责,咱就是没这个命。”

    “人心不足啊,这都怪我,娘的,现在一想想都来气,咱全都是被周奔这个王八蛋给坑的。”胡云峰愤愤的骂道。

    “说什么都晚了,怪人家周奔能有什么用,要怪还是怪你自己太实在,人家两句话你就傻狗上墙给人家当了枪用。”黄春燕说着便是把桌子上的菜往下撤,“别想了,明天一早我就给春梅打电话,无论如何都让她给咱们安排好了。你快躺那儿睡一觉。”

    “告诉春梅,她姐夫过去亏待不了她。”胡云峰笑了笑,拍了拍大腿就扭过了屁股,“出去撒泡尿,在清河畔在留下一点东西,这辈子可能都不回来了。”

    黄春燕没好气的白了胡云峰一眼,继续往下端菜,“还留下点东西,快去撒,一会回来帮我装包裹。”

    胡云峰又是嘀咕了两句便是出了屋子,敞开门下意识的向平安集团的方向看去,虽然火灭了,但还是浓烟滚滚的,一股子烧焦的味道在空气中不断弥漫着。

    “李林啊李林,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落得这样的结果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明个一早老子就不在这儿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胡云峰冷笑着道。

    说着时他便是向茅厕走了过去,裤子一解,一股子尿箭便是射了出去,舒服的他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就在他撒尿时,一道身影悄然的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在明亮的月光下,单薄的身影倒映在茅厕的墙壁上。

    胡云峰喝了两杯酒,脑子里也是有些乱,努力的睁了几下眼睛在看到墙壁上的身影,没等他转身,冰冷的声音便是传入了他的耳朵中。

    “该怎么处理,那不应该是我的事么?现在你应该担心担心你自己。”

    听到声音,胡云峰身体顿时一颤,原本撒出去的尿箭戛然而止,然后又是忍不住放出来两股。等他转过身时,赫然就看到了李林那张略带笑意的脸颊。

    “李,李,李……”

    “下去和鬼说去吧。”

    李林嘴角一翘,在胡云峰发出声音之前,宽大的手掌便是猛地伸了出去,电光火石之间便是锁住了胡云峰的脖子,手臂稍稍一用力,胡云峰接近一百七八十斤的身子便是像小鸡一样被他硬生生的给提了起来。

    “呜……”

    胡云峰脸憋得涨红,脚底下用力的挣扎着,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李林的手仿佛一只铁钳一般,他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

    看着胡云峰,李林略带笑意的脸颊也是渐渐的变的阴寒起来,平安集团成立到现在虽然没经历过什么特别大的风浪,但也遇到不少事,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所有事都在预料之中,却在胡云峰这个小丑面前翻了船。

    这让李林更是恼火,原本他想直接扭断胡云峰的脖子要了他的命,可转念一想,这一条烂命和平安集团几个亿十几个亿的资产相比,真的是不值。

    让他这么痛痛快快的死掉,也确实是有点便宜了他。

    想到这里,李林的嘴角便是弯出了一丝弧度,既然不想让他死的痛快,想要折磨死一个人那就太容易了,而且,他是个医生,人体的经络他是最清楚的,想要让一个人痛不欲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砰!

    就在胡云峰挣扎时,李林的嘴角一抽,重重的一拳便是对着他的肋部打了下去,这一拳很突然,力道不是很大,却打在了胡云峰的穴位上。

    呜……

    肋部中了一拳,胡云峰的眼睛猛地瞪大,嗓子里发着呜呜的声音,脚底下挣扎的也是更激烈了起来。

    砰!

    又是一拳打在胡云峰的小腹上,同样是力道不大的拳劲,又是让胡云峰痛不欲生,想叫出来却怎么也吼不出来。

    “我给过你机会。可你却心胸狭窄,贪婪无比,死是给你最好的惩罚。不但你要死,你全家都要死!”李林低沉的说道。

    此时,他清澈的双目早已经变得狂热起来,如同远古的凶兽那般让人毛骨悚然,又如同来自九幽的厉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每一句话听在胡云峰的耳中,都像是一把尖刀刺在他的心头上。

    闷响声在茅厕里不断的响着,转眼间五六分钟就已经过去,胡云峰的脸上没有任何伤疤,但他的嘴角已经渗透出鲜红的血液,整个人目光也是变得呆滞了起来,脚底下虽然还在挣扎,却也没刚刚那样强烈。

    腹部,胸腔,几个大的器官都被李林的拳头硬生生的震碎,如果有人能进入胡云峰的肚子,胸腔里看一眼,一定会发现里边已经是一片血的海洋,他之所以没马上死去,是因为心脏还没遭到重创。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此时的胡云峰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恐怕也是于事无补,他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胡云峰。死是对你最好的惩罚,去阴曹地府当个厉鬼,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超度的,一定让你在阴曹地府也过的不舒坦,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李林嘴角一动,有力的右手便是狠狠的抓在了胡云峰的左侧心房部位,紧接着宽大的手掌便是稍稍的用力,坚硬的肋骨如同豆腐一般一点点变形,伴着轻微的脆响声,左侧的肋骨渐渐的塌陷了下去,李林的手也随着塌陷进去的肋骨逐渐的没入了进去,当手掌触及到心脏时,他便是再次用起了力道。

    心脏被手掌抓住,又是被用力捏碎,这种痛楚恐怕也只有胡云峰才有切身感受。

    疼!

    无比的疼痛!

    即便已经渐渐陷入昏迷,意识变得模糊,胡云峰还是猛地睁大了眼睛,脚底下在再次挣扎了起来。

    “去死吧。”

    注视着胡云峰的眼睛,李林的手掌猛地用力,一声内脏破碎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胡云峰两眼一瞪,头顿时就耷拉了下来,一眼看去已经是没了生气。

    看着如同烂泥一般的胡云峰,李林一点也没觉着解恨,他转过身向屋子里看去,透过窗子刚好看到黄春燕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他不在迟疑,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屋子里走了进去。

    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杀,就不是杀一个,而是要杀了胡云峰的全家,刚刚黄春燕说的话他也都是听在了耳中,既然她知道怎么回事,那她就是胡云峰的同伙之一。

    而且,李林一直明白一个道理,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能跟胡云峰过日子,这个黄春燕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就算不是她亲手所为,也罪不该死。那也只能怪她找了个不应该找的人,怪她倒霉!

    “他爹。你这撒个尿咋还没完没了了?又出去躲活是不是?快死进来帮我收拾包裹。”黄春燕一边在柜子里往外掏衣服,一边对着门口吆喝道。

    结果她喊了两声,胡云峰根本就没回答她的意思,她铺下一块包裹皮,转过身想出去叫胡云峰回来时就看到半开着的房门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

    看到李林,黄春燕皱了皱眉,“李林。你怎么来了?”

    “你说我怎么来了?很奇怪么?”

    李林冰冷的看着黄春燕,脚下却不停顿,一步步向她靠近了过来。

    黄春燕还想说两句,当她看到李林手上的鲜红的血迹时,她脸色顿变,“李林,你把老‘胡’怎么样了?他人呢?”

    “死了!”李林没什么感情的说道。“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你们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黄春燕踉跄了两步差点没栽倒在地上,不过,她不是那种二三十岁的小媳妇大姑娘,李林杀了胡云峰又进了房间,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做什么,她随手便是拿起了放在菜板子上的菜刀。

    “李林。我和你拼了。”黄春燕喝了一声,菜刀便是对着李林的头呼啸而去。

    看着黄春燕,李林也不言语,面色阴寒至极,面对呼啸而来的菜刀,他不闪不躲等黄春燕就要冲到他身前不到三尺距离时,一道细小的精光突然闪过,一枚银针在他的手指缝隙中突然迸射而出,银针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刺在黄春燕的心脏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