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语出惊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春燕的动作戛然而止,手里的菜刀也是应声落在了地上,嘴巴张了几下想说点什么,可废了半天劲也是一个字都没能吐露出来,最后应声倒在了地上。

    短短十分钟不到,李林便是将胡云峰两口子全部解决,看着屋子里的陈设,他嘴角就微微勾起来一丝弧度,转过身走到外边,一会功夫他又走了回来,他的手里多了如同烂泥一般的胡云峰。

    噗通!

    将胡云峰丢在地上,李林就坐在了锅台上,抽出一根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看着死去的两人,他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

    春节原本是欢庆一堂,代表着辞旧迎新,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这短暂的幸福时,可这一夜却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儿。

    集团竟然被烧毁,此时此刻他竟然坐在两条死尸面前,这样的场面他就是做梦都没想到。

    “师父。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侧着脸看着璀璨的星空,李林喃喃自语着,“如果当时我在宽容一些,或许就不会酿成今天这样的后果,他们虽然该死,却也是两条鲜活的生命啊……”

    “……”

    李林喃喃自语了许久,直到烟头烫手,他才缓过神来,他没得到任何指示,也没见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但这时他已经想通了,确切的说是师父的那几句话让他大彻大悟。

    修炼一途坎坷多磨,万事都不能遵从本心,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他自然也不能例外。

    即便是错了,那不也是修炼途中的一种磨难么?

    想到这里,李林也就释然了许多,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他的手里就出现了一枚烈焰符,杀人不是儿戏,一下死了两个人,警察肯定会来,如果被查出来是他杀的,那也会非常的麻烦,杀人偿命是免不了的,制造着火的假象,就算警察发现了端倪,他相信也不会在调查下去。

    当然了,能不留下证据是最好的,烈焰符销毁证据是最容易的,只要一把火过去,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走吧。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太贪婪,下辈子做个好人。”

    李林站了起来,他深吸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烈焰符便是划出来一道美妙的弧线丢进了屋子,没有任何火点的屋子瞬时间被大火笼罩,转瞬间三间大瓦房便是陷入了火海中。

    在火海的映照下,李林单薄的背影一步步离开,脚步不慢不快,仿佛和没事人一样。

    胡云峰的家突然失火,自然会引来关注,原本已经寂静下来的小村子又是沸腾了起来,很快胡云峰家的院子外边就聚满了村民,看着滔滔火焰,乡亲们面面相觑,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说出口。

    心里也都是暗暗的吸了口冷气,都是想不到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李林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更是没想到李林下手这么狠。

    “唐村。胡云峰和黄春燕都在里边没出来,人应该没了,报警吧。”周奔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背后冷汗直冒。

    心头暗自庆幸,平安集团进入清河畔时,幸好他没出头,不然恐怕下场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唐大忠也是直皱眉,过了片刻后才点头道:“报警。先把火扑灭。胡云峰啊胡云峰,唉,你说你这个是图个什么玩意……”

    “唐村。你问过李总了没有?平安集团还留不留在咱们清河畔?”周奔问道。

    “情况不太好。”

    唐大忠叹气道:“我觉着李总也不是为了着火这事儿生气。应该是乡亲们的态度激怒了李总,他没让咱们一起赔钱,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不知道,这次工厂着火给平安集团带来多大的损失。”

    周奔不解道:“唐村。李总的实力大家都清楚,就咱们清河畔能给整个平安集团带来多大麻烦,最多也就是几个亿,我可听说李总手里的固定资产差不多就到上百亿,这几个亿应该也不会伤筋动骨的吧?”

    “几个亿?”

    唐大忠冷笑一声道:“你懂什么?你只知道背后耍阴招,要单单是几个亿,李总能生这么大的气?”

    “周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时平安集团进咱们清河畔时,你就没少在背后鼓捣,要不是你,能出这么大的事儿?”

    被唐大忠一顿呵斥,周奔脸色也是一阵难看,却也不敢多说,确切的说他是无话可说,因为唐大忠的每句话都是戳中他的痛处。

    就说这胡云峰夫妇之死,他心头多多少少都有那么几分负罪感,要不是他,当时胡云峰可能也不会出头。

    “唐村。这都过去的事了,咱就别提了,你倒是说说李总还能不能留在咱清河畔,半年咱们家家户户就赚了上百万还有几百万的,用不了两年咱们的日子谁还能比得了,就算到城里,咱们也应该算是有钱人了啊。”

    “钱钱钱。周奔,这时候你脑子里还想着钱,还不赶紧想办法灭火?”唐大忠气的直跺脚,要不是怕周奔还手,他真想上去狠狠的给这个小人两个大嘴巴子。

    “唐村……”

    “唐唐唐,唐你姥姥个哨子,赶紧给老子去灭火,不然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

    周奔脸一红,也想骂出口,话到嘴边却憋了回去,他是聪明人,唐大忠是李林身边的红人,惹恼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集团着火,周奔从村部回去之后就一直在琢磨,平安集团会不会搬出去,脱离清河畔,前思后想之后,他觉着平安集团离开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药材基地就在清河畔,只要李林不是傻子就不会舍近求远跑到其他村子再去建设工厂。

    这样一来不但劳民还伤财,最主要的是,清河畔这三千多亩的药材基地,李林肯定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说放了就放。

    再者说,他来清河畔也不是唐大忠一人所为,主要还有宁丰那老头子。他可是很了解宁丰那老头子的脾气的,曾经在生产队那会儿他就是小队长,一心想让清河畔富裕起来,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放过?

    多重考虑之下,周奔还是觉着李林不可能离开,至于之后到底会怎么安排,恐怕也只有李林一个人清楚。

    不得不说,周奔确实是个聪明人,算人能够算到骨头里,他的想法几乎和平静下来的李林是一致的。

    此时,集团附近的一栋房子里屋子里坐着几个人,李林,于健,秦晓,还有魏星星,几个人坐在屋子里正说着话。

    于健和魏星星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已经身怀六甲的秦晓,最后目光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他迟疑了片刻才忍不住不问道;“林子。胡云峰夫妇死了。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一会儿警察肯定会过来,没留下什么东西吧?”

    “你知道怎么回事?”

    李林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如同锋锐的利剑一般直接锁定于健,吓得于健不由的打了个颤。

    “林子。你于哥是好意。你别多想,咱们是自己人,我们这条命该都是你的,都不希望你出事儿。”秦晓端着一杯茶放在桌子上,“喝杯茶,事儿已经过去了,杠杆你于哥把情况跟都和我说了,是我们对不起你,姐给你道歉。”

    秦晓说了两句,李林凌厉的目光才算是缓和下来一些。

    “于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咱们现在考虑场子这边的事儿。就算石桌子和平安村能跟得上生产,可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而且问题也会越来越大,货物短缺肯定也会越来越严重,你们有什么想法?”李林沉声说道。

    刚刚回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建厂需要时间,原本是按照二十几条生产线接受的订单,一下少了一半,就算石桌子那边有可能过完成这个任务,问题也会接踵而至,恐怕到了那时,订单会堆积成山也说不定。、

    于健和魏星星再次对视一眼,都明白李林的意思,刚刚回来时他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无论如何现在的平安集团都是有个天大的窟窿,拆东墙补西墙不是长久的办法。

    可是,他们两个也是想了许久,最终也是没想出来什么好的办法。

    到是一边的秦晓一直在皱着眉头,看三人都是一筹莫展的,她顿了顿道:“林子。姐是个女人,这些事懂的也不是很多,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当不当讲……”

    秦晓突然发话,三人同时一怔,随后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秦晓姐,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咱们这没外人。没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闻言,秦晓就点了点头道:“其实我觉着公司应该还留在清河畔。”

    “这怎么可能,这里的村民不值得待见,林子也不可能在清河畔在待下去,这不是个办法。”于健第一时间否定了秦晓的话。

    李林皱了皱眉,随后就对着于健摆了摆手,“于哥,听秦晓姐说完。”

    “林子。这清河畔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你秦晓姐这办法绝对行不通!”于健道。

    “听秦晓姐说完。”李林又是摆了摆手,看着秦晓道:“继续说。”

    秦晓先是看了于健一眼,随后就深吸了口气道:“集团内部的事儿我不懂。但我觉着清河畔是当下唯一的选择,一来,咱们的药材基地就在这里,这方便我们就地取材,二来,这里的乡亲们都是老手,这样一来也能增加生产的效率,也能尽快把缺少的药材补回来。”

    “至于你们说的乡亲们的态度,我觉着这并不算什么事儿,一来,咱们开公司是为了自己赚钱,不是给乡亲们赚钱,二来,咱们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毕竟村里还是有很多好人的。”

    “再者说,咱们开公司为了赚钱,乡亲们也是为了赚钱,如果换做是你们任何一个人,难道不想让利益最大化?”

    秦晓说着,几人的脸色就都是变幻了起来,特别是于健,他的脸上写满了惭愧,同时,眼睛里也是泛起了那么几分骄傲,以前他还觉着秦晓只是个农村女人没什么见识,可这一番话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

    “哈哈。秦晓妹子,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还别说,这么一分析,还真的是头头是道。我咋就没想到呢!”魏星星转过脸看着李林问道:“李总,我觉着秦晓妹子说的没错,咱们还在清河畔建厂确实能省下不少时间,人力物力也能尽快跟上,而且,按照旧址建厂速度也会更快一些。”

    “还有,你觉着清河畔这些人不行,大不了咱们就按照平安村那个办法再来一次也不是不成。”

    李林一直没做声,其实,秦晓说的正是他所想的,刚刚他让魏星星和于健想办法也不过是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选择而已。

    “我也是这个意思,既然没得选择,那咱们明天就开工,魏哥,这事儿还点辛苦你一下,生产用的机器我想办法,一定尽快弄下来。”李林很严肃的说道。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魏哥跟着你也差不多半年了吧?你啥时候见魏哥说过苦?再说了,这半年跟着你,魏哥可是没少赚了钱,半年比十年赚的还要多。我有什么理由报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