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新的计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什么事你就尽管吩咐。我和你于哥一样,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俩要是眨一下眼睛,人这个字都倒着写!”

    “谢谢你们。”

    李林感激的看着于健和魏星星,这两人的脾气他不敢说摸得很透,但有一点他还是能够确定的,这俩人聪明,却也是地地道道的好人。

    现在平安集团出了这么大的漏洞,这俩人都没退缩的意思,光凭这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上的!

    “谢什么谢。不都说了是自己人。”秦晓抿嘴笑了笑道:“天塌砸不死,日子还点继续过下去。饺子我都包好了,林子,魏哥,你们两个这深更半夜的也就别回去了,你们坐下喝两杯。”说着,秦晓就挺着隆起的肚子向外边走去。

    能看出来,她现在和以前真的是判若两人,在她的脸上能够看到平日根本就看不到的笑容。

    “对对。咱们哥三个喝两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准这一场大火还把咱们的财运烧的更旺盛了也说不定。”魏星星哈哈笑着道:“小于。我车子后备箱有鞭炮,出去点上,我和林子陪你们两口子过年。”

    “行,一醉方休,谁不喝谁是犊子。”于健哈哈笑着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多多少少还是对工厂着火这事儿难以释怀。

    就这样儿,原本分散在三个地方的人因为一场大火聚在了一起,这是个特殊的春节,更是个特殊的除夕夜,三个人喝起酒来更是不含糊,三五杯酒下肚,不胜酒力的于健就开始废话连篇起来,陈年谷子万年糠说个没完没了。这还不是让李林无语的,最让李林无语的是魏星星,这家伙喝了几杯酒,说着说着就开始哭了起来。

    嘴里还哇啦哇啦的说着那些无关痛痒的伤心事。

    “来来来。喝喝喝。今个谁不喝多了谁是犊子。”于健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眼神都变得恍惚起来,头一扬,一杯白酒直接下肚。

    看着这情形,李林也是无语的很,只好陪着两人喝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的黑狗突然叫了起来,唐大忠拎着手电筒急匆匆的来到了院子门口。

    “于经理。秦晓丫头。在没在家?是我,大忠叔。”

    听到院子里传来唐大忠的声音,李林略有些迟钝的脑子突然变的清明起来,一双有些凌乱的眼睛也是凌厉起来,唐大忠这个时候过来,恐怕是和胡云峰那事有关系。

    果然,正如他想的一样,秦晓刚一出去,唐大忠就赶紧道:“秦晓丫头。胡云峰家里着火了,两口子都死在了屋里,警察来了,通知所有人都到村部去,你们也抓紧过去。”

    “警察来了?”

    秦晓脸色一变,心头也是咯噔一下,点了点头道:“我们这就过去,大叔你先等等。”

    “唉。我就不等了。还要去通知其他人,你们抓点紧。”唐大忠说道。

    没等秦晓说话,他拿着手电筒就转身离开院子向其他人家走去,他心里清楚的很,胡云峰家里突然着火绝非偶然,这事必然和李林有关系。不止是他,乡亲们也都清楚,但没有证据的事谁又敢乱说。

    别说没证据,就算有证据,乡亲们也不会拿出来,因为,在他们眼里李林就是整个清河畔的恩人,也可以说是摇钱树,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挖掉摇钱树,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

    “林子。警察来了。怎么办?”秦晓惊慌的进了屋子,“要不你先回去,我和你于哥过去……”

    “我和你们一起去,不会有事的。”

    笑了笑,李林就站了起来,拍了拍于健和魏星星的肩膀,他率先向村部走去。

    离得老远他就看到村部门口已经聚满了人,几辆警车正停在村部外边,几个警察正站在一边大声的吆喝着。

    看着乡亲们,李林也是无奈的很,好好的除夕夜应该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日子,乡亲们却三番两次冷冷呵呵的叫到村部,刚刚那次还算好的,这次却来了警察,一会儿肯定还要接受讯问。

    再仔细看去,李林就发现杨峰也在其中,此时,他面色阴沉无比,看模样儿是气得不轻,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大过年的谁愿意跑出来办案子,而且还是死人的案子。

    “妈的。就这个清河畔就没消停过,这才几天时间就又给老子闹出来这么大的事儿,集团着火,家里着火,是不是在等等就整个村子都要着火。”杨峰叼着香烟靠在警车上,愤愤的骂着。

    “杨队。你看那不是李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一名年轻警察眼睛很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走过来的李林。

    杨峰一愣,下意识的就随着那年轻警察所指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李林走过来,他连忙把烟头丢出去,快步迎了上去。

    虽然李林不是个正经八本的警察,不管怎么说也都是他的上级。上级不上级的不说,他也是把李林当成朋友,他平日嘴巴是碎了一点儿,却从来都没有不把李林当成一回事。

    他能这么快就当上刑警队的队长,归根结底也和李林离不开关系,没有李林,蔡振勇不可能这么快就当上副局长,他也不可能当上这个刑警队长。

    “李队。”杨峰笑着上前和李林握手。

    “嗯。怎么样?查出来什么了没有?”李林和杨峰握了握手,然后就问了起来。

    “唉。怕又是悬案,家里被烧了个精光什么都没剩下,人也烧成了一堆骨头渣子,查什么查。”杨峰黑着脸道。“娘的,要是老蔡在就好了,这口黑锅让他背上,咱现在这才当刑警队长几天就出了好几桩案子,要我看用不了多久我这个刑警队长也就当到头了,就这个破清河畔就他娘的没太平过。真是操蛋!”

    “李队。你来的正好,快帮看看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杨峰急迫的模样儿,李林心头忍不住一叹。杨峰虽然踏实也很不错,恐怕他当上这个刑警队长很难达到蔡振勇那个高度,光是这毛躁的心思就比蔡振勇不知道差了多远。

    耸了耸肩,李林就苦笑着摊了摊手道:“房子着火烧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非要调查出什么问题么?麻烦你动动脑子。”

    “一会调查作做笔录,要是没什么事就赶快定案回去,刚刚我到现场看了,应该是不小心失火才酿成的惨剧,其他的线索我也没发现。”

    “真的是不小心失火?”

    “难道不是?你有别的证据?”

    杨峰挠了挠头,觉着李林说的还真的是蛮有道理,在转念一想,没什么证据,也没什么可疑的东西,早早定案倒也是好事。

    “李队。那我们一会儿就收队?”

    “这是你的事儿,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

    杨峰一阵语塞,看着李林那张带着几分笑容的脸,他真想上前一步重重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让你再给老子装,你装个什么玩意!

    “李总……”

    “李总来了……”

    “李总……”

    李林刚到人群中,大家伙就开始和李林打起了招呼,李林挥了挥手和众人打着招呼。打招呼时他就看到了站在人群角落里的殷秀梅母子,此时,这母子二人也在看着他。

    殷秀梅的脸色有些白,胡云峰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比她更清楚,原本以为李林也就是教训教训胡云峰,打断胳膊打断腿也就得了,没想到李林竟然如此狠辣,不但杀了胡云峰,就连黄春燕也没放过。

    她一点也不怀疑,要是胡云峰的儿子也在家,恐怕真的就是灭掉满门了。

    想到这里,她的后背上顿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也在暗自庆幸!

    她刚要上前和李林说话,一看李林皱眉摇头,她马上就停住了脚步向着李林点了点头。

    “李总。胡云峰死了。”周奔凑到李林身边道。

    “耍心机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应该就是报应了吧。”李林没什么感情的说道。他的声音很轻,却听的不少人身体一颤,特别是周奔,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来李林这话的意思。

    李林这话听起来没什么,但仔细琢磨就能听出意思来,很显然,这就是说给大家听的,胡云峰的死而已是杀鸡儆猴!

    杨峰等人来的快,走的也快,原本还打算调查一番,听李林一说,杨峰觉着很有道理,一桩失火案没必要弄得那么复杂,尽早定案也不是什么坏事。

    警察走了,乡亲们却没急着散去,因为李林还没走,此时他正站在众人的中间。

    “车间和厂房失火给平安集团带来的损失大家应该也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趁着现在大家伙都在,我有两句话说。”李林目光凌厉的注视着众人道:“刚刚我已经说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也不打算在追究下去,我们要向前看,平安集团不会离开清河畔。”

    “我还是那句老话,我的外公,我的母亲都是清河畔土生土长的,你们也都是我的长辈,叔叔伯伯,哥哥姐姐,我想带你们一起致富,工厂虽然没了但我们还可以重建。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在车间工厂的原址重建工厂,而且,我们的规模要加大,生产线也要增多。我希望你们都能尽早加入进来,这样工厂才能尽快建设起来。你们能不能做到?”

    李林的声音虽然很低,在寂静无声的夜里却显得格外响耳,原本已经对在建设工厂不抱什么希望的乡亲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工厂被烧,胡云峰的死,让他们满是阴霾的心情顿时晴朗了起来。

    “李总。平安集团真的还要留在咱们清河畔?”唐大忠激动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