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殷秀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林点了点头,就扫了眼众人,灼灼目光便是锁定在周奔的身上,“但我也句丑话要说在前头,我带你们致富可以,你们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我也会听取你们的意见……”

    “不过,要是再让我知道有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不管是谁,哪怕是我的亲人,只要做了对集团不利的事儿,到时别怪我李林翻脸不认人!”

    周奔的后背惊起了一身冷汗,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李林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特别是看李林的眼神儿时,他感觉全身都快被冻僵了,因为这双眼睛实在太渗人,仿佛来自万年冰窟的冰一般,只看一眼就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唐大忠也凑到了李林身边,他先是清清嗓子,眼睛也是竖了起来,“李总的意思大家都听到了,到时候真要有这种人,不用李总说,我唐大忠也第一个不答应。刚刚李总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众人齐声喝道。如同潮水般的声音笼罩整个清河畔。

    “李总。既然你已经说了,我唐大忠代表咱们清河畔的乡亲们也表个态,从现在开始,我们愿意和平安集团共同进退,无论赔钱也好赚钱也罢,只要平安集团在的一天,我们就是平安集团的一份子。从明天开始,只要有劳动能力的都会到现场施工,尽快把我们的损失弥补回来。”

    “我就这么多要说的,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

    “没意见。”

    一群乌合之众再次喝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挂上了笑容。

    看着这些人,李林满意的点头,心头却是冷笑不已,胡云峰在这清河畔住了大半辈子,虽然心胸狭窄一点,人情世故却也是能说得过去的,人才刚死,这些人竟然能笑得出来,光凭这表现,这些人的秉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想起秦晓的那番话,李林到也能理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不喜欢钱?

    如果真的有,那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口口声声说带着这些人致富,不也是为了把自己的腰包塞的更满一些……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明天一早就开始施工。我不在一切都听于经理和魏星星的指挥。谁要是有意见,可以单独找我谈。”李林笑了笑,挥了挥手。“没什么事大家就都先散了吧。”

    “李总再见。”

    “李总再见。”

    “林子。有空到家里来坐。”

    一会儿功夫,乡亲们就各自散去,村部就剩下李林一个人,他躺在光板床上没有半点睡意,计划是有了,工厂也会重建,生产线却成了他最头疼的事,当时平安村三条生产线都能供得上货物,主要是蔡文雅还没运作起来,后续建设清河畔工厂时也有空余时间,再加上秦正义帮忙,十几条生产线的机器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弄了过来。可以说清河畔从建设到投产几乎没什么阻挠。

    可现在问题也就来了,工厂可以建设,这十几条生产线的机器去什么地方弄过来是个问题,即便是找秦正义到德国再去引进,生产加上运输的时间,至少也点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绝对不短……

    “唉……”

    李林长叹,纵使他有一身高深莫测的传承,有些事儿做起来还真是有点力不从心,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的办法,索性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只有睡觉才能让不快远去,要是能长睡不醒,李林也觉着是件挺幸福的事。

    擦擦擦……

    漆黑的夜里,天上的繁星已经散去,村部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一道身影进了村部。

    躺在床上已经进入梦乡的李林忽然睁开了眼睛,虽然在睡觉,几百米之内的一草一木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控中,脚步声离得还很远,他就已经注意到了。

    是谁来了……

    李林心里暗暗想着,耳朵便是竖了起来,仔细辨别起脚步声来,脚步声很轻,鼻息也很轻,身上没有灵气应该是个普通人。

    确定是普通人,李林就暗暗的松了口气,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被那些还没曾谋面的修炼者盯上,那个明大师就是最好的例子,那时他也不过是灵气期第五层的实力,现在到了灵气期八层,他才知道那时的自己有多弱小,好在明大师也就只有灵气期六层,如果真的遇到更高一层实力的修炼者,别说是击杀,恐怕到了那时也就只有挨揍逃跑的份儿。

    他毫不怀疑,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更强的修炼者,如果真的找上他,那绝对是麻烦事。

    铛铛铛……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敲门声也响了起来。

    “谁?”李林沉声问道。

    “是我。”

    闻声李林一愣,这声音很熟悉,几乎没用多想他就猜出来门外是谁了,“秀梅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说话间他已经把房门打开,殷秀梅熟悉的面庞也呈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殷秀梅点了点头,侧过脸向屋子里看了一眼,“就你一个人?”

    “就我自己。秀梅姐,有事吗?田田呢?”李林不解的看着殷秀梅问道。

    “他在家睡了。”殷秀梅说道。

    李林迟疑了片刻道:“秀梅姐。进来坐吧,这么晚过来,肯定有事吧?”

    殷秀梅再次点头,跟在李林身后就进了屋子,随手就关上了房门。

    听到关门声,李林就下意识的回头,只见殷秀梅后背贴在门板上正灼灼目光看着他,当下他便是皱了皱眉,“秀梅姐。有什么话你就说,能帮上忙的,我肯定会出手帮忙的。”

    殷秀梅没搭话的意思,她一直灼灼的看着李林,过了片刻后,她深吸了口气道:“林子。秀梅姐给你添了大麻烦,田田这孩子不懂事都怪我没教育好,你能不计前嫌没责怪他,秀梅姐谢谢你……”

    闻言,李林先是点头,可马上她的眉头便又是皱了起来,确切的说是皱着的眉头更深了一些,总觉得殷秀梅有点不大对劲。

    “事儿都过去了,秀梅姐你就别多想了,大人还会做错事,何况田田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我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李林苦笑着道。

    “我知道你没生气,不然我们母子怕是也和胡云峰一样了。”殷秀梅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紧接着她的手便是放在了领口的地方开始解扣子,“林子。秀梅姐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除了这个破身子之外,实在想不到什么能给你的,只要你愿意,姐愿意当你的人……”

    一边说,殷秀梅一边解着扣子,几句话说完,那破旧的棉袄就都解开了,她里边什么都没穿,白花花的一片顿时暴露了出来,她的皮肤很白,虽然已经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皮肤却紧致的很。

    胸前的峰挺拔的很,一点也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

    说实话,殷秀梅真的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她长相虽然不是十分惊艳,却有一种特殊的美感,那是一种温柔的美,那不是每个女人身上都有的,更不是能学来的东西,即便是那些比她长得漂亮的姑娘,你在她们的身上也很难找到这种美感。

    李林也不得不承认,殷秀梅解开扣子,露出胸前那白花花的一片时,他短暂的失神了,他很实在,美就是美,不美的东西也很难入得了他的法眼。

    “秀梅姐。你这是做什么?”

    李林皱了皱眉,连忙喝止殷秀梅,这种事他不是没经历过,即便殷秀梅的身体很美,她长得也算漂亮,可让她以这种方式补偿自己,他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林子。姐真的没什么给你的,只有这身子了,你放心,姐想了很久了,也想通了。”殷秀梅说着便是要去解开裤子。

    这可真的把李林给吓坏了,在殷秀梅即将脱掉最后一件衣服时,他赶紧止住了殷秀梅这种行为,同时脸色也是沉了下来。

    “秀梅姐。你这样做是太不把我李林当成一回事了,也是在侮辱我的人品。你现在赶紧把衣服穿上,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林子……”殷秀梅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李林双目竖起,瞪着殷秀梅沉声喝道:“把衣服穿上!”

    殷秀梅一看李林竖起了眼睛,声音也不对了,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林子。你是好人,秀梅姐这辈子都欠你的,以后秀梅姐就是给你当牛做马也愿意。”

    “那是后话,你先把衣服穿上。”李林摆了摆手便是坐在了椅子上,给殷秀梅空出时间把衣服穿上。

    这时,李林也是佩服起自己来,遇到这么完美的身体,他竟然没有半点邪恶的心思,光是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同时,他也是有点无奈,心里暗暗想着,女人真是个麻烦的动物,就说这穿衣服,殷秀梅竟然足足穿了五六分钟。

    不过,李林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脱衣服永远要比穿衣服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