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莫须有的尊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子。你转过来吧。”殷秀梅系上最后一枚扣子,尴尬的说道。

    她现在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因为这实在是太尴尬了,这就和一个女人约你到了宾馆,然后你抱着满腔热血,提着你的兄弟准备去扫荡一翻时,这个女人却不让你碰,嘴里还喊着别碰我,不然我就报警是一个道理。

    她害羞的同时也是佩服起李林来,来时她就没想着能完整的回去,虽然已经生过孩子,她还是对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可李林愣是一下都没碰她。这样的人品真不是一般人能有。

    因为她的世界观和其他女人一样,男人就没个好东西!

    “坐吧。”

    李林回过头看了殷秀梅一眼也是有些无奈,“我正好有事找你,刚好你来了,就在这儿说吧。”

    殷秀梅愣了愣,不知道李林是什么意思,“林子。田田还是个孩子……”

    李林脑子里顿时出现几道黑线,心里默默想着,女人真是麻烦。

    “我说几遍了,我没怪孩子。再说这事儿也已经过去了。”李林手指在桌子上敲打敲打,然后抬起头看着殷秀梅道:“上次平安集团进入清河畔,我就把你给忘了,刚好工厂要重建,你也入股到平安集团来吧,这样的话你和田田的日子应该能好一些。”

    殷秀梅一愣,没想到李林竟然要让她入股,眼睛里露出一些喜色,但很快就变的黯然起来,平安集团进入清河畔那会,也不能说李林把她给忘到了一边,唐大忠为了入股这事还登门了两次,她不是不想入股,而是身上根本就没入股的钱,别说是一万块,就是几百块那还是去邻村给人家干苦力赚来的。

    当时唐大忠为此还要借给她一万块,可她还是给拒绝了,因为她是个要强的女人,拿着别人的钱去入股这种事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林子。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可是……”

    “可是没有钱对不对?”

    不等殷秀梅说完,李林就已经打断了殷秀梅的话,刚刚他去过殷秀梅的家里,家里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要是有钱,孩子还会为了一百块被人利用?

    现在想来,李林到不觉着是孩子的错,应该是穷惹的祸。

    被李林直接戳穿,殷秀梅点了点头,苦笑着道:“林子。姐知道你是一片好意,这个股姐是真的不能入,手里也没这么个钱,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

    说罢,殷秀梅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转身之际在她的眼眶中赫然可见晶莹的泪花在不断闪烁着。

    “等等。”

    没等殷秀梅出屋子,李林便是喊住了她,像是变戏法一样在空间戒指里抽出来两万块放在桌子上。“这个钱你拿着,回去给孩子买些吃的,你自己也买两件像样的衣服。”

    看着桌子上的两万块,殷秀梅连连摇头,“林子。这钱我怎么能要,你快拿回去,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孩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我点抓紧回去。”

    说罢,殷秀梅就像逃跑一样开门要走。

    “你自己要强可以,可是,你想没想过孩子,按田田这年龄在城里也应该读小学了吧?你这辈子就这样了,难道你想让孩子也和你一样落魄下去?”

    “你自己抬不起头,也想让孩子抬不起头?”

    “我觉着你这不是要强,而是自私,把你的面子看的太重。根本就没考虑过孩子的未来。”李林激动的说道,声音也是变得高亢了起来。

    他曾经也是个穷人,知道穷人的日子是什么样的,更是知道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我……”殷秀梅张了张嘴,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流淌了下来。

    “我什么我?你就是个自私的人,我说的没错吧?”李林沉声道:“如果你想让孩子以后也像你一样儿,你现在就出去,要是你还是个母亲,能放下你那莫须有的尊严,这笔钱你拿回去,算是我借给你的,我还能给你三万块的股份,赚了钱你在还给我。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到底怎么选择,你自己想!”

    提到孩子,殷秀梅犹豫了,她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因为李林的每句话都像一根刺一般刺在她的心上,而且还是针针见血那种。

    是啊,尊严,她一直放不下的就是尊严,现在转念一想,作为一个母亲,为了孩子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尊严?哪怕是生命也不足惜吧?

    “拿着吧。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包括孩子,今天的话只有你知我知。”李林把桌子上的两万块拿起来走到殷秀梅身边,等殷秀梅站起来塞到了她的手里。

    “林子。姐谢谢你。这钱我一定会还上的。”殷秀梅无比感激的道。

    见殷秀梅把钱拿了起来,李林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也没刚刚那样激动了,微微的笑了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笔钱我会记着的。不是孩子一个人在家么,快回去吧。”

    殷秀梅擦了擦眼泪,灼灼的看着他,紧接着在他错愕的目光中,殷秀梅双膝一弯便是跪在了地上。直接给李林叩了三个头。

    李林很清楚殷秀梅的性子,他也没阻止。

    目送殷秀梅离开,李林就忍不住长叹了口气,也是忍不住苦笑起来。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竟然还有心思管别人的死活……

    在椅子上坐了一小会,一阵困意袭来,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天明,天气冷的让人不愿意离开屋子,听到外边传来金铁碰撞的声音,李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活动活动僵硬发麻的大腿,揉了揉眼睛向窗子外边看去,只见窗下站着密密麻麻的一片人。

    “唐村。怎么办?于经理和魏工头去是桌子了,咱们这到底怎么施工?你进去喊李总一声,再等下去都中午了。”黄田径拎着铁锹道。

    “再等等再等等。李总昨晚上肯定也是一晚上没睡好,让他再睡一会我叫他。”唐大忠对着门口那几个拿着铁锹敲得叮当响的乡亲摆了摆手,“小点声,别影响李总休息。”

    听着门外几人说话,李林急忙把手机拿了出来,一看竟然已经是早晨八点,他忍不住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拍,也故不上洗漱,急匆匆的就向外边走去。

    “李总。你睡醒了,乡亲们等了有一会了,于经理和魏工头都没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动手,你快告诉告诉我们,咱们现在人多,用不了两三天就能建起来。”唐大忠急匆匆的来到李林身边道。

    李林摸了摸满是胡渣子的下巴颏,“走。让乡亲们到工厂。”说罢,他走在最前边,后边乡亲们浩浩荡荡的跟上来一大片。

    看着变成一片废墟的工厂,李林也是唏嘘的很,大致的看了一眼便是下达了命令,施工这方面他是外行,甚至可以说是一点不懂,能做的也就只有让乡亲们把这些烧废弃的药品,机器运送出去,残砖烂瓦丢到一边。

    吩咐完这些,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好给魏星星打电话把他叫回来,看着没什么大问题之后,他就驱车向石桌子那边赶去,工厂突然投产,他担心那边的乡亲不高兴,毕竟,这大过年的都好不容易才能休息一下,谁愿意跑出来干苦力?

    车子在公路上飞奔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石桌子标志性的建筑物桌子山便是呈现在了李林的视线当中,放眼望去,那片空荡荡的大山上也是多了几栋凸起来的建筑,这建筑正是按照他要求修建的平安集团分厂。

    分厂规模要比清河畔略大,生产线足足有十五条之多,此时,原本预定正月初六才开始投产的生产线也是迫不得已工作了起来,仔细望去就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影正在几栋建筑旁来回的走动着。

    看到这情形,李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一些,开始时他还担心乡亲们会不同意,毕竟,这边一直是袁诚和于健在管着,于健是外来人,袁诚是个代理村长,就算不能让人信服,那也是有可能的。

    此时,集团的门口停放着两辆摩托车,袁诚和于健正说这话,一听清河畔着火,袁诚可真的是吓了一跳。

    “袁村长。乡亲们这边就靠你了,咱们平安集团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石桌子这边,人可以休息,机器一定要运转着,二十四小时都不要停下来。一会儿你问问乡亲们有什么要求没有,李总说了,一定要尽量满足。”于健严肃的道。

    他现在心头也是没底的很,刚刚他进工厂大概的看了一遍,机器虽然在运转着,效率却不高,主要是石桌子这边的乡亲都是新手,挑选药材需要严格把关,卫生需要把关,总之,每一项下来都是麻烦事。

    按照预想的,石桌子这边生产的药品能暂时维持十天左右时间,可现在看来能坚持七八天那都算不错的了。

    “这你就放心好了。咱们石桌子人和清河畔那帮家伙可不一样,厚道,肯干,没那些弯弯心眼。”袁诚笑呵呵的问道:“李林那小子去哪儿了?人怎么还不见了?这臭小子让我见他非抽他不可,大过年的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问个好,真是欠抽。”

    于健一愣,也是忍不住多看了袁诚两眼,确切的说是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他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一号猛人,竟然敢抽李总,还要让李总给他拜年。

    就算是李林的亲大爷李志军恐怕也不敢说这话吧?

    暗暗道了一声不知深浅,于健也就没当回事,“刚刚魏哥回了清河畔,李总应该也快来了,你看,那不是来了,这车开的可真快。”

    “嗯。这小子开车也是够快的,有什么着急的。还是太年轻啊。”袁诚笑着道。

    就在两人说话时,车子已经是近在咫尺,车子停下来,李林从车上下来。

    “袁叔……”李林微笑着和袁诚打招呼。

    “嗯。臭小子你还记着你袁叔呢,我因为你都忘了,清河畔那边的事刚刚于经理都和我说了,别着急,天塌不下来。”袁诚指了指工厂道:“已经开始了,乡亲们这边我都打过招呼,不会有什么事的!”

    “麻烦你了袁叔。”

    “臭小子你还知道麻烦,我正想找你算账呢,走吧,这边也用不上你,回去说说话。”

    “算账?”

    李林一怔,不明白袁诚这是什么意思,心里暗暗想着,难道袁迪把自己和她的事儿和袁诚说了?

    可转念一想,他又觉着这不大可能,毕竟,这老头以前可是有意无意的要把他的宝贝闺女送给自己的。另外,袁迪好像也不会傻到把这种事和袁诚说,毕竟,她是个女孩,还是个腼腆的姑娘。

    “走。回去说。”

    袁诚没好气的道:“每年春节,穷也好富也罢,袁迪都和我一起过春节,你小子带她去了趟那个什么红星村,她还当了志愿者了,你说我应该不应该找你小子算账?”

    李林顿时豁然,没想到袁诚是因为这事儿要找他算账,苦笑着道:“袁叔,是我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