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没把老娘当自己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错什么错。我到觉得这样挺好,袁迪的梦想是读大学,大学没读成,回来当个志愿者其实也不错,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份事业,在我这老头子身边能有什么出息。”袁诚笑了笑,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走吧。咱爷两个回去喝几杯。刚好家里还有剩饭剩菜要打扫。”

    “走。”李林笑着道。

    “走什么走?老远的不走着,我也坐坐你小子的车子。活大半辈子我还没坐过三百来万的车子。今个也跟着你小子风光风光。”袁诚道。

    说着话两人便是开车回到了石桌子村里袁诚的家,小院子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屋子里的陈设也是一尘不染,看着那张熟悉的毕业照,李林又是忍不住短暂的失神起来。

    往事总是让人充满回忆,有痛苦,有快乐,只是那个懵懂的岁月真的很难在回来。

    “李林。昨晚上袁迪打电话回来,她那边挺好的,我听她说你要弄个慈善基金会是不是有这事儿?”袁诚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走了进来。

    “嗯。以前有这个想法。”

    李林叹了口气道:“现在集团出这么大的事儿,慈善基金会也只能放到一边,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大手大脚。捐款就捐几千万,哪有这么捐款的,一点也不给自己留个后手。”袁诚道。就像一个长辈在教训自己的孩子一样儿。

    确实,如果说的正式一点,如果他和袁迪的关系真的摆出来,袁诚还不止是长辈那么简单,应该算是亲戚才多。

    “要我看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你还年轻遇到的事儿还不多,人这辈子哪有没有磕磕绊绊的,不能气馁,也不能毛躁,凡是都会有个结果,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就算是用命去也没什么用。倒不如想开一点。”

    “来。给我一根烟。”

    笑了笑,李林就把兜里的烟拿出来给袁诚点上一根,看着这个鬓角已经斑白的长辈,他心头也是感动的很。

    “你也点上一根。抽根烟解心宽,再说,不还没到山穷水复的地步么……”

    李林再次点头,也是抽出一根烟点上,一老一少坐在火炕炕头便是吞云吐雾起来,抽着抽着,袁诚就把昨晚上那一桌子剩菜又端了上来,两瓶红高粱放在了桌子上。

    吃着花生米,抽着香烟,喝着小酒,偶尔扯下来一块鸡肉,爷两个偶尔还会大笑出声。

    这主要是要怪袁诚,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竟然偶尔的给李林讲两句荤段子,譬如,哪三院去不得这事儿。

    法院,检察院,医院。

    李林想了半天也就这三个地方,袁诚也就说了三院而已。结果他自认还有些学识回答了这个问题,袁诚就摆了摆手。

    他大声道:“不对。还有妓院!”

    哈哈哈……

    两人又是忍不住一阵大笑,李林笑的眼角里都是眼泪,心头的阴霾也是一扫而光,他倒是也有几个荤段子,可是,他是万万不能讲出来,毕竟,眼前这个两鬓斑白的人不但是他的长辈,还要叫一声伯父。

    “袁叔。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李林突然问道。要是可以的话,他也琢磨着让袁诚搬到城里去住,因为袁迪不可能永远都留在红星村当志愿者。

    而且,袁诚的岁数越来越大也不能一个人一直留在这里,早晚有一天还是要回到袁迪那里。

    “打算?”

    袁诚抿了一口小酒,抽了两口烟,敲打敲打烟灰,“一把岁数也没了过去那种冲劲,安于现状也挺好,要是袁迪早点嫁人,给我生个小外孙,那就更好了,不然这人老了,一个人也寂寞啊……”

    听袁诚这么一说,李林到了嘴边的话也就收了回去,心里也明白,袁诚在这小村里生活了大半辈子,要真把他弄到城里说不定还不一定适应,另外,无论人在哪儿,只有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完全没必要打破平静。

    “喝酒喝酒。村里这边的事你就放心,袁叔比你家亲戚还要亲,只要袁叔在就没事。”袁诚顿了顿说道:“在这小村发展不是办法,我听于经理的说过,你想把十里八村都收了,平安集团全面覆盖,我觉着这不是什么好事,第一是耽误时间,第二是影响集团的发展进度,要我说,你要是想安于现状这种方法可行,向往大了发展,还要去市里,省里,公司覆盖面广了,收入自然也会提高很多!”

    听着袁诚的话,李林也是对他刮目相看起来,这一番话真不想一个农村人说出来的,最主要的是,他还没什么文化,光是这份觉悟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谢谢袁叔提醒。”李林道。

    “谢什么谢。早晚还不是一家人。我那闺女是什么心思我这个当爹的还能不清楚,你们岁数也不小了,也应该想想以后的事,别让袁叔等太久就行。”袁诚说道。

    李林一阵无语,知道提起这事袁诚肯定又是没完没了,不过,心头却也是暖烘烘的,在他心里,袁诚的地位一直是很高的,甚至要比大伯李志军还要高,亦是长辈又是亲人。

    “我尽快……”

    李林咧咧嘴巴,赶紧站了起来,“袁叔,我还有事要办,村里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袁诚擦了擦有点油腻的嘴角,鞋子踢到一边上了火炕躺在了火炕头上,“去吧。菜放在桌子上一会我起来收拾,开车慢一点儿,急什么急,一旦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说罢,呼噜声也就响了起来。

    -------

    来的快走的也快,在石桌子打了个照,李林便是驱车离开,清河畔重建用不上他,石桌子这边投产有于健和袁诚看着也没他什么事。他开车直接向平安村开了回去。

    在路上他给李长生打去了电话,让李林意外的是,李长生竟然已经知道清河畔的情况,一大早乡亲们就都自觉的来到公司,停了几天的机器也是再次运转了起来。

    “林子。你放心,有李叔在,保证都给你处理好了,别着急。”李长生大声的道。

    “嗯。让乡亲们快一点。”

    李林大致的和李长生交代了一下便是挂断了电话,车子在回平安村的路上飞奔,只用了一小会时间,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平安村已经近在咫尺。

    就要赶到村子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蔡文雅打过来的。

    “蔡姐……”李林没什么底气的道。就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怕个什么玩意,按理说,蔡文雅也只是给他打工的而已。

    电话那边,蔡文雅坐在简约的老板椅上,她的脸色有些憔悴,头发也是有些凌乱,在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餐盒,里边放着不少饺子,只有一个被咬掉了一半,显然,这些看上去很有食欲的饺子,对蔡文雅来说也是食之无味。

    相对餐盒里的饺子,满地的易拉罐仿佛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眼看去足有十几瓶还要多。

    昨晚上过的有多颓废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默默的流了眼泪却还要强颜欢笑,这种日子她似乎已经有点习惯了,因为每年春节都是如此。

    原本打算颓废的过完这一天,明天起来满血复活,迎接新的三百六十五天,可是,一大早一阵急促的响铃便是把她叫了起来,清河畔着火的事让她从颓废中清醒了过来。

    “清河畔出事了?”蔡文雅低声问道。

    车子正在公路上飞奔,听蔡文雅突然问起来,车子吱的一声便是猛地在地上挫出去老远,一阵蓝色的烟雾在公路上扬了起来。

    车子里边,李林深吸了口气,过了片刻才点点头道:“清河畔工厂被烧,生产线全部都毁了!”

    正如李林所想,蔡文雅刚一停便是尖叫了起来,“李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自己人?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你要觉着老娘不成,老娘马上卷着铺盖卷走人!”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你为什么第一时间不通知我?”

    “我怕你着急。”

    “……”

    闻言,蔡文雅直接沉默了,李林是什么脾气她看的最透,李林想的什么她差不多也能猜出个大概,原本冰冷的脸色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她撩了撩秀发,美眸中泛起了一点点笑意。

    别说平安集团一个工厂被烧,就算整个集团被烧了那又如何?对她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大的风浪,多年来她几乎一直在逆境中生存,不断在逆境中寻求突破,这些事她经历过,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有些棘手,却也不是不能解决。

    “是谁干的?”蔡文雅沉声问道。

    李林说道:“胡云峰。”

    胡云峰这个名字对蔡文雅来说很陌生,她也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纤细的手指在桌子上敲打几下问道:“他人呢?”

    “死了!”李林很平淡的说道。仿佛胡云峰的死和他没半点关系一样儿。

    “干的不错。”

    蔡文雅美眸转了转,俏丽的脸蛋上也是泛起了一丝狠厉,“记住,别人不想让你好过,那你就别让他过的舒坦,一定要他十倍奉还!”

    “厂房一定要尽快建设起来。订单的事交给我,不会出什么大事的。”蔡文雅继续道。

    李林想说声谢谢,话到了嘴边又是憋了回去,不然这个女人肯定又会喊着不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不过,有蔡文雅这一席话,他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蔡文雅的能力他很清楚。在他眼里可能是大事,在蔡文雅眼里可能真的是小事儿一桩!

    车子在公路上走了差不多四五分钟就回到了平安村,此时村子里也是一片热闹,和每年不同家家户户都是忙着拜年和春酒,亲戚邻居聚在一起图个乐呵。

    一传十十传百,清河畔工厂着火这事自然是纸包不住火,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这事村里也是有不少乡亲们解恨起来,特别是程亚军和王老四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