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几个小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他乡亲忙着在集团工作,争分夺秒为了能多生产出一份药材。这些退了股的乡亲则是不然,三三两两说起了风凉话,暗自解恨的更是大有人在。

    “哼。李林这个王八蛋肯定是干了缺德事,不然集团还能着火,要我看就是烧的轻,只有清河畔着火,我看整个集团都着火才好,我倒要看看这小王八蛋没了钱他还怎么得意下去。”程亚军的老婆葛玉解恨的道。

    “这下烧的也不轻。我听说也不是没什么事就着了火,是有人恶意放的鞭炮。李林这王八蛋弄不好还要完蛋,你们没看到一大早这些奴隶就跑去集团干活了。这些人就都是贱,等什么时候李林那小王八蛋彻底破产,把他们也坑进去那才好,最好是家破人亡还好。”程亚军叼着香烟,吐了口口水骂道:“朱春阳那个老王八,这些日子你们给他神气的,走起路来都不知道怎么走了。二十八我去找他借钱,你们猜怎么着?他竟然给我说起了风凉话,那话说的叫一个难听。”

    “那老东西也没几天蹦跶头了,等李林垮了,他们哭都来不及。”

    王老四吞云吐雾,脸上挂着笑容,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你们说这次李林能不能逃过一劫?我觉着这小子这次玄乎,我刚过来时看到刘柔柔那个浪‘货’急着赶了过来,看样子不容乐观啊。”

    听王老四说起这事,几个自认有头有脑的人就都是分析了起来,程亚军笑着道:“十几个亿的订单,第一时间不能交货怕是赔上不少,我听老李吹过牛逼,说是什么赔十,这么一算怎么也点有个百十来亿,除非那个小王八蛋砸锅卖铁,不对,就是砸锅卖铁恐怕也是不够。我看四哥说的对,李林弄不好要完蛋啊。”

    “唉。人这玩意就是他妈自己作的,这就是典型的人心不足,好好的平安村不呆着,非要跑到清河畔去建厂……”

    徐志端着茶水,见几人唾沫星子横飞,他叹了口气道:“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这么大的集团也不可能说倒闭就倒闭,你们忘了李林身边那些大老板了?每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百个亿说起来是个大数字,要是这些人肯帮忙怕也能缓过来……”

    “还有,李林认识的也不止是这些大老板,清秋集团也是合作商之一,我听运货的司机说,清秋集团绝对要比平安集团大的多,还有那个市里的四海集团你们都没见过,那才是庞然大物,那老板也是李林的朋友。”

    “老徐。你这想的也太简单了,这些人都是商人也是聪明人,他们愿意和李林当朋友那是因为李林有钱还有用,现在没钱了,你觉着谁还会帮他,要我看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张久芬冷笑道。

    “要真是那样倒是好,你们还是不清楚李林这小子的为人,他从一贫如洗到身价几十亿上百亿才短短半年时间不到,这些人背后帮了多少忙你们肯定也不清楚,要我说,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李林这小子邪气的很,说不定几天他就又缓了过来也说不定。”徐志叹了口气道。

    “我听说昨天晚上还不止是清河畔的集团着火,好像还有一户人家也着了火,烧死了两口人。听说当时平安集团进入清河畔时,被烧死这个家伙和李林闹得不可开交,两人好像还结了仇,你们说不会是李林干的吧?”马秀芬道。说着时她自己的后背都惊起了冷汗。

    “这还用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集团毁了,这么大的事儿李林肯善罢甘休,他不但没追究下去,还和没事人一样,不是他干的还能有谁?”徐志苦笑道:“要我说这小子邪气的很,公安局都没追究这事,其他人谁还会问。”

    “娘的。看来这小子真是得罪不得。手段竟然这么狠。”王老四把烟头丢在地上,“他好就好,坏就坏,集团倒闭和咱们没屁的关系,要我看咱们还是想想自己,该找什么出路就找什么出路去。在家猫着也没什么用!”

    程亚军道:“你们说,咱们要是趁着这个机会去表现表现会不会还有机会,说不定那小子还会同意咱们入股也说不定,我觉着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马秀芬撇了撇嘴,这事儿她最清楚,确切的说李林是什么脾气她最清楚,要是献殷勤能管用,问题早就解决了,还用坐在这里扯没用的,关心别人的死活?

    想起这事他就来气,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勾搭李林没成功,勾搭李长生是成功了,结果被那个死胖子压在身上玩了一整天,最后他还来个看看,几次纠缠之后,他干脆就撒手不管了!

    “散了散了,中午都到我家去。他们爱干活干他们的,咱们喝咱们的酒。”王老四摆了摆手,哼着小调走了出去。

    其他几人也是嚷嚷几句相继离开。

    这些人背后悄悄议论,李林自然是不知道的,即便是知道他也会一笑而过,因为在他眼里这些人就和寄生虫和空气没什么区别,这些人的话根本就是无关痛痒,根本在他的心里起不了任何的波澜。

    车子停在平安大楼院子,他先是上去和刘柔柔打了招呼,说了清河畔的情况,没等他吩咐刘柔柔怎么做,刘柔柔电话都已经打了起来,很简单,一个月内拒绝任何订单,即便是一些特别重要的老客户也是只是稍稍给开了一点小口子,可以接受几百万的货物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看着刘柔柔忙的不可开交,李林下楼就到了工厂,见李林过来,相邻们便是热情的和李林打起了招呼, 仿佛清河畔根本就没出事儿一样。当然,除了李长生的功劳的之外更多的还是对他的信任。

    “林子。新年好。”

    “林子。新年好。”

    “李总好。”

    微笑着和乡亲们挥手,一一问候起来,看着飞快生产出来的药品,李林的心头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点欣慰,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也努力了!

    “林子。清河畔那边开始重建了?是不是损失很大?”李志军悄然的把李林拉到了一边笑声的问了起来。

    “损失很大,不过,应该没什么太大事。”李林四下看了看没见到胡兰的身影,“大伯母呢?”

    “唉。别提了。你平姐又回来了,我这不正好要回去。”李志军叹道:“养这么两个不争气的东西也真是没办法,家里缺钱回来借,你说你这是嫁了人还是嫁了个债主,史家人刚到,你大伯母先回去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李林早就料到史家人还会来,过年前一天他给林青远打过电话,无意间也是问起了史家人的情况,现在不但是没工程干那么简单,就连那些设备也是被法院给保全了起来,规定的时间内还不上钱,器械会被拍卖不说,法院还会追究史俊强的刑事责任。

    想到李欣平,李林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上次留下她那就是个教训,因为在她的心里只有婆家人,闹得太僵了闹不好还要变成仇人。

    索性李林也就不想管这事,是死是活,吃糠咽菜那都是李欣平自己找的,她怪不得别人。

    “走吧。过去看看。这史家人他妈的现在都这幅熊样了,一个个的来了还神气的很,他妈的老子真想把他们给轰出去。”李志军愤愤的骂道。“这他妈就是上辈子缺了德了,这辈子养活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李富这几天也出事了,有了两个钱就他妈不知道姓什么,你说他学人家什么不好,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昨天晚上都他妈快十点了,人家家家户户都忙着过年,图个乐呵,你说这孽子他干什么不好,还抛出去洗桑拿,被抓了就被抓了,你倒是像个男人,还不敢让老婆知道,大半夜的把我这把老骨头叫到派出所把他保出来。”

    李林也真是有点无语了,大年三十还出去嫖,他不知道是应该佩服李富还是应该鄙夷他一番,不过,李富能干出这种事他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秉性不正,心里阴暗,每天都想着女人,这种人他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说句不好听的,李富和刘阿斗几乎没什么区别,按理说李志军手里的四五百万几乎全部都交到了他的手里,即便是在县城那也是富豪级别的,可他却还像个小丑一样扛不起来。

    不像其他人,钱生钱,钱越来越多,钱在他手里别说是三四百万,就是三四千万恐怕也是不够挥霍的!

    看着两鬓斑白的李志军,李林也是不由的替他感到可悲。

    “大伯。平姐的事我还是不去的好。你先回去,有什么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就过来找我。我还有事先上去了。”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向别墅走了回去。

    “那行。一会你和双双下来吃饭,对了,把林敏也带上。”李志军说道。

    “一会再说。”

    看着李林的背影,李志军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纵使李欣平在不争气,血浓于水的父女亲情还在,眼看着一家人马上家破人亡,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是不忍看下去。

    可一下子就是两千万的欠款,除了李林之外,他根本就想不到去哪儿弄,原本想舍脸扒皮找李林张张嘴借钱,没想到清河畔突然又冒出来这么大的事儿,他试探了几次还是憋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