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金飞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是女王,却胜似女王,冷清秋的出现霎时让在场的女人黯然失色,如果说她是天上的白天鹅,那么,在场的一众女性就真的成了地地道道的大白鹅。

    艳羡。

    嫉妒。

    喜欢。

    各种不同的情绪在一众人的心头滋生,特别是有几个自命长相不凡的女子还忍不住撇了撇嘴。

    让一个女人承认另一个女人比自己漂亮,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金少。冷小姐来了。”年轻人拉了拉已经有些愚钝的金飞,小声笑道:“冷小姐今天真漂亮……”

    金飞不是那种看上去就十分好色的主,即便是,他也是表现的特别含蓄,或者说他隐藏的更深一些,短暂失神之后,他的脸上就泛起了一些笑容。

    今天的冷清秋真的是太漂亮了,光是这黑色的晚礼,还有脖子上戴着的天蓝色宝石项链把她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说她是一位天上下凡的仙女,似乎也不为过。

    不过,就在金飞迈出去两步,上前和冷清秋打招呼时,不和谐的一幕便是出现了,在冷清秋的身后,一个长相还算不错的年轻人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他一头短发,上衣是一件比较潮的服装,下半身则是一件耐克的限量版运动裤,脚底下踩着一双长长的鳄鱼皮鞋,他不是别人,正是和冷清秋一同前来的李林。

    李林的穿着打扮是吸引人的一个原因,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在电梯出来,冷清秋就对着他微微的一笑,手臂就搂住了他的胳膊,看样子是要多甜蜜就有多甜蜜。

    最最最让人无法相信的是,这个看上去土里土气,长相一般的家伙,他竟然还无耻的把手放在冷清秋的屁股上。

    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人的身份有点不太相配,可能没有人会把眼睛落在李林的手上,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觉着好奇。

    原本以为这是咸猪手,可是,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只见冷清秋抬起头看着李林,微笑着道:“亲爱的。咱们去那边做吧。”

    闻言,李林也是忍不住一怔,说实话,他调侃冷清秋怎么样他都不嫌多也不会意外,可是冷清秋突然这个表现,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什么鬼点子?

    也许是被这女人玩的太惨的原因,每次见到女人如此主动,李林都是心里没底,应了那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如果这个冷清秋也和蔡文雅一样,那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没法过了。

    不得不说金飞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会特别引人注意,即便没有人介绍,李林眼角的余光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金飞……

    虽然只是余光,但是,他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目光很不善,有杀气!

    阴狠!

    鄙夷!

    “那个人就是金飞?他好像很在乎你?”李林小声道。

    “何以见得?”

    “感觉吧。”李林道:“你不是男人,如果是的话一定能感觉到。”

    “那是他的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冷清秋冷笑道。“如果你喜欢他,你可以去跟他,别忘了你的职责。”

    “……”

    李林翻了翻眼皮也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和女人计较那就是找死,和冷清秋这样的人计较,那就是死不超生。

    就算到了地狱阎王肯定都不肯收,在传承中,有这么一段介绍,鬼也分很多种,生老病死这种鬼会被妥善安置,也叫安乐鬼。出车祸跳楼自杀,被人捅死,这种叫横死鬼,在地狱这种鬼是最不受待见的,如果自己死了,那就真的不知道叫什么鬼了。

    亡灵超度,在地狱都没一个安身的地方,可想而知有多惨。

    离的很远,李林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些充满敌意的目光,特别是金飞眼睛里射出来的精光,真的是阴寒至极。

    李林现在毫不怀疑,金飞这个人他肯定是得罪了,为了冷清秋得罪一个大公司的公子爷他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划算。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变成了这样儿,说什么都是枉然,索性,他也就不多想了,任你目光如刀锋一般锋利,我不鸟你,就算你在锋锐的刀锋也是于事无补。

    更何况自己只是临时冒充的男友,明天一早就滚蛋离开这里,到时候冷清秋的下一个临时男友还不知道是谁呢!

    想到这里,李林竟然发现心头有那么一点点不爽,特别是想着,如果有人和他一样把手放在冷清秋的屁股上的场景,他都恨不得一直给冷清秋装下去。

    不得不说金飞真的不是一般人,他的名声能在市里如此响亮也不是吹出来的,光是这份沉着一般人就比不得。

    前一刻他还阴沉万分,转眼间便是面带笑意走了过来,眼镜下边的那双清澈的眼睛也是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清秋。我刚要下去接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上来了。”金飞微微笑着道。

    “金少客气。这里还有很多人要接待,金少先去忙,我们自便就好了。”冷清秋微笑道。

    金飞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身上,当目光扫到冷清秋拉着李林的胳膊时,他的脸上的脸色一闪即逝。

    “清秋。这位是?不介绍介绍?”

    冷清秋微微一笑道:“他是我男朋友,他叫李林。”

    “亲爱的。这位是金润集团的金飞。”

    李林点了点头,一直看着金飞的目光也是露出了一些笑容,伸手和金飞去握手,“金少你好。我叫李林。行李的李,树林的林。久仰大名!”

    金飞一怔,心头也是忍不住冷笑起来,暗暗的想道,这样的人也能配得上冷清秋?

    脸上虽然笑着,但金飞却没伸手的意思,把李林撂在了哪儿,紧接着他就看向了冷清秋微笑道:“我先去招待客人,一会儿过来。”

    虽然早就料到金飞不会很和善,冷清秋的俏脸也是顿时一变,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也是泛起了丝丝冷色。

    金飞这么做就不是瞧不起李林那么简单了,简直比当面骂他祖宗还要让他难以接受,毕竟,这里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

    她现在真担心李林突然爆发,但又希望他爆发出来,就算搅乱了这会场,那也不是他的错。

    “不好意思。”冷清秋歉意道。

    李林撇了撇嘴,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道:“我从来都不会和空气生气,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坨屎。甚至一坨屎都不如。”说最后一句时,李林就故意的把声音提高一些。他就是让金飞听到。

    既然你不给面子,那还何必把你当成一回事?

    就算是贱,李林觉着自己还没贱到这个份上。

    果然,听到李林的声音,金飞不自觉的顿了顿,迈出去的步子也是稍稍停了一下,原本就阴沉的脸色 更是难看的很,要不是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真想立刻给李林好看。

    “跳梁小丑。”

    金飞冷哼一声就回到了刚刚站着的位置,眼角的余光偶尔的瞄上李林和冷清秋一眼,拳头也在是不自觉的攥了起来。

    说来也巧,金飞在看李林时,李林也在看他,两人四目相对,宛如刀和剑撞在一起激起的火花一般,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三儿。去调查一下这个家伙。看看他和冷清秋到底是什么关系!”金飞对着旁边不敢吱声的年轻人吩咐道。

    “就去。”年轻人应了一声便是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刚下楼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又跑了回来,“大少,我看这小子和冷小姐的关系好像不错,要不要……”

    金飞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看了李林一眼,过了片刻他就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一个跳梁小丑而已,犯不着大动干戈,先按我说的去做,我只给你一个小时时间。”

    “大少放心,用不了一个小时,半小时我就能查出来。”年轻人说道。随后就再次离开。

    随着宾客源源不断到来,三千平米开外的会场也变得拥挤了起来,诺大的会场里放着一首首轻音乐,较为经典的天空之城听在耳中让人舒服万分。

    不过,随着一首猫咪宝贝响起,整个会场也就不像先前那样安静了,一些好动分子早已经是跃跃欲试,跳舞是联络感情的捷径,邀请一个女人去跳舞,如果她愿意,那么,晚上可能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如同白昼的灯光熄灭,各种不同的灯光便是在舞池里亮了起来,早就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的男人们便是走向早已经盯好的猎物,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自然也是喜欢英俊的男人,只是女人会表现的更为含蓄一点儿而已。

    原本寥寥无几的舞池一会功夫便是聚满了人,随着一首更劲爆的欧美的士高响起,这些年轻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甩起了头。

    女人们更是肆意的卖弄着自己丰润的臀部,纤细的腰肢,如同气球一般的大胸,偶尔间舞池里也会传出来一声不是十分和谐的尖叫,很显然,在这拥挤的人群中,被人抹油还是很常见的。

    叫声虽然突兀,很快又会被劲爆的音乐压下去,那被抹了油的女人似乎和没事人一样,继续动情的甩动着秀发。

    和这些人相比,李林和冷清秋就显得更扎眼,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见冷清秋正端着一个杯子用吸管喝着里边的柠檬水,似乎对跳舞这种事并不是十分的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