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求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的眼睛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金飞便是微微一笑,和大家挥了挥手,示意女主持人继续下去。

    不得不说,金飞实在是太绅士了,他举手投足只见都可以让一个女人为之尖叫,唯有冷清秋却看都没看他一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女主持人笑着点头,轻轻的咳嗽两声便是继续道:“酒宴一共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金先生上台来讲话。剩下的两个环节……一会儿再说。”女主持人自认十分幽默的卖弄了一下。

    大家的目光再次落在金飞的身上,金飞面带笑容向大家挥手,然后迈着自信的步伐来到了舞台中央,而这时掌声也随之响了起来。

    “金大少。我喜欢你……”

    “金飞。我要嫁给你……”

    “金哥。今个太帅了。”

    一众人尖叫着,女人想爬上金飞的床,男人想和金飞拉近关系。

    听着这些人不断高呼,金飞一直面露微笑,眼角的余光便是悄然的向坐在那儿走神儿的冷清秋看去。

    “首先。我要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来参加金飞的生日晚宴,你们能来,就是我金飞最大的骄傲,你们是我的亲人,朋友,兄弟姐妹,现在是,将来还是。”金飞说道。他的声音并不洪亮,却是磁性十足。

    这种声音足以攻破任何女人的心里防线,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对他设下什么防线。

    “金大少客气。”

    “金大少。我希望每年都来给你过生日,到时一定不能忘了我们啊。”

    一时间整个会场就再次尖叫起来,特别是那几个穿的极其暴露的姑娘,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给金飞生个猴子。

    金飞再次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感谢的话我就不在多说了,今晚大家一定要吃的开心,玩的开心,还有,今天不但是金飞的生日,还是新年的第一天,金飞带老爷子,金润集团向大家拜年。”

    哗啦啦……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了起来,自然也免不了一些奉承的话。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支持人。”金飞将话筒交给主持人,他就站在了一边。

    “金大少不愧是天之骄子,咱们赤峰市的骄傲。这番话真是让人感动。”女主持人微笑着道:“我刚刚说了,一共有三个环节,现在我们进行第二个环节,请望天楼的工作人员准备。”

    女主持人说罢便是让出来一条路,紧接着便是一个个装满各类点心,水果,洋酒,各种各样的食品饮品都是推了上来,其中还有一些西餐,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精致。

    “不会就吃这些东西吧?”一直默不作声的李林一脸惊讶的说道。他四处张望着,结果就没发现有异样带肉的东西端上来。

    不对,还有一种肉,就是冒着血丝的牛排,只是,这种东西他真的不感兴趣,哪怕这些水果点心有一样能换成炒肝那也能吃个饱……

    也许是大家伙都在关注他的原因,他的话刚一说出口,不少人就再次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来这里参加宴会的有几个人是为了吃,就算是放上大鱼大肉,谁又会往死里吃,要知道能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

    一直陷入沉思的冷清秋听到李林的话也是忍不住抿嘴轻笑,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多说。

    有时候她也能发现,李林不但是土,还土的有点可爱……

    很快每一个桌子前都是放下同样的果盘点心,还有红酒,有的人也只是象征的吃上一点点,抿一小口红酒,大家都在等着主持人接下来的话。

    果然,等工作人员撤出去,女主持人就再次走上台,她的目光不自觉的在冷清秋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就看向了金飞,直到看到金飞向她点头,她才微笑着道:“现在,我们要进行第三个环节,这也是今晚上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为了这一天金飞金先生准备了很久,那就是,向他一直喜欢的一位姑娘求婚……”

    哗……

    整个会场顿时一片哗然,一些人就再次尖叫了起来,紧接着他们的目光就条件反射似的落在了坐在角落里的冷清秋身上。

    只是这一看大家就觉着有些别扭,又觉着不大可能,因为冷清秋身边还坐着一个人,还是她的男朋友。

    可是,在这个会场里,除了冷清秋之外,能让金飞求婚的还会有什么人?

    一时间众人又是忍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金大少这是要干什么?他真的要向冷大美女求婚?可是,冷大美女有男朋友了啊!”

    “难道不是冷大美女?”

    “屁。你看这里还有谁能配得上金大少?要我看马上就有好戏看了,你们看那小子的表情,哈哈哈……”

    “哈哈哈。要是一会冷大美女真的答应了,这小子会不会跳楼?”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年轻笑着道:“娘的,好久没看到这么刺激的剧情了……”

    “屁。拿你的屁股想想,冷大美女可能会答应么?就算会答应也不可能是现在,不但那小子难堪,对她有什么好处?”

    “那你的意思是?”

    “等好戏看吧,要真是冷大美女,今天肯定就热闹了。”

    其他人议论纷纷,坐在角落里的李林和冷清秋都是神色一变,特别是冷清秋,她黛眉紧锁,粉拳也是不由的攥了起来。

    她最怕什么就来什么,因为金飞的目光已经向她看了过来。

    冷清秋这样儿,李林也好不到哪儿去,按理说金飞向不向冷清秋求婚和他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只是个冒充的男友而已。

    实质上确实没什么,可是,这是性质问题,金飞如果真的向冷清秋求婚,无论他是冒充的男友与否都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金飞真的是狗眼看人低,这种人也是他最反感的。

    如果他这么做,那么从现在起,他和金飞将变成仇人,这和冷清秋没任何关系,只是两个人的矛盾。

    但一看冷清秋的表情,李林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里也是有了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冷清秋受到半点伤害!

    “有我在。别担心。”

    悄然的拉住冷清秋的手,李林微笑着向她摇了摇头。

    出奇的,这次冷清秋并没有反抗,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就抬头向前看去,现在她才突然发现,这个混蛋流氓坐在身边竟然还有种踏实的感觉,特别是被他那只大手抓着,感觉怪怪的。

    女主持人说完,金飞就整理整理西服领口,面带着微笑向冷清秋看去,坐在前排的一个小姑娘急忙把准备好的九十九朵玫瑰交到了他的手里。

    “我还记着我第一次遇到她时的景象,那是在一片花园里,她坐在亭子里欣赏着水塘里游鱼,她恬静释然,她声若天籁,她美若仙子。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知道我这辈子真的很难在喜欢上其他女人。”

    “这一天我真的等了很久很久,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我要向她求婚,我希望她能帮我完成我的梦。”

    金飞的话没等落下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便是响了起来,有些女人都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因为金飞这一番话实在是太感人了,因为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马上就要告别单身,要迈入幸福的殿堂。

    有祝福,还有嫉妒。

    “金先生。我们相信这个姑娘一定也非常喜欢你,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大胆说出来,让我们一起为你见证幸福。”女主持人微笑着道。

    “大胆说出来。”

    “大胆说出来。”

    一群乌合之众又是不怕事的喊了起来,直到金飞挥手,他们才安静下来。

    这时,金飞也在舞台中央走了下来,他所走向的方向正是李林和冷清秋所做的位置,当来到冷清秋身边时,他便是停住了脚步,双手捧着鲜花,灼灼的看着冷清秋,道:“清秋。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思,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看着跪在地上的金飞,冷清秋的脸色真的是难看到了极致,要不是考虑到两家是世交,她现在就已经甩开袖子直接走人了。

    “金飞。我说了很多次了。我不喜欢你。你这是做什么?”冷清秋黛眉紧锁道:“再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请你放尊重一点。”

    金飞微微一笑,然后就看了李林一眼,笑着道:“清秋。如果你觉着这种办法能让我退去真的就是大错特错。他真的是你的男友?”

    被金飞灼灼的盯着,冷清秋一阵气恼,很显然她找李林这个临时男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清秋。请给我一次机会。”金飞咄咄逼人道:“我想金冷两家联姻是一件好事,冷爷爷也一定会赞成我这种做法的,对不对?”

    “给他一次机会。”

    “冷大美女你和金大少才是门当户对,你看看那个家伙长的什么德行,简直跟要饭的没什么区别,再说了,金大少哪一点比他差,就给金大少一次机会吧,你要是不答应,他就不起来。”

    “对。要是你不答应。金大少就不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带了个头,代替金飞把无耻的话说了出来。

    听着这些人喊了起来,冷清秋的脸蛋都快拧出水来了,纤细的手臂也是气的直抖。

    “金飞。你闹够了没有?”冷清秋冷声道。“我说过,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如果你在这样下去,到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男朋友?”

    金飞笑着摇头道:“一个农村出来的人能配得上你?一个冒牌货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是冒牌货?”

    一直没说话的李林突然就站了起来,他双目眯成一条缝隙,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丝弧线,“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像一条狗一样儿蹲在这里,用自己家族的关系胁迫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委曲求全,相比农村人,我觉着你这种人更可耻。”

    李林突然站起来大家伙就都愣住了,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家伙长的难看,还土了吧唧的,肯定也是个窝囊废,别说金飞求婚冷清秋,就算当众亲冷清秋,他肯定屁都不敢放一个。

    “完了完了。这下看来真有好戏看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和金大少对着干?还敢骂金大少无耻,是不是不想活了?”

    “得罪金大少,这小子肯定活不过三天,真是个土包子只知道逞一时之勇。”

    “我看不见得。你们没发现他现在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么?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换了个人是的呢。”

    “管他那么多。等着看好戏得了。”

    众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原本想看看温馨浪漫的一刻,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儿。

    金飞眉头紧锁,跪在地上的膝盖也是直了起来,冷清秋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他是聪明人,知道今晚这事儿肯定是泡汤了,可是,就让他这么放弃,他又真的不甘心。

    “李林。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不清楚?非要我把话挑明了?实话告诉你,你在我金飞的眼里就是一条狗,要不是看在清秋的面子上,我早让你滚蛋了!”金飞冷笑着看着李林道。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