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惊魂午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单独陪一个女人出来喝酒,李林也是头一遭,这还没什么,最让他无奈的是,他还要肩负着安慰冷清秋的角色。

    和冷清秋聊两个荤段子他可能还可以,但安慰别人这种事,他的嘴巴就和老太太的棉裤裆一样的笨拙。

    这还不是他最无语的,最无语的是冷清秋竟然直接点了好几箱子啤酒,当冷清秋打开酒瓶直接对口抽时,他整个人都凌乱了,任谁会想到堂堂清秋集团的掌舵人,长的像一朵花一样的冷清秋竟然如此的颓废,这简直就不是在喝酒,而是在玩命。

    唉……

    李林忍不住叹了口气,放在兜里的手也抽了出来,他本来想着吃上一粒解酒药,可一看人家一个女人都这样了,自己要是吃了解酒药,虽然不会被冷清秋发现,可心里也过意不去。

    “来。喝酒。”

    冷清秋微微笑着道:“第一次出来喝酒,现在才发现这种感觉其实蛮好的……”

    “主要是看和谁在喝酒。”李林笑道。

    嘴唇微微一动,冷清秋差点没忍不住把嘴里的酒喷出来。这个家伙怎么如此的无耻,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她心里默默的想着。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爷爷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吧。”冷清秋苦笑着,臂肘点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插进不长却乌黑的头发里边,“我一定特别让他失望。”

    看着冷清秋这幅模样儿,李林也是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在他的印象里,冷老爷子并非不懂情理的人,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老爷子竟然在冷清秋的婚事上如此固执。

    冷家到底欠金家什么?如果只是一条人命就要用冷清秋的幸福作为补偿,那真的是不值,即便冷清秋真的跟了金飞,怕是这笔债也是永远还不清的吧?

    “冷老爷子不是那种冥顽不化的人,也许他会有想通了的那天。”

    “你不懂。”

    冷清秋摆了摆手就再次举起了瓶子,“陪我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李林硬着头皮举起酒杯,两个酒瓶撞在一起在不大的房间里显得特别清脆,一瓶啤酒也是随着声音落下,喉咙传来咕咚咕咚的响声,转眼间便是一滴不剩。

    喝闷酒最容易醉,事实也正是这样儿,原本就不胜酒力的冷清秋,只喝了两瓶啤酒下去,眼神就变的凌乱了起来,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样子显得特别的不自然。

    李林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少,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凌晨,当下他便是皱了皱眉,“要不……”

    “要不什么?”

    冷清秋砰的一声便是把瓶底砸在桌子上,她不是故意砸的,而是酒精起了作用,然后她双目迷离的道:“说好的不醉不归,不准赖皮,陪我喝!”

    “好吧。”

    李林苦笑,举起瓶子就再次和冷清秋了一下,一瓶啤酒又是被喝了个精光。

    就这样儿不知过了多久,桌子上上来的烧烤冷清秋几乎一口都没动,但地上却足足放了十几个酒瓶子,煞白煞白的脸蛋也是变得一片红晕,迷离的眼神儿也不见了,特别是她的头,抬起来看一眼,然后在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

    已经没了力气,她的嘴里还依旧喊着不醉不归,喝酒,甚至在她的喉咙里还会偶尔发出那么两声不是十分和谐的傻笑。

    李林是既无奈又想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他能亲眼见证冷清秋如此狼狈的一面,还是为她的颓废感到悲伤。

    不知是没吃解酒药还是被冷清秋的情绪所感染,十几瓶啤酒下肚,除了想撒尿之外,他的头也是晕晕乎乎的。

    “该回去了。”

    轻轻拍了拍冷清秋的肩膀,李林试探着喊了她一声,结果,冷清秋也不过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又是低下头趴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发着呜呜的声音,很显然,这个不胜酒力的姑娘真的是喝多了。

    “起来,回家了。”

    “冷小姐……冷小姐……”

    试着喊了几次,冷清秋都没有起来的意思,李林拍了拍晕晕乎乎的头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当他再次向冷清秋看去时,整个人就都傻眼了,一双眼睛霎时间瞪直,嘴角发出‘滋’的一声。

    冷清秋趴在桌子上,她的胸前虽然被压得死死的,但是,不长的秀发真的很难遮住她的后背,在后边的领口处赫然露出来一个很大的空间,一眼看去只见雪白雪白的,虽然没摸,但光泽的皮肤一眼就能知道有多光滑,还有就是,让李林惊讶的是,她竟然竟然竟然没戴文胸……

    可是,李林就怎么也想不明白,既然没戴文胸,她的胸为什么还那么的挺拔?

    想来想去他也是没想明白,索性也就不再想下去,不说别人就是他自己都觉着这么干真的挺无耻的,趁着人家喝醉,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人家后背看来看去,这不是畜生是什么?

    又是喊了两声,看冷清秋还是没起来的意思,李林也只好走到她身后,拉起她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右臂搂着她的腰,硬生生的把她拉了起来,结果,冷清秋就像一滩烂泥,试探了几次又坐了回去。

    “李林。你这个流氓,别想趁着我喝多就对我不轨。”冷清秋说道。

    李林一怔,一个跟头险些没撞在门上,“冷小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去哪儿?是去宾馆吗?”

    “……”

    李林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装出来的,甚至有种把她丢在这里直接走人的冲动,“是回家。你别想多了,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嗯……”冷清秋闷声应了一声,她的头就靠在了李林的腰上没了动静。

    “明明喝不了酒,还要往死里喝,这下难过了吧?”李林没好气的在冷清秋的头顶上选了一根头发,嗖的一下便是拔了下来。

    扶着是没什么希望了,万般无奈下,李林也就只好用公主抱把冷清秋抱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向楼下走去。

    让冷清秋结账显然不大可能,李林就只能忍着肉疼把那张额度超过十亿的卡拿了出来。

    “帅哥。前边两百米左拐就是宾馆,环境很好,隔音也不错。”吧台小姐微笑着说道。

    “哦……”

    “我不去宾馆,送她回家。”李林无语道。他不是傻子,这吧台小姐的一片“好意”他还是嫩听明白的。

    “来这里的谁不这么说?一会你肯定找不到她的家,倒不如别浪费时间……”吧台小姐轻笑道。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道。

    “……再见。”

    要不是冷清秋喝的和烂泥是的,李林一定会把这家主题烤吧的老板叫过来,然后找他理论一番,这女吧台叫什么话么,你怎么就知道我找不到她家的?

    肯定是奸细!

    凌晨两点,原本就安静至极的街道更为安静下来,道路两旁的路灯也早早的就熄灭了,急匆匆来到车子前把冷清秋放在后座上躺好,确定没问题之后,李林就启动了车子马达飞快的向清秋集团开去。

    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李林把车载音乐打开,放了一首比较流行的歌曲,谢军的《又一夜》音乐不放还好,前奏也是不错,可越往后听,他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了,不但没让他有些昏昏沉沉的脑子清醒,反而更加迷糊起来,脑子里出现一道道画面……

    不得不说这首歌真的特别棒,即便是两个人躺在双人床上,听着它也不会影响“情调”一个人开着车,也会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更何况身后还有一个喝的不省人事,露着两条长腿的女人,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把鞋子脱掉了,她的脚丫不知什么时候放在了车子的扶手箱上。

    不知是体位的原因,还是她腿长的愿意,脚丫刚好呈现在视线中……

    李林向来不是那种做做之辈,更不懂什么叫含蓄,如此美景放在眼前,如果还不去看,他觉着不但对不起自己,都对不起脸上这两只眼睛。

    就在他欣赏眼前美景时,前边的十字路口旁,一辆装满沙子的大货车突然亮起了灯,低沉的马达声也随之响了起来,随着马达声不断增大,重重的车身渐渐向前蠕行。

    车子里,一个身着白色夹克衫,看上去四十多岁中年人面露笑意,眼神中带着几分疯狂之色。

    “别留活口!”

    中年人的耳中,一声低沉的声音也是随之传了过来。

    中年人嘴角一颤,余光不由的就扫向了副驾驶的位置,那是一个黑色的提包,提包里全都是崭新的华夏币,整整一百五十万有余。

    “放心。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中年人说罢便是把耳朵里的耳机拿了下来,脚下猛地一踩油门,向前蠕动的大货车便是冲了起来,在寂静的黑夜里,轮胎摩擦在地面上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当李林开着的mini小车将要停在十字路口时,大货车便是毫无预兆的冲了过去。

    刺耳的摩擦声让李林从眼前的美景清醒,下意识的向前看去,刺眼的灯光让他很难分辨前方的情况,但是,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上在他的心头传来。

    “不好!”

    当大货车距离不到三十米时,李林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可等他反应过来已然是来不及了,他几乎没任何停顿,顺势便是拉住了冷清秋的脚腕,整个人直接向后座扑去。

    砰!

    相对刺耳的摩擦声,两辆车撞在一起的声音就显得更为响彻了,不大的小汽车和一个承载几十吨的大货车撞在一起是什么后果,不用想也能猜到。

    只见大货车和小汽车相撞之时,坚硬的地面上便是激起了一片火星,小汽车直接被货车撞的滚出不三十十米。

    小轿车霎时间也就没了样子,车玻璃应声破碎,车顶也是塌了下去,紧接着车子里就是冒出了浓浓的烟雾。

    将小汽车撞飞,大货车却没停下来的意思,飞快的离开,转眼间就没了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