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黄雀在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货车扬长而去,几乎没留下任何东西,仿佛从来没出现一般。

    而这时李林和冷清秋乘坐的mini一片狼藉, 滚滚浓烟顺着破碎的车窗不断翻腾着,眨眼功夫整辆车都被浓浓的烟雾笼罩在其中。

    咳咳咳……

    差不多有两三分钟,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在车子里传了出来,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醒耳。

    砰!

    被撞变形的车门传来砰砰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本就变形的车门直接被狠狠的踹开,一只黑漆漆沾满血迹的手从车门里边伸了出来。

    咳咳咳……

    又是一阵猛地咳嗽,一张被熏黑的脸也在车子里钻了出来,就在刚刚大货车将要撞在mini上时,李林第一时间冲到了后边的座位上,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冷清秋身体,同时一个没能完全起到效果的防御符也是拿了出来,结果,他还是稍稍晚了一步,防御符根本就没能抗住大货车的剧烈撞击。

    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他感觉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确切的说是在车子里不知道翻滚了多少次,即便是这样儿他也没松开冷清秋……

    呼呼……

    爬出来之后,李林用力的抽了几口大气这才让昏昏遇坠的大脑清醒了一些,看着腾腾升起的浓烟,他几乎来不及多想便是弯腰跪在地上,低下头向车子里看去。

    这一看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刚刚他已经用尽全力在保护冷清秋,可是,这一眼看去冷清秋被熏黑的俏脸满是血迹,手臂上,大腿上都在向外渗着鲜红的血,特别是她的侧脸上,那道伤疤触目惊心。

    “冷小姐。冷小姐,醒醒。”李林大声的喝道。

    “冷小姐……”

    “冷小姐……”

    连续喊了几声,冷清秋依然没有动静,李林的心顿时沉了下来,顾不上多想连忙拉住冷清秋的胳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她拉了出来。

    当看到冷清秋嘴角处不断向外渗透的血迹,李林的心顿时跌倒了谷底,如果只是普通的外伤不可能是这样的表现,很显然,冷清秋受了不轻的内伤。

    “冷小姐。挺住,一定要挺住,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再次用公主抱把冷清秋抱了起来,四下张望了两眼,确定市区所在方向,凭借着前两次来市医院的记忆,李林便是飞快的跑了起来。

    一边跑他一边呼喊着冷清秋的名字,在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患者休克,自己已经失去求生的意志。

    “冷清秋。你不能死。一定要挺住。”李林沉声喝道。

    他们刚刚离开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冒着浓烟的mini顿时燃起了火光,紧接着便是一声炸响,整辆小车都被火海包围在其中。

    轰……

    一声轰鸣,气浪呼啸而出,打在李林的后背上顿时让他踉跄了两三步差点没倒在地上,紧接着他跑起来的速度也是更快了,恨不得马上就进入医院。

    如果在这黑夜里,有人看到两人,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跟本就无法辨别他们长什么样儿,除了一脸漆黑以外,他们真的是太狼狈了,滴滴答答的血几乎几米远便是落在地上一滴。

    这些血液顺着李林的手指缝隙不断渗出,有他的也有冷清秋的,虽然一直在呼喊着冷清秋的名字,冷清秋却没醒来的意思,紧贴着她的身体,李林能大致的感觉到她的情况,五脏六腑严重受损,命悬一线。

    比他想象中的更为严重。

    这样的伤情李林虽然能治疗,但他自己的情况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有防御符的帮助虽然扛住了一些伤害,可为了保护冷清秋他也只能牺牲一些,这样一来,五脏六腑也是翻腾的很,没马上倒下去完全是靠着一股子毅力坚持着。

    人在生死关头总是会被激发出难以想象的求生毅力,这时,李林为了冷清秋也只能拼了。

    他的速度并不是十分的快,一来是不敢快,怕是给冷清秋的身体造成二次伤害,二来,他此时的力气也确实很有限。

    不过,幸运的是,他在得到传承之后,记忆力早已不是寻常人可比,虽然只是来赤峰市一两次而已,一路狂奔之后,市人民医院二十几层的大楼便是呈现在了他视线当中。

    看着大楼盯上龙飞凤舞的几个金色大字,李林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冲进了市医院的大院里。

    不得不说,市医院确实要比县城的医院强的多的多,两人刚出现在医院大厅,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便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麻烦你们,无论如何保住她的性命。”看着这两名医生,李林大口喘着粗气道,一句话硬生生的被他分成了好几段才说完。

    “通知曹医生,急救室马上准备,通知检验科,各个科室。”

    穿白大褂的医生一看李林和冷清秋的情况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根本顾不上多想便是在大厅里吼了起来。

    把冷清秋交给这两个医生,看着几个女护士推着车子过来,冷清秋被放在车子上向抢救室跑去,李林的脸总算是松开了一些,脚底下一晃,眼前也是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先生,先生……”

    两个医生惊呼了一声便是将李林扶了起来,对着那个已经有些慌乱的护士喝道:“快。准备氧气,马上给这位先生检查。”

    原本寂静的医院顿时陷入了慌乱中,而此时,在赤峰市郊区的一条小河旁,那辆装满货物的大货车也是燃起了浓烟,泼上汽油之后,火焰大盛。

    那个穿着灰白色夹克的中年人背对着车子,两根手指中夹着一根香烟慢吞吞的抽着,如果有一些光亮,一定能看到他面色涨红,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着。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饶是他的心里素质再好,但眨眼间便是弄死了两条鲜活的生命,别说是他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淡定的笑出来。

    他的鼻孔中呼呼的喘着粗气,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紧张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一些,“老板。你让我做的事儿做完了,车子已毁,人已死。”

    电话那边很快便是传来了声音,很低沉,似乎又有点惆怅有点惋惜,“你确定没问题?”

    “就算铁人被撞飞出去几十米,车子都变了形,他肯定也活不成,老板。你放心便是。”中年人十分肯定的说道。

    当时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时速超过一百码的大货车毫无保留的撞在小汽车上,人要是不死,那就真的成奇迹了。人根本就不可能活着。

    “好。你做的不错。”电话那边声音很冷,话音刚落,电话便是挂断了。

    中年人将电话放怀内兜里,又是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烟,侧过脸看着那装满着崭新大钞的提包,叹了口气便是将提包拿了起来,不过,就在他刚刚转身,一个黑黝黝的枪口便是对准了他的头。

    一个穿着迷彩服,看上去二十岁多一点的年轻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容。

    看到年轻人,中年人先是一怔,紧接着他便是将提包啪嗒一下丢在了地上,自嘲的笑了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来,我还是太贪婪了……”

    “不是太贪婪。而是,你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只要你在,老板就不会安生,所以,我只能送你一程。”年轻人冷笑道。

    “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年轻人嘴角抽了抽,随后便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放过你,老板不会放过我,所以,你只能死。”说罢,年轻人便是没在犹豫,手指在扳机上轻轻一按,黑黝黝的枪口便是射出来一颗夺命的子弹,毫无疑问,子弹直接洞穿了中年人的头颅。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中年人的脸上还是挂着一些苦笑,不甘,他是个亡命之徒,但是,家里还有老人,还有个三四岁的可爱女儿等着他养活……

    砰!

    砰!

    砰!

    在这片无人的区域,枪响声十分刺耳,每一颗子弹都是打在中年人的要害,确定中年人已经没了生机。年轻人熟练的将手枪的收了起来,顺手捡起地上的提包向停在远处的那辆大赛走去,伴着几声轰鸣,大赛以时速超过一百二十码的速度消失在了黑夜中。

    贪婪总是要付出代价,中年人的尸首躺在河岸边上,一眼看去凄凉万分,这就是他的命,没看清和自己打交道的是什么人,就盲目的出来杀人,这种人充其量只是个莽夫,只能被人利用。

    市医院偌大的大院,此时人声沸腾,一辆辆豪车飞速开进院子,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走在最前边,车子刚一停下,司机便是慌慌张张的下车来到后边,没等他拉开车门,车门已经打开了,一个穿着灰色华服的老者从车上下来,老人头发灰白,眉宇紧锁,一双老目如同翱翔在天际的雄鹰那般锐利。

    他不是别人,正是冷清秋的爷爷冷修,此时,他面露急色,空出来的一只手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老爷。冷总正在里边抢救。”司机说道。

    冷修沉重的点了点头,举步便是向台阶上走去,“人现在怎么样了?”

    “刚刚林副院长来过电话,冷总的情况不太乐观,有几处重要器官都是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是十分的明朗。”

    砰砰砰……

    冷修问话时,后边几辆车里的人也急匆匆跟了上来,他们都是冷家的人,也都是冷清秋的直系亲属,叔叔伯伯,姑姑婶婶都在其中。

    不得不说,冷清秋长的漂亮和基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从车上下来的这十几个人几乎就没一个长得丑陋的,男的英俊潇洒,女的长相亮丽,穿着时髦。

    其中,走在最前边那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就是冷清秋的父亲冷自傲,他的实际年龄已经是四十五岁,如果你不清楚他的底细,根本就看不出来。

    跟在冷自傲身边的女人穿着十分华贵,气质非凡,她是冷自傲的妻子薛丽华。

    “爸。清秋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冷自傲急忙问道。

    看着冷自傲,冷修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双老目射出来一道冷芒,“冷自傲。现在你知道着急了?先前干什么去了?还知道清秋是你的女儿?哼,你真是不配当个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