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十分严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自傲脸色变了变,惭愧的道:“爸。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改,现在清秋的情况紧急,咱们先商量这事儿怎么办才行啊。”

    “哼。”

    冷修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怎么办?医生才知道怎么办,你问我有什么用?”

    “冷自然,马上去调查清秋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一定给我调查清楚,不能出任何差错。”

    冷自然连忙点头,嗯了一声便是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打着电话。

    “一会儿进去,谁都不许给我掉半滴眼泪,谁要是掉了,谁就不是我冷家的人。”冷修凌厉目光在薛丽华等几个女人身上扫过,吓得几个女人连连点头。

    在冷家,老爷子的地位是超然的,他的话和圣旨几乎没什么区别,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愿,哪怕是他的几个儿子也不行。

    “进去吧。希望清秋能熬过这一关。”

    冷修说着便是迈着大步向医院里走了进去,原本就苍苍白发,这一下仿佛苍老了十岁不止,但是,他的眼睛依旧锐利无比……

    一众人刚进大厅,负责引路的小护士便是走了过来,带着十几人向手术室走了过去。

    此时,手术室的门紧闭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站在门口,其中一个看上去四十七八岁的医生正对着旁边的几个人说着什么。

    他就是此次冷清秋的主刀医生,也是整个市医院最有名气的医生曹云峰曹副院长。见冷修等人过来,他便是对着拿着几张术前协议的小护士点了点头,然后迎了上来。

    “冷老。”曹云峰对着冷修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客气的话,直入主题,“清秋的情况很不乐观,左边肋部遭到严重创伤,四根肋骨骨折,脾有创伤,暂时能看到的只是轻度出血,但不能保证随时有大出血的可能。”

    “她的脊柱也是严重错位,这个不会致命,但也需要手术恢复。还有,断掉的四根肋骨刺穿了左叶肺部……”

    “她的头部也有伤,脑干有轻微出血迹象,但考虑到其他几个位置,我们也只能一样样进行手术,如果多个手术同时进行,以为的经验,我担心清秋会有不测。”

    不得不说,曹云峰能当上市医院的副院长,号称市医院最厉害的主刀医生不是吹出来的,这股子雷厉风行的劲儿绝非一般人可比,几乎一口气把冷清秋的全部情况都说了出来。同时,厉害关系也是说的明明白白。

    听曹云峰说完,冷家人的心都是沉入了谷底,只知道冷清秋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可经过曹云峰这么一说,真的让他们无法想象……

    薛丽华刚要哭出来,一想到刚刚老爷子的话,她又忍不住憋了回去。

    在冷家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也可以说是封建迷信,如果你的丈夫在前边,女人是绝对不允许上前的,况且,还是个儿媳妇。

    “有几分把握?”冷修沉重的问道。

    “九死一生。”曹云峰道:“光是第一个手术就需要做一个半小时以上,这段时间我无法保证患者不会突然出现状况……”

    “作为医生。我觉着我很有必要把情况说给患者的家属,至于如何决定,你们在做定夺。我只能给你们两分时间,希望你们不要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这是术前协议,你们看一看,如果决定做手术,马上签字。”

    曹云峰说着,便是转过身看向了几名助手,道:“马上准备。先做肋骨手术……”

    “要不要做局部麻药?”助手问道。

    曹云峰顿了顿,脑子里便是飞快的做着决定,短短几秒钟之后便是有了决定,“不用打麻药,直接进行手术,快,不要耽搁。”

    曹云峰和冷修虽然不是那种至交好友,却也算的上是个朋友,他很了解冷修的性格,他相信这时候冷修不会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因为,想要保住冷清秋的命,只有当下这一条路能够选择。

    也正如他所想,就在其他人犹豫时,冷修已经在术前协议上签了字,老头子做事一向是雷厉风行,既然来了医院,那就要听医生的,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曹院长。麻烦你了。一定要保住清秋的命,什么代价我们冷家都愿意接受。”冷修沉声说道。

    “我尽力。”

    曹云峰说着便是对着几个助手挥了挥手,他自己也是急匆匆的进了换衣服的房间,片刻后便是换上了一身手术服向手术室走了进去,这时手术室已经熄灭了的灯也随之亮了起来。

    “医生。她是怎么来医院的?来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冷修对着一个医生问道。

    很凑巧,这个医生正是刚刚李林抱着冷清秋冲进来遇到的那个,他先是和冷修等人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把冷清秋和李林进来时的情景大致说了一遍。

    一听还有一个人,冷修的眉头就是一缩,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难道是金飞?

    “他人在什么地方?”

    “也在急诊室。”年轻医生道:“他的情况没有这位小姐这么严重,但是伤情也不太乐观,身上也有两块骨头骨折,其中一处还在脚腕上,其他地方也有多处软骨挫伤……”

    “真不敢想象这个年轻人是用多大毅力抱着这位小姐过来的,刚一到他就晕倒了。”

    冷修沉吟了一下,随后就沉重的点了点头道:“走。带我过去看看。”

    “你们在这里守着,有什么事马上过去通知我。”

    冷家几个人连连点头,就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了起来。

    此时,在另一间急诊重症病房,李林依旧躺在床上,和先前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他脸上黑漆漆的脏东西已经被女护士用消毒棉都擦了出去,在他的侧脸上,也是留下了一条差不多三公分长的痕迹,伤口很深,经过止血,赫然可见白白的肉质翻在外边。

    两名医生也在给他做着脚腕接骨手术,整个重症病房也是忙得不亦乐乎,两名医生的脸上也都是汗珠子。

    “心率,血压,呼吸正常。”女护士说道。

    “吸氧。”医生命令道。

    说着时,两名医生也是忍不住对视一眼,刚刚通过x光看了李林脚腕的情况,脚腕骨折十分严重,如果只是轻微裂缝到还十分容易处理,可在骨缝处有碎裂的痕迹,这处理起来会十分麻烦。

    这并不是他们对视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根本不敢想象,骨头都成这样了,竟然还能抱着一个人跑进医院,这能用简简单单毅力两个字来形容么?

    从医多年,这是他们见过最有刚的一位患者。

    “开始吧。”

    两名医生再次对视一眼,便是飞快的给李林做起了手术,他们的医术虽然不是那种顶尖水平,却也是一等一的水平,简简单单的小手术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困扰。

    就在他们飞快的做手术时,重症病房外边,那个年轻医生已经带冷修来到门口。

    透过玻璃向里边看去,冷修顿时一愣,虽然只看到了李林的一个侧脸,但还是一下就认了出来,集团虽然已经交给了冷清秋打理,他已经不管集团的事务。

    可是,上次在平安村一见也不过区区几月而已,李林的这张脸在冷修的脑海中也是特别的深刻。而且,有几次和张远山再次聚在一起,也会听张远山提起。

    “怎么会是他……”

    冷修皱了皱眉,心头也是一团的雾水,他做梦都没想到和冷清秋一起来医院的是李林,而且,冷清秋今天去参加金飞生日这事儿他也清楚,两者之间确实很难联系到一起。

    “老先生。就是这小兄弟。真是让人佩服啊,自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能带着那位姑娘跑过来,简直难以想象……”年轻医生叹了口气道:“要是在晚来几分钟,那位姑娘可能就会缺氧致死,可以说是他救了哪位姑娘的命啊。”

    “嗯。”

    冷修点了点头道:“一定让他尽快好起来,他是我们冷家的恩人。”

    “他没生命危险,只要接好骨头,打上点滴,随时都有可能醒来。”年轻人道。

    “唉。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修叹了口气,一张老脸渐渐的变的严肃了起来,按理说冷清秋去参加金飞的生日,以金飞的精明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回来?

    金飞不但没送她回来,反而是李林带着冷清秋直接进了医院,而且两人都受了重伤。

    就在冷修为此想不通时,急匆匆跑出去的冷自然跑了回来,此时,他眉头紧锁,脸色难看至极,经过一番调查,冷清秋从参加金飞生日宴会的来龙去脉他几乎都调查的清楚,也找到了冷清秋的那辆mini车。

    车子已经彻底报废,经过交警鉴定,车子是被车撞了,至于那辆车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交警也是追了下去。

    “姓李的,你这混蛋,老子非要弄死你,老子要活剥了你。竟然把清秋害成这样。”冷自然一边走,心里一边骂着,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他不知道李林是什么身份,只知道在金飞的生日宴会上,李林自称是冷清秋的男朋友,不但和金飞闹的不可开交,还打了金飞,更让他气氛的是,这小子竟然还敢公开威胁金飞,让金家人准备好棺材。

    在他眼里,金家就是冷家的恩人,确切的说,冷家要依附于金家,这一下把金家惹恼了,以后冷家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