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金奇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怎么样我才能去?”李林黑着脸道。

    “怎么样都不能去!”小护士摇了摇头道:“除非等你痊愈之后,别的就别想了。”

    李林无奈的苦笑,只好再次躺了下去,可一想冷清秋的情况,他就又是忍不住坐了起来,“不行。我一定要去。她的情况很危险,我担心她出事儿。”

    小护士都快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气疯了,要是换个身份,要不是考虑这个家伙是个患者,她真想上去给他一巴掌,让你固执!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自己都成这个样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再说,就算你去了又能怎么样?你会做手术是怎么的?”小护士愤愤的道:“好歹我还伺候两个小时,帮你洗裤子,就算你不考虑自己,也点对得起我吧?”

    “我跟你说我来医院上班不容易,要是失业了,哼,你给我找工作啊?”

    “你给我洗裤子?”

    “当然。满裤子都是血难道还在身上穿着?你也就是遇到了我, 其他人谁愿意给你洗。”女护士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

    想起刚刚洗裤子时,裤子上那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女护士还忍不住一阵反胃。

    李林下意识掀开被子,当看到下半身时,他眼睛瞪得老大,整个人顿时凝固,“你,你,你没对我做什么吧?我的裤子都是你脱掉的?”

    “除了我还能有谁……”小护士道:“就看在我这么照顾你的份上,你也不能让我太为难对不对,安心躺着,我去帮你看看那边的情况这总成了吧。”

    “……”

    李林懵了,傻了,快疯了,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出现了女护士给他脱裤子的场景,外边的裤子脱了就脱了,四角裤竟然也被脱了下去……

    他现在正暗自庆幸,刚刚幸好没拉开被子下床,不然还不点尴尬到死。

    “谢谢……”

    憋了半天,李林僵硬的对着女护士笑了笑道。

    见李林这幅模样儿,女护士就忍不住一笑,“其实这都很正常,也是我们的工作,别人都觉得当护士很好,可是,脏活累活都让我们干了。行了。你刚醒先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看,有好消息就来通知你。”

    “谢谢。”

    “不客气。”女护士微微一笑,起身向外边走去,到门口时她忍不住回头嘱咐道:“不允许下床,你的脚腕刚刚做完手术,还不能走动。”说完,女护士便是笑着向外边走去,心里默默想着,这个家伙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女护士一走,李林慌忙的把被子拉了起来,把脸盖上,一想女护士给他脱掉四角裤的情景,他的脸顿时扭曲。

    同时也不由的感谢起这个女护士来,如此认真负责的态度真的很让人喜欢,特别是这个女护士长相真的不差,脸蛋很白皙,大眼睛,头发用发袋束缚在后脑上,特别是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让人喜欢。

    每个人的笑容都不同,也许都在笑,但有的人笑起来的感觉却不同,譬如这个小护士,只是轻轻一笑,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安静的房间让人的心绪变的平静,注视着头顶上的白炽灯,撞车时的景象便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虽然喝了不少酒,脑子变得愚钝了许多,可是,李林隐隐觉着这件事似乎不是偶然事件。因为大货车撞过来时他和冷清秋所在的位置是十字路口,按理说,大货车不可能以时速超过一百码的速度冲过来,而且还是逆行。

    另外,距离三四十米远,司机也不可能看不到车子的存在,不但没有避让还没有减速的迹象,由此,李林觉着这件事确实有些蹊跷。

    “难道是……”

    想着那张英俊的面庞,李林的双目渐渐的眯了起来,放在被子里的拳头也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如果说,在望天楼说的都是狠话,那现在这一刻,金飞以至于整个金家就是他的仇人。

    别人想要要你的命,你还无动于衷?在李林的字典里,这种事绝对是不存在的。

    擦擦擦……

    轻轻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女护士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她刚在手术室赶回来,那边的情况要比预想中好很多,第一二两个阶段的手术都顺利做了下来。

    已经危在旦夕的冷清秋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人现在已经推进了重症病房,等着做第三次手术,颅内脑干轻微出血,具体要不要做手术,还需要后续观察。

    “她没事了,手术很成功。”女护士轻轻一笑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不用在折腾我了吧?”

    李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

    “你尽快好起来就算谢我了。唉。你们这些患者最不让人省心。”女护士说着就打了个哈欠,她已经两天两夜没怎么合眼,虽然平时也是这样儿,但这两天却一直没空出时间闲一会儿,不是被撞伤的,就是跳楼自杀的,最可恨的是那个五十多岁的男患者,竟然为了一时快乐,自制了个杯子,套上就拿不下来了……

    “困了就睡会。我没事。”

    “哪有心思睡觉,不知什么时候又来患者呢。”女护士无奈的笑了笑道。

    李林再次点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护士这个工作听起来确实不错,但现在看来真的是没想象中那么好。

    当下,他便是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我困了。先睡了……”

    “……”

    女护士抬头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整理着换下来的床单,心里好一阵不爽,恨不得把这个家伙从床上抬下去。

    ------

    清晨如约而至,节气所致,天气并不怎么寒冷,外边的冰雪也有了融化的迹象,万象园位于赤峰市洪山区,地理环境十分优越,依山、傍水、一条护城河在万象园的东南方向流淌环绕着大半个万象园,初晨的阳光照在河面上,有些雾气升腾,特别是到了春夏时节,一眼望去整个万象园仿佛人间的仙境一般。

    几万平米开外的万象园坐落着为数不多的几栋别墅,仿古式的建筑,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让几栋别墅看上去宛若宫殿一般。

    能来这里买上一栋别墅的人绝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即便是一些有钱的暴发户听到万象园这三个字也只能是望而却步,不是不想买,而是根本买不起。

    金府!

    坐落在万象园的最前边,门口矗立着两尊花岗石雕刻的石狮看上去凶悍无比,黑漆漆的铁大门有点像古时王侯居住的王府一般, 要说最为扎眼的莫过于大门上边挂着的金色牌匾,金府,这两个大字写的龙飞凤舞。相传,这个牌匾已经有足足百年开外,是个名师大家给提的字!

    字体刚劲有力却又不失飘逸,每一笔都仿佛是被刀刻上去的一般,气势十足。

    外边气势十足,里边自然也不差,各种各样的花,各种各样的装饰,每一样儿都不是凡品。

    此时,在别墅前的小花园里,一个身材微弓,一脸老太的老者正拿着花洒细致的浇灌着花园里的小花,看那模样仿佛在侍弄着自己的宝贝一般。

    他就是金家的老爷子金奇,曾经金润集团的董事长。

    一年前他把所有的权利都交给了金飞从商界上隐退了下来,每天闲着没事儿打打太极,侍弄侍弄这些小花,偶尔来了兴致大笔一挥写几篇精致的书法。日子可以说过的优哉游哉,简直赛过活神仙。

    咳咳咳……

    低沉的咳嗽了两声,金奇努力的直起腰长长的吸了几口大气。

    “爷爷。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以后就别侍弄这些东西了,安心养病。”

    不知何时,穿的西装革履的金飞走了出来,他上前一步接过老爷子手里的花洒帮老爷子把剩下的几朵花浇完,“前几天我联系了英国的海尔森先生,他看了您的情况,待时机成熟他会带着团队亲自赶过来给您做手术的。”

    咳咳咳……

    金奇捂着嘴又是咳嗽了两声,就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端起放在石桌上热腾腾的西湖龙井品了两口,杯子放下,他便是苦笑着摆了摆手道:“一把老骨头就别看什么医生了,就这样儿养养生,每天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挺好,你看我这些花好不好看?”

    金飞把花洒放在一边就坐在了金奇旁边,微微笑道:“还不错,我喜欢这盆君子兰。”

    “嗯。”

    金奇笑着点了点头道:“君子兰,人就应该像它一样儿,活的堂堂正正。我希望你以后也和他一样儿。”

    金飞再次点头,把老爷子的西湖龙井便是拿了起来,他刚要喝却被老爷子给打了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老头子泡的茶你也想喝,想喝自己去泡。”

    金飞把杯子放下,他早就习惯老爷子这样了,别看老爷子人已经过了七十,但一点都糊涂,只要和老爷子聊天,总是能够学到一些东西。

    “对了。最近公司怎么样儿?我听说你小子做的不错,业绩比老头子我那时候还要好呢?”金奇突然问道。

    “还可以。”金飞笑了笑,随后说道;“爷爷。公司的事儿你就别管了,交给我肯定不会有问题,你在家里安心养病就好。”

    “话是这么说。但在商场上忙活差不多一辈子,突然闲了下来还空落落的,人啊就是贱,当你忙的要死要活时总是想闲下来几天,可真到了闲下来时,你又坐不住了。”金奇叹了口气,指了指棋盘道:“来。在陪下两盘。”

    “我哪里是您的对手。”金飞苦笑道。

    “不是对手,输总是输的的起。”金奇说道。

    爷孙二人说着便是下起了围棋,没用一会儿,金飞便是败下阵来,连连苦笑着摆手道:“爷爷。我真不是你的对手……”说罢,他就要站起来。

    “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