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米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脚腕上笨重的石膏,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擦了擦伤心过度流出来的鼻涕,然后就在石膏上轻轻的敲打起来,确定没什么问题,他便是小心翼翼的将石膏硬生生的拆了下去。

    石膏拆下去,看着缝上的伤口,他就忍不住撇了撇嘴,治疗骨头的水平还不错,可这缝针的水平真的是让他不敢恭维,简直是不堪入目。

    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来一个小瓷瓶,瓶塞打开,黑色的药粉便是倒了出来,这是跌打伤专用的药粉,可以说是接骨神药,只要腿上不缺骨头,想要尽快愈合绝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小心翼翼的把药粉洒在伤口上,李林的眼睛霎时间便是瞪了起来,嘴里连连吸着大气,目光注视着伤口,伤口发出滋滋的声音,一阵阵白色的烟雾升腾而起,一股子刺鼻子的烤肉味随之传来。

    就这样儿大概等了三分钟左右,疼痛渐渐退去,李林就活动活动脚腕,在灵力的帮助下,他能清洗的感觉到骨茬正不断的滋生,两块断裂的骨头正不断的融合……

    寻常人用了这药粉可以在一天内下地走路,而他自己用,效果会更加明显,外在治疗加上自身灵力不断滋润着伤口,这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按他预算的,不出两个小时,骨头基本可以接在一起,下地正常走路肯定不会有问题,三天内,骨缝彻底融合也就和寻常人无异。

    吱……

    房门再次响起,女护士端着一碗金灿灿的小米粥走了进来,她两边脸蛋的发梢湿漉漉的,有些凌乱的头发也利索了不少,只是,她眼睛里的血丝却也是越来越多,原本应该是润色的脸蛋有些发灰,嘴唇边上也有一层薄薄的白东西……

    她刚一进入病房,黛眉顿时就锁了起来,脚下的步子顿时加快,当看到李林原封不动的躺在床上时,她的眉头就皱的更深了一些。

    她在屋子里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几乎看了个遍也没找到是什么东西烧焦,但这种味道却是确实存在的,下一刻她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躺在床上正在装死的李林身上。

    “别装睡了。 你眼睛还在动呢!”女护士没好气的道。她真的快疯了,要是一年遇到几个这样的患者,恐怕自己至少要少活二十年,甚至会更多一些。

    被女护士揭穿,李林也只好睁开眼睛,尴尬的道:“刚刚是我不对。向你道歉。”

    “算了,我可承受不起,只要你不再给我找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女护士撇了撇嘴道:“你这样的患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希望以后不会在遇到了。”

    “粥还热乎着,快吃了,一会还要打针输液。”

    李林感激的看了女护士一眼就把金灿灿的小米粥接到了手里,笑了笑道:“打针输液就算了,我的腿已经没事了,对了,她怎么样了?”

    女护士白了李林一眼道:“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曹院长和医生们正在会诊,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抓紧吃,吃完了量体温,一会输液。”

    “真不用输液。我没事了。”

    李林苦笑着摇头,身为医生,他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如何,再者说,输液能有他那些药丸好用,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见李林拒绝输液,女护士先是皱了皱眉,随后就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没钱输液?要是没有的话,我可以先借给你,我的工资虽然不太多,输几天夜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等你出院了再把钱还给我……实在没有我就不要了……”

    李林一怔,不由的就打量起这女护士起来,他没想到这个女护士竟然还有如此菩萨心肠,这还真是有点罕见。

    “你经常给患者付钱看病?”李林忍不住问道,心里对这个女护士也是好感倍生。

    “偶尔吧。”女护士轻轻笑了笑道:“小来小去还可以,大病我也付不起,毕竟,我的工资只有两三千块钱而已……”

    李林默默点头,随后便是仔细打量起这个女护士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米彩。”女护士微笑道。

    米彩……

    李林笑着点头道:“不错的名字。”

    “都这么说。”女护士微笑道。

    “有什么寓意么?”

    “名字是我奶奶取的,他说米代表着富足,也是我的姓氏这个也没办法改变,彩是彩色的彩,我奶奶说这个字是丰富多彩的意思,希望我长大以后即过的富足又丰富多彩,其实,我觉着就是个名字而已,没什么特殊的。并不是很重要。”

    “你奶奶一定是个有文化的人。”李林一脸羡慕的看着米彩,心里暗暗想道,人家这名字咋就这么好听,自己这名字简直土爆了。自我介绍时都那么土……

    看看人家,米代表着圆润富足,彩,色彩缤纷,未来的生活多姿多彩,仔细读起来,这是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还行吧。她以前是大学教授,不过,现在早就退居二线了。”米彩轻轻笑道。

    “大学教授……”

    李林的脸都绿了,终于明白了一句话,人比人点死,货比货点扔啊,他奶奶是干什么的?他还真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大学教授……

    “快吃吧。我先去护士站准备药,一会打针输液。”米彩轻轻笑了笑,便是走了出去,刚要到门口她便是突然站住了脚步,回头看了李林一眼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昨晚上你来的实在太突然了,没人知道你的名字……”

    “李林。”李林说道。

    “木子李?森林的林?”米彩问道。

    “对,行李的李,两个木字林。”李林道。

    “……”

    米彩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心里想着,这还真是个有风趣的家伙,竟然如此会开玩笑。

    冷清秋还在重症病房躺着,情况虽然暂时稳定了,却不容乐观,冷家所有人都把守在重症病房外边寸步不离,曹云峰昨晚上两度从手术室出来下达病危通知,真的是把一家子人给吓坏了,不过,好在这一晚总算是挺了过来。

    冷清秋的情况虽然乐观了一些,但一家人却笑不出来,每个人都是憋着一口气,等着冷清秋醒过来……

    “爸。我和自然在这里看着。你先回去休息吧,在这么熬下去,你身体怕是吃不消的。”冷自傲说道。

    “是啊。爸你就先回去吧,清秋有什么事儿我们第一时间通知您,在这里等着也解决不了问题……”薛丽华道。

    冷修拿着拐杖,他一直紧绷着脸,一双老目有些发咸,但是依旧威严的很,他扫了眼几个人,然后便是站了起来,“我还能撑得住,你们先回去。”

    “冷自然。昨晚上出车祸这事儿,你给交通局的马局长打个电话,让他给我仔细查查,我觉着这事儿不太对劲儿,要是有人敢对咱们冷家动手,哼,老头子不管他是谁,一定要他的命!”

    “冷自傲。清秋是你的女儿。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坐在这儿,寸步不准离开,要是清秋出了事儿,我第一个不饶你……”

    老爷子放了话,两人自然不敢多说,冷自然又是点了点头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昨晚上的事儿真的让他心有余悸,老爷子是什么脾气他很清楚,说把他驱逐出冷家,那绝对不是信口随便一说。

    既然胳膊拗不过大腿,也就不能在坚持下去,不然只能是自取灭亡。

    冷自傲也是一样儿,相比冷自然,他更没权利发言,只能是默默点头。

    “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冷修摆了摆手,他举步向李林所在的重症病房走了过去,来到门口时就发现李林正坐在病床上狼吞虎咽的喝着稀粥,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大事了。

    他轻轻的敲了敲房门,然后便是进了房间。

    “李小兄弟好点了没有?还记不记得老头子?”冷修笑着问道。

    看到冷修李林先是一愣,很快也就不觉得意外了,毕竟这已经过去一晚了,要是冷清秋出事儿冷家还不知道,那这冷家就真的是徒有虚名了。

    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子,李林的眉头便是皱了皱,原本他应该笑脸相迎,可是,他怎么也笑不出来,要不是这老头子固执,冷清秋也不可能变成这样,直到现在还生死未卜。

    “嗯。记着。”李林点了点头,继续低下头喝粥。要不是看在这老头子六七十岁的份上,他现在恨不得把剩下这半碗小米粥直接泼在他的脸上。

    冷修不是傻子,越老越成精,刚一进屋他就能发现李林的眼神儿不对,似乎充满了敌意。只是,他想不明白,李林为什么会这样儿,难道是因为他醒来,自己没第一时间过来?

    “唉。我还以为你把老头子我给忘了呢,昨晚上我就来过了,那时你还在做手术,清秋那边危在旦夕,这不,听说你醒了,我第一时间就来了。”冷修笑了笑道。

    “嗯。我听护士说了。”李林把吃光的米粥丢在桌子上,然后就躺在了床上,“老爷子。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出去吧,我刚做完手术,还想休息一会儿……”

    冷修一顿,随后便是笑了起来,如果说刚刚他还不确定李林在生气,那么,这一刻他就看的很清楚了,“小兄弟。老头子是不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惹你小兄弟不高兴了?有什么就说出来嘛,你是个医生,你应该很清楚把气憋在肚子里是很不舒服的,时间久了还会落下病根。”

    “生气?”

    李林耸了耸肩道:“有么?老爷子,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为什么生你的气?咱们好像并不是很熟悉吧?”

    “呵呵。还说没生气。老头子我还能看不出来是怎么的?说吧,为什么生气,只要老头子我做的不对,一定向你道歉。或者说清秋哪儿做的不对,老头子我代替她向你道歉也成!”冷修笑着说道。

    “她很好。没惹我生气。好像也没必要惹我生气。”李林耸了耸肩道。他现在越是看这个长得慈眉善目的老头子就越生气。

    “那就是老头子我惹你生气了,唉,有什么话就说嘛,你不是说了,我就是个外人和我也不熟悉,说出来自己会舒服一点,没准你说出来我承认了错误,咱们还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呢!”冷修笑了笑道:“还记着上次我去平安村,你给我那个茶,到现在我都没舍得喝光,简直太棒了,以后老头子我还想在找你要一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