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人比花漂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的茶没那么廉价。”李林平淡的道。他真的是气疯了,这个老头子看上去也没那么固执,为什么就在冷清秋的婚姻问题上如此的执着。

    金飞确实很优秀,难道冷清秋就很差么?至少他不这么认为,以冷清秋的长相,能力,学识,即便是找比金飞好上十倍,一百倍的男人怕也不是什么问题。

    如果说是那陈年的承诺,李林就觉着这老爷子更让人愤怒,金飞尚且这样儿,一旦他是个傻子,疯子,小儿麻痹症,少只胳膊,多个眼睛,难道这老头子也要逼着冷清秋嫁给他?

    这不能说是信誉,这完完全全就是愚蠢,简直愚不可及。

    “唉。看来你真是生了老头子我的气。我这个人不是经不起教训的人,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不生气。”冷修叹了口气道。人老成精,他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一些。

    “那是你们冷家的家事,关我屁事。我累了要休息了。”李林冷哼了一声,刚巧看到米彩进来,他便是大声道:“护士小姐,我需要休息,让这个人出去。”

    米彩一怔,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在这里李林就是绝对的上帝,上帝都发话了,她自然不能多说,微微的笑了笑,对着冷修道:“老大爷。我的患者需要休息,他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十分稳定,等他好一点你在来看他成不成……”

    被下了逐客令,冷修不但没生气,也就是叹了口气,手里的拐杖在地面上轻轻的敲打了两下,看着已经钻进被窝的李林,说道:“小兄弟。老头子我一会儿再来看你,我也回去想一想我错在了什么地方,到时回来向你请罪。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冷家的恩人。这次,要不是你,清秋可能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说罢,冷修便是九十度弯腰,重重的给李林鞠了一躬。

    “老大爷。您慢走。”米彩很有礼貌的对着冷修道。

    “嗯。好好照顾他。告诉医生一定要给他用最好的药,他是我们冷家的恩人。”冷修嘱咐道。

    目送冷修离开,米彩就忍不住向李林看去,只见李林的脸冰冷的像一块冰块,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限。

    她微微的笑了笑道:“这位老人家好像还不错。昨晚上来看了你好几次,我听你们刚刚的谈话好像不太愉快,能和我说说怎么回事么?你不方便说也没关系。”

    李林扫了米彩一眼,又看了眼空荡荡的门口,其实,他也只是生冷修的气而已,也只是因为他在冷清秋这事儿上过于固执,但归根结底,冷修是个好人,抛开冷清秋这事儿不说,他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

    换做平时,确切的说眼前这个小护士换成另外一个,他可能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是,他总觉得米彩站在身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特别是她微微一笑的模样儿,让人看着就舒服。

    当下,他便是把冷清秋和金飞这事儿大致的和米彩说了一遍,说完,他便是后悔了,因为,这事儿好像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旁观者的身份而已。

    米彩一边听着也是一边点头,过了一会儿她便是轻轻的笑了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和老人总是不一样的,他们还在用老一套,他们觉着这样儿就是对的,其实,这就是缺乏知识的一种表现,或者说,思想和时代没能与时俱进。”

    “你奶奶肯定不会这样的吧?”李林笑着问道。听米彩这些话,他的心情好多了。

    “当然不会,你忘了。我和你说过她是大学教授,思想也是很前卫的。”米彩微微的笑了笑,紧接着她的脸色便是黯然了下来,叹道:“我到希望她也能封建一点,可惜,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李林顿了顿,苦笑道:“不好意思。提起了你的伤心事,老人家已经去世了?”

    米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她瘫痪了,已经卧床四五年了,除了神志清醒,生活都无法自理……”

    “看医生了没有?”李林皱了皱眉问道。

    米彩咬了咬嘴唇道:“国内外的专家差不多都看遍了,她的情况很特殊,和多年教学有一定关系,再加上身体不太好,医生一致认为保守治疗是最好的选择。”

    “行了。你该打针了。给你打完针我还要回去伺候她,明天在过来。”米彩微笑着道。

    原本李林是不打算让米彩给打针的,可是,又觉着不太忍心,只能耐着性子让她在自己的胳膊上扎了一针。

    看着米彩修长的干净的手指,李林就忍不住抬头看去,刚好看到米彩的正脸,一张漂亮的脸蛋没什么下次,她的鼻梁很挺,嘴唇也粉红……

    她的长相并不是十分惊艳,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漂亮姑娘,再加上这一身白大褂,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啊。”米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很自然的问道。

    她早已经习惯被人盯着的感觉了,毕竟,这一年来,她负责的患者不知道有多少。

    “人比花漂亮。”李林笑着道。

    米彩笑了笑道:“你是不是经常对女孩子这么说?”

    “你是第一个。”李林实话实说。脸蛋漂亮是一方面,心更美,那才是真正的美。

    米彩点了点头,也不想求证李林说的是真是假,在她看来李林不过是云云过客其中之一而已。也许明天等她再来时,又换了一个新的患者也说不定。

    “行了。手不准乱动,需要换药就按床头上的按钮。”米彩轻轻一笑便是把输液管,还有消毒棉什么的整理好,推着小车子走了出去,“明天见。”

    “明天见。”

    李林笑着回了一句,直到米彩走出去,他才回过神儿,直到门外没了动静,他将扎在手背上的输液管拔了下来,对他来说,这些东西真的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还会起到反作用。

    活动活动脚腕,确定没什么太大问题,李林就直接下了床,走到窗前小心翼翼的把帘子打开,确定没什么人盯着,他嘴角微微一动便是在空间戒指里选出来一套衣服。

    帆布鞋,牛仔裤,一件休闲夹克,让他惊喜的是,这个病房里竟然还有浴室,这冥冥之中就比县城的医院好上一个层次。

    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他便是钻进了浴室,差不多五分钟左右,他换上那身十分时尚的牛仔套装走了出来,黑色的包头帆布鞋,浅灰色的休闲牛仔裤,一件休闲版黑色夹克,里边穿着一件袁迪特意为他选的长袖衫,整个人看上去既干净又利落。

    要说唯一的败笔,就是脸上那道疤痕,疤痕上沾着一个创可贴,是米彩给他粘上的。

    摸了摸下巴颏子上细细密密的胡茬子,他深吸了口气便是走了出去,冷清秋现在生死未卜,不管冷修怎么样,冷家人如何,他也不能束手旁观。

    医院向来是不缺人的,即便是星期天,在挂号大厅里依然是挤满了人,每个人都是争先恐后的,看着缴费窗口那一沓沓的大钞送进去,李林也是无奈的摇头。不过,却也很欣慰。

    随着时代发展,医疗水平提高,患者们就医的意识也提高了起来,无病先防,小病先治,大病住院,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趋向。

    “护士小姐。请问。冷清秋在哪个病房?”李林对着迎面走过来的女护士微笑着问道。

    “三零一重症病房,前边左拐第一个病房。”女护士微笑着回答。

    “谢谢。”

    李林对着这个长相十分一般的女护士笑了笑,举步便是向三楼走去。

    此时,重症病房门外,冷修,冷自傲,薛丽华等人都是焦急的等待着,曹云峰等一众专家已经在会议室商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确切的诊断方法出来。

    医生一时不出诊断结果,不宣布冷清秋没生命危险,一家人自然也是笑不出来。

    “爸。要不,咱们转院去京城医院,我一个同学在那里也是专家,医疗水平要比这里强很多。”薛丽华紧张的说道;“我担心在这么等下去,延误了清秋的病情。”

    听薛丽华说话,还在失神中的冷修不由的一怔,抬起头看了薛丽华一眼道:“先等等。清秋刚做完两个手术,不适合现在过去,具体怎么做还是听医生怎么说。”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冷自傲问道。他觉着这老爷子今个确实有点反常。

    “唉。没什么。”

    冷修摆了摆手,眉头就再次皱了起来,从李林那里回来,他就一直想着一个问题,李林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

    可是,怎么想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但有一点他能确定,李林要是没生气,不可能是这样的。

    就在几人说话时,李林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病房门口,也许是换了衣服的原因,冷修也是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冷清秋家属……”

    紧急会议室突然传来了喊声,冷清秋的主刀医生曹云峰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口,他的手里拿着几张ct片子,一脸的沉重。

    “曹院长。怎么样?”冷自傲急忙上前问道。

    曹云峰看了几人一眼,然后就叹了口气道:“情况不太好,你们看这是脑ct片子,这些小点都是出血点,虽然不严重却也不能不重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