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傻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曹云峰带着几人刚要走,清澈的声音便是自几人身后响起,下一刻众人便是把目光落在了李林身上,特别是冷自傲,他的眼睛里散着凶狠之色,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冷清秋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会直接拿刀杀了眼前这个家伙。

    “小伙子。你是在喊我们吗?”曹云峰看着他问道。

    “对。就是在喊你。”

    李林面色严肃的看着曹云峰,道:“手术不用做了,我可以治好她……”

    闻言,众人便是一愣,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诧异之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年轻,这身穿着,脸上还贴着创可贴,他可以救人?

    不少人甚至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因为,这简直就是他妈的笑话……

    曹云峰也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不由的就皱了皱眉道:“小伙子,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

    李林十分严肃的看着众人,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眼神,他一字一顿的道:“我说。不用手术,我可以治好她!”

    哗……

    在场的人顿时一片哗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一脸的不敢相信,这家伙不是在开玩笑吧?大家心里想着。

    跟在曹云峰身边的几个专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冷笑了起来,其中一个体态微胖戴着眼镜的医生道:“小伙子,这里是医院,不是哗众取宠的地方,别耽误我们的时间,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能看病?”

    “唉。刘主任。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咱们赶紧去准备,时间紧迫。”另一个医生道。

    “你们毛倒是长齐了,可是,你们又有多大的把握?如果我猜的没错,说三成把握都算多的吧?”李林冷冷的注视着这个姓刘的主任,语气也是尖锐的很。

    任谁被这么指指点点,恐怕也会不舒服,他已经十分克制了。不然他还有更难听的话。

    冷修一直没说话,当听李林喊起来时,他的眼前便是一亮,心里暗暗想着,怎么把这个小子给忘了,张远山可是说过,李林不但事业做的蒸蒸日上,他的医术更是可以通神。

    不管什么病只要到了他的手里,那就不是病,当时他还不怎么敢相信,可是一看李林的腿,他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如果真和张远山说的那样,说这个家伙医术通神绝不夸张。

    原本已经有些绝望的心突然又是燃起了一丝希望,冷修便是看向了李林,“李林。你真的有把握?”

    “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儿。”李林十分认真的道。“脑干出血,西医只能开颅取走血块,即便手术成功,对患者的脑神经也有不轻的损伤,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而且,冷清秋现在的情况,绝对不适合开颅,大出血的可能性有多大,我想曹医生一定会很清楚的对不对?”

    “呵呵。小子,你真是大言不惭,难道这种情况不开颅还能治疗?哼。你就别在这儿卖弄了,耽搁了患者的病情,你来负责吗?”刘主任冷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就没办法?你不知道证明你的医术不行,不但医术不行,你人品也有问题。”李林冷笑道。

    刘主任顿时火了,脸上的肥肉也是震颤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李林道:“小子。我从医二十几年,我的医术不行?那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 ”

    “也许你连个卵都不如!”

    “你……”

    一看两人要大动干戈,一直没曾说话的曹云峰便是摆了摆手制止二人。他注视着李林,沉声问道:“这位小兄弟,既然你说你有办法,就说给我们听听,如果办法真的可行,我们自然会选最好的治疗方法。”

    “你说的没错。给冷小姐做开颅手术,我们只有三成的把握,而且就算成功也会留下后遗症的。”

    李林点头,对这个曹云峰印象还不错,不说别的,光是这个态度就让人舒服,他目光扫向了刘主任,“看看人家这态度,再看看你,狗眼看人低的人,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小子。你骂谁是狗……”刘主任撸胳膊网袖子,气势汹汹的上前两步。

    曹云峰皱了皱眉,咳嗽了两声道:“刘主任,请注意你的身份!”

    “小兄弟。你抓紧说,患者很需要时间,不能再等下去了。别因为你耽搁了病情,到时你没办法向家属交代,医院也没法交代。”曹云峰严肃的道。

    李林点了点头,凌厉的目光便是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这让大家伙都是好一阵不爽,因为他的眼神就像一个检阅的军官一般,而他们仿佛成了被检阅的兵卒……

    “冷小姐的情况是很复杂,西医解决起来也只能开颅,而中医就完全没有这么麻烦,她现在是脑干出血,只要通过针灸将这些淤血全部疏散开,在辅以中药治疗,这样会把风险降到最低,而且,还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李林大声说道。完全不在意刘主任和冷自傲等人杀人般的眼神儿。

    “中医?”

    刘主任忍不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我刚刚就知道你是个水货,现在终于露馅了吧?针灸能驱散脑干旁边的淤血,你糊弄鬼呢?”

    “曹院长。这小子就是耽误咱们时间的,别听他废话!”

    “傻逼!”李林恶狠狠的瞪了刘主任一眼道。“不懂中医就别乱说。这样只能丢你自己的脸!”

    哗……

    众人又是忍不住一片哗然,嘴巴也是忍不住撇了起来,心里暗暗想着,这家伙能看病?简直他妈就是笑话,这是什么素质,张口闭口就骂人是傻逼……

    曹云峰一直紧锁着眉头,虽然李林说的并不是十分详细,但是,其中的道理他却明白一些,没等刘主任和李林再次闹起来,他便是沉声问道:“小兄弟。如果你说的办法可行,你有几成把握?”

    “百分之百!”李林干脆的说道。

    曹云峰差点忍不住笑出来,这小子简直太狂妄了,从医差不多三十年,他见过的医生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也是多不胜数,可就没一个像是这小子一样狂妄的,即便是他,这么多年无论做什么手术,也不敢说百分之百,毕竟,不管做什么事之前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不过,看李林如此有信心,他也多少有些动摇了,下一刻目光便是落在了冷修的身上,无论谁来做手术,都要患者的家属来做决定的。

    “李林。真的能成?”冷修问道。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李林回答道。他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质疑他,而且还是冷清秋的家人!

    “爸。这个人来路不明,绝对不能让他给清秋看病,一旦看不好,他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们该怎么办?”冷自傲连忙上前。恨不得给这个家伙再来一拳。

    “冷老爷子。你在商场上纵横了这么多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能相信这么个人,你看他哪一点像个医生……”刘主任沉声道。

    “爸……”薛丽华张了张嘴,却没敢多说。

    冷修看了眼众人,随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李林身上,认真的道:“远山和我说过你的医术,我能信得过远山,自然也能信得过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清秋给我救回来。老头子我这辈子没求过人,我求你了!”

    “放心。就算她只剩下一口气,我也能把她带回来。”李林无比严肃的说道。

    “老爷子……”

    “爸……”

    “……”

    “小伙子。需要我们做什么吗?”曹云峰问道。既然已经这样了,医院自然也要全力配合。他和其他医生不同,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谁来负责,而是考虑患者的安危。

    “给我准备一些消毒酒精,你们站在外边看着就行。”李林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许进入病房,曹医生,有问题没有?”

    “没问题!”曹云峰对着女护士道:“带这位医生去换衣服。”

    女护士还在茫然中,听到曹云峰的命令,赶紧带着李林向更衣室走了过去,等两人一走,一众人就是忍不住面面相觑起来,冷自傲急的直跺脚却没办法,谁让有这么个只手遮天的老子……

    “曹医生。李林刚刚说的可行不可行?”冷修走到曹云峰身边,低声问道。

    曹云峰叹了口气,预料到冷修会过来找他,“这个办法可行,不过,这对医生的要求极高,只要稍有差池,怕是比开颅手术风险还要大……”

    冷修点了点头,心中大石多少也算是放下来一些,李林的医术什么样他没亲眼看过,却也在张远山听说过一些。

    “冷老。你认识这个年轻人?他师承何方?”

    冷修摇了摇头道:“这我不清楚,唉,希望他能行吧。”

    两人说话时,李林已经换上一身手术服走了过来,对着几人微微一笑,他便是进了重症病房,看着躺在床上满身都才插满输液管的冷清秋,他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双清澈的眼睛也变的冰冷了下来。

    无论如何,他也要让想要弄死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冷小姐……”

    来到冷清秋身边,李林轻声喊了两声,结果,冷清秋根本没半点动静,依旧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李林也没忙着下针,他坐在床边,和平时看病一样将手指按在冷清秋的皓腕上,切脉是必须的,他必须掌握冷清秋的情况才能下针,因为,她受伤的不止是脑子,更重的是五脏六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差不多三分钟时,他便是长长出了口气将手指收了回来,抬起头向外边看了一眼,恰好看到曹云峰,不由的对他佩服起来,因为他的手术可以说做的非常完美,几乎找不出任何弊端。

    确定了冷清秋的情况,李林也就不再迟疑了,随手将他随身携带的长条盒子拿出来,十几根长短不一,参差不齐的银针便是拿了出来。

    “麻烦帮我消毒。”李林将银针给小护士递了过去。

    小护士也是麻利得很,也觉着好奇,在市医院她还从来没见过有人用针灸看病呢,没让李林久等,消毒完毕的银针便是交到了李林手中。

    “把氧气撤了。”李林继续命令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小瓶子,瓶塞打开,一粒乳白色的药丸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中央,药香浓郁,很快便是传遍了整个病房。

    女护士一怔,不明白李林要做什么,现在冷清秋能活着,氧气是必不可少的,他却要把氧气给撤了。

    他真的是医生?

    女护士怀揣着疑问,也就按照李林命令的去做了,毕竟,他才是这里的医生,而且曹院长也有命令,一切听从他的指挥。

    另外,就算他不是医生,把人给治死了,那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么一想,女护士也就释然了,手脚也就更麻利了,一会功夫就把李林要求的做了个差不多。

    “把这颗药丸给她吃了,分开,只要三分之一就够!”李林捏着一根七寸长的大针站在床前,“喂下药,扶她起来。我们马上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