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玄龙针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手里晶莹剔透的药丸,小护士惊讶不已,因为这颗药丸实在太香了,香而不腻,淡淡的清香进入鼻孔,让人顿时神清气爽。

    要不是情况紧急,她真想问问李林,这颗药丸是做什么用的。

    等小护士把药丸给冷清秋喂下,李林便是轻轻吸了口气,也就站在了冷清秋身前,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冷清秋,他不由的叹了口气,如果她醒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恐怕会生不如死吧?

    “你扶着她。一会她可能会动,你尽量控制她就成,力气不要太大。”李林说着便是不在犹豫,手里的七寸大针准确的对准冷清秋的百会穴刺了下去。

    他下针极快,几乎没任何停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七寸长的大针便是直接刺下去三分之二。紧接着,他便又是拿起另一根四寸长的银针出来,对着百会穴旁边的另外一个穴位刺了下去。和刚刚不同,这一次下针真的是缓极了,旋针,提针,落针,再提针,再落针,下针的力道也是变换着,或急或缓,没有任何章法。

    如果有人能近距离观察这根银针,一定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根七寸长的大针微微的震颤了起来,频率极高,肉眼难以分辨……

    而李林手里这根四寸长的银针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阵阵气流正沿着如同发丝一般纤细的银针不断进入冷清秋的脑子中,这是灵气,有驱散淤血的作用,用气流清除淤血是最佳的选择,同时,灵气还能滋润她脑干出血的伤口。

    不过,这么做也有一定的风险,银针虽然纤细,传递灵力时就必须要小心,多一点少一点都不成,但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不是什么难题,灵气期第八层和灵气期第二层不可同日而语。

    一众人站在病房外边,李林给冷清秋下针的全过程众人都是看在眼里,当李林用七寸大针直接刺入冷清秋的百会穴时,大家都是忍不住抽了口冷气……

    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那些用银针刺穴的老中医就从来都没这么做过,这是看病么?这简直和杀人没什么区别……

    刘主任刚要撇嘴讥讽时,曹云峰便是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的目光死死的注视着李林的手指,哪怕是一瞬间都不愿错过,因为,曾经他也是中医出身,确切的说,他现在也算是个中医,只要有患者来找他瞧病,他也经常会给患者把脉。

    说起针灸,曹云峰也多少有些造诣,还是出身于名门,曾经在赤峰市名声赫赫的神针王冯一指正是他的恩师。

    在赤峰市提起冯一指的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老爷子已经多年不在看病,但现在提起来,人们还忘不掉他那神乎其技的针灸手法。

    冯一指又叫冯一针,不管你是多么严重的患者,只要不是绝症,到了他手里,几乎就没有看不好的。

    别人对针灸手法陌生,曹云峰却不是,当他看到李林下针那一霎那,他就呆住了,因为,这套针法实在太玄妙了,时而重,时而轻,时而急,时而缓,针针到位,没有任何拖沓。即便是他的恩师冯一指,针法也不可能到如此地步。

    “这是龙抬头?”曹云峰倒吸了口冷气,忍不住喃喃自语。

    “什么龙抬头?”刘主任皱了皱眉问道。他也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曹云峰如此热切。

    曹云峰深吸了口气道:“这是一套已经失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针法,全名叫玄龙针法,龙抬头正是这套针法的第一针,如果我没看错,这套针法肯定就是了。只是,这个年轻人他怎么会有这样的针法……”

    曹云峰说着,眼神中也是露出了喜色,他曾听恩师冯一指说过一些针法,这些针法都是玄妙无比,这玄龙针法便是其中之一。

    提起这些针法时,冯一指也是落寞不已,他曾说过,别人都称他为神针王,他自己却说,只要没能拥有一套玄妙的针法,无论别人怎么夸他,那他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而已。

    根本就配不上神针王这三个字。这些针法也是他一生的遗憾,不说能学会,哪怕只是看一看,那这一生也就无憾了。

    “很厉害?”刘主任追问道。心里多少都有点不大相信,毕竟,眼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年轻了,他会个屁的针灸。

    “不止是厉害那么简单,你不懂针灸,你永远不会明白针灸的强大之处。”曹云峰又是深吸了口气,灼灼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心里暗暗想道:“怪不得这小子刚刚那么猖狂……”

    “曹院长。你的意思是,清秋有救了?”冷修激动的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如果顺利的话,冷小姐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曹云峰说道。他是个非常谨慎的人,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他都不会把话说的太满。

    毕竟银针不在他的手里,下针的人也不是他,只知道眼前这个狂妄无比的年轻人拥有一套神乎其技的针法,可是,即便是再好的针法,如果放在凡夫俗子的手里,那也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能量。

    “没想到啊。这小子竟然有这样的能力,怪不得远山如此夸他。”冷修眯了眯眼睛,一双老目中便是射出来一道精芒,目光就再次落在了李林的身上。

    外边一众人议论纷纷时,李林的手指却一时都没停下来,既然要给冷清秋瞧病,那就要看个透彻,经过针灸,她脑干附近已经彻底治愈,淤血被彻底驱散,受了伤的脑干也和先前无异。

    没了生命危险,她醒来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可能是几分钟,也有可能是一天半天,毕竟,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元气也是有不小的损伤。

    “可以了。”

    李林深吸了口气道。

    “可以了?”女护士张了张嘴巴,有点不敢置信,她刚刚还看的很入神儿,还有点没看够,李林却说完事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

    “嗯。把她的上衣脱下来,腹腔,胸腔,后背都露出来。”李林命令道。

    女护士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对于护士来说,给人扒衣服比夜店的小姐还要熟练,夜店的小姐还会装出很害羞的模样,可她们就不同了,见惯了也就习惯了。

    没让李林久等,他给银针消毒时,女护士已经十分快捷的把冷清秋的衣服解开了,因为胸腔和腹腔都开过刀,所以,当外边这件病服脱下去时,冷清秋也就基本上是一丝不挂了,唯一多的就是,她胸前等几个位置插着的输液管,还有医疗纱布等。

    为了不让外边的人看到,在给冷清秋脱掉外衣时,女护士已经将窗帘紧紧拉上,重症病房的灯开启。

    看着冷清秋,这一刻李林真的是没任何一点邪念,不是冷清秋的身体不够迷人,不是因为她的身体上插满了管子,而是,他觉着这一刻如果还在想入非非的话,那他真的不配当医生,医生这两个字用在他的身上都是耻辱。

    刚刚诊脉时,他已经摸清了冷清秋的大致情况,曹云峰的手术能力虽然很精湛,可以说堪称完美,可是,西医终究还是有缺憾,毕竟,那是用刀子在身上割了不知道多少刀,每一刀下去都会多多少少留下后遗症的。

    想要冷清秋彻底好起来,就必须再次进行治疗,头上的伤可以用针灸来治疗,身上的伤用针灸虽然也有些效果却不会太明显。

    “麻烦给我拿一条热毛巾。”

    “好的。”

    用热毛巾热手,这样可以让他手指神经末梢更为敏感,触感也会更清晰,擦完了手掌,李林便是站在了冷清秋的身后,紧接着在小护士惊讶的目光中,他的手便是按在了冷清秋的后背上,只见他嘴角微微一颤,灵力便是沿着手掌缓缓的进入了冷清秋的身体中。左三圈,右三圈,不急不缓,但是,力道却是不小,因为,冷清秋白嫩光洁的后背很快便是变得红了起来,像是皮肤下的毛细血管破裂了一般。

    这种疗法李林早就不是第一次使用了,火候把握的极佳,差不多五六分钟左右,他便是收回了双手,对着女护士道:“你来后边扶着她,不要让她倒下去。我要给她治疗前边。”

    “前边?”

    女护士一怔,不由的就多打量了李林两眼,心里默默想着,按按后背也就算了,你竟然还要按前边……

    他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冷清秋无礼?这真的是在看病?难道不是另有所图?

    短短的几秒钟,女护士心里便是飞出来无数个想法。

    “有问题么?”李林看着她皱了皱眉道;“按我说的做。这是在看病。”

    女护士咬了咬嘴唇,也不回李林的话,乖乖的站在了冷清秋的身后,眼睛却始终没离开李林脸,她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要如何卖弄。

    别人抱着什么心思,李林不清楚,他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没人比他更清楚,即便是站在冷清秋身前,她的胸前一览无余,李林也没多看几眼,也就看了两三眼而已。

    他深吸了口气,手掌便是再次按在了冷清秋的身体上,当触到软软的弹弹的波峰上时,他的小心脏也是不由的一颤,好在有清心诀,默默念了两遍这才让躁动的心思变的清明了许多。

    不得不说,让一个男人如此看病确实很有难度的,你很难不想入非非,因为你手里抓着的东西,正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玩具,抓着就抓着了,手掌还要揉起来,这就太难了。

    为了不让自己分神儿,李林紧咬着舌尖,脑子稍有一丝邪念便是在舌尖上重重的咬上一下。

    大概又是过了三四分钟,李林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按在冷清秋胸前的手也是收了回来。

    “可以了。”李林长舒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了下来,经过这一番治疗,冷清秋基本上是没什么事了。至于何时会醒来,他也不敢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