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到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林毫不怀疑,这司机大哥要是在野蛮一点的城市,早晚会被人打死。

    很快,计程车便是停在了银河宾馆楼下,李林结算完车资下车,点上一根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没让他等多久,一张熟悉的面孔便是出现在了他眼前。

    许印开着秦正义的那辆大众帕萨特出现在他眼前,几个月没见,许印也是换了样子,一头干净利落的小短发,一套很时尚的休闲西服,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小李总。多日不见。”许印笑着和李林打招呼,“市长让我来接你。上车吧。”

    “谢谢。”李林对着许印微笑道。

    “唉。小李总咱多日不见,你就不能不这么客气,每次都是谢谢咱们能不能说点别的?”许印道。

    “说啥?”

    李林翻了翻白眼,心里也是对自己无语的很,他真是个不懂幽默的人。

    许印也是一阵无语,心里默默想着,这家伙真是个话题终结者,短短两句话就给他整没电了。

    “小李总。我听市长说你要来市里发展了?”许印问道。

    “有这个打算,还没有具体计划。”

    “……”

    又说了两句,许印就实在说不下去了,主要是他和李林实在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别说有共同语言,就是交流起来都难。

    车子在银河宾馆出发,没过多久便是开进了一个环境还算可以的小区,秦正义正在门口等着,车子刚停下来,他便是大步走了过来。

    “秦叔。”李林笑着上前和秦正义打招呼。

    “嗯。来了。走咱们上去说。”秦正义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开玩笑道:“几天没见你小子,你小子这穿的还时髦了呢?”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李林无语道。没想到秦正义也会关心别人的穿着问题。

    “走走,咱们上去说。小许。你去地下室拿两瓶酒上来,李老板大老远的来了,咱们怎么也要陪人家多喝几杯是不是?”秦正义哈哈笑着道。平日里的威严好像一下子被扫了个精光。开起玩笑来也是绝不含糊。

    “行。只要市长让喝,那我就喝,怎么也点把李老板陪好了。”许印笑呵呵的说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也就拿着李林开涮了起来,说着时已经到了四楼,秦正义的家就住在四零一。

    秦正义下来的匆忙,屋子们也没关,刚到门口扑鼻的菜香味便是传了出来,屋子里一个长相还算不错,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正炒着菜,她就是秦正义的老婆向美荣,一听到门外传来了声音,她便是急匆匆的迎了出来。

    “老秦。是不是李林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人还没到门口,向美荣已经迫不及待的嚷嚷了起来。最近这半年时间,秦正义的嘴边几乎就没断过李林这两个字,简直把他夸得和神仙没什么区别。

    向美荣也清楚,秦正义能如此快升迁,和李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哈哈。来了来了。你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秦正义笑着道。“林子。这是你向姨,我的糟糠之妻……”

    李林一怔,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没想到秦正义说话竟然也这么粗,虽然意思对,但这话真的不像是从一个市长口里说出来的。

    向美荣也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身上,这一看她便是愣住了,秦正义和她说过李林是个年轻人,可是,她怎么想也没想到眼前这穿着朴素的小伙子就是李林,怎么看他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

    “向阿姨。”李林微笑着上前和向美荣握手。

    “好好。”向美荣点了点头,一脸不可置信的道;“你就是李林?”

    “老向。你这是什么表情,这就是李林,我都和你说了几次了。再说,电视上你不也看到了……”秦正义笑着道。

    “电视和真人能一样嘛。真是太年轻了,来来,别在外边站着了,进屋来坐。”向美荣笑着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能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呢。”

    秦正义的家不大,看上去也就是百十来平米左右,屋子里也没什么贵重的装饰品,唯一的摆设也就是窗台上摆着那几盆君子兰。

    “坐吧。”

    秦正义指了指沙发让李林坐下,他也跟着坐在一边,把果盘往李林身边推一推道:“咱们这当官的,和你们这些富得流油的大老板比不了,你看看你们,左一个别墅右一个别墅的,咱只能住这个,就连家具不少都是二手的呢。”

    “秦叔这太夸张了吧。”李林无语的道。

    “一点都不夸张,你秦叔就是这么个人,要我说就是脑子有问题,你看看哪个当官不住个别墅,就连下边的县长都住了别墅了,他还住着这么个一百平不到的房子,这些家具大部分都是从二手市场买来的,你说有这样当市长的么。”向美荣愤愤的道。脸上却没不高兴的意思,她自己的家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这个当家的女人比谁都清楚。

    “是秦叔不爱财。不然早就住上别墅了。”李林随和了一声道。心里却忍不住一笑,虽然没在官场,但是这些当官的又有几个清正廉明的?又有几个行的正走的直的?

    如果说他们清正廉明,那只能说他们隐藏的要比别人更深而已。

    林桐就很清明?从来没贪污过钱?没收过好处,打死他都不相信。

    如果不是为了钱,还挣破了头往上爬做什么?

    “还清正廉明,要我看这就是愚钝,笑了别人,苦了自己。”向美荣道。

    “行了行了。赶紧做你的菜。越说越来劲了还。”秦正义瞪了向美荣一眼,然后就笑着道;“当官的有几个没钱的?咱这树大招风,再加上刚刚爬上来背后也有很多人不满,做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李林一怔,原本他还想随和两句,却没想秦正义这么直接,心头也就忍不住苦笑,看来秦正义是真的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又或者说,他是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讨好自己的?

    “林子。刚电话上你说有事,什么事儿这么急?”秦正义问道。

    “我想再买一些生产药材的机器。德国那边我也不熟悉,想找秦叔帮忙。”李林说道。

    “这么快就要扩大规模了?不是前段时间才买的机器?”秦正义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是不是又想着买天山县城的西城了?我看在这么下去,天山县城都要被你买了。”

    李林苦笑着摇头,当下便是把清河畔着火的事和秦正义说了一遍,秦正义听的直皱眉,没等李林说完,手里的遥控器便是‘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愤愤地骂道:“真是一堆刁民,这种缺德事儿也能赶出来,这种人一定要严加处理,最好让他把牢底坐穿了。”

    “他已经死了。自己烧死的。”李林很自然的说道。

    “死了?”

    秦正义一愣,一双眼睛便是眯成一条缝隙和李林对视了一眼,仿佛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李林说的自己烧死的,恐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想不到是这事。这下损失不小吧?”秦正义问道。

    “只要能尽快弄到机器,问题就能解决。买不到机器怕是会有些麻烦。”

    秦正义点了点头,把眼镜就摘了下来擦了擦,“机器肯定能买得到,就是这个时间有点过于紧迫,就算咱们走关系,十天半个月机器也不可能运过来,要是你能等,我马上让人联系德国那边,让他们加急生产。”

    李林先是皱眉,随后他沉吟了片刻便是点了点头道:“来不来得及也要订一些,以后肯定也能用得上,就先订购一百台机器。”

    “一百台?”秦正义惊讶道。

    “一百台是初步估算,以后肯定还要用更多。”李林说着便是在兜里拿出来一张图纸,道:“秦叔。这是我设计的图纸,你问问他们能不能按照我设计的这个做,这个相对以前的会复杂很多,我可以加钱。”

    秦正义接过图纸看了看,只一眼他便是看出了机器和以前的不同,不说别的,光是这构造上就不知道多了多少东西。而且,机器好像比以前也更大了一些。

    “德国佬的工业还是没得挑的,人家飞机的发动机都造的出来,你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一会我让人和他们联系。”秦正义笑着道。

    “市长。你忘了,上次咱们给李总买机器时。丁占方不也要了二十台这样的机器么?”许印不知什么时候拎着两瓶占满灰尘的陈年老酒进了屋子,两人的话刚好被他听在了耳中。

    闻言,秦正义一怔,随后眼前便是一亮,拍了拍大腿道;“唉。你说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记着当时一共来了二十七台这样的机器,平安集团要了十二条生产线,当时咱们还纳闷丁占方买这个东西干什么,许印,你抓紧去问问,这些机器丁占方用上了没有?要是能弄过来,问题就解决了。”

    “好。我这就去。”许印应了一声,赶紧把酒瓶子放在一边,和向美荣问了声好便是跑了出去。

    李林茫然的看着两人,等许印匆匆跑出去,他就忍不住问了起来,“这个丁占方是谁?”

    “他是我以前高中的同学,也是开药厂的。”向美荣笑着走了过来,“前几天还打电话说要同学聚会来着,这两天突然还没动静了。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不靠谱。”

    “对。上次还是你向阿姨和我说的这事儿,不然谁管他这破事儿。”秦正义笑着道。

    李林点了点头,不过却暗暗的皱起了眉头,平安村需要的机器都是对口的,也只能生产他需要的几种药品。

    这些机器对他有用,可对别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他根本就用不上,又听向美荣说丁占方也是做药材生意的,他的眉头就皱的更深了,隐隐的觉着这事有点不大寻常。

    当然,他不怕别人盗取他的配方,即便是有配方也根本不可能生产出来和平安集团一样的东西……

    “林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见李林沉默不语,秦正义就问了起来。

    李林摇了摇头道:“没有。”

    “美荣。丁占方是你同学,你去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这些机器用上了没有,要是没用正好,刚好转让过来,钱不是问题。不会让他亏上的。”

    “我懒得给那个家伙打电话,许印不是去了,等他回来看怎么说,实在不行我再去还不行?”向美荣微微的笑了笑道:“林子。我听你秦叔说,你有美容药是不是?听说可管用了,能不能去掉皱纹?”

    “美荣……”秦正义皱了皱眉。

    笑了笑,李林便是在兜里把金蟾养肌液那么出来,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向美荣的意思,看上去像是在打听,其实也就是比要更委婉一点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