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千面影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啧啧……啧啧……”低而阴沉的声音再次在李林的耳边响了起来,“可笑的修炼者,你以为这金丹法印能对我造成伤害?啧啧……实在好笑……”

    闻言,李林脸色再次一变,双目顿时眯成了一条缝隙,因为,他发现这个鬼魂远比他预想中强大的多,短短片刻,她的身体已经实质化,一张模模糊糊的脸颊也是暴露了出来……

    当身体逐渐实质化时,她身上的鬼气也呼呼地升腾了起来,整个屋子都被鬼啸声所笼罩,最让李林害怕的是,她的脸颊竟然化成了千个万个出现在他的前后左右,正笑着盯着他。

    “千面影鬼……”

    李林嘴角一抽,脑海中便是出现了这几个字,传承中对鬼魂有着明确的划分,这千面影鬼便是其中的一种。

    按照划分,这千面影鬼属于鬼灵级别,如果和修炼者比,也就是和元婴期持平,甚至要高出来那么一点。

    得到这个信息,李林的后背上顿时惊起了冷汗,也意识到这次遇到了大麻烦,不过,李林也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是鬼灵,她的实力绝非如此,甚至不会给他任何出手的机会,可是,她却迟迟没动手……

    难道……

    李林嘴角微微一翘便是猜到了一些,鬼灵之所以没动手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她受了伤,另外一个就是,她可能是刚刚踏入鬼灵这个阶段,就和修炼者从灵气期进入元婴期是一个道理,这时候的鬼灵并不是十分的强大,甚至不如灵气期巅峰水平的修炼者。

    即便如此,李林依旧没有半点把握,因为,他的实力距离灵气期巅峰还差的很远,隔一层便是和隔一座山没什么区别。

    当下他便是再次冷哼了一声,手掌也再次飞速的动了起来,一道玄秘的法印再次凝结,同时,灵气也是打向了 七根蜡烛,当灵气注入蜡烛上的火焰之后,七条金色的线便是连在了一起……

    “啧啧……灵气期的修炼者,你真的太天真了,你以为一个普普通通的阵法便能困的住我?”凄厉的鬼啸声便是再次传入李林的耳中。

    声音还未落下,腾腾的鬼气便是再次升腾了起来,原本已经点燃的七根蜡烛顿时震颤了起来,火焰震颤大有熄灭的迹象……

    见到如此情形,李林不敢有任何怠慢,眉宇凝固,手掌中已经凝结的法印便是向着千面影鬼的身体轰了过去,相对刚刚那个金丹法印,这次凝结的法印力道更为霸道一些,正是他用过几次的人皇剑法诀……

    “啧啧……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这个灵气期的修炼者还有如此法诀,看来是我低估你了,不过,它还不能奈我何……”阴森森的声音响彻,千面影鬼干枯的手掌便是突然抬了起来,一道霸道无匹的鬼气硬生生的憾在了人皇剑的剑身之上。

    咔……

    人皇剑随声破裂,金灿灿的剑身顿时黯淡了几分,作为施法者,李林也是受到了牵连,口中一甜,一口鲜红的血液便是喷射了出来……

    身体遭到创伤,李林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千面影鬼的干枯的手掌已经向他抓了过来,就在鬼爪距离他不到三尺之遥时,一道金色的屏障在他的周身亮了起来……

    砰……

    鬼爪轰在金色的屏障上顿时发出一声闷响,原本坚不可摧的屏障顿时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裂痕险些崩溃,而李林则也是被轰出去老远,身子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鲜血顺着他的嘴角再次喷了出来……

    “啧啧……比我想象中的要强,竟然能挡得住我的鬼爪。不过,我要看看你能挡住的住几下。”千面影鬼低沉的啸声在屋子里回荡不绝,一道道黑漆漆的鬼气凝结的鬼刃无情的向李林劈斩过来。

    随着鬼刃不断劈下,李林周身的屏障也是越来越暗淡,密密麻麻的裂缝预示着屏障很快将要破裂。

    这时,李林也站了起来,他面色阴沉万分,拳头也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被千面影鬼连续攻击,他的身体也是接连遭受重创,五脏六腑也是遭到了创伤,气血也随之翻腾……

    他很清楚,如果让千面影鬼一直攻击下去,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鬼刃活活劈死,这还算好的,他最担心的是,被千面影鬼夺魂……

    当下,他的脸上便是泛起了疯狂之色,周身的灵气全部凝结在了手掌中心,一个金色的圆点逐渐的变大,仿佛一颗金色水晶一般耀眼,里边泛着狂暴的灵力……

    紧接着更为奇异的一幕也就出现了,凝结在手中如同拳头大小的灵力球不断变大之后又飞快的缩小,直到变成拇指大小时才停下来,收缩之后的圆球灵力也更为恐怖一些。

    饶是已经鬼灵期的千面影鬼见到如此情形,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鬼啸声不断,腾腾的鬼气再次升腾了起来,在她的周身也是凝结出了一道黑色的屏障……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今天本尊必定收拾你这鬼魂野鬼!”李林双目收缩成孔,手掌微微变幻,金色的灵力球已经跳到了他的食指指尖之上,下一刻便是对着千面影鬼暴射而去……

    滋……

    金色的灵力碰触到黑色的鬼气时,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如同一把尖刀一般直接向屏障里边刺了进去……

    噗……

    刺穿屏障之后,灵力球便是直接轰在了千面影鬼的身体上,在千面影鬼骇然的目光中,灵气球便是没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当灵气球进入她的身体之后,千面影鬼周身的鬼气又是翻腾了起来,只听轰的一声,她的身体便是发生额爆炸,原本已经实质化的身体瞬间变得黯淡了几分……

    “啊……该死的修炼者,我要杀了你……”痛苦的鬼啸声在窄小的房间内回荡不绝,被击溃的鬼气再次向一起凝结……

    见到如此情形,李林不敢有任何怠慢,手掌便是再次凝结出了法印向着腾腾鬼气轰了过去,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让千面影鬼的身体再次实质化,他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直接击杀。

    刚刚这一下能够得手,也是因为千面影鬼过于自负轻敌所致,不然光是那灵力球还不足以让她遭受重创。

    一道法印打完,马上就是另外一道法印轰出,每一个不同的法印都会让千面影鬼发出凄厉的鬼啸声。

    “该死的修炼者……”

    “该死的修炼者……”

    “我要杀了你,我要夺了你的魂……”

    面对着身体四方不断出现的鬼脸,李林判若不见,他很清楚,只要不断用法印轰在千面影鬼的本体之上,用不了多久,她便会灰飞烟灭……

    因为十几道灵力劈下之后,腾腾的鬼气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

    “去地狱说吧。”

    李林爆喝了一声,短短的头发便是立了起来,将剩余的朱砂放在手中,手指再次咬破,鲜血和朱砂融合在灵力的催动下,一道金色与血红色凝聚的人皇剑便是再次成型,他毫无怜悯之意便是对着千面影鬼劈斩而下。

    吼……

    轰……

    一声炸响,黑色的鬼气顿时破裂,八道无匹的人皇剑便是狠狠的劈在了千面影鬼的本体之上,金色的剑刃瞬时间将她的身体硬生生的劈成了碎片,最终伴着一声凄惨无比的鬼啸声,房间内阴森森的鬼气随之溃散而去。

    千面影鬼被击杀之后,房间墙壁上的几张黄纸也是没了动静,七根蜡烛形成的驱鬼之阵不在震荡,李林却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后背冷汗依旧直冒,清澈的双目中满是惊恐,能够击杀千面影鬼,那绝对是侥幸,如果千面影鬼刚刚一直攻击下去,恐怕现在死的不是千面影鬼,而是他自己。

    这一次他也算是见识到了灵气期和元婴期的差距,如果千面影鬼不是刚刚晋升到鬼灵期,他几乎半点机会都没有。

    “还是尽快突破吧,下一次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心有余悸的抽了口冷气,李林便是站了起来,当他的目光落在刚刚千面影鬼所在的位置时便是发现了一枚水晶一般的珠子,珠子里正散着一股奇异的力量……

    “这是元婴珠……”

    李林先是猛地抽了口冷气,紧接着便是面露狂喜之色,元婴珠是什么东西,他很清楚,只有元婴期的修炼者才拥有这种东西,如果他突破了元婴期,也同样会有,只是,他没想到千面影鬼的身上竟然也有这种东西。

    元婴珠对于修炼者来说绝对是无上的宝贝,只要将其吞噬,修炼者的修为会瞬间暴涨,但是,吞噬元婴珠也是有着一定的风险,很有可能被元婴珠的主人反噬,到时不但不能吸收元婴珠内的力量,一个不慎反而会被元婴珠主人夺舍。

    想要吞噬元婴珠,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先将元婴珠内的灵魂彻底杀死,或者说是驱散,这样一来便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将元婴珠拿在手中,李林的嘴角便是弯出了一丝弧线,有了这个东西,想要突破到元婴期也就指日可待了。

    不过,他也不忙着吞噬这元婴珠内的力量,先是将七根蜡烛,还有墙壁上的黄纸收起来,确定没什么问题了,才让在外边站了很久的秦正义和向美荣进来。

    看着李林惨白的脸,向美荣秦正义都吓了一跳,赶忙上下打量他一番,“林子。怎么样?你没事吧?”

    “快快,让向阿姨看看,刚刚屋子里怎么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快吓死我了。”向美荣急忙问道。

    “秦叔。向阿姨。我没事,区区小鬼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李林笑着摇了摇头道。

    “唉。没事儿就行没事儿就行。”秦正义笑了笑便是在屋子里看了起来,他突然发现,原本一直压抑的心情竟然好了许多,看向美荣时也顺眼了不少。

    “林子。你说,这屋子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是你秦叔和我的原因么?”向美荣皱眉问道,在房间里看了几眼担忧的道。

    李林苦笑着摇头,这事儿他还真不清楚,刚刚和千面影鬼打在一起,他也无暇问这么多,保命还来不及,不过,凡事都有因果,既然千面影鬼出现在了这里,那么,这个房子肯定是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他便是深吸了口气道:“这房子最好还是不要住的好,尽快搬家,这不是个什么好的地方。”

    秦正义点了点头,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今晚上就搬家,先去单位分的房子住,林子,你也随我去,帮我看看是房子的问题,还是我和你向阿姨的问题。”

    “好。”

    李林应了一声便是开始帮向美荣收拾了起来,没一会儿功夫,离开的许印也是开车赶了过来,听秦正义说搬家,他吓了一跳,不太明白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